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价隐婚妻-正文 第269章 她已经是我的未婚妻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蓝妖 书名:天价隐婚妻
    江暖橙本能的躲闪黎总伸过来的手,可他似乎打定了注意,不管她是不是拒绝都要扶她,短粗的手指抓住她的手臂,根本不容

    许她反抗,靠近她身边,另一手顺势搂住她的腰。

    “黎总,请放手。”江暖橙努力保持表面的客气,手腕扭动着要挣开他的手。

    带着一身酒气,目露贪婪的老男人非但不放手还故意凑近她:“小美人,乖乖的,跟我走,我可比里面那些男人有实力多了,你

    下部电影我投资,还是你当女主角。”他深吸她身上浅浅的香气,果然还是个新人,不是胭脂水粉的香而是自然的香,看惯了妖

    娆的女人,偶尔换个小清新也是不错的。

    江暖橙眉头深拧,这男人看她的目光里满是猥琐,她会跟他走才怪。

    她微一用力推开了他,努力保持清醒:“多谢黎总的好意,不过我想近期都不会再接拍电影。”她说完便想越过他离开。

    黎总一时没防备才轻易被她推开,见她要走,心头升起愠怒,倏然出手一把将她拉过来,江暖橙惊呼一声,差点跌倒,他死死

    的捏住她的胳膊,讥诮哼道:“你在我面前装什么清高?你还不是靠着沈译和言非彦上位?跟他们还不如跟我,反正他们跟你也

    不过是玩玩,他们能给的我都给得起,甚至会比他们多。”他越说越靠近,低头就想冲她亲下去。

    江暖橙实在忍无可忍,内心燃起一股厌恶,本能就抬手打开他要亲下来的脸,这一巴掌很是响亮,黎总的脸都被打偏到一边去

    。

    她还是止不住愤怒道:“你说错了,我没有装清高,我和沈导,言非彦清清白白,没想过靠谁上位!”她再次用力抽出自己的手

    ,转身就要离开。

    黎总摸了一下被打的脸,这下他是怒不可遏,怎么可能轻易放她走,猛然将她摁到墙壁上,掐住她的脖子,目露凶光的狠狠瞪

    视她:“该死的,你居然敢打我?你们这些女星为了出名为了上位卖身都是家常便饭,我看上你是你福气,你还给脸不要脸了?

    信不信我分分钟封杀你?”

    江暖橙大口喘息,拼命挣扎要拉开他的手,却是徒劳无功。

    真正此时,一道沉冷的男声响起:“我的人是你能封杀的?”

    黎总转头看去,身姿笔挺的男人带着一身冷寒之气在下属的护卫下出现在眼前,他猛然大惊:“你、你是西少?”他掐住江暖橙

    的手一松,不敢相信的望着如神一般突然降临的男人。

    江暖橙猛咳几下,心里同样有疑惑,厉漠西,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听到她的咳嗽声,厉漠西注视着她,见她脸色不好,寒锐如冷刃的眼眸扫向黎总。

    黎总被他的眼神盯得大气都不敢出,厉漠西赫然踏前一步,带着一身的震慑力,声音很冷:“我厉漠西的人你都敢碰,不想活了

    ?”

    黎总艰难的咽下一口唾沫,厉漠西阴鸷眼眸里的肃杀令他胆颤,连连摆手解释:“不,不,西少,这完全是个误会,我不知道她

    是西少的人,若是早知道,就是给我一百个胆子我都不敢碰她一根手指。”

    黎总额头冒出冷汗,谁会料到一个小小的新人竟会有厉家西少那么强硬的后台?难怪她不把他放在眼里,这次真是失策。

    厉漠西无视黎总的求饶,很是平淡的语气:“你可以滚回去等着收厉氏的收购合同了。”

    黎总倒吸一口气,惊慌又害怕:“不,西少,你听我解释……”

    厉漠西不再看他一眼,拉江暖橙进怀里带着她转身离开,黎总还想追过来求饶,暗夜一脚就把他踹倒在地上,左脚踩住要爬起

    来的黎总,他状似好心的道:“我劝你不要挣扎了,乖乖滚开,否则就不是公司被收购那么简单。”

    不知走了多远,黎总的求饶声已经听不见了,江暖橙有些恍惚的回神,她停下脚步,推开了他拥着她的手,疑惑的抬眼看他:“

    你怎么会在这?”

