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价隐婚妻-正文 第275章 维多利亚的秘密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蓝妖 书名:天价隐婚妻
    厉漠西看出姬月的为难,他倒是好奇了,他还没见到有哪件事会让姬月觉得难办。

    “怎么?有问题?”他问。

    姬月再看一眼韩千雅发过来的短信,她迟疑了一会问:“总裁,你知道千雅小姐指定要的这个礼物是什么吗?”

    厉漠西皱眉:“难道连你也不知道?”他对女人喜欢的东西不了解,韩千雅发过来一个牌子的名字,后面还有几个数字,他不知

    道那些数字又是什么意思,他以为姬月身为女人应该会懂得这些东西。

    姬月摇摇头:“不,我知道,我想确认总裁你真的要送千雅小姐这份礼物?”

    “对,既然你知道是什么,那就准备好,到时候千雅生日,我直接带过去。”厉漠西觉得没什么不妥,有姬月帮忙准备,他可以

    省去不少时间。

    姬月咬咬唇,明白了他的意思,将手机还给他:“好的,总裁,那我现在就去准备。”她微欠身,随后出办公室。

    直到关上办公室的门,她还惊讶不已,总裁平时看起来冷冰冰的,没想到居然会送那样的礼物给千雅小姐!

    韩千雅发来的短信上只有简单几个信息:维多利亚的秘密35,23,36。

    如果知道维多利亚的秘密是什么,就不难猜测那后面几个数字代表什么意思,维秘是全球最著名最性感的內衣品牌,由此可知

    ,韩千雅想要这个牌子的礼物,后面那些数字就是她的三围,看样子她是想要一整套。

    姬月不知道总裁是否清楚这维秘是什么,但他吩咐了准备这份礼物,她就必须做好。

    沈译的戏已经在国内各大省市做过了宣传,现在就等着上映,江暖橙也算松一口气,等上映后看观众的反响如何了。

    她现在把时间都花费到学业上,临近毕业,虽然课程不多却也不能怠慢,她去了医院见了父亲,只是说了她接戏的事情,说沈

    译和言非彦对她都很照顾,只字不提厉漠西,她与他领证的事也没提,他们终究会散伙,这事不提也罢。

    她还说叶旭骞回来了,是个很了不起的律师,只是可惜她还没有母亲的任何消息,韩千雅那里根本探听不到任何关于她母亲的

    消息。

    江暖橙上完课从教室出来,海伦迎面走过来,她怔了一下,看见海伦就会想到韩千雅。

    海伦嘴角带着浅笑走到她面前:“江暖橙,千雅想见你。”她指了指停在校道不远处的豪华车子,显然韩千雅在里面。

    江暖橙下意识就想到韩千雅找她所谓何事,一定是她和厉漠西即将举行婚礼的消息被韩千雅知道了。

    她不想和韩千雅讨论这件事,每一次见面,韩千雅都没一句好话,指不定最后他们两人还会打起来,为了避免麻烦,她说:“我

    还有事,没空。”她越过海伦就要离开。

    孰料她刚走下阶梯,韩千雅突然从车里下来,直接走向她。

    这下是避无可避,她还是碰上了韩千雅。

    与她意料的完全不一样,韩千雅竟笑得和气:“暖橙。”就连语气都是从所未有的平和。

    江暖橙不禁愣住,疑惑的打量眼前的人,这是她所认识的韩千雅?

    韩千雅任由她的打量,嘴角噙笑,大大方方的说:“暖橙,我想找你聊聊,就几分钟,不会耽误你太久。”

    “你要是来警告我不准和厉漠西举行婚礼那就算了,这事不想谈。”江暖橙先发制人,再多废话不必说。

    韩千雅没有发怒,甚至是一改以往的嚣张跋扈,露出淡淡的哀伤:“哎,你怎么和漠西说话一个样?我回来找他,他一开口也是

    说这事没得商量,你们都把我想成什么样了?难道我真那么没眼力,执迷不悔要拆散你们么?”

    江暖橙秀眉越拧越紧,她真的怀疑这个韩千雅是谁冒充的,要不就是她穿越到另外一个奇葩的世界,韩千雅怎么完全变样了!

    不,是变性,完全变了性格!

    “你,你真的是韩千雅?”江暖橙迟疑着问出口。

    韩千雅见她这惊讶的模样不由得掩唇一笑:“当然是我,难道还会有谁那么大胆敢假冒我?”

    江暖橙想起了高中时候突然转学来的韩千雅,那时候的她优雅,性格好,一来就成了女神,男生们都疯狂了,偏偏韩千雅却和

    她做朋友,叶旭骞本就和江暖橙一块玩到大,自然而然三人就成了好朋友。

    若非叶旭骞突然出国,江暖橙还不知道当年一直优雅美丽的韩千雅竟然在他们之间挑拨离间,她才想起第一次与韩千雅见面,

    她眼里那一闪即使的恨意不是假象。

    江暖橙完成怔愣的时候,韩千雅倏然牵起她的手:“我们到车里去说,就就几分钟的时间。”她这语气怎么还有一点恳求的味道

    ?

