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价隐婚妻-正文 第257章 她有她的男人照顾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蓝妖 书名:天价隐婚妻
    江暖橙寻思着该去哪里住的时候一辆车子停在她身边,她诧异的看过去,车窗降下来,乔巧一脸不解的望着她:“暖橙?你这

    是要去哪里?”她看向江暖橙手里拉着的行李箱。

    “乔姐,我……”江暖橙没料到会遇到乔巧,而乔巧是知道她和厉漠西的事的,她当然难以启齿说自己被赶出来了。

    “你要去哪里?上车,我送你。”乔巧下车一过来就帮她把行李拖到车后箱。

    “不用了,乔姐——”

    江暖橙想拒绝都不可以,乔巧放好了行李接着打开车门推她坐进车里。

    乔巧坐回驾驶位发动车子,眼睛注视前面的路况,再次问道:“说吧,你要去哪?”

    江暖橙暗想或许乔巧知道哪里有房子租住,她的事不必对乔巧隐瞒,于是说了她现在的状况。

    乔巧听完她的话不免吃惊:“什么?西少把你赶出来了?”她不敢相信,又说道:“就因为你接了戏?”不应该是这样的呀,厉漠

    西就算再生气也不可能因为这个把她赶出来,他不是那么小气的男人,相反,他应该采取强硬的手段阻止江暖橙接戏才对。

    “他就是因为这事把我赶出来了,我才不要受他管制,他赶我也好,至少我自由了。”江暖橙认定了厉漠西是小气吧啦的男人。

    “你真这样想?”乔巧挑眉问。

    “当然,你不知道他有多过分,他居然说我能接沈导的戏是我潜规则来的!”江暖橙一想到厉漠西那冰冷的语气说她是肮脏的女

    人,她就止不住内心的怒火。

    乔巧勾了勾唇,眼底亮光一闪:“原来是这样。”她似乎明白了什么,她就说厉漠西不可能因为江暖橙不听话就赶走她。

    “那你想好接下来住哪里了?”乔巧话题一转问道。

    “没。”江暖橙摇头,她现在正苦恼这事。

    乔巧沉吟着说:“我记得我在景华路那边有一套空房子,你要是不嫌弃的话就住那里吧。”

    江暖橙眨了眨眼,景华路也是A市的黄金地段,不是谁都能住那里的。

    “乔姐,我就想租住一间单间,小一点没关系。”江暖橙说出她的想法。

    “你傻啊,现在有好房子给你住不住,住什么小单间?我那房子一直空着,你去住顺便帮我打扫,就当是帮我看守那间房吧。”

    乔巧不由江暖橙在多说,车头一转就往景华路开去。

    乔巧的这一套空房子虽然比不上龙福苑的豪华公寓,但也是一梯一户的单独大间,她说这房子空着有好几年了,差一点就在这

    里安家了。

    江暖橙从乔巧眼里看见一丝伤感,她微怔,在她的印象里,乔巧一直很乐观爽朗,伤感这个词真没出现在她身上。

    差一点就安家,组成一个家必定少不了男人,那么这里是乔巧和乐乐的爸爸当初住的地方?乐乐的爸爸不是去世了吗?是在这

    间房里?

    乔巧睨一眼江暖橙,噗嗤一笑:“你别乱想了,这套房确实是男人送我的,不住这里并非这里闹过什么不吉利的事,我只是不想

    睹物思人,你安心住这里,我当初住的是主卧,你若是不喜欢,还有副卧可以住。”

    江暖橙小小尴尬,不是她胆小,确实是房子太大,她自己住这里多少不习惯。

    乔巧带她参观了房间,忽然笑得有些贼的对她说:“这里是十七层,你的上面住的是大人物哦,猜猜。”

    大人物?江暖橙毫无头绪无法猜测,倒是乔巧那笑容让她心里发毛,迟疑问道:“哪位大人物?那么神秘。”

    “一点都不神秘,不过跟他当邻居是真的很无趣,但是……”乔巧那笑容更让江暖橙心头突突跳了,她慢悠悠的说:“你和他当邻

    居好处多多。”

    “你不会说是沈导演吧?”江暖橙随口一猜。

    乔巧一拍江暖橙的肩膀:“我就说你聪明,一猜就对。”

    “什么?乔姐你别逗我了!”江暖橙万分惊讶,可以说是惊吓,沈译住上面?她不过是随便一说,一点都不想它变成现实啊!

