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价隐婚妻-正文 第266章 现场版吻戏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蓝妖 书名:天价隐婚妻
    江暖橙是想送沈译去医院的,可这男人别扭得很,说家里有药,坚持回家吃药,江暖橙只好让司机开车回家。

    他们都没有发现,从他们坐进车的那一刻,后面停了一辆车,他们的车启动,后面的车跟着一起发动。

    那车一直跟着他们直到锦华路,保持一定的距离停在后面,江暖橙先下车,沈译在后,他一下来她就主动去扶他,而他也自然

    的把手臂搭在她肩膀上,夜色黑沉,远距离根本看不清苍白的脸色以及眉宇里隐忍的疼痛。

    他们这样只会让人看起来他们关系匪浅,江暖橙主动去抱他,他揽住她一起上楼。

    这里是沈译的住处,圈内的娱记都知道。

    江暖橙扶沈译直接上了十八楼,进到屋里立即找药给他吃,沈译的清俊的脸没有任何血色,两道浓眉紧蹙,胃疼折磨得他不轻

    。

    江暖橙不敢离开,喂他吃了药就守在旁边。

    沈译倏地睁开眼睛,如蒙了清辉的眼眸凝视她,抿紧的唇吐出话:“你可以走了。”他实在不愿意自己像个无用的病人需要人照

    顾。

    “我不走。”江暖橙知道他的自尊心有在作祟了。

    “我不需要你!”他冷哼,其实还想说些更狠决的话,可他莫名的说不出口。

    江暖橙睨他一样,瞧他板起脸那别扭的样子只觉得可笑:“我说沈大导演,你现在明明需要人照顾,又何必摆出一副冷酷绝情的

    样子?你以为说这些就能赶我走吗?不要幼稚了好嘛?”

    她有时候真是不理解他们男人,何必时时都摆出一副顶天立地的模样?

    沈译眸子一沉:“谁幼稚了?我没事,不需要你照顾。”

    “是是是,我幼稚,可以了吧,你吃了药先好好休息,不要浪费力气跟我说话。”江暖橙帮他盖好被子,转身出房间。

    沈译以为她真的走了,心头有些空落,他都忍不住骂自己犯贱,赶她走的是自己,现在失落什么劲?

    他沉沉的闭上眼睛休息,他当然睡不着,胃的疼痛减轻了一些,可还是在发痛。

    不知道过了多久,卧室的门被人打开,来人动作很轻,显然是不想打扰他,可他还是感觉到了,他一睁开眼就看见江暖橙手里

    端着一杯热水进来。

    “你怎么还在这?”她不是走了吗?

    “应该是我问你怎么还没睡?”江暖橙把热水放到床旁的柜子上,继而转眸看他:“是不是疼得睡不着?”

    沈译别开脸,情绪倒算是平稳,依旧不怎么待见她的样子,却没再说赶她走的话。

    “睡不着的话那我讲故事给你听吧,转移注意力就没那么痛了。”江暖橙搬来一张椅子就坐在他旁边。

    沈译瞥她一眼,那眼神分明是嫌弃她的幼稚行为,他又不是小孩,讲什么故事?

    江暖橙敲了敲头:“我也记不得太多故事,就跟你讲个那吒闹海吧,男生应该都喜欢听这种故事。”

    沈译一头黑线,还真当他是小孩?

    孰料到了最后,听故事的沈译没睡着,讲故事的江暖橙倒是趴在床边睡着了。

    沈译挑挑眉,斜睨头趴在床边睡得迷糊的江暖橙,时不时的嘴里还呢喃几句,睡着了还不忘讲故事吗?

    若换做之前,他会毫不客气的叫醒她,然后奚落她一番,可现在,他莫名的做不出这种事。

    瞧着她慢慢趋于平静的睡颜,卧室里的柔光给她镀上一层柔和安详的光芒,他坚硬的心似乎都软了一角。

    他无奈的叹一口气,掀开被子下床,走到她身边,幽沉的眸子注视着她,这丫头怎么那么难搞?直接拎起她丢出去算了!

    心里是负气的这样想,可他却做着相反的动作,极其小心的弯身轻轻将她抱进怀里,他抱着那么一个柔软娇小的身子,连呼吸

    都变得小心了。

    他把睡着的江暖橙放躺到自己的床上,拉过被子盖住她,她刚躺到床上动了动,他以为吵醒她了,可这丫头找到舒服的姿势继

    续睡了,他摇摇头,真是死睡,她有没有脑子,那么轻易就睡着了,难道不知道这里还有他这个男人吗?

    他的床让给了江暖橙,他只好出卧室去了书房,药效起了作用,他的胃不疼了,今夜不知道还睡不睡得着。

    江暖橙隔天一早醒来,脑子出于迷糊的状态,一时认不出自己躺谁的床上,等看清楚周围的环境,她一惊,她怎么睡沈译的床

    上了?

