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价隐婚妻-正文 第268章 真吻我也不介意的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蓝妖 书名:天价隐婚妻
    江暖橙拿过手机一看,没有来电,是她设置的闹铃响了,她吐一口气,关了闹铃,整个人都晕晕乎乎的,好像做了一场梦。

    可是身上那些酸痛感又提醒她没有做梦,她看向身侧,空空的,只有她自己躺在这里而已。

    厉漠西这混蛋,一声不吭就走了!

    脑子里忽然想起他昨晚说的话,什么不要契约只做他的女人,什么韩千雅不是他的女人,他的女人只有她一个,都是骗人的话

    !

    可悲的是她竟然那么容易就被他骗了,下次他再敢来一定踹他出去!

    没等她气愤完,这次是真的手机铃声响了。

    她一看来电,是沈译,她恍然想起今天要出发去S市做宣传,顾不得腰酸腿痛,一下跳下床,接起电话的时候边打开衣柜找衣

    服。

    “喂,沈导,我马上就下楼,给我十分钟。”她挂了电话,火速套上衣服冲进浴室。

    昨晚厉漠西突然闯进来,她收拾行李的时间都没有,这会只能随便往行李箱里塞两三套衣服,把一些生活必需品一股脑全部塞

    进去,扣上行李箱,匆匆出了门,没有发现餐桌上备着一份今早的新鲜早餐,旁边留了张便签,上面是刚劲有力的字体——把

    这些都吃了,等我电话。

    沈译见江暖橙气喘吁吁的跑过来,发丝有些凌乱,一看就是刚刚匆忙起床的样子,等她跑到面前,冷不丁的道:“你整整迟了十

    五分钟。”

    江暖橙拍拍胸口,很是抱歉的说:“对不起,我睡过头了。”

    司机帮江暖橙把行李箱放到车后箱,沈译淡看着她,没什么情绪的说:“就知道你会做出这种事。”他上下打量她一番,满是嫌

    弃的说:“没梳头吧?”他的手却抬起来把她凌乱的发丝抚顺。

    江暖橙根本躲无可躲,看向他的时候,他已经收回手,还嘲弄的说:“麻烦下次注意一点形象,真不敢和你站住一起。”

    “我……”她刚说一个字,他已经不理会她坐进车里,江暖橙那个郁闷,本来还觉得他好心帮她梳理头发,他就不能不要说那些

    激人的话吗?

    闷闷的跟着坐进车里,沈译立即对司机说:“最快的速度去机场。”

    司机点头表示明白,车子快速往前行驶,车后座上江暖橙不敢多言,她迟到了,是她不对。

    哪知一旁的沈译忽然递给她豆浆和包子,她看看早餐又看看他,心里刚涌起感动,他还知道买一份早餐给她,孰料他一开口,

    那些感动瞬间荡然无存。

    “早餐买多了吃不完,这个给你。”他也不管她接不接,直接把早餐塞到她手里,就像丢弃多余的东西。

    江暖橙瘪瘪嘴,吃剩的吃不完的才塞给她,就算这样也不要说出来好吗?

    她也不计较了,有总比没有的好,只是她打开包装油纸,这分明是一份新的早餐,她斜睨一眼一本正经的沈译,这家伙向来不

    肯承认做好事,算了,不揭穿他了,她知道他的心意就好。

    两人赶到机场,剧组里的人都在等他们,言非彦有通告,他自己会搭乘飞机去S市,他就不和他们一起过去了。

    剧组的人赶着登机也就压下了对沈译与江暖橙一同出席的疑惑,他们立即把行李放去托运。

    时间紧迫,这时有电话打进江暖橙的手机,她看一眼来电,是厉漠西,他这个号码很久没有出现在手机上了,她一时有些怔,

    纠结着要不要接电话的时候,那边的人在催促她了。

    “江暖橙,快过来。”

    “啊?好。”她没时间多做思考,就那样摁断了电话,反正一会也不能用手机,她直接关机。

    厉漠西眉头一皱,盯着手机,她拒接他的电话?她又闹什么脾气?难道昨晚还说得不够清楚吗?

    他很是阴郁,搞不懂这些女人们到底想什么。

    他再次拨打过去的时候,居然提示已关机!他眸色顿时暗下来,该死的,连手机的关了,她就那么不想接他的电话吗?