    “你这样的反应就不对了,你应该欣喜万分,有沈大导演当你的邻居,以后拍戏的问题他都可以指导你。”乔巧点醒她。

    江暖橙皱眉,乔巧说的是不错,可是他们住的那么近,知道的就不说了,不知道不会说他们住一起吧?若是厉漠西知道,肯定

    冷嘲热讽说她和沈译同居了!

    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去想厉漠西有什么看法,他怎么想与她有什么关系呢?

    “可是沈导为什么会住这里?”江暖橙还是不相信,沈译回国不久,这里的房子好几年前就开发了,按理说早就住满了人。

    乔巧促狭的眨眨眼:“本来这里的两层楼是打通的,你看这里有楼梯可以上去,不过上面那道门已经封锁了。”

    江暖橙看看通往十八楼的阶梯又看看乔巧,她终于想明白怎么回事。

    “乔姐,你的意思是十八楼也是你的,现在你卖给沈导了?”江暖橙瞪大了眼睛,要说起初她还感叹哪个男人那么大手笔买下一

    层套房给乔巧,现在是震惊了,那个男人买了整整两层楼,还特意打通了上下楼,不得不说这个男人出手真大!

    “你觉得沈译那种工作狂人会买那么好的房子住吗?再说了他还是孤家寡人一个,十八楼我租给他了。”乔巧说出实情。

    “乔姐,你明知道沈导住这里你还让我住这?我也租不起这么好的房子。”江暖橙不知道乔巧打的什么心思,她开始打退堂鼓了

    。

    见江暖橙一副准备收拾行李走人的架势,乔巧连忙拉住她:“我没说要租给你,我不收你的房租,不是说好了你住这帮我守房子

    吗?”

    “沈导不是住这吗?”他不是帮她守房子了吗?

    “他住的是十八楼,十七楼他才不管,你以后住这里还可以跟他讨论剧本,好了好了,就这么说定了,不许走,要不然我不理你

    。”乔巧佯装生气,硬是把江暖橙安顿在这里。

    紧接着乔巧就带江暖橙上十八楼,说是跟沈译打招呼,以后他们就是邻居了。

    一身休闲服的沈译来开了门,见两女人站门口只是皱了皱眉,并没有邀请他们进屋,一开口就说:“还没到收房租的时间,你来

    干什么?”

    “不收房租就不能来了?我想来看看我的房子有没有被你糟蹋不成啊?”乔巧很不客气的推开挡门口的沈译,带着江暖橙进屋。

    “沈导。”江暖橙不太好意思的打招呼。

    进到屋里就有一股浓烈的烟味扑来,房间还算是整洁干净的,并没有单身男人的乱糟糟,不过他的工作台上倒是很凌乱,一堆

    手稿剧本,笔记本亮着,看得出他正在工作,旁边的烟灰缸里都是烟头,他吸烟量很大,尤其是工作的时候。

    乔巧很是不满意:“我说沈大导演,麻烦你不要吸那么多烟了好吗?我那么香的房子都被熏臭了!”

    沈译不以为意的坐到工作台前:“你可以不租给我。”

    “你要抽也可以,加房租,要不我的房子被你糟蹋了!”乔巧哼道。

    “随便。”大导演就是够干脆,其实是懒得理乔巧的无理取闹。

    乔巧又去厨房溜达了一圈出来,啧啧道:“沈导演,你能不能少吃一点泡面?厨房里都是垃圾食物的气味,我说你都不用吃饭的

    吗?”