    厉漠西闻到她身上的酒气,她脸颊绯红,嘴唇娇艳如花瓣,带着半分迷醉的眼眸迷离,还真的是很勾人呢。

    他黑眸沉下来,心有不悦,勾起她的下巴审视她:“为什么喝那么多酒?”

    江暖橙发笑,他这是明知故问吗?

    “做了宣传自然就是饭局应酬,这不是你经常参加的吗?”他在应酬上不是一样要喝酒?不过没人敢灌他罢了。

    瞧瞧她连脚步都快站不稳了,他淡蹙了长眉,再次拥她进怀里,低声说:“那就不做了,跟我回去。”

    江暖橙讶异抬眼,望进他此时深邃无比的眼眸里,心在那一刻仿佛被什么重重撞激了一下,为什么她会觉得眼前的厉漠西会有

    温柔?他的声音那么轻,像羽毛,扫过她的心尖,她忍不住为之一颤。

    一定是她醉了,这一切都是幻觉。

    她呵呵一笑:“你倒是能说不做就不做,但不是人人都能像你一般任性,西少你就别寻我开心了。”厉漠西静静凝视她,她嘴角

    一翘:“刚才谢谢你了。”说着手扶着他的肩膀轻轻推开他,旋身要回包厢。

    手腕被他握住:“还要去哪?”

    “回去继续饭局。”就算不继续应酬,怎么也要回去和沈译他们说一声。

    厉漠西眸子微眯,语气沉下来:“不许去,现在跟我走。”不由分说加大力道拉她走,他的女人怎么能去做应酬这种事?

    “厉漠西你有完没完?你什么时候那么爱多管闲事?你松手!”江暖橙借着酒劲壮胆大声抗议。

    厉漠西忽然停下脚步,回头目光逼人的注视她:“我再说一遍,你的事就是我的事!”

    江暖橙被他看得心里有些慌,说话都不太顺畅了:“你、你究竟为什么来这里?”千里迢迢来找她?可能么?

    “你说呢?”他不答反问,眼眸深不可测。

    江暖橙猜不透他的深意,却隐隐觉得不能和他接触太多,她莫名有一种想要逃跑的感觉。

    他拉她往电梯走,她一直拒绝:“我不走,你不要那么野蛮行不行?”

    “松手,你松手啊!你听到没有,你个讨厌鬼!”

    他们在等电梯,眼看就要被他强行带走,一道声音插进来:“放开她!”

    江暖橙停止挣扎,看过去,言非彦突然出现在那里,趁现在厉漠西力道松了一些,她赶紧抽回手,下意识就是往言非彦那边走

    去。

    厉漠西眸光骤然一缩,薄薄的唇线抿起,浑身透出一种危险的气息。

    言非彦手里拿着一件外套,江暖橙走过去后,他体贴的帮她披上外套,看她的眼神里满是柔光:“你出来那么久,外套也不穿,

    怕你冷着了。”

    包厢里有暖气,加上被灌了些酒觉得热,她便脱了外套,没想到出来会遇到那么多事。

    “谢谢。”她对他微微一笑,这笑在厉漠西看来非常的刺眼。

    “我们回去吧。”言非彦轻扶住她的肩,好像看不见那一边的厉漠西似的,就要带江暖橙走。

    只不过他们才转身,暗夜和两名黑衣下属就拦住他们的去路。

    两人看看挡在前面的人,都明白他们身手不凡,想过去没那么容易,言非彦气定神闲,斜勾起唇,回望厉漠西:“西少这是什么

    意思?想当众抢人吗?你没听见她刚才叫你放手,她不愿意跟你走吗?”

    “那又如何?她是我女人,她的事你还管不了。”厉漠西冷声道。

    江暖橙气恼,他为什么见人就说她是他的女人?她都说了她不要做他的女人!

