天价隐婚妻-正文 第255章 你能不能讲点道理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蓝妖 书名:天价隐婚妻
    江暖橙这几天的自由可以说完全被厉漠西掌控,暗夜会准时送她上学放学,其他时间根本不能去哪里,连剧本都被没收了,手

    机只有放学才还给她。

    她快要发狂了,心里腹诽着这男人有病!

    这一天,江暖橙去医院看江建远,陪同她的自然是暗夜。

    厉漠西帮江建远换了医院,还有人在这里轮值,可以说他得到非常好的治疗环境。

    江暖橙是非常感谢厉漠西对她父亲的照顾,若非这样,她也不会忍受着他的专制。

    暗夜和其他人守在门口,江暖橙与护士在病房里,她亲自帮父亲擦拭身体,边对江建远说:“爸爸,有几天没来看你了,看你现

    在状态挺不错的,你努力一点,说不定很快就有力气睁开眼睛了。”

    “江小姐放心,我们每天都会有人专门来按摩,我每天都会读几则新闻给他听,相信迟早有一天他会恢复意识的。”护士很年轻

    ,看起来是刚毕业,难怪爱心满满。

    “谢谢你。”江暖橙由衷道。

    “这是我分内的事,不用谢。”护士眨眨眼。

    江暖橙目光停留在她身上,脑子里忽然有什么一转,忽然道:“对了,我有件事需要你帮忙,拜托你一定要答应。”

    “什么事?如果我能做到一定帮忙。”

    “你一定能做到。”江暖橙眼底闪过促狭。

    暗夜尽职的守在门口等江暖橙,他暗想二少最近是不是霸占欲过旺,否则为何派他天天守着江暖橙,好像她会丢了似的,又像

    怕她被坏人拐走一样。

    哎,陷入感情的男女都不太正常,这是他下的最后结论。

    正想着,病房的门打开一条缝,他听见江暖橙在里面大声说:“那就麻烦护士了。”随即看见护士从里面出来。

    护士戴着口罩,低头对暗夜微点头,然后转身离开。

    暗夜瞧一眼护士,觉得有些异样,可又说不出哪里奇怪,直到他在外面等了很久都没见江暖橙出来,他看看时间,以前江暖橙

    就算过来也是呆一个小时就回学校了,这次都两个小时了,她还在里面?

    “江小姐,到时间回学校了。”暗夜忍不住敲门提醒。

    里面没有任何回应,他再敲一次,结果同样,他眉头一蹙,似乎想到了什么,直接打开门进去,里面的女子身着江暖橙的衣服

    ,可她不是江暖橙!

    “你是谁?”暗夜冷声问。

    “我是护士啊。”

    暗夜一拍额头,该死,他竟然犯了那么低级的错误,被江暖橙骗了!也怪他太过自信。

    “马上去找人!”暗夜即可行动,带着下属出去追江暖橙。

    江暖橙一路跑出医院,跳进车里让司机赶紧开车走,她要去找乔巧,也不知道厉漠西有没有把她的戏退了。

    乔巧打开房门见江暖橙上气不接下气的站在门口,她连忙拉她进来:“你怎么了?满头大汗的,被狗追了?”

    “比狗还可怕。”江暖橙拍拍胸口缓气,暗夜那家伙肯定没有童年,童年时间都拿去训练了,现在才会成为厉恶魔的第一大爪牙

    !

    乔巧嗤笑:“你这是跟我炫耀有男人追吗?”顺手关上门带她进屋。

    “你喜欢给你好了。”她巴不得厉漠西把她凉一边去。

    乔巧一副怕怕的模样:“西少这样的风云人物我可消受不了,再说就算我有意,人家喜欢的是你这种小嫩花,我这残花就别乱想

    了。”

    “乔姐——”江暖橙极其无奈的拉长尾音,能不要提他了么?她好不容易逃跑出来,搞得像大逃亡一样。

    “好了好了,不说了,这几天你像人间蒸发了一样,怎么?被金屋藏娇了?”乔巧拉着她坐到沙发上。

    江暖橙瘪嘴:“你还笑,这戏我看难接了。”

    乔巧嫣然的勾着唇,她一扬眉,似乎早料到有这样的结果,不过她没想到的是,厉漠西完全掌控了江暖橙的自由,她眸光微微

    涣散,那一年,也有那么个男人不允许她接戏,她至今还记得他气急败坏的样子,他拍着胸膛说他可以养活她,她不需要抛头

    露面!

