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价隐婚妻-正文 第271章 她根本配不上你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蓝妖 书名:天价隐婚妻
    “你们放开我,你们这样强行掳人是犯法的!我有律师朋友,一定告得你们倾家荡产信不信!”江暖橙大声抗议,以为说些狠话

    就能威吓到他们。

    他们要是那么轻易被她一句话就威吓到,那他们就不会当众掳人了。

    沈译和言非彦闻讯赶出来,只见江暖橙被那些黑衣保镖强行要带上直升机,看来这些黑衣人来头不简单。

    即使这样,两人还是跑过去,他们很快被拦截,不允许再靠近一步。

    “你们是什么人?当众劫人还有没有一点王法?”沈译冷喝。

    言非彦亦是神情严肃,他在想这些人什么来历?

    为首的黑衣保镖不屑的瞟他们一眼,粗声道:“厉家的事岂容你们多管,识相的滚远一点!”

    他们果真是厉漠西派来的,江暖橙暗忖,厉漠西又闹哪一出?就因为她拒绝了他,所以恼羞成怒,故意派人来劫持她?

    越想越是气愤,她看向对面两人:“你们回去吧,我没事的。”既然这样,她就回去再跟他一次性说清楚,免得他再故意弄什么

    花样。

    黑衣保镖根本不把他们两人放在眼里,带江暖橙上了直升机,其他人有序的进入直升机,很快便撤离。

    沈译捏了捏拳头,虽然不知道江暖橙和厉漠西之间有什么纠葛,可一个男人如此对待女人,实在太过分。

    言非彦一直没说话,看着那些人带走江暖橙后,他走到一处无人的地方打通某个号码。

    没多久,电话通了,他开口:“义父。”

    “你是不是想问江暖橙的事?”中年男人中气十足的声音。

    他不意外对方猜测到他的意图,直接承认:“是。”

    男人朗声一笑,心情很好的样子:“非彦,你做得太好了,现在厉漠西已经决定要和江暖橙完婚。”

    言非彦多少还是惊讶了,不太相信:“他愿意娶江暖橙?”厉漠西会是那么轻易成婚的人?若是这样,那江暖橙在他心里占了很

    重的份量?

    他的义父很快把事情的来龙去脉简单跟他说一遍,言非彦听完说:“这样说来是厉老夫人的意思,厉漠西只是为了哄老夫人才同

    意娶江暖橙。”

    “不管怎样,总之厉漠西是娶定江暖橙了。”

    “他若是假结婚呢?”

    “他就算想作假也不可能,老夫人的手段我还是清楚的,好了,这件事你做得非常好,离我们的计划又近了一步,不过你可不能

    骄傲,在计划没有彻底达成之间我们谁都不能松懈。”义父郑重叮嘱。

    “我明白。”言非彦挂断了电话,他真没想过自己只是那么一激,厉漠西就要娶江暖橙了,事情也进展得太顺利了吧?

    这样看来,厉老夫人比谁都着急要江暖橙当孙媳妇这事,既然厉漠西要娶江暖橙了,那么韩千雅那边也该派人去盯着,按理说

    ,韩千雅不会那么轻易善罢甘休。

    直升机直接把江暖橙送回到A市,奇怪的是这些人并不是带她去龙福苑,也不是紫金山庄,她不认得这是去哪里的路。

    她狐疑,难道说这些人不是厉漠西派来抓她的?他们明明说是厉家,除了厉漠西还有谁?

    带着一肚子疑问,她看见前面出现一座山庄,车子开过山庄前面的巨大花圃,停在门前,黑衣保镖训练有素的下车,打开车门

    ,冷冰冰的说:“下车吧。”

    江暖橙看一眼大铁门,那里同样有黑衣保镖在看守,这个地方戒备森严,她有些发憷,察觉到情况不妙。

    只是她都来到了人家的地盘,她现在想逃跑已经不可能,只好乖乖下车。

    “是谁要见我?”她问。

    “你进去就知道了。”

    江暖橙怀着忐忑在他们的监视下往里面走,山庄很大也很华丽,树木葱郁,花园别墅掩藏其中,比紫金山庄还要气派,看得出

    是新建的山庄。

    走过旖旎的长廊,她被带入后花园,为首的黑衣保镖对守在花园门口的女仆说:“去回禀夫人,人带来了。”

    女仆看一眼江暖橙,点点头:“你们等着。”说完就走入花园,另一人依旧守在门口。

    夫人?江暖橙顿时想到厉漠西的母亲——方蔓荷,她吃惊,居然是方蔓荷派人抓她来,这是为什么?