    左右看看,没发现沈译的身影,她连忙起身,出了卧室发现沈译正在餐厅那里,也不知道忙活什么。

    她走过去:“沈导。”

    沈译回头淡看她一眼:“起来了?”

    “是,我、我昨晚,对不起,我居然睡着了,你怎么不叫醒我?”江暖橙有些语无伦次,总觉得谁了他的床很不应该。

    “叫不醒,跟猪一样。”沈译一点情面都不留。

    江暖橙尴尬:“怎么可能,我睡相很好,也没那么死睡好不好。”不过是最近累了些很容易倒头就睡。

    “你睡相好?呵。”他皮笑肉不笑的呵一声。

    江暖橙被他这种表现给惊到,难道他发现她有什么不良的睡相?他怎么发现的?他昨晚睡哪里了?该不会和她……

    “沈导,我昨晚睡了你的床,那你睡哪了?”江暖橙犹疑着问出声,千万不要和她想是一样!

    沈译看她一脸紧张兮兮,倏然痞气的勾勾嘴角:“这里就一张床,你说我睡哪里?”

    江暖橙顿觉被浇了一桶冷水,结结巴巴说:“你、你,我,我们昨晚不会是睡一起吧?”

    “嗯哼。”他嘴角勾起的弧度扩大,有够邪气的。

    江暖橙紧张的低头检查自己,还是昨晚的衣服,衣服也没凌乱,没发生什么不该发生的事,她拍拍胸口,松一口气。

    沈译坐下来,丢来一句:“有什么可紧张的,我都没介意我的清白。”

    江暖橙蓦然看向他,嘀咕道:“你一大男人有什么清白?”

    这话沈译自然是听到了,他淡瞟她一眼:“你这样说就不对了,我的床从来没给女人睡过,你是第一个,我可比你清白多了。”

    江暖橙一怔,意思是他身边都没有过女人吗?想不到沈导演那么洁身自好,突然想到乔巧说他单身一人很可怜的。

    她忽然很同意乔巧的说法,拉开椅子坐到他旁边,很是同情的说:“沈导,你放心,你条件那么好,大把女人等着你挑,也不用

    那么大年龄了还留着清白,呃,不对,你一定会早日遇到与你身心契合的人。”

    沈译看见她眼里的同情,他皱起眉,她说的什么跟什么?

    “吃早餐。”他冷声说,不再跟她耍嘴皮。

    “咦,这些早餐不是楼下包子店的吗?”

    “对,我叫的外卖。”

    “我以为你那么贤惠懂得做早餐给我了。”江暖橙拿起肉包塞进嘴里,暗道沈译还是早点找个女人来照顾他比较好,也不知道他

    喜欢什么样的女人,他这种外冷内热的脾气,不知道哪个女人受得了。

    沈译见她一会皱眉,一会摇头叹气,这丫头在乱想什么呢?

    很快,《三世缘》的宣传片花就出来了,男女主三世的纠结虐恋是最大的看点之外,片中言非彦和江暖橙的激吻戏也成为一大

    看点,两人激吻的剧照成为各大媒体必定刊登的图片。

    换上古装扮相的江暖橙透着一股灵气,与仙姿卓然的言非彦站在一起竟是一对超级养眼的最佳CP。

    让人预料不到的是,紧跟而来是媒体曝出江暖橙与沈译同居的绯闻,还曝出两人相拥着一起回住处的照片,那些照片一看就是

    跟拍的,从两人上车一路跟拍到住处,两人抱住对方一起进楼。

    爆料者还称江暖橙进了沈译的住处一夜未出,第二天早上还看见沈导演下楼买了双人份的早餐上楼,这一切都证明两人同居!

    有图有真相,这绯闻真难以撇清。

    江暖橙看了这报道,确实,这些照片都不假,正是沈译病发,她送他回来那晚,她也确实在沈译家里住了一晚,可并不是报道

    的那样,他们没有同居,她不过是住他楼下而已。

    这一下关于江暖橙的绯闻炒得厉害,都说难怪她能当女主角,原来是靠沈译的关系,言非彦的粉丝个个心里不平衡,嚷嚷着他

    们的男神被江暖橙糟蹋了!

    这些不好的言论如果不处理,对于他们新戏的宣传非常不利。

    可是证据摆在那里,他们该怎么否认?说明真相,江暖橙住沈译楼下?这更令人遐想了,她为什么住他楼下?故意搬去那里住

    ?

    江暖橙这方面还没作出回应,沈译那边被记者追问时,他却是这样回应:“江暖橙是很有潜质的演员,我选的演员首要是与角色

    附和与其他无关,她是个好女孩,如果她愿意,我会用我所有去护她周全。”

    这话让众人哗然,记者还想深入追问,沈译已经不作任何回答,大家只能根据他说的这话来猜测,是不是说他在追求江暖橙,

    只等她点头说愿意呢?

