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价隐婚妻-正文 第256章 他说她是肮脏的女人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蓝妖 书名:天价隐婚妻
    “我是答应了你,可我也有自己的自由,我没有完完全全把自己卖给你!”江暖橙大声吼出来,胸口因为激动而微微起伏。

    男人英俊的眉目完全沉下来,他只知道这个女人越来越不受他掌控了,却不知道她为什么变成这样,唯一的理由是因为那个沈

    译!

    “所以,这部戏我是接定了。”江暖橙说了这句话便转头要走,不想继续和他争执。

    没走出两步,身后的男人不知是不是被激怒了,猛然一声低喝:“江暖橙,你敢走试试!”

    男人带着震怒的声音从后面传来,江暖橙微迟疑了一下还是挺直了背脊往咖啡屋门口走去。

    厉漠西阴翳的盯着那个该死的女人,更为冷怒的声音:“意思是你躺在医院里的父亲也不要了是吗?”

    江暖橙这一下停顿住脚步,她没有回身,可垂在身侧的双手攥起了拳头,两只手都在颤抖,又来了又来了,他再次捏住了她的

    把柄,好像不管是谁,都喜欢用她的父亲来要挟她!

    她突然觉得无限的悲哀,若不是她那么的弱势无能,她又怎么会被他们一个个的这般要挟?她以前只懂不停的兼职工作,给父

    亲好的治疗,让自己能生存,殊不知这些一点用处都没有,她是弱势就会被欺压!

    “如果你真要用动我爸爸,那好,我爸爸若是有什么不测,我也跟他一起走,我无能保护他就以死谢罪!”江暖橙的话听起来是

    非常偏激,可是她没有办法了,她不允许自己继续无能下去。

    厉漠西望着女人倔强无比又是决然无比的背影,他只是看见她如此难以掌控,还要去找沈译,他也没多想就说了这话,却不想

    她竟然说出这种破罐子破摔的话!

    他眼底一片阴戾,这女人,居然为了沈译,连她父亲都不顾了吗?

    两个人就那样僵在了那里,他们之间有六七步的距离,她背对着他,谁都没有说话,深秋凄凉的风卷落几片枯叶。

    就在这时,一道试探的男声小心翼翼的响起:“江暖橙?你是江暖橙吗?”

    忽然从左边走出来的男人原本是要进咖啡屋的,看到江暖橙后才停了脚步,慢慢走过来。

    江暖橙闻声转头看过去,清秀高挑的男子一身休闲的装扮正走向她。

    那熟悉的眉目一点点清晰起来,和记忆中的那张脸重叠在一起,江暖橙惊讶得睁着双眼一眨不眨的直视男子:“你,你是……”

    男子已经认出了她,不禁一阵欣喜:“江暖橙,真的是你啊!”说着他一伸手就把她拥抱住,还不停的说:“你知不知道我找你找

    了很久?终于让我找到你了!”

    江暖橙还没从惊讶中回神,任由他抱住自己没有推开,耳边都是男子万分喜悦的声音。

    直到身后传来一声重重的车门关上的声音,黑色的车子咻一声从他们身边开过,强大的风劲卷起他们的衣角。

    江暖橙这才恍然回神,推开男子,目光看过去,厉漠西已经不在那里了,黑色的车已经开出巷道,她的心落会远处,明明是松

    一口气偏偏有些空空的感觉。

    “什么人啊,以为开了上百万的车出来就很了不起吗?”男子皱眉瞪一眼车子离开的方向,抱怨完了转头注视眼前的人:“江暖橙

    ,你还记得我吗?”

    江暖橙抿唇,故意说:“你是谁啊?我不认识你。”

    “哟,你个没良心的居然把我忘记了!”

    “到底是谁没良心?当初是哪个没良心的一声不吭就消失?害我四处打听才知道你个没良心的跑去国外了!”江暖橙没好气的一

    顿数落,可眼眶却微微泛红了。

    见她这样,他哪里还有心思说笑,收了那些不正经,握住她的双肩,带着歉意说:“对,我是没良心的,对不起,暖橙,当初突

    然出国也是迫不得已,有时间我慢慢跟你解释,你先原谅我好吗?”