    不会因为她拒绝了厉漠西吧?这说不过去呀,她拒绝了厉漠西,方蔓荷应该高兴才对。

    江暖橙百思不得其解,进去回禀的女仆此时走出来:“夫人请江小姐进去。”她做出请的手势。

    这些人看起来倒算是客气,不知道方蔓荷有没有那么好讲,被方蔓荷警告威胁过一次,她不用猜都知道准没好事。

    江暖橙在女仆的带领下往花园里面走,这花园特意按照圆形来栽种高大的树木花丛,掩盖了四周的视线,也不知道花园里有什

    么秘密。

    走过雨花石铺成的道路,前面有烟雾氤氲,还可听见潺潺水声,放眼看去,前边竟有一池温泉水,泉水旁边,一妇人躺在软榻

    上,一位女技师正帮她做按摩。

    江暖橙暗道,这就是富家夫人的惬意生活,真是好享受。

    “夫人,江小姐来了。”女仆小心的回禀,怕惊扰了方蔓荷。

    “嗯。”躺在软榻上的方蔓荷懒洋洋的应一声。

    女仆欠身,随后退下,女技师没看江暖橙一眼,专注她手里的活。

    方蔓荷没有立即理会江暖橙,她闭着眼睛享受女技师的按摩,江暖橙站在那里不知该怎么做,静默了一下终于开口问:“方夫人

    ,你抓我来所谓何事?”她可没有说错,她就是被方蔓荷的人抓来的。

    方蔓荷闻言皱了眉,蓦然睁开眼睛看向她:“等一下就不耐烦了吗?真是不懂规矩。”分明是斥责江暖橙不该此时打扰她。

    江暖橙忍下她的训斥,不卑不亢道:“方夫人,抓我来的是你,你如果没有特别的事,你让我走就是了。”

    “你以为我抓你来会软禁你吗?着什么急走?”方蔓荷抬起右手,女技师停止了按摩,扶她坐起来。

    江暖橙等她坐好了才说:“那么请问方夫人找我有什么事?”

    方蔓荷瞥她一眼,却没有理会她,伸手,女技师将放在旁边的茶水端给她,她慢悠悠的喝一口茶后才正眼瞧江暖橙。

    “找你来是有一件事要事先跟你说清楚,很快漠西就会找你跟你说结婚的事,到时候你可以答应他。”方蔓荷不紧不慢的说。

    江暖橙惊滞,有点云里雾里的,厉漠西要跟她结婚?她上次不是拒绝他了吗?方蔓荷也很奇怪,她不反对他们结婚?居然还要

    她点头答应?

    “你们说要我答应我就答应了?”江暖橙没好气的说。

    “你以为我想你和我儿子结婚吗?你这样的女人根本不配!”方蔓荷一瞬变了脸。

    江暖橙抿唇,分明嫌弃她,那还跟她说什么结婚?

    方蔓荷很是不甘心的说:“要不是老夫人一定要你当她的孙媳妇,你以为我会点头?不过你也不要高兴得太早,你和漠西结婚只

    是假的,我知道你现在当了演员,这次我出资找你在老夫人面前扮一回漠西的新娘子,你记住了,只是演戏,不是真的!”

    江暖橙这下是听明白了一点,还不是非常清楚:“为什么要在老夫人面前假扮新娘?”

