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价隐婚妻-正文 第267章 不许让别的男人进来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蓝妖 书名:天价隐婚妻
    听着台下众人的哄闹,江暖橙只能尴尬的微笑,就算说了拒绝的话,台下的记者依旧不依不饶,连主持人都跟风的硬是把言非

    彦推过来。

    江暖橙有些恼了,这些人怎么这样?可这是他们第一场宣传发布会,她若是当场翻脸走人势必留下不好的影响,甚至会影响戏

    份宣传。

    当然,如果这个宣传发布会上,她真和言非彦闹出亲密的举动,明天定然又是头条,他们的戏份也会得到很好的宣传。

    若是为了拍戏,她可以真吻,现在这种情况根本不需要。

    江暖橙无计可施,沈译眸色变了变,正想帮她解围,可言非彦这时候伸手搂住了江暖橙的腰,他嘴角勾起惑人的微笑:“既然大

    家那么想看,那我们就满足大家。”

    他说完,还没等江暖橙反应过来,搂住着她将她身子一转,他后背对着台下的记者,江暖橙在她怀里,见她紧张的要推开他,

    他抓住她的手,低声说:“配合一下,我们就借位假装吻一个。”

    江暖橙的紧张感缓下来,原来他早有准备,既然是借位,那就没什么可紧张的。

    原本要推开他的手改而勾住他的脖子,两人当真借位演起了吻戏,台下的记者根本看不见他们是否真吻,不停拍照之时起哄声

    越加高涨。

    韩千雅这边的剧组并没有什么互动环节,回答了记者的提问,简单的做了宣传便散场了,他们之后还有一连串的宣传会,所以

    不用搞那么多花俏。

    他们离开必须经过这边的大厅,也就是沈译一行做宣传的地方,大厅的门是开着的,走过的人都能看见里面在进行什么。

    当韩千雅与厉漠西经过门口时,恰巧里面传出热闹的起哄声,引得他们都不由自主的看进去,这便看见言非彦正搂着江暖橙在

    一干记者面前接吻。

    韩千雅脚步一顿,惊讶的挑眉,随即讥讽冷笑:“我就说江暖橙不是安分的女人,不就是个做个宣传吗?这样她都能找机会和言

    非彦吻上!漠西,你说……”

    她一转头却发现厉漠西不在身边,他已经抬步往前走了,那背影蕴藏着一股肃杀的寒气,她怔了怔,连忙追上去:“漠西,你怎

    么走那么快?也不等等我?”

    只是她追上厉漠西时,发现他脸色黑沉得可以,那片幽暗之下仿佛隐忍着狂风暴雨,她心头一跳,他这是怎么了?

    是因为看见江暖橙和言非彦接吻吗?他终于看清楚江暖橙是什么样的女人了吧?

    哼,她相信厉漠西再也不会多看江暖橙一眼。

    这边会场里,言非彦借位和江暖橙假意一吻后,转头笑对记者:“好了,你们提的要求我们已经完成,不要忘记回去好好报道,

    至少要给我们两天的头版,多多宣传我们的戏。”

    记者们早就看出来他们是借位假吻,个个摇头不买账的抗议,言非彦几句诙谐逗趣的话语让大家开怀一笑,也没人再追着这事

    不放了,这场宣传发布会做得很成功。

    江暖橙在这次宣传会学到了很多,在娱乐圈里很多事情都不能较真,用委婉逗趣的方式去解决棘手的问题反倒会赢得更好的效

    果。

    其实那些记者吵着要看他们接吻也都是带着闹笑话的心态,如果她一味的较真,那她就输了。

    好在言非彦经验丰富,帮她化解了尴尬。

    沈译接下来要去监督后期制作的进度,言非彦有另外的通告要赶,江暖橙没什么事,她先回去好好休息,接下来他们要跑很多

    地方做宣传。

    叶旭骞送江暖橙回到住处,他原本想送她上楼的,只是他最近接了案子,委托人突然要见他,他只好嘱咐江暖橙回去就休息,

    有空联系。

    江暖橙下车,与车里的叶旭骞挥手告别,随后转身上楼,不远处,一辆黑色奢华的车子在夜色笼罩下并不引人注意。

    车里的人看着她从男人的车下来,看着她笑得暖人挥手道别,看着她上楼,车门随即打开,高大的身影从车里下来。

    江暖橙站在房门前找出钥匙开门,刚打开门进屋,还没来得及关上门,一道力气推开门,连带着她被推进屋内,随之是房门被

    关上,她被突然闯入的人一把摁在门口的墙壁上。

    她大惊,正要开口大喊,蓦然看清楚眼前的人,她惊魂未定:“你……西少?”她皱起了眉,怎么会是他?

    她挣扎着推开他,眼带警惕的注视他:“你来干什么?”

    厉漠西一脸冰霜的凝视她,眼带冷诮:“你说呢?”他目光扫过门口的鞋架,只有女性的鞋子,家居鞋也是只有女性的。

    他眸低闪过一丝锋锐,不是说她和沈译同居了吗?

