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价隐婚妻-正文 第270章 死都不瞑目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蓝妖 书名:天价隐婚妻
    厉漠西并不担心江暖橙会走掉,有暗夜在外面守着,没有他的允许,她哪也不能去。

    果然,江暖橙在门口被拦截下来,她愤愤的看着暗夜:“你什么时候才能不拦我的路?”

    暗夜无奈:“只要二少点头。”

    江暖橙也明白他是听从厉漠西的命令,只是她今晚心情一点都不好,看什么都不顺眼了。

    “江小姐,我可是第一次见二少带女人来买戒指,你说你怎么就那么不知好歹拒绝二少的好意?”暗夜为自家主子打抱不平。

    这话让江暖橙越加郁闷:“他买戒指我就一定要接受吗?”他完全是强盗行为,都没有问过她的意愿,不是他想怎样就怎样的。

    “你让开。”江暖橙怒喝。

    暗夜站在那里岿然不动,他当然不会听江暖橙的话。

    “暗夜。”厉漠西这时候从店里出来。

    暗夜微欠了身,退回车子那边,江暖橙没有回头,抬步就要离开,手腕蓦然被身后的男人抓起来,她还没做出反应,他便把一

    枚戒指套入她右手的无名指,一丝凉意从指间传来。

    江暖橙诧异的看向手指,那是一枚闪耀纯透的粉钻,很闪很大,非常令人心动,可她并没有心动。

    他的这一切行为只是他个人意愿,还要强加到她身上。

    她眉一皱,觉得钻戒的光有些刺眼,她下意识就是要摘下戒指,他的动作比她还快,他的大掌包裹住她的手,沉沉的语气从头

    顶飘来:“戴上了就不准摘下来!”

    她挣不脱他的手,心有愠怒,又满是疑惑:“厉漠西,你到底什么意思?”

    他也没有了耐心:“你怎么那么蠢?”

    她徒然睁大双眼,她蠢?她自嘲一笑:“好吧,就算是我蠢,我不明白你为什么这样做?”

    他咬牙,倏然扣住她的后劲把她拉近,执起她的手,让她看清楚那枚戒指,低喝道:“这个代表你是我的未婚妻,我没有跟你开

    玩笑。”

    她一怔,他这是在证明他不是随便说说,也没有说谎吗?她撇开目光:“你不用这样证明。”

    “那你会相信我吗?”他紧接着问。

    她猛然转眸,他的目光依旧迫人,她恢复平静:“未婚妻?那么你会跟我结婚吗?”

    “如果你愿意。”他竟然没有任何犹豫便回话,又让江暖橙惊讶不已,她有些不淡定了,紧接着问:“为什么?你为什么想娶我?

    ”她一瞬不瞬的注视他,忽然很是紧张,她为什么会有期待?

    这个时候他却是沉默了一下,须臾,他才淡淡的说:“刚好我能接受你。”

    江暖橙怔愣,随即失笑,刚好能接受她?就因为这个?是了,她有听说过,不是什么女人都能轻易靠近西少的,他身边除了韩

    千雅还真没有别人了,他说,韩千雅不是他的女人,而他又刚好不讨厌她,所以就算是结婚也无所谓吗?

    她不懂为什么心情一瞬间跌落谷底,甚至有深深的失落。

    “厉漠西,你有真正的喜欢过一个人吗?有想过要和某个人一起度过人生的春夏秋冬吗?就像结婚誓言上说的,无论贫富疾病都

    陪着对方携手一生,你有过这样的念头吗?”她望着他,缓缓问道。

    厉漠西没有过多表情,眼里幽光变化,令人捉摸不透,他凝视她的脸,她说的那些话从耳朵钻进大脑,模糊的记忆里,仿佛听

    到有个女人撒娇的对他说:“漠西,你要跟我保证,以后只宠爱我一个,你的生命里只有我一个女人,你快保证。”

    他心口一阵刺疼,紧皱起眉,气息有些浮躁。

    “我坦白,我还没体会过喜欢一个人的心情,可我想过与我携手一生的人必定是我爱的人,至少我对这个人是有感情的,否则我

    无法接受,在我心里,婚姻很圣神,我无法接受一个不明不白的婚姻,所以——”她摘下无名指上的钻戒拿在手里,再次看着

    他:“这个我无法接受,我不是你的未婚妻,也不会和你结婚,你的妻子应该是你喜欢并爱护的对象,而我的丈夫也该是我爱的

    那一个。”

    江暖橙把戒指放进他手心里,他看向躺在手心的戒指,刚才的失神荡然无存,目光徒然一厉,她不接受他的戒指?

