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价隐婚妻-正文 第273章 新婚夜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蓝妖 书名:天价隐婚妻
    江暖橙没想到他还要提这件事,刚才在病房里面老夫人都跟他说了不准再欺压她,她以为他很听老夫人的话,孰知一出来他还

    揪着不放。

    她皱眉:“我真是不明白,你为什么那么介意我接沈译的戏?”

    厉漠西俯视着她,没有回答,反而冷嗤道:“我也不明白你为什么非要接他的戏?你很想跟他炒绯闻吗?”

    江暖橙闻言微怔,他这人什么逻辑?她接戏就是为了炒绯闻?难道在他心里,她是喜欢炒绯闻的人?若是这样,她早就公告天

    下,她和厉家西少有染了!她早就靠这些绯闻炒红了好嘛。

    她没来得及做出反驳,他竟捏住她的下颌,很是霸道的说:“你想传绯闻也可以,我奉陪,以后你的绯闻只能跟我传。”

    江暖橙猛吸一口气,怎么会有这样的人?也太自以为是了吧?

    她拂开他的手,咬咬牙:“那行,你提出了要求,那我的条件你也要答应,就你刚才说的,我们隐婚。”

    他勾勾唇:“你做得到我自然能做到,回去准备好你的证件,明天我去接你。”说完,他便放开了她,抬步先走。

    江暖橙低头看向手上戴着的钻戒,她就这样嫁为人妻了?但她已经跟他说过了,等安抚了老夫人,他们之后会办理离婚,其实

    这和他签契约没什么两样,这次不过是换成一张结婚证,一张离婚证。

    她随后分别接到沈译和言非彦的电话,他们都表示出对她的担忧,她没说要和厉漠西完婚的事,只说有些私事要处理,她现在

    很好,他们不用担心,只是很抱歉不能继续电影的宣传。

    隔天,厉漠西当真来接她,开车的是暗夜,因为不想张扬,所以他们事先打通了关系,他们只要去合影填好表格,后续会有人

    帮他们办好一切。

    江暖橙昨夜有些失眠,早上起来便迟了些,随便把自己收拾好就带好证件出门,看见等在楼前面的车,她没多想就开车门坐了

    进去。

    令她惊讶的是厉漠西今天衣着比平时有那么一些不同,其实也还是严谨的西服,不过比平时正式好多,好像他要出席什么隆重

    的场合似的,反观她简单的白衬衫铅笔长裤,两个人简直不是一个画风的。

    她忍不住扑哧一笑:“西少,不用穿那么正式,不过是合个影而已。”

    他淡睨她一眼:“那是结婚照。”

    江暖橙点点头:“是这样没错,可我们之后还会离婚的,结婚照什么的就随便拍拍好了,等你真正结婚那天再拍好看点。”

    她话音刚落便感受到他突然锐利的眸光冷盯着她,她心头怕怕:“干什么这样看我?我有说错吗?”

    “我告诉你,结婚照我只拍一次。”他沉声道。

    江暖橙撇嘴,暗道,拍一次就拍一次,何必那么凶,难道他以为她要拍好几次?她才不愿意和一块大冰山一起拍照好么。

    到达目的地,有专门的人接应他们,拍照以及填表的地方都有专门接待室。

    大红幕布前,摄影师调着焦距,他们坐在照相机对面,江暖橙瞥一眼没什么表情的厉漠西,没有哪对新人像他们这样一点喜感

    都没有的吧。

    摄影师捣鼓了半天还没拍,还一副欲言又止的表情,江暖橙忍不住问:“是不是有什么问题?”

    摄影师看一眼厉漠西,应该是被他冷酷的样子吓得不敢多说话,听到江暖橙的问话,他迟疑着说:“那个,好歹是结婚照,你们

    衣着反差太大,你们看是不是换一下?”

    两人看向对方,江暖橙洁白的衬衫和他纯黑的西服形成鲜明的反差,一黑一白确实没有任何喜庆。

    “我都说了你不用穿那么正式的,你随便穿件白衬衫来多好。”江暖橙瞅瞅身边仿佛永远活在暗色系里的男人,他何必把自己弄

    得那么压抑?

    “我让暗夜送衣服来给你换。”厉漠西一开始就看不惯她那么随便的装扮,这下算是有理由换掉了。

    “为什么是我换不是你换?你还想一身黑吗?”江暖橙抗议。

    厉漠西轻皱眉,现在办的是喜事,一身黑也不妥,这次他竟是听了她的意见,让暗夜送来一件白色的衬衫,两人总算是同一个

    画风的了。

    “好的,请微笑。”摄影师按快门前喊道,抬头看看隔有距离的两人,又说:“请二位坐近一点,男士的手可以搂住女士的腰。”

    两人互看对方,没有动,摄影师无奈道:“请二位配合。”

    厉漠西这次才有了动作,手臂搂住她的腰将她拉近自己,江暖橙紧挨着他,突然间心跳有些快。

    摄影师抓拍了一瞬间,给他们看相片:“二位看,这不是很好吗?”