    言非彦仿佛听了什么好笑的话,嗤笑一声:“西少的女人不是韩千雅吗?江暖橙如果也是你的女人那是什么地位?女朋友?未婚

    妻还是情人?”

    江暖橙闪过尬尴,她对他而言只怕连情人都算不上。

    “我不是他的女人,不要再说了,我们走。”江暖橙一点都不想再揭开那些过去的事。

    言非彦一反常态,他不肯走:“不,我们现在就把这件事说清楚,省得你一直被人纠缠。”

    “算了,我不想说。”

    “不能算了,一定要说清楚你不是谁的女人,因为我要追求你。”言非彦目光灼灼的直视她,那神情没有一点开玩笑的成分。

    江暖橙一时懵了,他要追求她?这……怎么可能?

    “不要怀疑,你听到的没错,橙橙,从第一眼看到你我就觉得你很特别,这段时间相处下来更让我欣赏你。”他忽然挽起她的手

    ,很是深沉的说:“我喜欢你,你愿意做我的女朋友吗?”言非彦竟然当众向她表白。

    江暖橙只有惊讶,怎么都想不到言非彦会喜欢自己,他看自己的眼神又是那么深情,让人无法不去相信,而她还是第一次被人

    表白,除了有些慌乱之外就是不好意思,竟露出了羞怯。

    一旁的暗夜真为言非彦的大胆行为震惊,他居然在二少面前跟江暖橙表白?真是太主动太霸气了!要是二少也直接一点,江暖

    橙还会那么难搞定吗?他为二少的幸福感到深深的担忧。

    厉漠西脸色黑沉,仿佛罩了一层寒霜,江暖橙那是什么表情?害羞吗?还是欣喜?她喜欢言非彦吗?他眼底腾起火焰,该死的

    ,她还是没认清楚她究竟是谁的人吗?

    江暖橙嘴唇蠕动,却是无法回答言非彦,她感觉到来自厉漠西的冷意,感觉到他正盯视她,她不敢回头去看他。

    “我……”

    “你可以不用回答那么快,我给你时间,我们多多相处,等你了解我再回答也不迟。”言非彦打断她的话。

    他这话音刚落下,江暖橙倏然被厉漠西拽过去,他动作之快,让人一时没看清,只觉得下一秒,江暖橙就被他用力拥在怀里。

    他棱角分明的脸仿若千年玄铁般寒冷,如寒潭的眸子淡看言非彦:“我来帮她回答,你不必花费心思在她身上,她不会答应你也

    不可能有机会和你相处,她已经是我的未婚妻。”

    厉漠西这话一出让人惊滞,暗夜就差没有拍手称好了,二少终于出手了!这是感觉到危机了吗?

    江暖橙原本要掰开他铁箍般圈住她的手臂,一听这话震惊的抬眼看他,只看见男人坚毅冷俏的侧脸。

    言非彦一瞬讶异后忽地哈哈大笑:“我才刚表白你就说她是你未婚妻,你觉得我会相信吗?”他最后的语气带了些不屑,嘲讽的

    目光看向厉漠西。

    两个男人都看着对方,厉漠西依旧沉冷如霜,言非彦嘴角噙着讥笑,他眼里反倒闪着无可撼动的光芒。

    “信不信与我无关,你只要牢记,她不是你能觊觎的人。”厉漠西不再多说,强势拥着江暖橙走进电梯。

    暗夜等人在后面拦住言非彦,而他站在那里,并没有要追上去的意思。

    厉漠西一路拥着她走出去,已经有下属开车过来等在路边,江暖橙不知道他要带她去哪里,内心燃着一团火。

    终于在走到车子前,他准备拉开车门让她坐进去时她挣脱他的手臂,退到一边,眼有防备的直视他:“你为什么要说谎?为什么

    要说我是你的未婚妻?”她明明不是。

    厉漠西凝视她满是愤怒的小脸,鹰目微微眯起,她那么生气,是因为他阻碍了言非彦对她的表白吗?

