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价隐婚妻-正文 第274章 把他们的婚礼炸了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蓝妖 书名:天价隐婚妻
    韩千雅还在为新戏做宣传,她这次那么卖力就是想他们的戏压过沈译的戏,她不愿意江暖橙在娱乐圈里崭露头角。

    可是一通突来的电话打乱了她的行程,她听到电话那头的人说的话,眉目一瞬间透出凌厉:“你说什么?你最好不要乱说,如果

    事情不是这样,你该知道后果!”

    “千真万确,他们最近就要举行婚礼了,不过听说他们不办隆重的婚礼,只邀请与厉家关系亲密的人参加,具体怎么样我打听不

    到,但确定他们要结婚。”

    韩千雅脑子里有炸弹炸开了一般,完全懵了慌了,厉漠西和江暖橙将举行婚礼的消息炸得她措手不及!

    她失魂落魄的挂断手机,心情久久不能平复,这是完全没有预料的事,厉漠西不是赶走了江暖橙吗?他们已经好几个月没有联

    系了,为什么突然间就说要举行婚礼?

    她不相信,厉漠西怎么可能愿意娶江暖橙?她也不答应,厉漠西的妻子只能是她!她守在他身边那么久,怎么可能败给一个他

    认识不过半年的女人?

    一定是那个该死的江暖橙又耍了什么手段,她这段时间一心放在宣传电影上,一时疏忽了江暖橙。

    “海伦,订机票,我要回A市。”韩千雅大声叫唤。

    海伦急急从外面跑进来:“回A市?可是见面会马上开始了。”

    “我不管,你马上订最快的航班,我马上就要走,马上!”她急红了双眼,气急败坏的嚷着。

    “好好好,我马上订票。”海伦不敢多问,连忙订机票。

    韩千雅拿起手机,拨通了厉漠西的号码,听着手机里那一声声的嘟嘟声,她心焦急躁。

    厉漠西放在床头柜的手机发出震动,他皱了皱眉,为了不惊醒身边的江暖橙,他摁掉了电话。

    看看来电,是韩千雅,她的脾气他还是清楚的,电话被挂断,她肯定还会打过来。

    他看一眼枕着他手臂睡着的女人,眼底有从未有过的柔光,靠过去啄了啄她的唇,随后轻轻抬起她的头,抽回手臂,动作小心

    的下床,拿走了手机。

    厉漠西关上卧室的房门,刚走到客厅,手里的手机再次震动起来,韩千雅果真又打过来。

    他接起电话:“千雅。”

    江暖橙是挺累的,只是这段时间都定好了时间起来,生物钟一到点,她就会转醒,她翻个身,睁开眼睛。

    鼻息里闻到一夜旖旎后的气息,一瞬间就想起昨夜,厉漠西是在这里过夜的,不只是过夜,他还……

    可是这一会,身边的位置空空的,她眸光一暗,心底很不是滋味,他又一声不吭的走了?想要的时候缠着她不放,现在他舒服

    了,便是一句话不留就离开,男人果真薄情。

    她有些烦躁的起身,揉了揉长发,给自己找了件衣服披上,打开卧室的门却听见客厅有说话的声音,她疑惑,难道说厉漠西没

    走?

    放轻脚步走过去,男人的声音低沉带着刚晨起的性格磁性:“……千雅,不必再说了,就这样。”

    他应该跟韩千雅通话有一会了,江暖橙第一直觉就是这个,心里头有些闷,韩千雅一大早就打电话给他了?

    厉漠西挂断电话一回头就看见江暖橙站在那里,他神色如常,鹰眸里却没有平时那般清冷漠然,可惜有些恍惚的江暖橙没发现

    这一点。

    他走过去,抬手梳理她的青丝:“醒了?怎么不多睡一会?”

    “睡不着了。”她说的是实话,抬眼看看他,心里还在想着他刚才和韩千雅通话的事,她都不懂自己为什么要那么在意,可是她

    真的很好奇,他和韩千雅究竟是什么关系?