    江暖橙抿紧嘴唇注视眼前的男子,过去在一起的画面一下子闯进脑子里,这是与她一同长大的叶旭骞,打打闹闹了十几年,有

    一天他突然消失,现在又突然出现在眼前,她心里只有激动,哪里又怪罪他的意思?

    “好,那你要老老实实交代清楚为什么偷偷出国,这几年去国外祸害了多少人,这样我就考虑原谅你。”江暖橙气哼哼的说。

    叶旭骞弯唇笑:“我哪有本事祸害人,最老实的人就是我了。”

    江暖橙白他一眼,明显是不相信。

    “江暖橙?”沈译这时候从咖啡屋出来,以为她已经被厉漠西强行带走,没想到她还在门口。

    江暖橙这会想起自己刚才没来得及问沈译要剧本,她对叶旭骞说:“你等我一下。”然后跑向沈译。

    “沈导,刚才实在对不起,给你添麻烦了。”江暖橙十分抱歉,又急着说:“沈导,这部戏我接了,你千万不要换掉我。”

    “我有说过要换了你吗?”沈译微挑眉,厉漠西是很强势,不过他并不惧怕。

    江暖橙是真的害怕沈译被厉漠西恐吓到,见他态度坚决,她也就放心了,迟疑着说:“那沈导你能给我一本新的剧本吗?我那本

    不小心弄不见了。”她没好意思说被厉漠西没收了。

    沈译哪里瞧不出她奇怪的表情,淡声说:“我这本你先拿去,再弄丢我让你亲手抄写一本。”

    江暖橙万分小心的结果剧本,保证道:“不会了不会了,这一本我一定好好保管。”

    沈译看一眼不远处的叶旭骞,随后说:“既然你有朋友在,那我先走了。”

    江暖橙点点头,沈译转身后忽然又想到什么,回首看她:“你最好确定能拍这戏,不要到开机那天告诉我你被谁给困住了。”

    江暖橙明白他话里的意思,他保证不换掉她,她也最好保证能拍戏。

    她望着他的眼神很是郑重:“我明白,我不会让沈导失望的。”

    沈译看她的目光沉了沉,没在说什么,这次是真的离开了。

    叶旭骞走过来:“他是谁啊?你上司吗?看起来很面熟。”

    “他是最年轻有为的国际大导演沈译,你当然会觉得面熟。”江暖橙不以为意的边说着边把剧本放进包包里。

    叶旭骞瞥一眼她手里的东西,不禁惊讶:“暖橙,你、你当演员了?要拍大导演的戏?”

    江暖橙一把捂住他的嘴巴:“你小声点,这还是秘密。”

    叶旭骞连忙点头表示他知道了,等江暖橙松了手,他还是忍不住问:“你怎么会当演员?你不是说要当音乐家的吗?”

    “这事说来话长,我们找个地方坐坐。”江暖橙提议。

    接近饭点,两人干脆去开了包厢吃饭,一顿饭下来,江暖橙知道叶旭骞如今是律师界的青年才俊,他出国后就开始攻读司法,

    前段时间M国一起大官司就是他打赢下来的。

    江暖橙难得和故友重逢,许是因为高兴便多喝了几杯酒,此刻她有了一些醉意,手臂搭在叶旭骞的肩膀上,含糊说:“太好了,

    有你这个大律师在,我以后要打官司就不怕了。”

    叶旭骞有些哭笑不得:“我说你最好不要被官司缠上,这不是好事。”

    “对,我要打官司,我要自由!”她勾住他的脖子看着他说:“你要帮我,一定要帮我打赢官司,我不要在伺候那个,那个……”

    她打了个酒嗝,后面的话被阻断。

    叶旭骞听她说着醉话,拉开她的手臂,这女人快把他脖子勒断了。

    “什么自不自由的?说的好像你被谁软禁了。”叶旭骞夹一口菜放进嘴里。

    江暖橙软伏到桌面,哼哼的低喃:“是啊,就是被软禁了,我被恶魔软禁了。”