    他冷笑:“不是你说不想做我的女人吗?那就当我的未婚妻好了,不会再有人敢觊觎你,而你也最好死了那份心。”

    江暖橙真是受够了他的自作主张,她深呼吸一口气,尽量平静的说:“你这样有意思吗?我分明不是你的未婚妻,为什么要毁我

    清誉?为什么一定要绑我在你身边?这一点都不好玩,你到底要怎样才肯放过我,你说。”

    厉漠西拧起眉,灯火迷离的城市夜景,他与她站在那里,他忽然沉默,他还想问她,她到底想怎样才不反抗?他从来没有对一

    个女人那么用心,更没有亲口承认哪个女人是他的未婚妻,只有她不屑一顾,还当他说的是玩笑话。

    手机铃声打破这一刻的沉默,江暖橙转了身拿出手机,是沈译打来的,她刚接起电话,沈译略带担忧的声音传过来:“你在哪里

    ?”

    她刚想回话,手机猛然被人从身后夺去,她大惊,一回头就见厉漠西拿着她的手机说:“她在我这,宣传已经结束,人我带走了

    。”说完直接挂断了电话。

    江暖橙夺回手机只看见通话结束,她更没好脾气了:“你为什么接我电话?厉漠西,你是不是太过分了?”

    厉漠西没有回应她,拉开车门,强制把她推坐进车里,无视她的大声抗议,吩咐司机开车。

    这一头的沈译怔了怔,那个冷漠的声音是厉漠西?江暖橙是和他在一起?

    江暖橙不知道车子开向何处,她没力气和他闹了,本就有些醉意,脑袋昏昏沉沉,反正也是无法反抗,她只能消极的靠在一边

    ,闭上眼睛干脆不去看他。

    直到车门被打开,她被他拉下车,她惊醒,没搞清楚什么状况,他的手扣住她的,十指紧扣,带她往前走。

    江暖橙看向他们紧扣的手,一时间忘了要说什么。

    珠宝店里灯光辉煌,导购员见有客人光临,连忙迎上来,见到英俊不凡的男人带着女人走进来,暗叹好帅,赶紧开口:“请问有

    什么能帮到二位的吗?”

    “钻戒在哪?”厉漠西开门见山酷酷的问道。

    导购一脸亲切微笑:“二位是选购婚戒吗?请跟我过来。”

    江暖橙有些混沌的思维听清了婚戒两字,他要来买婚戒?有没有搞错?

    走到钻戒柜台前,厉漠西抓起她的右手对导购说:“找适合她的尺寸。”

    导购看了看江暖橙的手指,心里便有了数:“好的,请稍等。”

    江暖橙倒吸一口气,这下是被吓清醒了,连忙说:“别找了别找了,我不要。”

    导购还真没听哪个女人说不要钻戒的,以为她一时想不开,不禁劝道:“先生愿意买钻戒给您,您怎么能辜负他的心意呢?再说

    这钻戒是定情之物,无论如何都要一枚的。”她边说边把店里最耀眼价格最高的钻戒选出来,她一看就知道来人非富即贵,自然

    要选最好的。

    定情之物,这四个字让江暖橙心头一紧,她惶然转眸看向厉漠西,他神情一如往常,看不出他对她有什么特别之处。

    导购选出四款适合江暖橙手指尺寸的钻戒,热情介绍:“这四款都适合小姐,您看看喜欢哪一款?每一款都是只有一对,我个人

    觉得这款粉钻比较符合您的气质。”

    厉漠西没说话,如墨玉的眸子静静注视她,那意思便是让她选择。

    江暖橙扫一眼那些钻石闪耀烁大的戒指,她抿唇淡笑:“不用了,我不需要。”她极其冷淡的说了这话扭头就走,她没有理由接

    受他的买的钻戒。

    厉漠西站在原地望着她离去的背影,眸光幽闪,导购僵了笑容,暗忖这二位是吵架了么?

    导购心疼着一单生意没了,忽听厉漠西说:“把最适合她的那款包起来。”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