    这次沈译是头都不抬,根本不做任何回应,乔巧还在说:“这就是单身狗的悲哀,要是有个女人给做饭就完美了。”她偷瞥一眼

    江暖橙,咳一声道:“对了,有件事要告诉你,江暖橙以后住十七楼,你要多多照顾人家。”

    沈译停下工作,蹙眉看过来,江暖橙更觉得自己住下面很是不应该了,只听他微嘲的说:“我自己都照顾不了,拿来的心思照顾

    她?”这话说得够直白。

    “喂,你一个大男人多少也该照顾小女孩吧?马桶坏了去修一下也是应该的嘛。”乔巧指责。

    “我一个导演去修马桶让修马桶的怎么活?”沈译不屑冷哼,瞥一眼江暖橙又道:“她有她的男人照顾,不是我的女人,我为什么

    要花、心思?”

    江暖橙听懂他话里有话,脸颊划过一丝不自然,张口想解释什么,只是解不解释又怎么样呢?难道还要告诉他,她被厉漠西赶

    出来了?指不定还被他认为她故意博取同情。

    乔巧察觉出气氛不太对,她故意坏坏一笑:“话说回来沈大导演你什么时候给自己找个女人?你该不会是有特殊嗜好的吧?”

    沈译微侧首冷眼看向乔巧,没什么好脾气的说:“看完房子了?可以走了?”

    乔巧当然不会动怒,依旧笑嘻嘻的说:“哎,有些人就是不开窍,暖橙,我们走了,不要打扰沈导演工作。”她拉江暖橙出门,

    离开时忍不住多说一句:“沈译,你有时间就指导一下暖橙演戏,她可是你新片的女主角。”

    不等沈译回答,她就拉江暖橙走了,江暖橙一直觉得乔巧不太寻常,好像一味的要拉近她和沈译。

    “暖橙,你刚才也看见了,沈译是名导不错,可身为单身狗实在可怜,每天只能吃泡面度日,你住这里方便的话多煮一份饭菜给

    他,吃人嘴软拿人手短,他吃了你的饭菜一定会教你演戏的。”原来乔巧打的是这个主意。

    江暖橙莫可奈何的叹气:“乔姐,即使沈导不教我怎么演戏我也会这样做的。”

    乔巧满意点头:“这就对了,你要对他好一点,他就是说话不好听了点,其实他孤家寡人一个很可怜的。”

    江暖橙眼角微抽,沈译有她说的那么可怜吗?大家都说沈译生性孤僻不好相处,如果没有经历过一些事情,他又怎么会这样呢

    ?

    江暖橙接下来的行程安排得很紧,除了去学校的时间就是去找乔巧学习演技,叶旭骞忙着开律师事务所的事,很少和江暖橙碰

    面,不过他们天天都有电话联系。

    江暖橙很少去十八楼,怕打扰沈译的工作,沈译更不会主动找她,更别说什么照顾了。

    直到娱乐报道里又开始报道韩千雅有新电影要开拍,传闻和她演对手戏的是影帝言非彦,大家都很期待两人的合作,毫不例外

    的是这部电影的投资方和出品方都是厉漠西的影视集团。

    这再一次印证外界的猜测,厉漠西就是韩千雅的后1台。

    江暖橙看到这报道微微失神,看着报道上厉漠西的名字,竟觉得有些陌生,他们有两个星期没联系了,看来他是当真放过她了

    。

    不免嘲讽,果然韩千雅才是他心里的女人,韩千雅的每一部戏都是出自他的集团,他要捧的女人从来都是韩千雅。

    江暖橙合起报刊,不再去理会这些事,沈译说男主演的人选正在洽谈,很快就会有答案,他们的新戏也预备开拍了,只要确定

    男主演就对外公布,所以她要加紧时间练好演技。

    这个周末她想自己做一次晚饭,当然饭菜的份量加多了沈译的一份,虽然不知道他会不会赏脸。

    江暖橙做了三个菜一个汤,很简单的家常菜,很快就搞定,解下围裙,看看桌上摆好的菜又看一眼通往十八楼的阶梯,暗暗打

    气,既然都做了他的饭菜那就大胆去邀请吧。

    她出门乘电梯到达十八楼,站在门口犹豫了好半会才敢敲门:“沈导,是我。”