    只是沈译那像是表白的话说得真让女人们动心,被一个男人倾尽所有去护她周全,这是女人们都想拥有的吧。

    言非彦出席活动时同样被记者追问怎么看待这事,又问沈译和江暖橙是不是在一起了?

    言非彦说:“江暖橙虽然是新人,可是她很努力,剧组的人有目共睹,我很欣赏她这一点,她是个让人很想去保护的女孩,所以

    希望大家给多一点私人空间她。”

    记者:“从一开始非彦你就很照顾江暖橙。”

    “如果她愿意,我可以照顾她一辈子。”言非彦勾唇一笑,不知道这话有多少认真的成分,倒也看不出他在开玩笑。

    一个说倾尽所有护她周全,一个说愿意照顾她一辈子,江暖橙这是俘获两位男神的心吗?

    随之有人说这是他们安排好的炒作,一切都是为了他们的新戏做的宣传,究竟真相如何,站在外面的观众是看不清楚的,他们

    只能跟着媒体舆论人云亦云。

    爆料到最后让《三世缘》得到最大的宣传,而江暖橙与两人的感情也是媒体揪着不放的一个话题。

    厉漠西看到那份江暖橙与沈译同居的报道差点没把报纸给撕了,这些狗屁记者,整日探隐私有意思吗?

    他抑制不住胸膛起伏,盯着报道里,两人相拥进楼,脑子里倏然想起老夫人说的话,她说他现在有三个情敌,他再不出手别人

    就出手了。

    再看看那些报道的头条标语,什么倾尽所有护她周全,什么照顾她一辈子!

    这些男人随随便便就说出的承若,江暖橙那蠢女人也相信?

    可下一刻他就有些慌了,是的,江暖橙就是那样的蠢女人,她真有可能相信!

    这一天,《三世缘》剧组为首映做宣传,导演领着一干主创人员到场,国内多家媒体都到场了。

    令他们没想到的是韩千雅的新戏也在做首映宣传,就在他们隔壁大堂!

    这两部剧从开拍就有一种相互争斗的架势,如今要上映了也要争一番,上映后肯定又是一轮票房之争。

    “他们肯定是故意的!我们早就定在这里,他们得知后也定在这里!”沈译这边的副导演愤愤不平的说。

    沈译并没有要和韩千雅那方争斗的意思,不过这圈里到处都是明争暗斗,就算他不想争,不代表别人不会找上门来。

    “不要说废话,做好自己的本分。”沈译冷声道。

    副导演心里愤愤,其他人同样有怒,都认为韩千雅是故意的,只是在沈译面前不敢多说。

    江暖橙在上洗手间时听到剧组的人讨论这件事,她不免惊讶,只听讨论的人说:“那个韩千雅要不是仗着有西少撑腰,她刚那么

    猖狂?”

    “你知道就好,谁让人家有那么强大的靠山?A市里恐怕没人敢不给西少面子,不过我相信沈导会用实力打败对方。”

    等这两人走了,江暖橙才慢悠悠的出来,韩千雅来了,厉漠西会来吗?隔了那么久,她一想到有可能和他碰面,心里还会有慌

    乱。

    江暖橙调好情绪出洗手间,没想到叶旭骞等在外面。

    “你怎么进去那么久?我都要怀疑你是不是掉进马桶想进去救你了。”叶旭骞说这话的时候配上一脸正经的表情当真是欠揍。

    江暖橙没好气的瞪他一样:“就算真掉马桶也不用你救,马桶还装不下我。”

    叶旭骞闻言噗嗤一笑:“你真有自知之明。”

    “去,你来这里干什么?”江暖橙往前走。

    “你不是要宣传新戏吗?我来帮你呐喊助威。”他很自然的手臂一伸就搭上她的肩膀。

    江暖橙没有推开他,自从他个子长高过她之后他就有了这种坏毛病,她也懒得理他。

    “你呐喊助威有什么效果?”江暖橙不屑。

    “没效果也要来,否则你又被哪个男人拐跑又传什么绯闻怎么办?”

    “少来,谁会拐我?”

    “上次不是被拐进沈导演家了吗?那个言非彦一直虎视眈眈,我怕你这只小绵羊进了狼口。”

    江暖橙脚步一停,正想反驳他,可转角处忽然有人走过来,很自然就和他们碰个正面。

    江暖橙本能看过去,正是韩千雅挽着厉漠西的手臂出现在眼前,她下意识就抬眼看向厉漠西,他那张脸还是比冰冷,那双眼眸

    依旧那样迫人,她看一眼就慌乱的转开目光。

    厉漠西盯着叶旭骞搭在江暖橙肩膀上的手骤然凝起寒眸,这男人又是谁?这女人,她什么时候那么随随便便了?就这么和男人

    搂搂抱抱?心头一阵气闷。

    叶旭骞想过很多种再次见到韩千雅的场景,却没想到过现在这样,她挽着另一个男人的手臂出现,一时间有些怔愣。

    还是江暖橙先回了神,拉住叶旭骞的手臂:“我们走吧。”说着就要从对面那两人身边走过。

    韩千雅极其讥诮的慢声笑道:“那么急着走干什么?该不会见不得光吧?”