    一向冷静自持的厉漠西没有这样烦躁过,他也会对一个女人没办法吗?

    罢了,让她冷静冷静,过后再去找她。

    只是,等厉漠西再去找江暖橙的时候却发现这女人不见了,他电话过去依旧是关机,他郁闷又有些担心,立马叫来暗夜去查这

    女人跑哪里去了。

    暗夜想不通,二少不是和江暖橙断绝来往了吗?这会怎么突然叫他去找江暖橙?他们复合了吗?

    想归想,他还是立马去找人了,很快有了结果,江暖橙跟随剧组去S市为新戏做宣传。

    “随行有沈导以及一干主创人员,言非彦随后也会飞去。”暗夜一五一十的汇报结果。

    “这个我不知道吗?需要你多嘴?”厉漠西冷瞟一眼暗夜,吓得对方一个惊滞。

    暗夜很是无辜的闭嘴,他不过如实回禀,他没有做错什么吧?

    厉漠西脑海里想的却是上次江暖橙做宣传的时候竟然配合媒体的起哄和言非彦接吻!鹰目一瞬眯起,吩咐道:“安排一下去S市

    。”

    暗夜一惊:“现在吗?可是……”

    “没有可是。”一个冷冽的眼刀扫过去,暗夜立时噤了声。

    江暖橙一行到达下榻的酒店,放好行李,吃过午饭休息一下,下午两点半正式开始宣传会。

    还有一点时间,江暖橙随便吃了点食物就倒床上睡觉,她实在太困太累。

    最后还是造型师过来拖拽她起来,江暖橙还处于半梦半醒的状态,造型师不知道她为什么那么累,赶时间,见她不换衣服便主

    动去帮她。

    谁知道刚要脱她衣服,她猛然大喝一声:“混蛋,不许再脱我衣服!”

    这可把造型师吓坏了,一脸惊恐的看着她,江暖橙迟疑了好半会才回过神:“怎、怎么是你?”

    造型师脸有暧昧的审视她:“不然你以为是谁?喊那么大声,不知道的以为我要轻薄你。”

    江暖橙觉得再这样下去她就要神经错乱了,不能再想了!昨晚的事翻页,不能再想那个混蛋!

    她尴尬笑道:“不好意思,我刚才做了噩梦,现在终于清醒了。”

    “醒了?那还不快换衣服!等沈导来催你?”

    江暖橙那个悲催啊,赶紧乖乖的去换衣服。

    言非彦赶在宣传开始前到达现场,时间掐得刚刚好,江暖橙忍不住打趣:“你时间观念真强。”

    言非彦刮一下她鼻子:“我不来行吗?等会记者又嚷着要现场吻戏,没有我你找谁?”

    江暖橙没想到他会这样说,他们上次借位接吻虽然是假的,但也上了头条,各大网站还有视频,今天不会还有这样的要求吧?

    “要是那些记者再有这样的要求,你想办法推辞,不能任由他们提要求,每次都这样,做完一整个宣传我们都要借位接吻不成?

    ”

    言非彦邪邪的弯唇一笑:“嗯?不想借位?那真吻我也不介意的。”

    江暖橙脸一燥:“你够了。”她懒得和他多说。

    言非彦笑着跟上去:“脸红害羞啊?真难得,现在的女人都很少会脸红了。”

    副导演跟旁边的人说:“看来言影帝很喜欢江暖橙呢。”都说言非彦風流倜傥,这话不假。

    沈译看向两人,不自觉的皱皱眉,语气突然就冷了几分:“准备上台了,都专心些。”

    厉漠西临时要求安排的航班,所以他飞到S市并没有那么快,这期间,韩千雅打电话给他,告诉他接下来要去各省市为新戏做

    宣传,要有一段时间不能在A市陪他了。

    他淡漠的说知道了,再没有过多表示,这让韩千雅差点憋出内伤,不得不自己开口问他会不会去现场鼓励她,帮她造势?