    他转身往屋里走,那架势仿佛他是这里的主人似的,江暖橙不明白他的来意,但是他一出现准没好事,鞋子都顾不上换连忙追

    上去。

    “你出去!我没允许你进来!”

    厉漠西打量一番这间套房,三室两厅,精装修,这是好几年前开发的房子了,这在那时候可不便宜,房子保存得好,看不出老

    旧。

    “你就住这里?”他冷声问道。

    江暖橙瞧他那神情,以为他是讥笑她住的地方简陋,她没好气的回:“是又怎样?我住的地方肯定比不上西少你住的豪华大公寓

    ,你可以放心了,走吧。”

    厉漠西瞥她一眼,没走反而继续往里面走,江暖橙微怔,再次追过去:“喂,有你这些私闯民宅的吗?你再这样我叫保安来赶人

    了!”

    厉漠西像是没听见她的话,也是,她的威胁对他来说根本没有任何效果。

    他毫不客气的打开主卧室的门,里面的一切井井有条,看起来不像有人住,他转身又去开浴室的门。

    江暖橙暗道他进来是要上洗手间的吗?可他进里面也是四处打量,浴室里毛巾只有女人用的,盥洗台上牙刷漱口杯也都是只有

    一个,没有男人的用品。

    他看完这里便出来往副卧走,江暖橙真是不能淡定了,在他的手要拧开副卧室的门前,她挡住门口前,一脸愤然的瞪视他:“厉

    漠西,这里不是你家,麻烦你不要随随便便走来走去,立马给我出去!”

    厉漠西俯视她那带着怒意的小脸,在看看她身后那扇门,主卧室没人住,那么她定然住这间副卧。

    她那么紧张不愿意让她进去,难不成她卧室里藏了什么不能让他看见的秘密?有男人的东西吗?

    想到这些,他的脸色顿时不好,手一伸,轻易就把挡在门口的江暖橙推一边去,拧开门把进去。

    江暖橙往旁边趔趄了几步,一回头就看见他进了她的卧室,她心里那个小宇宙顿时爆发了,这男人实在太猖狂了!

    “厉漠西,你给我出去!”既然说人话他听不懂,那只好直接动手了,她抓住他的手臂就往外拖,该死的,谁允许他随便进她房

    间?

    她这点小力气根本撼动不了精壮挺拔的男人,他依旧不理她,径直在她房间里打量,甚至拖着她往她的小衣柜走去,打开衣柜

    门,都是女性的衣服,不算多,他的手又往下面的抽屉伸去。

    “喂,住手!”江暖橙大惊,想伸手去阻止,可惜她还是晚了一步。

    厉漠西已经拉开下面的抽屉,只见她的內內和小可爱整整齐齐的摆放在抽屉里。

    江暖橙的脸一阵红一阵白,啊——她抓狂了!

    可恨的是她都没开口指责他,他居然还很嫌弃的瞥一眼她的内內:“还是这个杯数,看来离开我你也没有长进。”

    江暖橙的脸涨红,不是羞愧而是因为恼怒:“你!”她抬手就要打他,他豁然抓住她抬起的手腕,甚至逼着她一路往后倒退,直

    退到梳妆台前,他压倒性的俯视她:“其他男人都没法让你长大,我勉为其难帮帮你好了。”他竟然如此镇定说出那么邪恶的话

    ,简直太不要脸了!

    “你滚!你不是嫌弃我脏吗?为了不弄脏你高贵的手,你最好快点放手!”她很想狠狠的推开他,可惜没有他的力气大。

    “虽然你背叛了我们的协议,可我并没有说过协议终止,你可以回我身边。”他幽淡的说着,他刚才都检查过了,这里只有她自

    己住,那些绯闻报道果真都是假的,她并没和沈译同居,这让他心里舒服了点。

    江暖橙不敢置信的瞪大双眼,她怀疑自己听错了,他居然说要她回去?

    她倏然用尽了力气一把推开他:“我才不要回你身边,你以为我是什么?任凭你的喜好招之则来挥之着去吗?何况我已经不欠你

    什么,从你赶走我那一刻我就不再欠你,之前的协议已经无效,我不会承认的!”

    厉漠西皱了皱眉,沉声说:“你不愿意?那好,不提协议,我允许你无条件留在我身边。”

    江暖橙闻言只觉得可笑,他为什么会认为她一定要留在他身边?

    “不必了,我现在很好,不想再有改变。”她明确拒绝,不愿意和他扯上关系。

    厉漠西的好耐性被磨了一半,眼底浮起幽光,抿了抿薄唇说:“你觉得和沈译还有那个影帝在一起很好是吗?还是你那个青梅竹

    马?你觉得在男人之间遊走很有意思是吗?”

    江暖橙一阵烦躁,他为什么要把话题扯到不相干的人身上?