    江暖橙看见相片里的自己头微偏向厉漠西那边,嘴角噙起的微笑竟带着一丝羞怯,真像是热恋的新人。

    照片里的厉漠西一贯的冷静沉敛,江暖橙不禁懊恼,为什么她会有那样的表情?好像她很喜欢他似的,明明不是这样的,好窘

    。

    她想重新拍,厉漠西说:“我说了只拍一次。”

    完全没有给她重拍的机会!

    她一阵腹诽,算了,反正也是随便用用的照片,不拍就不拍。

    等他们拿到结婚证,江暖橙越看那张合影越是不顺眼,好可恨,同时又觉得有些不真实,她居然和厉家西少成为夫妻了!

    “不用那么感动,不过是成为我的合法妻子而已。”男人戏谑的话从耳边传来。

    江暖橙蓦然抬眸,见他似笑非笑的看着她,她收好小本本,顺着他的话说:“怎么能不感动,那么多女人只有我成为了你的妻子

    ,多不容易啊。”

    “知道就好。”他嘴角勾起的弧度很是明显,他很高兴吗?

    厉漠西与帮忙办事的人告别,离开的时候他很自然就牵住她的手,宽厚的手掌握着她的,她怔了一下也没有挣扎,好像这不过

    是很正常的事。

    他们带上结婚证去医院给老夫人过目,老夫人看到他们的结婚证,笑着笑着就笑出了泪花,她一人握一只手,叹道:“真是不容

    易啊,你们领了证,我这悬起的心总算是放下了。”

    “奶奶你高兴就好。”江暖橙由衷道。

    老夫人笑得合不拢嘴:“高兴高兴,你们也要高兴,这是大喜事,漠西你可别欺负暖橙,好不容易讨到了媳妇,可别被你吓跑了

    。”

    厉漠西哭笑不得:“奶奶,我又不是妖魔鬼怪。”

    “你是恶魔。”江暖橙忍不住小声嘀咕。

    “你说什么?”厉漠西很是危险的向她凑过去。

    江暖橙干笑:“没什么,我说你很英俊。”

    厉漠西挑了眉,明显是不相信,他哪会不知道她从来没说过他的好话。

    老夫人不动声色的看两人的互动,心里甚是满意,如今漠西已经和江暖橙领证了,韩家那丫头该去哪蹦跶就去哪,别想染指她

    的好孙儿。

    厉漠西要求江暖橙搬到紫金山庄住,他明天会让暗夜送样板房图形给她看,喜欢哪一套就买下来当做婚房。

    江暖橙觉得他是不是太认真了,与他结婚不过是为了完成老夫人的心愿,他们的婚姻并不长久,他不必买什么婚房。

    “呃,虽然我们领了证,不过我们是隐婚,所以平时还是注意一点,我还是住乔姐那套房子,不用那么麻烦搬来搬去更不用买房

    。”江暖橙说出她的想法。

    厉漠西直视她:“这样说我们住一起都不可以?”

    “最好不要。”

    “没领证前你还和我住一起,现在我们合法了倒不能住一起,你觉得我会接受?”他的目光有些逼人。

    江暖橙一时无言,他忽然靠近她,带着压人的气势,她下意识抬起双手抵住他胸膛:“干什么?”

    他冷魅翘唇:“不要跟我说你在故意躲避我。”

    “我、我没有。”她眼神闪了一下,很讨厌他这样靠近自己,他的靠近总会让她思维混乱。

    “最好没有,派人把你的东西先搬到紫金山庄。”他做了决定。

    “不要!”江暖橙用力推开他,拉开两人之间的距离,大声道:“你不是说婚后会给我做决定吗?为什么还要规定我住哪里?”

    “你说了不需要。”

    “我改变主意了不行吗?”

    厉漠西这会总算领教了什么叫女人善变,他饶有兴味的挑眉:“那你想什么时候搬?”他已经让步了,给她选择搬的时间,但是

    不能不搬,他不会允许自己的妻子租住在外面。

    江暖橙很想说不搬,但她清楚这男人的脾气,那样的结果是他马上会派人帮她搬家,她眼眸转了转,回答:“等举行了婚礼之后

    再说。”能拖一时是一时,反正她也没说具体的时间。

    厉漠西想了想,轻吐一个字:“好。”

    江暖橙对他的表现还算满意,至少兑现承若给她决定权了。

    只是当他送她回到住处,他也跟着进了屋,还非常自觉的帮她关上门,她惊疑的回望他:“你还不回去吗?”他还没回答,她又

    道:“哦,我知道了,你口渴了是吗?那我给你倒一杯水。”

    江暖橙进客厅,亲自给他倒一杯温白开,厉漠西没说渴不渴,也不客气的接过水杯喝了水。

    她就守在旁边,看他喝了水,她接回水杯,笑眯眯的说:“水也喝了,你是不是该回去了?”

    厉漠西站起身,她也跟着起身,一副要送他出门的架势,可他却开始褪下外套,她一脸不解,他把外套丢给她,径直往里屋走

    ,淡声说:“我先沐浴,你在客厅里等着,一会暗夜送东西过来,你帮我收一下。”

    “喂,你!”江暖橙接住他的外套便见他很自觉的走向浴室,她那个郁闷,他还要在她这里洗完澡再走不成?