    敲了好半天都没得回应,难道不在家?不可能,她明明看见沈译回来了。

    还是说他根本不想被人打扰?江暖橙又敲了几次还是没人开门,泄气的要走了,房门就在这时候打开了,她蓦然一喜。

    但一转头就对上沈译异常冷冽的神情:“什么事?”他脸色很苍白,看起来很不对劲。

    江暖橙被他的样子惊得怔了一下才说:“我,沈导,我做了晚饭想请你……”

    “不吃。”他不等江暖橙说完就冷声打断,还要关上门,好在江暖橙眼疾手快的挡住门,小心翼翼的说:“沈导你一定没吃饭,就

    算工作也不能不吃饭对不对?而且我做了两人的份量,你就当是帮我分担,我吃不完。”

    沈译紧皱着眉,嘴唇抿得很紧,冷瞪着江暖橙,那么近的距离,江暖橙看见他额头渗出一层薄汗,脸颊绷紧好像在隐忍着什么

    。

    她不禁有些担心:“沈导,你怎么了?你看起来很不好。”她伸手想要去扶他,可沈译猛然一巴掌打开她伸过来的手,低斥:“出

    去!都说了不想吃,多管闲事!”

    沈译用力推开江暖橙要关门,可就在门即将关上的那一刻,他忽然站不稳,高大的身躯趔趄一下往门口倒过来,江暖橙一惊,

    连忙出手扶住他:“沈导!”

    沈译的脸色白如纸,没有一点血色,豆大的汗珠从他额头滚落,从他拧成死结的眉宇看来他非常痛苦。

    江暖橙这下是慌乱了:“沈导你生病了吗?我送你去医院,你忍一忍。”可她拖不动那么沉重的男人,救人要紧,只好拿出手机

    :“我叫救护车过来。”

    她刚拿出手机,沈译就一把夺走了,她惊诧,他沉声命令:“扶我进去!”

    江暖橙不敢迟疑,用尽力气扶他起来,男人的一半力量都压到她身上,她很是艰难的把他扶坐到客厅的沙发里,他指向对面的

    柜子:“去那里拿药给我。”

    江暖橙按照他的指示拉开柜子,里面有十几瓶药,都是同种药,不过有些瓶子空了,看来他吃了不少这些药。

    她看了一眼,是胃药,沈译是胃病发作了么?她拿了药又倒一杯水过来喂他吃下药。

    药效并没有那么快,沈译皱眉躺在沙发里,脸色并没有好转,看得出他被这种病痛折磨得不轻。

    江暖橙不敢离开,深怕他还会出什么状况,只是他吃了药后慢慢平稳了气息,随后便沉沉的睡去了。

    江暖橙呼一口气,从他眼下浓重的黑眼圈看来他已经连续工作很久了,工作压力那么大,加上不规律的饮食,他有胃病也不奇

    怪,不知道他的胃病严重到什么程度,继续下去他是会没命的!

    见他额头还有汗,江暖橙进浴室找了干净的毛巾帮他擦拭汗水,又拿来一条毛毯给他盖上,可是碰到他发觉他的体温很高,刚

    才擦干净的汗又冒出来了。

    她一探他的温度,很烫,莫不是刚才病发引起了发烧?

    她跑回自己住的楼层,找出常备的温度计和感冒退烧药来到十八楼,给沈译量了温度,确实是发烧了。

    她烧了热水,叫醒他喂他吃退烧药,沈译一直处于昏沉的状态,吃了药倒下去又睡死了。

    只是模糊之中一直觉得身边有人在探他的温度,鼻息里有女人淡柔的气息,能安抚人心的气息,就好像他小时候发病,母亲一

    整夜守着他的那种安心感。

    江暖橙这一晚都不敢熟睡,怕他会在发烧,直到天快亮,他的温度正常,她一阖眼就睡着了。

    沈译睁开眼就看见睡在对面的江暖橙。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