    “你说什么?”叶旭骞低头凑近她,听不清她在嘀咕什么。

    可江暖橙倏然直起身,双手抓住他的衣服,醉怒道:“没良心的,你知不知道你出国后我妈妈失踪了,爸爸摔了一跤醒不来了,

    江家没了,一夜之间就没了,我什么都没有了,你不见后,韩千雅也不见了,你们一个个的都走了,就剩我自己一个人,我一

    个人……”

    江暖橙说着说着就流泪了,好像回到了江家倒塌的那一刻,她那么无助,天地那么大,而她突然间就失去了容身之所。

    叶旭骞听到韩千雅的名字微怔了怔,眼里有复杂的情绪一闪而过,只是看见江暖橙哭成了泪人,他叹一口气,他回国后就去江

    家找她,孰料以前的江家别墅已经换成别人在住,他被告知江家早就没了。

    他询问了一番才知道江家出了事,江暖橙也不知道去了哪里,他只好一边准备回国办事务所的事一边寻找江暖橙。

    本想问她江家当年是怎么回事,可见她这般伤心,他问不出口,何况她现在醉了,还是先送她回去吧。

    叶旭骞没了吃饭的兴致,结了账,扶住醉醺醺的女人出了餐厅,好不容易把她塞进车里帮她系好安全带,自己坐到驾驶位。

    “暖橙,你住哪里?我送你回去。”叶旭骞把车滑入车道。

    车后座的女人哪里还有清醒的意识,根本无法回答他的话,叶旭骞看一眼车内镜里照出的江暖橙,这女人闭上眼睛在那里睡觉

    了!

    他莫可奈何的摇摇头,早该知道她喝醉了就会这样,算了,肯定是问不出结果,先带她去酒店休息一晚,他刚回国不久,住处

    还没搞定,这些天住的也是酒店。

    到达他下榻的酒店,车子交给侍者开去车库,他直接抱江暖橙走进酒店,他住的是套房,有两个卧室一个客厅,所以把她安置

    到另外一间卧室便可。

    江暖橙倒还算安分,没有吐也没有撒泼耍酒疯,大概是她想起了伤心的事,眼角挂着泪珠偶尔迷糊的嘟囔两句,叶旭骞依稀听

    见几个词,什么讨厌,恶魔,爸爸,他摇摇头,她真是醉得不轻。

    叶旭骞喂她喝了一杯解酒的蜂蜜水才放她睡下,给她盖好被子便出了卧室,关上房门的那一刻他忽然迟疑,看着床上的江暖橙

    ,心想着重新遇见了她,那么遇见韩千雅也不是问题了吧。

    暗夜走进气压明显比外面低很多的书房,都不敢抬眼去看书桌那里看文件的主子了,却不得不硬着头皮说:“二少,江小姐她、

    她……”

    厉漠西没说话,漆黑冷然的眸子看向暗夜,暗夜感觉到他的不耐,不敢再吞吞,吐吐:“江小姐和那个男人进了酒店后就……就

    没出来了。”他的话说到后面已经如蚊叫,只是他说完这话立马被主子那冷如刀刃的目光刺得心头发颤。

    他就是害怕这样才犹豫了半天才来汇报这事,那个江暖橙也太过分了,身为二少的女人怎么敢和别的男人去酒店开房!那个男

    的也是够胆大包天,连二少的女人都敢觊觎!

    “二少,要不要我带人去把江小姐抢回来?”暗夜很是激动的说着,只要厉漠西一个指示,他马上去抢人。

    此时的厉漠西仿佛被寒霜笼罩,眼底都是一片寒煞,江暖橙和那个男人住进了酒店?好,好得很,她终究是忘记了他们的契约

    !

    他眼底腾起的怒焰表明他已经怒不可遏,可他却在极力压制着,冷喝:“出去!”