    没多久,门铃响起,看来是暗夜送东西来了,江暖橙怀着疑问去开门,究竟送什么东西来了?

    开门,站在门口的暗夜手里捧着大盒子,他递给江暖橙:“这是二少要的。”

    江暖橙接过来:“什么啊?”

    “二少的衣物还有洗漱用品。”暗夜说完便走了,反正东西已经送到,二少也没什么吩咐,看样子就知道二少今晚在这里过夜,

    他就不当电灯泡了。

    江暖橙捧着那个大盒子,徒然瞪大了眼,什么?厉漠西那家伙的洗漱用品都送来了,意思是他要这里过夜吗?

    她有同意他住这里吗?气呼呼的捧着他的东西进屋,随手丢到客厅的茶几上,转身去敲浴室的门:“厉漠西,你说清楚,你今晚

    要在这里住?”

    里面的水声变小了一些,听见他说:“暗夜送东西过来了?拿过来给我。”

    江暖橙抓狂,她问他的不回答,还指使她干活,有没有搞错?

    “要用你自己拿!”她哼一声转身回屋,走了一半才发觉不对劲,她不是去质问他为什么在这里过夜的吗?还没问清楚怎么就走

    了?她真是被他给气糊涂了。

    算了,等他出来再问也一样。

    江暖橙坐到客厅的沙发里,开了电视,啃着苹果,等着那个男人出来兴师问罪。

    不知过了多久,她听见有动静,厉漠西出来了:“我的衣物呢?”他在浴室那边问。

    “这边。”她回答。

    “拿过来。”

    “自己拿。”她坐在那里一动不动,她就是故意的。

    那边没了声,她正得意看他怎么出来,下一秒,她差点惊得没把手里的苹果丢出去,因为她看见那男人居然一丝未挂就那样出

    来了!

    “厉漠西,真没想到你有裸身在屋里走来走去的癖好!”她一脸嫌弃,脸颊却浮起红云,嘴上数落人家,眼睛却很不诚实的乱瞟

    ,虽然看过,可是男人的好身材就是让人忍不住欣赏。

    厉漠西很镇定:“不是你让我自己来拿衣服吗?”

    这么说来他很无辜了?江暖橙确实不懂如何反驳了,都是她自己作孽,只好转开目光,不去看他,过了一会回头,他已经套上

    睡袍。

    暗夜可真是贴心,连睡袍都送来了,这么好的下属,真该好好‘奖励’!

    他坐到她身边,拿走她手里的苹果:“去洗澡。”

    江暖橙侧首面对他:“我有同意你在这里过夜吗?”

    “你也没说不同意。”

    “那我现在说了,你可以走了。”

    厉漠西眉一皱,看着她的眸光有些冷,薄唇轻启:“我没有分居的打算。”

    江暖橙懵了一下:“厉漠西,我们明明说好了,我们结婚是因为奶奶,你不要弄得好像真的一样。”

    “我们现在确实是合法夫妻。”他语气淡淡。

    “是合法不错,可是……”怎么就说不通了呢?

    “所以我们住一起合情合理,如果奶奶知道我们分开住,她会高兴吗?”

    江暖橙瞪视他无法回嘴,好半会才说:“住一起不是让人知道我和你关系不一样了吗?”还怎么隐婚?

    他俊脸沉了沉:“隐婚不一定非要刻意保持距离,太过刻意更让人起疑,何况,没有我的允许,没人敢轻易报道什么。”

    江暖橙这下是彻底想不到不到反驳他的话了,他总是能把她提出的问题一一破解,真是够狠的。

    “现在可以安心去洗澡了?”他问。

    “干什么一直催促我去洗澡?”她不耐烦,夺回苹果继续啃。

    他一手撑到她身侧,无限邪魅的挑眉:“新婚夜,你说要干什么?”

    江暖橙才咬了一口苹果就僵了,机械的转头,男人过分俊美的脸就在眼前,她咽一口唾沫,不是因为他秀色可餐,而是心慌:“

    你、你……”

    “我不介意帮你洗干净。”他手臂圈住她的腰,惊得她身子一颤,这话说得好惊悚,好像要把她洗干净吃了一样,其实也差不多

    了。

    “不要,你走开,厉漠西,我是要和你离婚的,你别趁机欺负我!”

    “现在我们是合法夫妻,这是你应该履行的义务!”他直接抱起她往浴室走。

    江暖橙四肢并用的挣扎反抗,扑通一声,这野蛮的男人居然直接把她丢进浴缸里,衣服都没有脱,水浸湿了她全身。

    她挣扎着从浴缸里起来,抹一把脸上的水:“厉漠西,你个粗鲁的男人!”

    他弯腰将她提起来,手开始帮她解开衣扣,很是邪肆的凑在她劲边喷着热气:“我要把最好的给你,满足你。”

    江暖橙好半会才明白他的意思,脸爆红,没想到他平时一本正经,原来也是衣冠禽兽,脱了衣服完全变了样,简直坏透了!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