    他说:“我已经吩咐暗夜准备大花篮,预祝新戏大卖。”

    韩千雅听着他平静的话语,没有一点要去捧场的意思,她神情暗了暗,知道不能强求太多,难得他现在对她回心转意,她要牢

    牢抓住这次机会。

    “那好,到时候花篮上要有你的亲笔署名哦。”她语带娇气。

    “可以。”厉漠西倒真是好脾气。

    江暖橙这边的宣传见面会两个小时后结束,剧组的人请了些有份量的媒体记者一起进餐,还有一些投资商老总。

    这些老总是冲着江暖橙来的,她这个新人最近风头正盛,又说什么有沈译和言非彦捧着,在这个圈子里玩惯了的他们当然会想

    为什么江暖橙那么受欢迎?见了她,只觉得有一份未脱的清新稚气,这是娱乐圈里的女人都没有的,他们也就明白了,这个新

    人真的很‘新’。

    酒桌上,这些老总一个个要和江暖橙喝酒,起初为了不扫兴,江暖橙给面子的喝了几杯,他们一再要求喝酒,她有些受不住了

    。

    言非彦见了,自动帮她挡住:“各位老总想喝,我奉陪,我酒量好。”

    老总们对言非彦不感兴趣,他这是破坏他们的雅兴,没什么好脸色的说:“不,我们就要暖橙喝。”

    “暖橙酒量不行,各位老总要怜香惜玉才好。”言非彦这语气平稳却藏着一份强硬。

    “酒量不行就要多锻炼,以后这种酒局不会少,多喝几杯才不扫兴,来,我敬暖橙酒一杯。”黎总亲自倒了酒。

    江暖橙脸颊有了醉意的绯红,她看见那些老总一个个眼里都对她不怀好意,她顿时明白这就是所谓的陪酒,暗生恶心。

    黎总那杯酒在递到江暖橙面前时,言非彦一个顺手接了过去,并道:“这杯酒还是我和黎总喝好了。”说罢,他一仰头就干了那

    杯酒。

    黎总的笑脸顷刻一变,眼底闪过不悦,这个多事的言非彦,别以为他是影帝就很了不起,这个社会上要用身份地位说话,说到

    底他不过是一个戏子,什么背景都没有还敢坏他们好事?

    言非彦的身份背景一直是个谜,所以这在他们眼里也就是没背景的人。

    “言非彦,我这杯酒是敬江暖橙的,你想喝自己倒。”黎总这话已经非常给他面子了,说完又倒了一杯酒放到江暖橙面前,对她

    露出笑脸:“暖橙,来,与我喝了这杯酒。”他举起酒杯。

    江暖橙看着眼前这杯酒紧紧皱起眉,她再喝就醉了,如果不喝就会得罪这些老总,她也不可能再让言非彦帮忙,他刚才已经被

    警告了。

    就在她纠结不已的时候,忽然一骨节分明的手伸过来,他端走江暖橙面前的酒杯。

    江暖橙转眸看去,是沈译端了她的酒,他神色一如往常的平静:“说来我今晚还一杯酒都没喝,我这第一杯酒就敬黎总好了。”

    “不!”江暖橙伸手要去夺回酒杯,可沈译已经一口喝了那杯酒!

    她眉头拧得更紧了,他有胃病,最好不要喝酒,他怎么就帮她喝了呢?她心口一紧。

    沈译在饭局上从来不喝酒,这不是什么小秘密了,所以他此刻为了江暖橙喝下这杯酒确实让老总们惊讶不已,沈译肯喝酒了,

    这多少算是给他们一个大面子,所以他们也没有恼怒,只是看清楚了,传言果真不假,这两个男人都很护着江暖橙,这让他们

    对江暖橙更感兴趣。

    不过,他们暂时没再为难江暖橙,江暖橙背脊出了一身冷汗,这个饭局实在令人不舒服,她借口去洗手间起身离开包间。

    她揉着额头走出外面,呼吸新鲜空气,脸上的酒热气一直不散,脸颊白里透红,却是更迷人了。

    她站在半圆的阳台里,寻思着要不要回包厢?回去再被灌酒怎么办?她不想那两个男人再替她挡酒。

    不如打电话告诉沈译,就说她醉得有些晕先回去休息,让他给那些老总传达一声好了。

    打定了注意正要这样做,身后蓦然有陌生的气息靠近,她一回头就看见黎总正走近她,他注视她的目光里都是贪婪的光。

    “黎总?”江暖橙禁不住心里打鼓,下意识后退。

    黎总一步步靠近她,眼神赤果的上下打量她:“看你喝一点酒就醉了,脸颊那么红,我送你去休息吧。”说着就向她伸出手。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