    可惜她那时候还太年轻,只想在娱乐圈里打拼一片天地。

    谁都不肯妥协,最后,他们就那样错过了。

    “暖橙,你想不想知道西少对你有多少真心?”乔巧蓦然看向江暖橙。

    “什么?”江暖橙此刻的频道和乔巧不在同一个频道上,根本不明白她为什么突然提这个。

    厉漠西的真心?他有吗?就算是有那也给了韩千雅吧。

    “如果你想试试,我可以帮你。”乔巧有些神秘兮兮的低声说。

    “乔姐,我们现在说的是拍戏的事,不相干的事别说了。”江暖橙心头烦躁,一点都不想关于厉漠西的事。

    “你真不想知道吗?”乔巧追问。

    “乔姐!要不我去找沈导谈谈这事。”江暖橙说着就要起身。

    乔巧暗自打量江暖橙一脸烦躁的样子,嘴角勾起一抹狡黠,她摊摊手:“OK,你去找沈译吧,我一会要带乐乐出去,反正戏我

    已经介绍给你,以后除了训练演技这事,其他的你别找我,直接找沈大导演。”

    江暖橙从乔巧那里得到沈译的号码,出了乔巧的家门就拨通沈译的号码。

    “沈导,我江暖橙,我有些事想找你谈。”

    “我在外面,这样,你到咖啡屋,有十分钟给你说事。”沈译说完便挂了电话,似乎非常忙。

    江暖橙不敢耽误,立即去他说的那间咖啡屋,这一路上她都在想,如果厉漠西不给她接戏,她非要接的话,沈译会不会屈服于

    厉漠西?

    咖啡屋的一角,下午安静的时光,沈译已经坐在柔软的沙发里,他交叠着长腿,膝盖上放着剧本,右手端着咖啡杯,视线在剧

    本上。

    俊朗的男人轻易就成了一道风景线,惹得咖啡屋里好几位女服务员频频对他投去目光。

    江暖橙到达咖啡屋,一眼就看见沈译,她大步走过去:“沈导。”

    “喝什么?”沈译看她一眼,随后问道。

    “白水就好。”江暖橙赶到这里只觉得很渴。

    沈译招手,让服务员送一杯温的开水过来,他是特别嘱咐水要温的。

    “没关系,冰水也可以。”江暖橙开口。

    “温水才解渴也暖胃。”沈译淡淡一句,让服务员上温水。

    服务员心里那个欣羡,这样有颜又体贴的男人可真不好找,不过,这男人好像明星,偏偏又让人想不起是谁。

    江暖橙听了沈译的话自然没在坚持要冰水,其实现在天气有些凉了,喝冰水确实会冷。

    “你有什么事?”沈译的视线重新回到剧本上。

    服务员送来温水,江暖橙喝了一大口赶紧道:“沈导,是关于我接的那个戏……”她忽然有点难以说下去。

    沈译微抬眸看向她:“嗯?看过剧本了?有问题?”

    “不是不是。”江暖橙摇头,她剧本早被厉漠西没收了,她咬一嘴唇说:“沈导,不管有没有人跟你说什么,你千万不要把我换了

    ,我是真心想接这个戏的。”

    沈译倏然翘唇,膝盖上的剧本一合,直视江暖橙:“你是怕有人威胁我换掉你?”