    “不是!我只是……”她只是不想再和他纠葛不清,他明明有韩千雅了不是吗?

    他极具危险的逼近一步,一把捏住她的肩膀:“既然不是那没什么好留恋的,明天搬回去。”

    “你、你简直不可理喻!”江暖橙用力打开他的手:“我不搬,你也没资格要求我搬!你不要再胁迫我!惹急了我跟你拼命!”

    厉漠西的眸光完全沉了下来,冷冷的盯视她,她那倔强不肯屈服的模样,眼底对他都是排斥抗拒,他很是郁闷,他已经拉下脸

    来找她,还开口让她回去了,她为什么就不肯顺一下?

    也不知僵持了多久,他先开了口:“你不搬也可以,除了我,不准让别的男人踏进这里!”

    江暖橙忽然觉得可笑,他有什么资格说准不准?

    “这是我的事,与你无关,现在请你出去!”她抬手指向门口,完全不待见他的意思。

    厉漠西凝视她的鹰眸骤然一眯,他有力的长臂伸过去就把她拉进自己怀里,将她禁锢在自己的范围内,低沉如魔魅的嗓音在她

    耳侧响起:“我说了不准就是不准!”

    江暖橙在他怀里扭动挣扎:“你凭什么不准?你以为你是谁?唔……”

    她话未说完,他大掌扣住她的后脑托起,凶狠极具霸道的吻封住她的嘴唇。

    他稍稍退开她的唇,声音沙哑:“就凭我是你的男人,这个理由够不够?”

    江暖橙与他漆黑带着某种危险欲望的眸子对视,身子抖了抖,嘴唇被他吻得红肿酥麻,心头那些反抗意念越加强烈:“你是谁的

    男人我不管,反正不是我的!”

    “江暖橙,你非要惹怒我是不是?”

    “我没有,是你欺人太甚!”

    “你若真敢让男人进来,我就把这里拆了!”

    “这里不是你的地盘!”

    男人冷笑一声:“只要我一个电话,这里马上就是我的。”

    江暖橙语塞,满腔怒意的瞪视他,找回的理智终于意识到这男人她果真惹不起。

    她撇开头,不甘的说:“反正你不是我男人。”语气里莫名带了点酸意。

    “那你是我女人可以吧?”

    她猛然一转眼睨向他:“也不是,你的女人是韩千雅!你放开我!你这男人怎么那么讨厌?”她明明在很气愤的怒骂他,可听在

    他耳朵里却有另一番意思。

    他勾了勾唇,圈住她的手臂再收了力道,更加紧固的将她困在怀里,英挺的鼻尖在她玉颈间厮磨:“你在吃醋吗?”

    江暖橙眼底极快的闪过一丝慌乱,她吃醋?吃他的醋吗?不要开玩笑了好吗?

    “你少自恋了,我吃谁的醋都不会吃你的!”

    他刚浮起的一丝愉悦又消失,他捏住她的下巴固定住她的头,让她直视自己:“我跟你说过,韩千雅不是我的女人,我的女人只

    有一个,就是你。”

    江暖橙还没来得及消化他这句话的意思,他的唇又吻下来。

    “起来,你起来,放开我。”她开始推拒他。

    男人脸色沉了沉,身躯紧紧抵着她:“你觉得我现在放得开你吗?”

    江暖橙望进他欲求不满的黑眸,一时无法开口,他又要俯过来,她双手再次抵抗他靠近,他终于不耐的注视她:“你究竟想怎样

    ?说。”他也不懂这个时候为什么要迁就她,明明可以令她乖乖软在身下根本不需要跟她浪费口舌。

    被他灼灼的目光盯得有些慌,她深吸一口气说:“我不会再跟你立什么契约,我不要什么契约关系……”

    “那就不要契约,只做我的女人。”他已经不耐烦跟她多说,堵住她的小嘴,手继续剥离她身上的束缚。

    江暖橙有些眩晕,这分明不是她要的结果,她要的是拒绝,他听不懂吗?小手抓住他结实的肩头又是要推开,他像一头烦躁的

    狮子抓住她的小手:“两三个月不见,它很想你,你没感觉到吗?再乱动就进去了。”要不是顾忌她会痛,他何必这样忍。

    她确实感觉到他身下那强悍的力量,她脸色一瞬红透:“你、你禽兽!”

    “对自己女人这样不叫禽兽。”他纠正她,健硕的身躯压下去。

    一夜掠夺,她终究无法躲开他,再次与这只恶魔纠葛在一起,厉漠西只认为放任她那么久,现在她该好好补偿他。

    江暖橙睡得迷糊,浑身累得快散架,模糊之中好像有人亲吻她的额头,有个魔音一般的声音在她耳边说:“记住,不许让别的男

    人进来。”

    她不耐烦的一挥手:“好烦,走开。”

    刺耳的手机铃声骤然把她惊醒,她腾的一下坐起来。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