    方蔓荷目光突然一厉:“你按照我说的去做,完事了我结算你的报酬,其他的不用多问。”

    方蔓荷还真是够霸气,找她来直接要求她假扮新娘,却不告诉她原因,她淡淡一笑:“既然如此,那我有权利拒绝,方夫人还是

    找别人来扮演新娘比较好。”

    “你不同意?难道你真想嫁给漠西?我警告你不要痴心妄想!”方蔓荷低喝。

    江暖橙无语,她们果真不在同一个频道,真是难以沟通,想到厉漠西也是这样,真是有什么样的老妈就有什么样的儿子。

    “方夫人,我没想过嫁给你优秀的儿子,我只是单纯的拒绝这个要求。”她耐心解释。

    “这个可由不得你,你不想也得想。”方蔓荷根本就是强压她。

    “如果我不呢?”江暖橙直视她,她会做什么?

    “那你就别想走出这里一步。”方蔓荷冷笑:“我有很多办法可以让你点头。”

    江暖橙看见她眼里的凛冽寒光,想到方蔓荷有那么多黑衣保镖,她并不是什么善类。

    “这样说你要软禁我?”刚才还说不会软禁她,果然女人都很善变。

    “如果你不识抬举,我只好这样做。”方蔓荷道。

    江暖橙明白,如果她被软禁在这里,她就别想出去了,她还是没有一丝惧意,平静的说:“方夫人,你这样强迫我是没有用的,

    到了婚礼那天,我会揭穿这一切,说你逼迫我,你觉得老夫人知道这些会高兴吗?”

    方蔓荷盯着她的目光一瞬透出凌厉,这死丫头还敢反过来威胁她了?

    “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别逼我让你有口不能言!”方蔓荷不相信她还治不了一个小丫头片子了。

    江暖橙闻言着实慌了下,暗忖方蔓荷怎会那么恶毒?难道还想毒哑她不成?

    她这次不知道该如何回应了,在厉家这样庞大的势力面前,她的挣扎根本没用。

    突然听见女仆焦急的声音:“二少,你不能进去,二少……”

    男人的脚步声还是无可阻挡的往这边走过来,江暖橙得知来人是谁后,心尖一紧,慌乱显而易见。

    方蔓荷微惊,没想到儿子的动作那么快,这就找到这里来了。

    “妈。”厉漠西很快走到这里,一眼就看见江暖橙,眸光一闪,她只是低着头,并没有看他。

    方蔓荷也不着急,反而勾唇笑道:“那么急闯进来,找我有什么急事?”

    “我听说你派人去带江暖橙来这里?”他就差没说她抓人那么难听了。

    方蔓荷无所谓一笑:“我还以为你有什么急事,原来是为了这个,你来了也好,那我就把话跟你们说清楚了。”

    她接下再说了一次让他们假装结婚的事,江暖橙立即说:“方夫人,我已经表明态度,我不同意。”他们厉家的人是不是都听不

    懂别人说的话?

    厉漠西接着说:“我也不同意,我说过,我不会假结婚,不会哄骗奶奶,所以,我们要结婚,那就是真的。”

    江暖橙皱皱秀眉,厉漠西这话怎么听起来怪怪的?他这是拒绝和她结婚,还是赞同?

    方蔓荷真是被儿子的死脑筋气坏了:“你当真要和她结婚?这个女人,她根本配不上你!”

    “妈,奶奶喜欢她,我答应了奶奶一定会完成她最后的心愿,到了最后你还忍心欺骗奶奶吗?她走了也会走得不安心!”厉漠西

    话语里有了责备。

    方蔓荷被儿子那幽沉犀利的目光盯得有些心虚:“我……”她想为自己斑驳,最终却憋出一句很没气势的话:“我这还不是为了你

    好。”

    江暖橙抓住他话里透出的信息:“你说什么?什么最后的心愿?谁会走?”她有点意识到了什么,可她不敢深思。

    厉漠西神情肃穆:“医生已经诊断出奶奶得了不治之症,她还有三个月的寿命,奶奶最后的心愿是要我娶你。”

    江暖橙霎时间怔愣,惊慌的倒退一步,摇着头说:“不,你们骗我,老夫人她长命百岁,怎么可能,不可能,不可能的,不可能

    。”