    只是若要她问出口她做不到,总是觉得自己不应该在意,他不是说了,韩千雅不是他的女人吗?可他对韩千雅又是那么维护和

    纵容。

    真是太矛盾了,她想得头疼,她咬咬唇,虽然他们领了结婚证,但她心里始终没敢把自己往他妻子那个地位摆,一来他们没那

    么深的感情,二来他们确实不是良配。

    既然如此,又何必纠结他与韩千雅是什么关系呢?

    厉漠西发现她的出神,只以为她刚醒来还迷糊着,抬手揉了揉她的头:“去洗脸,一会我让暗夜送早餐上来。”

    她没发现,他现在跟她说话的语气很轻,带着一丝温柔。

    “哦。”她听话点头,没再多看他,转身就去洗脸。

    电话这一头的韩千雅就不那么美妙了,她真恨不得砸了手里的手机,她刚才打电话问厉漠西是不是要和江暖橙举行婚礼,他毫

    无隐瞒就说是,甚至邀请她出席他们的婚礼!

    她何止是心在滴血,简直是快要气得血管爆裂,他究竟知不知道她对他的心意?他怎么能那么平静的邀请她去参加婚礼?

    他一定想不到,听到他的邀请,她脑子里就有一个念头,带着炸弹去把他们的婚礼炸了!

    厉漠西是她的,她得不到也不会让给别的女人!

    韩千雅以最开的速度回到A市,她想直接去找厉漠西,但转念一想,事情还没弄清楚,贸贸然去找他不太妥当,于是她吩咐司

    机掉头,她先去找方蔓荷。

    方蔓荷最近也为儿子和江暖橙举行婚礼的事发愁,她觉得他们隐婚很好,至少以后离了婚,外界的人还不知道他儿子有过这么

    一段荒唐的婚姻,偏偏婆婆还要他们在亲人面前举行一个简单的婚礼。

    下人来通报韩千雅要见她时,她更是心烦了,她不想把这事告诉韩千雅,免得她伤心,也觉得对不住韩千雅,不知道她这次来

    是不是为了这件事?

    她想了想,叹口气:“让她进来吧。”

    韩千雅顶着一双红红的眼,泪汪汪又极其委屈的出现在方蔓荷面前,一看她这样,方蔓荷就知道不妙,她定是为了厉漠西的婚

    事来的。

    “方伯母,漠西他、他真的要和江暖橙举行婚礼了吗?”韩千雅扑到方蔓荷怀里,眼眶里的眼泪在打转,眼看就要落下来。

    方蔓荷见她如此委屈的模样心都软了,脸色为难,很不想说出事实,怕给她打击。

    “你从哪里听来的?乱说。”

    “伯母,你别骗我了,我问过漠西,他亲口承认了,他还……还邀请我参加他们的婚礼。”这话一落下,她眼眶里晶莹的泪珠子

    跟着滑落,看得人为之心碎。

    方蔓荷神色又是一变,暗暗咬牙,漠西这小子怎么对千雅这般狠心?

    “伯母,为什么会这样?漠西他喜欢江暖橙吗?如果他们是真心相爱,那我,我也就死心了,我会祝福他们的。”韩千雅幽幽的

    说着,那么的哀伤,明明很绝望却要说祝福的话,这让方蔓荷着实心疼她。

    方蔓荷怜惜的抚摸她的鬓发,叹道:“真是好心肠的孩子,我要是有你这样的好儿媳也就安心,可惜,哎。”

    “漠西他当真喜欢江暖橙?”韩千雅追问。

    方蔓荷一听到江暖橙的名字眼里就有厌恶,冷哼:“那样一无是处的女人漠西怎么可能喜欢,他们举行婚礼也是迫不得已,这都

    是老夫人的意思。”

    “老夫人?”韩千雅这下不明白了。

    方蔓荷点点头,继而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跟韩千雅说了一遍,韩千雅听后垂下眼眸,低声说:“原来是老夫人的原因。”她垂下的

    眼眸里闪过一丝阴冷,那个老太婆要死便死好了,怎么还拖厉漠西下水?老太婆果然是老糊涂了,江暖橙那么差劲的女人都逼

    着自己的孙儿去娶,简直不可理喻!