    江暖橙不再多说,给回戒指就转身离开,她想他应该明白了,婚姻需要感情,他们之间有的只是交易,没有感情。

    厉漠西看着她走远的背影,缓缓合起手掌,那钻石碩大的戒指硌疼了他的手心,好似连带他的心都一并硌疼了。

    站在不远处的暗夜不明白的看着这一幕,二少不是买钻戒求婚了吗?江暖橙为什么还是走了?不过,这是他第一次看见二少如

    此寂寥的神情,难道是被拒绝了吗?天,这还得了,连二少这种要颜有颜还有身份地位的男人都被拒绝,他们这些什么都没有

    的还用活吗?

    江暖橙接下来的行程里没再看见厉漠西,想必他是走了,这也不奇怪,高高在上的西少买了钻戒说要她当未婚妻,她不知好歹

    的拒绝了,驳了他的脸面,他肯定恼怒了,肯定不会再理她。

    这样子想想突然觉得自己好伟大好厉害的样子,连西少都敢拒绝!嗯,她要好好为自己喝彩!

    可实际上自从那一晚之后,她整个人都没精打采,像是霜打的茄子焉了,半死不活的,她自己都不明白为什么变成这样,难道

    说她在难过?难过拒绝了厉漠西?绝对不可能,她对他没感情。

    厉家别墅里,老夫人听了来人的汇报,倏然一拍案:“什么?你说她拒绝了?”

    阿源被老夫人吓了一跳,赶忙安抚:“老夫人您别激动。”

    “我能不激动吗?到手的鸭子就要飞了!呃,不对,我的孙媳妇没了!”老夫人整个人都不好了,喘着大气指着来人说:“你给我

    说清楚,她为什么拒绝?”没道理呀,她孙儿那么有魅力,怎么会迷不倒这丫头呢?难道是因为漠西这家伙太闷骚了?肯定是没

    向人家说清楚他的心意。

    来人把当时的情景说了一遍,末了道:“我当时不敢靠近,只是听到一点,江小姐好像说对二少没感情。”

    老夫人紧皱眉,这不科学,这两人住一起相处的时间有了,漠西也不迟钝,早扑了这丫头,怎么可能没感情?肯定是这两人都

    没发觉心里埋藏的感情。

    老夫人很是激动的赫然站起身,大声道:“不行,我不能眼睁睁看我孙儿的幸福受挫!阿源!哎呦——”

    阿源紧张的扶住老夫人:“老夫人您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吗?”

    老夫人捂住心口一脸痛苦:“我、我……”她头一歪,竟是晕了过去。

    “快来人!打电话叫医生!”阿源这下慌了,老夫人虽然经常有些小毛病,可是从来没有晕倒过。

    老夫人这次被送进了医院,医生一番检查下来,脸色都变了。

    方蔓荷很快就接到消息赶到医院,厉漠西在来医院的途中。

    方蔓荷一来就直接找主治医师:“医生,你给我说清楚,老夫人怎么会突然病成这样?”

    医生被气势汹汹的方蔓荷吓一跳,即便如此,他也不敢有所隐瞒:“老夫人这病有些特殊,之前一直没有征兆,现在是突然病发

    ,可惜发现的晚了点,加上老夫人年纪上去了,所以……”

    “你们是不是诊断有误?老夫人她平时好好的,不可能突然得这种病。”方蔓荷依旧不相信,虽然她是不怎么喜欢婆婆,但终究

    是她丈夫的老妈子,多少还会在意的。

    医生好说歹说详细解释了一番,还把拍的病变图给她看,她终于无话可说,只是神情凝重。

    厉漠西到达奶奶的病房,走到奶奶病床前,眉目严肃:“奶奶,您怎么样了?”