    江暖橙是决计无法对一个好言好语的人恶语相向的,被动的跟着她坐进车里。

    江暖橙还是无法习惯这样的韩千雅,不冷不热的说:“有什么话你赶紧说。”

    韩千雅眼眸一瞬微眯,很快又笑开:“我今天来找你只是想邀请你出席我的生日派对,没别的意思。”

    江暖橙惊讶,再次怀疑这个真是韩千雅?

    “你不要一副很不相信的表情好不好,怎么说我们都认识了那么多年,虽然之前发生过很多不愉快的事,我也知道都是我不对,

    我嫉妒你什么都比我好,就连漠西他……他现在在意你比我多,我一直以为守着他,有一天他就会被我感动,直到知道你们要

    结婚,我的心很痛,才恍然明白,他的感动不是爱,我得到也没有意思。”

    她顿一顿,蓄着盈盈泪水的目光看着江暖橙,无比伤感的说:“所以我看开了,与其这样守着他还不如找寻更好的,更适合我的

    ,我……我祝福你们。”

    江暖橙哑口无言,这个在自己眼前声泪俱下说着祝福她和厉漠西的女人是韩千雅!

    有那么一瞬,她有种冲动想说,她和厉漠西不会长久的,若是老夫人走了,他们就会办理离婚手续,可话到嘴边,她说不出口

    了,她是无法对眼前满是哀伤的韩千雅怎么样,但她也不会太相信韩千雅的眼泪。

    江暖橙一言不发,真实不懂该跟她说什么,安慰她么?不,她做不到,一想到韩千雅曾经对乔巧做的事,对她做的事,她就无

    法开口安慰。

    韩千雅猛然抓住她的双手,惊了江暖橙一下,只见她满脸期待的直视江暖橙:“暖橙,你知道吗,往年都是漠西陪我过生日的,

    他还会精心挑选很特别的礼物送给我,可是今年,我知道你们快要结婚了,我再也不能霸占着他给我过生日,所以我想开个派

    对,从今之后我再不需要他陪我了,为了表示我的歉意,你来参加我的生日派对好不好?”

    韩千雅那样低声的央求她,每一句话还说得那么通情达理,江暖橙着实一时无法拒绝,心底又不想参加她的生日派对。

    “我还请了旭骞,他都已经原谅我了,你也大人大量原谅我好不好?”韩千雅又是央求。

    江暖橙发出疑问:“旭骞说要参加了?”

    “嗯,他到时候会来的,要不你到时候和他一起来?”

    江暖橙想了想,既然叶旭骞同意参加,那她去应该没什么问题,好歹还有个照应。

    她沉吟道:“那好吧,你告诉我时间地点,如果有空我一定会去。”

    韩千雅拍掌一笑:“太好了,你能来我就太高兴了,时间是晚上,你一定有空。”

    江暖橙勉强弯了弯唇:“我还有事,那我先走了。”

    “好。”韩千雅果真没和她多说什么,让她走了。

    见江暖橙离开,海伦才坐进车里:“她点头了?”一坐进来她就问。

    韩千雅抹去眼角的泪水,冷然一笑:“我演技那么好,江暖橙这种小菜鸟当然乖乖点头。”隔着车窗看走远的江暖橙,她阴冷勾

    唇:“大网已经撒好,就等着鱼儿上钩了。”

    海伦没出声,与她一起看江暖橙的背影,忽然觉得这个江暖橙得罪了韩千雅真是倒了八辈子的霉。

    豪车启动开出校园,韩千雅想到江暖橙最后是因为听说叶旭骞出席生日派对她才勉强点头,不禁想起叶旭骞也是听说江暖橙会

    参加生日派对后才点了头。

    这两个人的情谊可真是深厚呢,她记得当年叶旭骞是非常迷恋她的,她提出的要求他都会做到,甚至非常细心把她没想到的都

    做了。

    不得不承认,叶旭骞这样的男人非常体贴,可她韩千雅喜欢的是强者,像厉漠西那样的,而不是一个言听计从的男人。

    不过叶旭骞这一次从国外回来倒是变了许多,是有些能力了,看她的眼神也没有当初那样痴迷,还学会了顶撞她,她倒是有些

    欣赏他了,不过她依旧不会多看他一眼,在她眼里,他始终是那个言听计从的男人,不是强者。

    江暖橙随后打电话给叶旭骞向他确认是不是出席韩千雅的生日派对,叶旭骞说他会出席,她这下是没有疑问了,韩千雅没有骗

    她。

    有叶旭骞一起作伴,江暖橙算是安心了一些,不管韩千雅的目的是什么,两个人总能应付突发状况了。

    何况这是唯一接近韩千雅的机会,她始终耿耿于怀,韩千雅怎么会有与母亲送给她的一模一样的吊坠?