    “伯母,那你就由着他们结婚吗?这是老夫人的意愿,并非漠西的,这对他不公平,他不会幸福的。”韩千雅为厉漠西打抱不平

    。

    方蔓荷又叹气:“我不是没有阻拦,我还找江暖橙亲自跟她说,就当请她来演一场戏,完成老夫人的心愿就罢了,谁知道她不愿

    意,非要漠西和她结婚不可,这女人实在太可恶了!”

    韩千雅自然在心里鄙视了一把江暖橙,原来还有这样的内幕,江暖橙真是没廉耻,竟然妄想当厉家少夫人!

    “那么漠西他那么轻易就答应了?”韩千雅轻声问。

    “漠西他是为了老夫人才同意举行婚礼,你知道他一直孝顺,如今老夫人遇到这种事,他当然不会顾虑自己的终身大事,真是便

    宜了江暖橙。”方蔓荷恨恨道。

    韩千雅眸光暗了下去,事关老夫人,厉漠西真娶了江暖橙不足为奇,那么这事还真有些棘手,她该怎么办?她才不管老夫人是

    生是死,她绝对不同意厉漠西娶江暖橙。

    “那我们就一点办法都没有了吗?”韩千雅很是失落,柔弱悲伤的样子让人想要保护。

    方蔓荷冷然一笑:“我当然不会让江暖橙捡那么大的便宜,她想进厉家的门没我的允许那是不可能,千雅你放心,他们现在举行

    婚礼没关系,等老夫人离开后,我会让他们乖乖离婚,漠西最终还是会娶你的。”

    韩千雅微怔,让厉漠西和江暖橙完了婚后再离婚?接下来再娶她?那,那厉漠西不是二婚了吗?

    不,她不愿意,她不是嫌弃厉漠西二婚,而是不愿意他第一个娶的是别的女人,她为什么要屈居第二?再说厉漠西一直都是她

    的,她不允许别人这样糟蹋他!

    “伯母,只能这样吗?没别的办法了吗?”韩千雅不甘心。

    方蔓荷拍拍她的手:“我知道你不甘心,我何尝又愿意?漠西是我儿子,我比谁都操心他的终生大事,但老夫人毕竟是厉家辈分

    最高的老人,我和她也有意见不合的时候,但最起码的尊敬还是要有的,既然这是她最后的心愿那我们只能帮她完成,就算劝

    漠西他也不会听的。”

    韩千雅也知道厉漠西不好劝,他做出的决定没有谁能改变,她抿紧了唇,既然如此,那她只能想其他的办法了。

    她绝不允许这场婚礼顺利进行!江暖橙,你等着吧。

    了解了事情的起因,韩千雅不打算去劝厉漠西了,她一直在想该如何阻止那一场婚礼。

    她忽然想到了什么,她拿出手机查看日历,忽然勾唇笑了。

    “海伦,三天后是我的生日,你帮我准备准备,把能请的人都请过来,我要在韩家举办生日派对。”韩千雅对坐前面副驾驶位置

    的海伦说。

    海伦刚才还见韩千雅一副哭哭啼啼愁眉不展的样子,这会却那么高兴的说要举办生日派对,难道她想借着生日派遣那些不快乐

    ?