    老夫人一看见孙儿,顿时两眼泪汪汪,抓住孙儿的手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说:“漠西啊,奶奶好苦好苦啊,奶奶好不容易看你长那

    么大,还没看见我的孙媳妇什么样,还没能抱一抱我的曾孙就要走了,你说奶奶的命怎么会那么苦啊?呜呜。”

    厉漠西蹙眉,若不是听说奶奶晕倒了,就奶奶此刻的表现,他很是怀疑奶奶是不是真的病了。

    他坐到老夫人旁边:“奶奶,您别伤心,不管怎样,我都不会让您出事。”

    “我能不伤心吗?最让我操心的就是你了,看你都老大不小了还没讨到媳妇,你还整天板着面瘫脸,说话还不好听,怎么讨媳妇

    啊?”老夫人一顿伤心落泪。

    厉漠西忍不住嘴角一抽,有她这样评价自己孙子的么?他也不气恼,依旧好言好语:“好,等奶奶您身体好了,我马上给您找个

    孙媳妇。”

    “等什么等?我等不了了,老太婆我只有三个月可活了,你明天就给我找孙媳妇来。”老夫人气哼哼的道。

    厉漠西瞳眸一凝:“奶奶你说什么?”什么叫只有三个月可活?他脸色沉下来:“暗夜,叫医生过来!”

    老夫人还在伤心的哭泣:“你叫医生来有什么用?趁老婆子我还没闭眼,你赶紧给我找孙媳妇,否则我死都不瞑目。”

    “奶奶,您不要说胡话。”厉漠西神情严峻,这几日他脸色一直不好,公司里的人都深怕惹怒了他,他们深切感觉到总裁心情不

    佳,否则怎么会一回来就勒令大家加班工作?

    方蔓荷刚好离开医生办公室,进病房就听到厉漠西叫暗夜找医生,她开口:“不用找了,我刚见过医生,问清楚了,确实是那样

    。”她好半会才接受了医生的解释。

    即便这样,厉漠西还是要医生亲自过来解释,他不相信奶奶只有三个月的生命。

    医生被暗夜拽了过来,一进屋就看见厉漠西冷峻的脸,他满心苦水,还要跟西少解释一遍,看西少那神情不会把他吃了吧?

    医生战战兢兢的再说一遍老夫人的情况,厉漠西眸里闪过锋锐:“你的意思是你们救治不了?”

    医生被他冷厉的眼神盯得打颤,他看一眼老夫人才弱弱的说:“是,这种病不只是我们没办法,就算是国外的医院也没办法,这

    种病还没找到医治的办法。”

    厉漠西的眉目又是一厉,他这次还没开口,老夫人便抢着哀伤道:“哎,活到这个岁数我也没怨言了,我唯一遗憾的就是没能抱

    一抱我的曾孙。”

    方蔓荷眉头一跳,婆婆这又是唱的哪一出?漠西连妻子都没有,去哪里找曾孙给她抱?她眼底闪过一抹光,不如趁着这个时候

    让老夫人定下漠西和韩千雅的婚事,这样也不怕漠西反对了。

    “奶奶,我马上联系国外的医院,我带你出国治疗。”厉漠西没心情想其他,这个时候自然是医治奶奶的病要紧。

    老夫人怔了一下,随后摆手:“你没听医生说这种病还没找到医治的方法吗?出国不过是折腾我这把老骨头,我不去,最后这几

    个月,我只想安安静静度过,还有你赶紧给我找个孙媳妇,否则我死都不安心。”

    “奶奶,您让我去哪给您找孙媳妇?”厉漠西当真无奈。

    方蔓荷这时要插话,可惜还是慢一步,老夫人先说:“我也不为难你,就找个现成的,就那个江暖橙吧,你跟她成婚。”