    韩千雅的生日派对在韩家大宅举行,她特定了一个主题,每个人都必须带面具出席,算是一个假面舞会。

    韩父近日在国外,没能赶回来参加女儿的生日派对,特意送了礼物回来表心意,这礼物可不小,是一辆限量版的红色跑车,韩

    千雅喜欢的不得了。

    江暖橙与叶旭骞约好一同前往,面具是叶旭骞帮忙准备的,一个紫色一个黑色,紫色是为她准备的,她戴上紫色面具,刚好遮

    住双眼上半部,秀俏的鼻子更加挺,映衬得肤色很好。

    叶旭骞的经典黑色面具亦是非常适合他,两人装扮好,带上一起买的礼物前往韩家大宅。

    韩家是一座欧式的洋房别墅,前有大草坪后有泳池花园,充满浓浓的欧洲风,里屋自然是金碧辉煌,奢华浪漫。

    韩千雅这次选择在与后花园相互连接的大厅举办派对,地方够宽敞,大伙也可以玩得尽兴。

    能出席她的生日派对自然都不是普普通通的人,她没有邀请长辈,都是年轻人,这是属于年轻人的生日宴会。

    以韩千雅平时高傲的姿态,真心想来参加宴会的没几个,不知道从哪里传出的消息,说厉漠西会到场,于是那些平时在背后说

    韩千雅坏话的名媛千金们,这时候都换上了笑脸来参加她的生日了,还一个个都很亲密很要好的模样,果真是假面舞会。

    江暖橙模样问厉漠西会不会来,他也没跟她提这件事,她猜测他是会来的,毕竟这是韩千雅的生日,现在他们都带了面具,她

    想就算厉漠西来了也不一定能从那么多人里面认出她。

    韩家里此刻灯火辉煌,很是热闹,都是出身富贵家庭,多少懂得一些礼仪教养,大家玩闹寒暄却不会乱糟糟,都带上了面具也

    不好一眼就认出谁,倒是有些意思。

    韩千雅与大家一样戴着面具,她的面具很特别,上面全是细钻石镶嵌,还有亮眼的珠宝,一看就是专门为她打造的,她是今晚

    的主角,当然要光彩照人,谁都别想抢去她的风头。

    江暖橙和叶旭骞出示了请帖得以进入韩家,在下人的带领下进到热闹的大厅。

    一眼就看见人群里的韩千雅,两人带着礼物走过去。

    “千雅,生日快乐。”江暖橙先开口,再怎么样,来到这里都得有礼貌的说声祝福。

    “暖橙,旭骞,你们终于来了,我还担心你们不会来呢。”韩千雅从声音认出了两人,很是热情的招呼他们。

    叶旭骞将手里的礼物递给她:“这是我和暖橙一起挑选的礼物,希望你会喜欢。”

    “喜欢喜欢,只要是你们送的,我都喜欢。”韩千雅不知道那礼物是什么依然笑得高兴,她让下人接过他们的礼物。

    陆陆续续有人到达,都来送礼物给韩千雅,她一时还脱不开身,便对二人说:“你们先随意,我收了礼物,大家都来齐了舞会马

    上开始。”

    江暖橙二人表示理解,两人往旁边走,叶旭骞随手拿起一杯酒,问江暖橙要不要,有过不好的经历,这种场合她不敢轻易喝酒

    了,摇摇头:“不用了,你也别喝太多。”

    他们也不认识别人,便一直形影不离,倒是有几个女人一直对叶旭骞抛魅眼,若不是江暖橙在他旁边,那些女人估计都围上来

    了。

    江暖橙没瞎自然看见了,她忍不住打趣:“不如我们分开走走?”

    叶旭骞可受不了太热情的女人,他连连摇头,故意委屈的说:“不,你休想撇开我。”他这声音不低,还是在那些女人面前做这

    样的动作,那些女人一瞬间咋舌,热情立马熄火。

    “哎呦,看起来高大英俊,怎么说话那么娘炮?”

    “就是,好恶心,走了走了。”

    江暖橙这下是傻眼了,这样也行?

    “你对自己真下得了手,自黑的境界也太高了。”江暖橙无比佩服。

    叶旭骞不以为意,一改刚才的娘娘腔,非常正经的说:“这是最快速有效的方法,能免去麻烦,自黑什么的完全不是事。”

    江暖橙很是赞同他观点的模样:“嗯,说的对,反正你都黑了,有黑锅都你来背好了。”

    “江暖橙!还能不能好好的玩耍了?”