    “哼,这里没人有心思有时间骗你。”方蔓荷冷冷道。

    江暖橙满是焦虑的看看方蔓荷又看看厉漠西,如果厉漠西坑她,她还会相信,可方蔓荷用这个来骗她,那绝对不可能,因为方

    蔓荷是那么厌恶她,根本不会用这种谎言骗她和厉漠西结婚。

    “也不知道你这死丫头用什么手段骗得老夫人的欢心,怎么就看中你这个一无是处的女人?”方蔓荷愤愤不平。

    厉漠西蹙眉,听不惯母亲说这种话,他声音冷下来:“妈,这件事我会解决,你不必插手了。”他走过去抓住江暖橙的手腕,要

    带她离开这里。

    江暖橙下意识要抽回手,对他的排斥还是那么大:“干什么?”

    “不想走吗?”他眯起眼眸回看她。

    她才想起自己在什么地方,沉默下来,不再反抗挣扎,任他握住她的手,带她离开。

    方蔓荷很想出声阻止,只是她留江暖橙下来有什么用?这丫头嘴硬得很,现在加上儿子,两个都是硬脾气,她更是没办法了。

    原本,只要江暖橙点头答应假扮新娘就可以的了,偏偏她不同意,漠西又坚持要真结婚,方蔓荷很是怀疑江暖橙是不是故意的

    ,她就是想漠西真娶她!

    这一路上,厉漠西都牵着她的手,出到山庄外,暗夜与车在等候,这一次看见江暖橙,他没有以往那样的好脸色,只因为她上

    次不知好歹拒绝了二少,他从来没见过二少那样失落过,甚至回公司后,遭殃的是他们这些下属,二少没命加班,他们都得陪

    着。

    “上车。”到了外面,厉漠西便主动松开她的手,语气温漠。

    自从上次的事发生后,江暖橙总觉得面对他会有尴尬,现在他对她的态度与以往没什么不同,但她还是察觉出他对她的疏离。

    这非常正常,毕竟她拒绝了那么高高在上的他,不是吗?

    见她不动,他依旧是没什么感情的口吻:“不想上车?随你。”他自己坐进车里,没有多看她一眼,吩咐暗夜上车,准备开车走

    。

    江暖橙眨眨眼,这个地方根本没有车回市区,她就算再怎么尴尬也得坐他的车,不再迟疑,自己开了车门坐进去。

    她说了车,厉漠西倒是没说什么,只让司机开车。

    两个人坐在后面气氛很压抑,呼吸不顺畅,江暖橙揪紧衣角,最后还是问出声:“老夫人她现在如何了?”

    厉漠西微侧首,眸子淡漠疏离:“你会关心么?”

    “我当然关心,老夫人她对我很好,她出事我很难过。”江暖橙脱口而出,已经很久没有人像老夫人那样关心她了,她早把老夫

    人当成亲人,她怎么会不关心?

    “既然关心那你会同意与我完婚吗?”他紧接而来的问题问倒了江暖橙。

    她掀了掀唇,却是怎么都回答不上来,而他目光灼灼的注视她,轻声道:“这是奶奶最后的心愿。”

    这声音那么轻又是那么重,在江暖橙的心房里回荡,老夫人希望她与厉漠西完婚,她要完成老夫人这最后的心愿吗?

    “或许我们可以像方夫人说的那样……”

    “不可以。”他打断她,眼眸一瞬变得锋锐,薄唇轻吐出字:“除非你想欺骗她老人家。”

    江暖橙哑口无言,她怎么能欺骗老夫人呢?尤其是这最后关头,就算是善意的谎言那也是不应该,可让她真的和厉漠西结婚…

    …

    难道她要因为这样和他成为夫妻吗?她拒绝他的时候才说过,她的丈夫必定是她爱的人,她扪心自问,她对厉漠西是什么样的

    感情?就算有,也还没到达谈婚论嫁的境界吧。

    “你当真娶我不悔?”她好奇的问。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