    江暖橙讪笑:“我是说如果。”

    “你觉得我是那么容易被威胁的人?”沈译轻渺的抛出这句问话。

    江暖橙瘪瘪嘴,她知道他是国际大导演,很多人都买他的账,可是厉漠西那人不同,她又不是没见识过西少的手段。

    “我沈译定下的演员,没有特别原因是不会换掉,你只管把心思放在该怎么演好角色上。”沈译语气不重却掷地有声,江暖橙顿

    时有了信心。

    “沈导这样说那我就放心了。”江暖橙呼一口气,正想问他要新的剧本,沈译抿一口咖啡后淡声说:“女主角不是那么好演的,你

    多找乔巧提高演技,我不希望开拍的时候你状况百出。”

    “是!我懂!”

    “江暖橙!”一道冷喝紧随而来。

    江暖橙诧异看过去,这下不得了了,神情冷峻的男人在被众星拱月一般的簇拥下向她走过来,男人阴鸷的眸子如鹰般锋锐,盯

    得她心头发麻。

    吗妈呀,为什么厉漠西亲自来了?她瞥一眼后面的暗夜,她不过跑出来一下,他用得着直接跟厉漠西告状吗?太不厚道了!

    沈译看见厉漠西出现,淡皱了眉,对这个情况有些不解,转眸看向江暖橙,她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是笑容。

    看吧,这就是她说的会威胁他的男人!

    不消片刻,带着强势气场的男人就走到她面前,江暖橙很没出息的心头怕怕,不知道他会对自己做什么。

    冷峻的男人竟然妖孽的勾唇俯视她:“逃跑很好玩吗?你什么时候那么不听话了?”

    江暖橙冒冷汗,他什么状况?能不能不要在外人面前表示得他们很暧昧似的!

    “我、我来找沈导谈戏。”江暖橙给自己打气,反正这事已经定了,他还能当面威胁沈译不成?

    厉漠西鹰目微眯,目光扫过两人,冷然一笑:“是吗?正好我有时间,我也跟沈导说两句。”他径直在江暖橙身边坐下来,硬是

    把她给挤到里面的位置去,江暖橙暗瞪他一眼,明明旁边有位置,他干嘛非要来跟她挤!

    沈译这双眼可犀利着,哪里瞧不出两人之间的奇妙,他也不点破,接口道:“西少想投资我的新戏吗?”

    “不,你的戏我没兴趣。”厉漠西冷漠却刺人的话语。

    “呵,刚好投资商也满了,我还想说西少来迟了一步。”沈译一脸可惜的模样。

    两人一开口就暗藏针芒,江暖橙再不会察言观色也感觉到两人之间微妙的气氛。

    “西少无心投资,那你找我谈什么?”沈译问。

    厉漠西侧目睨一眼江暖橙:“就谈她的戏。”

    沈译眸光微闪,刚才江暖橙说怕有人来威胁他还角色,现在看来,西少就是那个来威胁他的人,江暖橙和西少……

    “江暖橙刚接了我的戏,这事还没对外公布,没想到西少你的消息倒是灵通。”沈译叹道。

    “我女人的事我怎么可能不清楚?”厉漠西简直是语不惊人死不休。

    江暖橙瞬间瞪大眼睛怔愣的看着他,有没有搞错,这跟是不是他的女人扯不上关系吧?她怎么觉得他是故意的,非要弄得人尽

    皆知,她江暖橙是他藏起来的女人吗?

    沈译尽管有猜测可亲耳听见厉漠西说出来,那感觉又是不一样的,内心的惊讶不小。

    “我不知江暖橙是西少的人。”沈译很快平复惊讶。

    无视江暖橙瞪自己的目光,厉漠西说:“现在知道也不晚,我想沈导演还需要清楚一点,我的女人不拍别人的戏。”他倏然看向

    江暖橙:“你想拍戏可以,我让公司专门为你打造一部戏份。”

    江暖橙断然想不到厉漠西会说这种话,是了,他不是有个娱乐公司吗?他完全拥有最好的资源让她当主角,一部戏只为了她而

    制作!

    可是这样有什么意思呢?这和那些想攀附他的女人有什么区别?他这不是捧她,完全是侮辱她!

    江暖橙脸色有些白,她长长的羽睫微颤,看厉漠西的目光有些凉意:“我不需要!我现在接了沈导的戏。”

    厉漠西黑眸骤然一缩,瞳孔里的幽光骇人:“我现在就在帮你辞了这戏!”