    这次没等江暖橙开口,叶旭骞便沉声道:“你说谁见不得光?”

    韩千雅第一眼看见叶旭骞的时候不是没有惊讶,不过她很快镇定下来,当年她没把叶旭骞放在眼里,现在更没必要看得起他。

    她嘲弄的一翘唇角:“除了你们难道这里还有别人?”

    “你说话注意点。”叶旭骞冷声道。

    江暖橙瞧叶旭骞的情绪不对,他不会在这里和韩千雅吵架吧?这不应该呀,他就算不喜欢韩千雅了也不会恼怒她吧?只是有一

    句话叫因爱生恨,何况她现在还摸不准叶旭骞对韩千雅什么心思。

    韩千雅眼底闪过惊诧,没料到叶旭骞会用这么严厉的口吻对她说话,她面不改色:“怎么?还要护着她吗?我劝你还是省省好了

    ,她现在有很多男人争着抢着要护,就算你是她青梅竹马也争不过那么多人的。”

    江暖橙赫然看向韩千雅,她又想在他们之间挑拨离间了吗?

    “你瞪我干什么?难道我说错了?现在谁不知道你江暖橙本事大,勾得那些男人一个个都扑向你,连和男人同居这种事都做了,

    还怕别人说吗?”韩千雅就是要在厉漠西面前故意说这些,让他更彻底的看清楚江暖橙究竟是什么样的女人。

    厉漠西急不可察的皱起眉,他很不喜欢听到这些话,可脑子里不受控制就想起报道上,江暖橙和沈译一同回住处的照片,心口

    又是一紧。

    江暖橙无法继续容忍韩千雅一声声的诋毁她,就要开口,叶旭骞却把她拉到身后,他挡在她前面,气定神闲却不失严肃的直视

    韩千雅:“韩小姐刚才说那些话已经构成诽谤的嫌疑,我劝韩小姐最好不要再多说话,否则我可以起诉你诽谤我当事人的名誉。

    ”

    他一字一句说得铿锵有力,那威严的神情当真让韩千雅一怔,片刻后她才娇笑出声:“你起诉我?呵呵,你以为你是谁?”

    叶旭骞拿出一张自己的名片递到韩千雅面前,不卑不亢的说:“我是没什么身份,不过是一个小小律师,也是江暖橙的顾问律师

    ,保护我的当事人这种小事我还是有能力的。”

    韩千雅看向他递过来的名片,迟疑了一会才接过来,她低头看名片,叶旭骞就在这时候握住身后江暖橙的手带她离开。

    韩千雅看向名片,叶信律师事务所?她脑子里有什么一闪,这个事务所的名字有些熟悉,真是没想到叶旭骞现在是律师了,保

    护起江暖橙来还真是那么有模有样!

    这个该死的江暖橙,凭什么每个男人都说要保护她?可恨!

    厉漠西看见了名片上的名字,他微惊,这个叶旭骞是在国外打赢了那个国际大官司的那个律师?

    江暖橙身边竟出现了那么多有能力的男人么?突然间他竟然真觉得他有三个情敌!

    江暖橙一眨不眨的看着叶旭骞,终于到了没人的地方,他松开她的手:“干什么一直看我?是不是觉得我很帅?”

    江暖橙还是看他,很配合的点头:“是,很帅,你刚才真是帅呆了!”她是真没想到叶旭骞会对韩千雅说那些话,还说得头头是

    道,完全把韩千雅唬住了!

    叶旭骞一点都不谦虚的一扬唇:“现在知道本大律师的厉害了吧?以后跟着我,我保证没人敢说你一句坏话。”

    “好,要是谁敢说我坏话,我就录下来,到时候你就用诽谤之名起诉他!”

    “没问题!”

    两人击掌一拍即合,怎么看都有点像狼狈为奸。

    两人回到前面,新戏宣传很快开始,沈译和言非彦都在等她。

    宣传还算是顺利,除了某些记者故意问刁钻的问题外,有沈译和言非彦在场,江暖橙不用怎么回答问题。

    最后有互动环节,那些记者故意让江暖橙多和言非彦互动,他们就想看看沈译有什么表现。

    沈译很是淡然,就连他们起哄要两人还原戏里的激吻戏,他都没什么表情,这让大家猜不透了。

    倒是江暖橙这边下不了台了,下面的人一直嚷要看现场版吻戏!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