    两人没心没肺的开着玩笑,从大厅门口那边传来一阵唏嘘骚动,众人还有向那个方向靠拢的趋势。

    两人也都好奇的看过去,发生什么事了?

    从他们身边经过的人低声议论:“怎么了?”

    “不清楚,貌似是大人物来了。”

    “大人物?该不会是西少吧?”

    “说不准呢,快点过去瞧瞧,如果真是,还能抢个好位置和他近距离接触。”

    江暖橙瘪嘴,要不要那么夸张?厉漠西有那么大的魅力吗?可事实是他还真的有。

    “走,我们也去看看。”不明所以的叶旭骞拉她一起走过去。

    “哎……”江暖橙根本没有去凑热闹的意思,不就是西少么,她天天都可以见的,这想法怎么好像她很引以为傲似的?屁,她才

    不会觉得骄傲。

    来人果真是厉漠西,手工定制的合身西服,一贯的深色系,出众的是他脸上银色的面具,深邃黑眸在面具之后,高挺的鼻梁,

    微抿的薄唇,一切都是那么完美,每一步走过来都让女人们忍不住屏住呼吸。

    韩千雅望着走向她的男人,在众人的注视里,她的虚荣心得到最大的满足,如此优秀的男人,怎么能不是她的呢?

    厉漠西没什么神情变化,似乎已经习惯被这样注视,他走到韩千雅面前,示意姬月递上礼物:“千雅,这是送你的。”

    众人看向姬月手里的礼物盒子,看清楚那个Logo后倒吸一口气,维多利亚的秘密,全球最性感的女性內衣品牌!

    一瞬间,震惊的,错愕的,嫉妒的,不敢置信的,大家表演了一出表情秀。

    其实姬月事先想过要不要多家一个礼盒,别让这个礼物那么明显,可是西少却说这是韩千雅说了想要的,原本什么样就该是什

    么样,不需要刻意装扮。

    姬月暗自以为西少想在大家面前秀一秀与千雅小姐感情亲密,她才放弃了那个念头。

    此刻,众人的表情如她所料,她偷瞥一眼西少,他这下满意了吧?可惜他戴着面具,倒是没有看出他有什么表情。

    韩千雅没有立即接过礼物,她岂会不知道在场的人什么表情,尤其是那些仰慕厉漠西的女人,此刻一定羡慕嫉妒恨死了吧?哦

    ,对了,还有江暖橙也在场,她怎么能忘了这么关键的人物。

    韩千雅露出一脸羞涩,娇嗔道:“哎呀,漠西,这礼物你私下送我就好了,你怎么……”她羞得不敢抬脸,假意快速接过姬月手

    里的礼盒交给身后的海伦:“快帮我收起来。”

    海伦一脸暧昧的打趣道:“呀,看来今晚千雅你可真是幸福了!”她故意加重了幸福两个字的读音。

    韩千雅更加羞赧了,假装捶一下海伦:“快别乱说了,赶紧把礼物拿进去。”

    “有什么好害羞的,西少都不介意呢。”海伦又是一句调侃。

    “海伦!”

    “好好好,我不说了,我这就帮你收好礼物。”

    厉漠西瞧韩千雅那羞涩的样子倒是有些看不明白了,一个礼物而已,有什么值得害羞的?再说了还是她指定的礼物。

    那些冲着厉漠西来的女人们见到这一幕全都牙痒痒,恨不得撕了韩千雅那假模假样的嘴脸,什么呀,欺骗他们来看他们秀恩爱

    吗?不就是送了一套维多利亚的秘密吗?有什么了不起?

    只是当一个男人送女人性感內衣的时候,很难不让人浮想联翩吧,大家都是成年人,都明白这代表什么意思。

    话说回来,江暖橙确实不知道什么是维多利亚的秘密,自然的,她不认得那个Logo,看见大家反应那么大后,她疑惑的问身边

    的叶旭骞:“什么礼物?怎么好像大家都知道?”只有她不知道。

    叶旭骞白她一眼:“真不知道你是不是女人。”

    “我不是女人难道你是?”江暖橙不示弱的反驳,盯着他低声道:“快说,那里面是什么?”

    叶旭骞在国外那么多年,即使不了解女性用品,维多利亚的秘密还是知道,他无奈摇摇头:“维多利亚的秘密,全球最性感的女

    性內衣。”

    江暖橙一时装不过弯他为什么突然说这个,呆呆问:“所以呢?”

    叶旭骞忍不住敲她头:“笨,所以那礼物是一套內衣!”

    江暖橙迟钝了一下终于明白了,她的目光越过人群看向厉漠西,他,竟然送韩千雅性感內衣!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