    老夫人简直是站在说话不腰疼,随随便便就指个人出来,厉漠西抿唇不语,方蔓荷脸色大变,婆婆还想要把江暖橙推给她儿子

    ?如果不是医生信誓旦旦的说婆婆确实得了不治之症,她真要怀疑婆婆是不是故意的。

    “不行,漠西不能和那样的女人成婚!”方蔓荷当即反对。

    老夫人气不打一处来,瞪视方蔓荷道:“怎么就不行?我就要江暖橙当我的孙媳妇,这是我最后的遗愿,你连这个都不能顺我的

    意吗?你想我死不瞑目是不是?”

    方蔓荷一口气被呛回来,后面的话怎么样都说不出来了,可她还满心的不甘。

    “妈,你别再说了。”厉漠西这会开口了,不希望她们继续争吵,他敛了敛神色,平静道:“奶奶,如果这是你想要的,我一定会

    完成。”

    “漠西!”方蔓荷大惊失色,这意思是他同意和江暖橙完婚?不,她不要这样的儿媳妇!

    老夫人很是感动:“还是我的孙儿心疼我,好好好,你马上找她,明天就完婚。”

    众人一头黑线,厉漠西亦是哭笑不得:“奶奶,明天太急促了,何况这事还没问过她的意见。”他这是听进江暖橙的话了么?知

    道要征求她的意见了?

    “对对,婚礼不能草率,就算不隆重也不能怠慢了她,这样,我给一个星期的时间你准备,我要亲眼看你们举行婚礼,然后你们

    抓紧时间造人,我在离开这个人世之前还能和未出世的小曾孙说说话。”老夫人完全把一切计划好了。

    在旁边的阿源很是无语,就算他们造人成功,那孩子都还没成形呢,老夫人也太着急了。

    安抚了老夫人,厉漠西和方蔓荷出了病房,两人在远离病房的地方停下脚步,方蔓荷异常严肃的说:“漠西,我当你刚才答应老

    夫人的要求只是开玩笑,你也别给我认真。”

    “妈,你是想让我骗奶奶?”厉漠西轻问出声。

    “要不然怎样?你还真要和江暖橙成婚?我不同意。”方蔓荷坚决道。

    厉漠西眸无波澜:“那我怎么跟奶奶交代?”

    “这个简单,把江暖橙叫过来,到时候你们就假结婚,演一场戏给老夫人看看就算了,就当是了她的心愿,反正那个江暖橙现在

    是个戏子,给一笔钱她让她来演新娘。”方蔓荷早想好了对策。

    厉漠西眼眸有了起伏,他沉声道:“妈,我绝对不会让自己的婚礼变成一场戏剧,我若结婚,那就不是假的,那样还不如不结。

    ”

    方蔓荷怔忪,想问清楚一点,他礼貌性的微点头,转身走了,她不禁大声问道:“你、你真要和江暖橙结婚?”

    “我不会哄骗奶奶。”他没回头,话语淡淡飘来。

    “你!”真是气死她了,不行,就算婆婆真的活不了多久,她也绝对不允许儿子娶江暖橙!

    厉振刚提着大包小包的礼盒站在走廊转角这一边,听到方蔓荷那声大吼,加上厉漠西的回答,他眼里浮起猜不透的深意。

    江暖橙在准备最后一场新戏见面会的宣传,她与众人等着主持人喊话让他们上台。

    就在这时,突然闯进几名戴着墨镜的黑衣人,他们目标明确直冲江暖橙而来,大伙都反应不过来,只见江暖橙被他们架住外拖

    走。

    “喂,你们干什么?”众人惊恐尖叫声里,有人壮胆发问。

    “借用一下。”黑衣人酷酷的回答。

    江暖橙咬牙,什么叫借用一下?当她是什么?他们又是谁?她想起自己曾被黑衣人劫持过,后来搞清楚是厉漠西所为,这些也

    是他的人吗?她几乎肯定就是,只有他那么野蛮的人才会有那么野蛮的下属!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