    她没有多想,往年韩千雅过生日都是和厉漠西一起,今年改主意在韩家举办确实要好好筹划。

    “好的,你放心,到时候我一定把所有人都邀请来给你祝寿。”海伦道。

    “嗯,到时候有几个特别的人我会特别交代你亲自去邀请。”韩千雅交代完毕便吩咐司机把车开去厉氏集团,现在她要去见厉漠

    西,她眼眸里透出一种诡谲的冷光。

    厉漠西本不想见韩千雅,但想想依她的性格,这事没解决,她还会没完没了,便让秘书带她进来。

    韩千雅一脸哀伤的出现在眼前,他只是一瞬间轻蹙眉,随即恢复平静,放下手里的工作,与她坐到待客的沙发里。

    “如果你是为婚礼的事来劝我,那你喝完这杯咖啡就可以走了。”厉漠西开门见山,不想看见她哭闹的样子。

    韩千雅努力维持的哀伤神情差点崩盘,他什么时候变得那么冷漠了?好像自从江暖橙出现后,他对她就忽冷忽热的,有时候甚

    至是无情得很。

    “漠西,你非要这样赶我么?”她幽怨的望着他,说不尽的委屈。

    “不是赶你,而是这事没得商量。”他神情冷毅。

    韩千雅自嘲:“你做的决定什么时候能有商量?我已经了解你为什么和江暖橙结婚了,我知道你的迫不得已,也明白你心里根本

    没有她,对不对?”

    厉漠西眸光微凝,他还是云淡风轻的样子,只是薄唇抿起,没有回她这话。

    韩千雅还在说:“江暖橙那样的女人对你也不会有真心,在男人之间遊走是她擅长的把戏,你看看她不过一个新人却能出演沈译

    的女主角,这其中没有猫腻谁信?还有那个言非彦对她……”

    “够了!你若是没别的事可以先回去了。”厉漠西此刻是真的皱起眉,黑曜石一般的眸子里冷光凛冽,他甚至有些躁怒,打破一

    贯的冷静。

    这一切都看着韩千雅眼里,她不过说了几句江暖橙的不是,他竟然为此动怒吗?江暖橙,她到底是哪里让他那么上心?

    韩千雅努力压下心头的怒火,这个节骨眼上她不能出错,她柔柔一笑:“也罢,她做的那些事不值得一提,总之你记住,她永远

    不会对你有真心。”

    厉漠西眸色沉得厉害,韩千雅假装没看见,她继续说:“我今天不是来劝你的,我一直很敬重老夫人,出了这种事情我也很难过

    ,既然老夫人最后的愿望是看见你们成婚,那我也祝愿你们,婚礼我会出席,那你可不可以先参加我的生日派对?”

    厉漠西有些诧异,她居然不是来哭闹的?

    韩千雅见他不说话,她垂下眼,有些忧伤的说:“以往都是你陪我过生日,今年我知道是不可能的了,你要结婚了,以后只怕我

    都不能在单独和你一起过生日,所以从今年开始我要学会自己一人过生日,这个生日派对算是对我自己的加油鼓劲,也算是你

    陪我过的最后一个生日,好吗?”

    厉漠西定睛注视眼前的韩千雅,她依旧那么漂亮优雅,她眼里都是满满的期待,她用那一份期待在掩饰她的伤感。

    他是知道她对自己的感情,他邀请她参加婚礼只是为了告诉她,他们之间不可能,没想到她那么快就想通了。

    他没有迟疑的微颔首:“好。”

    韩千雅听到他的回答,一瞬间高兴坏了,忍不住握住他的手:“太好了,谢谢你,漠西。”

    厉漠西微扬唇:“到时候你发派对的时间地点给我,我好提早准备礼物。”

    “那你可要准备特别一点的礼物哦。”她努嘴撒娇。

    “特别的?不如你告诉我你喜欢什么。”他真是没心思去研究送女人什么礼物算是特别。

    韩千雅皱了皱眉:“这样虽然没了特别的惊喜,不过可以一试,我回去想一想要什么,到时候和派对的时间地点一起发给你。”

    “好。”厉漠西当然点头,选礼物对他来说是一大难题。

    韩千雅这下笑得更开心了,她没坐多久就离开,她的嘴角一直挂着笑。

    没多久,厉漠西就收到她发过来的信息,她说想到要什么礼物了,他看一眼她想要的东西,随后拨通内线让姬月进来。

    姬月站在总裁办公桌前:“总裁,有什么吩咐。”

    厉漠西从文件堆里抬起头,把手机递给她:“你帮我准备好这份礼物。”

    姬月疑惑的接过他的手机一看,上面显示的信息让她惊讶。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