    “帮?你怎么好意思用这个字?你哪一点看出我要你帮了?我愿意接这部戏,我要拍这部戏,我不要你多管闲事!”江暖橙说不

    气愤不可能,他凭什么辞了她的戏?

    她和他的关系名不正言不顺,他却口口声声说自己是他的女人,到最后出了事,他包庇的是韩千雅!想起这件事,她还不能释

    怀,她与韩千雅两人,她才是那个对他来说的外人。

    厉漠西皱眉,她的脾气什么时候见长了?他不给她接沈译的戏,她偏要接,他亲自打造一部戏给她还不要?这女人是越来越不

    知好歹了!

    “他可以给你主角,我也可以。”厉漠西温声说。

    沈译忽然介入两人的说话:“西少,这不是主角的问题,而是她愿不愿意的问题,你怎么能把自己的意愿强加在她身上?”

    “我女人的事我当然有权利管。”意思是还轮不到他沈译来多话。

    “是么?可我怎么听说千雅小姐才是西少的女人呢?”一向无心理会八卦的沈译这次也不知道为什么突然说了这种话。

    厉漠西长眉紧皱,关于韩千雅与他的关系一直都是外界在盛传,他从来没有承认过当然也没有否认过,所以大家都以为他是默

    认了。

    他这一刻的沉默让江暖橙不无嘲讽的冷笑,她偏开目光,不想再去看他。

    厉漠西这次算是领教了沈大导演不好惹的脾气,他没有动怒,倒是欣赏沈译没有对他畏惧,不过这与江暖橙接沈译的戏是两码

    事,何况他与韩千雅如何那是他的私事。

    “沈导演关心自己的作品就好,别人的闲事不要管太多,这戏,我不会允许她接,沈导另请他人。”厉漠西不再废话,抓住江暖

    橙的手腕硬带她走了。

    “厉漠西,你放开我!”江暖橙根本不愿意跟他走。

    沈译站了起来,暗夜等人即刻拦住了他,他是想救江暖橙都不可以。

    “你个不讲理的野蛮人,我讨厌你!你放手!”江暖橙一路抗议。

    好在咖啡屋里的客人不多,不过也够那些服务员们观看了,眼看着一群黑衣保镖护卫着冷面男人带走了女子,他们面面相觑甚

    至是不敢相信,那是西少?这架势也太霸气了吧?这样当众抢女人好吗?

    江暖橙被拉到路边,咖啡屋外是安静的巷道,没什么行人,只零星的停着几辆车。

    在被强硬塞进车里时,江暖橙终于甩开了男人的手,她连连倒退几步和他保持距离,另一手捂住被他抓疼的手腕。

    “厉漠西你能不能讲点道理?你到底凭什么不准我接戏?”江暖橙直视他,他倒是给她一个理由。

    “没必要。”他冷声道,尤其是沈译的戏,他更不准。

    这算什么理由呢?她自嘲一笑:“恐怕我江暖橙做什么事在你那里都是没必要的吧?”

    男人神色俊冷,凝视她的黑眸漆黑如墨玉,一贯清冷的声音:“知道就好,过来。”

    江暖橙气结,他还真是不客气,她才不要过去,又当她是宠物呢!

    “我不管你怎么想,反正这戏我一定要接,除非你把软禁要不就打断我的双腿好了,那样我就不会跑了。”她狠了心。

    男人的俊脸阴霾下来:“江暖橙,你就那么想接他的戏?”

    “对!”她想都没想就脱口。

    他盯着她的鹰目阴鸷得很,沉沉道:“你忘记了自己答应我什么?”

    “我没有!”她是答应了只要他解决乔巧的困境,她就留在他身边,可是到了今天她才知道那一切都是韩千雅做的,他早知道了

    ,可他把证据都销毁,他包庇了韩千雅!而受到冤屈的她和乔巧什么公道都没有讨回,她还一点办法都没有,她不想继续被人

    压制。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