    暗夜还想说难道就这样算了吗?至少要抓那个男人出来阉了,可一看见主子那寒煞慑人的神情,他不敢多言,立马转身出了书

    房。

    只是在暗夜关上房门的那一刻,书房里传出来有什么被狠狠砸碎的声音,他眉头一跳,完了,二少动怒了,他还真没见过二少

    为了哪个女人这般生气。

    江暖橙隔日清醒过来发现自己睡在陌生的房间里,揉了揉头发,想起昨天发生的一切,暗道糟糕,她居然睡在这里没有回龙福

    苑!最诡异的是厉漠西的人没有出现把她押回去?

    又想起昨天厉漠西甩上车门离开的情景,大概他已经被她气疯了,不想理会她了吧?

    但不准她接戏,这分明是他不对!

    江暖橙走出房间发现自己住在酒店,不用猜已经知道是叶旭骞送她来这里的,只是怎么没看见他?

    她在客厅里发现叶旭骞留下的字条,大意是他有事要忙先出去了,她醒了就叫人送食物上来,他已经订好了,并留下了他的号

    码,有事打给他。

    江暖橙看看时间,反正一夜未归了,她现在赶回龙福苑也无济于事,厉漠西那家伙大概也去公司了。

    她便慢条斯理的填饱肚子再回去,顺便看看沈译给她的剧本。

    江暖橙以为回到龙福苑迎接她的是空荡荡的大房子,孰知在门口处发现打包好的行李,那些都是她的东西,她满心不解,为什

    么她的东西在屋外?

    心里莫名一慌,输入密码要开门,却被提示她输入的密码错误,她一怔,以为自己一时慌乱出错,重新输入密码,提示还是错

    误。

    她冷静一下,心里有了些预感,却不敢多想,第三次输入密码,再次错误后,她终于妥协。

    她看向被丢放在门口的行李,她这是被赶出来了吗?

    江暖橙掏出手机,找到厉漠西的号码,迟疑了一下拨打过去,久久都没人接听,就在她以为他不会接听时,电话却突然通了,

    男人异常低沉冷漠的声音:“喂?”

    江暖橙一时没反应过来了,迟缓了一下才开口:“那个,西少,是我……”

    “什么事!”他直接打断她,很是冷酷的声音。

    江暖橙在这一头都感觉到他的震人的冷意,她连忙说:“我的行李怎么在屋外?还有大门的密码是不是改了?我进不去。”

    男人静默了一下才冷声说:“拿着你的东西滚蛋。”

    江暖橙皱眉,他还真是驱逐她?就因为她不听话接了沈译的戏?他未免太过小气了吧?当初强硬要她住进来的是他,现在稍稍

    不顺从他,他便把她的东西当成垃圾一样丢在门口让她滚蛋,她就是这样任由他招之则来挥之则去的吗?

    “你不需要我留在你身边了吗?”她试探的问,是不是他们之间的关系彻底结束了?

    只听他嘲讽冷笑,残酷不留情面的话传过来:“你以为我会要一个谁都可以睡的肮脏女人吗?”

    江暖橙瞬间懵住,他什么意思?他说她是肮脏的女人?他还是认为她获得沈译的戏是因为她和沈译做了交易吗?

    “厉漠西,你……”

    “拿好你的东西马上滚!”他低喝一声,接着狠狠挂了电话。

    江暖橙怔怔看着手机,耳朵嗡嗡的响,他听出他最后那句话里包含了对她的极其厌恶嫌弃。

    现在,他嫌弃她脏?

    呵,叫她滚蛋是吗?也罢,反正她和他之间本就是因为一纸契约勉强在一起,她被赶走不过是迟早的事。

    江暖橙也懒得理厉漠西怎么想她,反正她清清白白,不像他明明有韩千雅还对她这样!

    拿好自己的行李离开这座豪华公寓,就当是她做了一场梦,梦醒了,她自由了。

    只是她接下来该去哪里住呢?宋欣露没来学校,他们之前租住的地方早就退了,回学校住的话有门禁时间,做兼职不方便。

    她拖着行李走在大马路上,突然间迷失了方向。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