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价隐婚妻-正文 第276章 江暖橙你好狠的心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蓝妖 书名:天价隐婚妻
    江暖橙惊诧过后随之而来的是无名怒火,维多利亚的秘密?全球最性感的內衣品牌?真是没想到,厉漠西居然那么开放,当着

    那么多人的面送性感內衣!

    他还口口声声说韩千雅不是他的女人,既然不是为什么要送那么贴身的衣物?她不相信他会不懂送女人內衣是什么意思!

    骗子骗子骗子!

    江暖橙快要气炸了,该死的男人,他们的话一点都不能相信!

    说什么不准她接沈译的戏,他就可以送韩千雅內衣,这是凭什么?

    他到底有没有一点身为人夫的意识?他真要送,他们离婚后再送不可以吗?

    叶旭骞不明白江暖橙为什么突然间如此气愤,一张脸都气红了,嘴里还小声嘀咕着什么。

    他低头凑过去:“你一个人唧唧歪歪什么?”

    “男人都不是好东西,哼!”她很是愤怒的来了这么一句。

    叶旭骞莫名其妙碰了一鼻子灰,正想问她吃炸药了?火气那么大,她却转身往外面走去,他避开旁边的人追过去:“喂,女人,

    刚才不是好好的吗?怎么突然生气了?我没惹你吧?”

    “不要跟着我,我想静静。”江暖橙需要安静的空间平复心情,于是走到外面的花园。

    叶旭骞站定脚步,看着她离开的背影来了那么一句:“静静?静静是谁?”

    “是你妹!”

    “我没有妹妹耶,就算有也不会取那么特别的名字给她。”

    “滚蛋!”

    好吧,他乖乖滚蛋,虽然还是不明白她为什么一下子脾气暴躁。

    厉漠西单手插进裤袋里,另一手捏着高脚杯,眼眸不经意扫过,看见一抹熟悉的身影走出宴会厅,捏着高脚杯的力道紧了紧,

    脚步也不由得往那边去想一看究竟,是江暖橙么?

    韩千雅会邀请她?他不太相信。

    走出门口,姬月刚陪海伦去放好礼物进来,与厉漠西打了个照面,她停下脚步:“二少。”不在公司,她便这样称呼他。

    厉漠西鹰隽的眸子扫过外面的花园,并没有看见有什么可疑人物,他暗忖,或许是看错了。他看向姬月:“我有话问你。”

    一旁的海伦非常识趣的说:“那我先进去了。”对厉漠西恭敬的点个头,转身回去找韩千雅。

    海伦一走,姬月便问道:“二少有什么吩咐?”

    厉漠西沉吟着问:“千雅要的那份礼物究竟是什么?”他很是迷惑,为什么大家见到那份礼物会那么震惊,千雅又为什么突然那

    样羞涩?这一份礼物他全权交给姬月去准备,她相信姬月,所以并没有过问盒子里装的到底是什么。

    姬月闻言一怔,二少竟然真不知那份礼物是什么?

    厉漠西看见姬月惊讶又疑惑的表情,他皱起眉,神情都变得严肃:“到底是什么?”

    姬月深吸一口气,低声说:“那个是维多利亚的秘密。”二少不会连这个品牌都没听过吧?

    厉漠西确实不清楚,过去他身边唯一能接近他的是韩千雅,他对她是好的,但还没好到去关注女性用品,为她添置女人的东西

    ,他以前送她的东西基本是珠宝首饰,他就是那么闷的人,不懂浪漫,每天想的是他集团里的事务。

    厉大总裁此刻倒像是个好奇宝宝,闷声问:“什么东西?”还是个秘密?

    姬月流汗,原来二少脑子里真的只有那些财经类的东西,对女人的东西一点都不了解。

    “这个,这个……”她吞吞吐吐,如果二少知道他在大家面前送出的是一套性感內衣,他会不会气的冒烟?最应该感到危机的应

    该是她自己,二少不会宰了她吧?

    厉漠西不耐烦了:“说!”

    “就是女性的內衣。”姬月吓得脱口而出,她的头都快埋到胸口去了。

    厉漠西眸光一凝:“什么內衣?你说清楚。”

    姬月连忙把事情说清楚,然后乖乖闭嘴,等着他的反应。

    厉漠西了解事情后脸都黑了,不禁沉声道:“你怎么不跟我说是內衣?”

    姬月弱弱的说:“我已经问过二少您是不是确定要送这个了,来之前还提议过要加多一个包装礼盒,二少你拒绝了。”所以真的

    不关她的事,谁知道二少会不知道要送的是什么。

    厉漠西终于明白刚才在场的人为什么会有那么精彩的表情,不过是送女人一套內衣,他倒是没有丢不丢脸的感觉,他只是不悦

    ,千雅为什么要他送这样的礼物?

    他沉了脸转身走回宴会厅,姬月怔了一下赶紧跟上去:“二少,你要做什么?”看见主子脸色那么冷,她有不好的预感。

    “要回礼物。”他眉头都不皱一下便径直大步走了进去。

    姬月一惊,这样都行?不过二少要做的事向来言出必行,她奇怪的是,为什么二少要问回礼物,送就送了,千雅小姐又不是外

    人。

    江暖橙走到泳池边,坐在通往池子里的扶梯上,炸毛的情绪现在还是不能平复,越想越是生气,不停的腹诽厉漠西可恶的男人

    ,他送女人內衣就可以,她接沈译的戏就不可以,简直是强盗!

    她愤愤的抗议着,忽然看见斜对面有人影出现,隔着泳池一定的距离,加上夜晚光线不明朗的关系,她看得不是很清楚,可是

    那个身影……

    她怔怔的站起来,下意识追着那个身影而去,那妇人坐在轮椅里,妇人背对着她,妇人独自转动着轮椅从泳池边经过,并没有

    发觉江暖橙的存在。

    越是靠近,江暖橙的心越是跳得厉害,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那个身影,嘴里低喃着:“妈,是你吗?”

    是的,这个妇人的身影与她母亲好相似,虽然她坐在轮椅里,虽然她看起来比她母亲瘦了很多,可是她不会忘记自己母亲的样

    子,真的和她现在所见的妇人非常像!

    江暖橙脚步很轻,她不敢惊扰前面的人,怕自己看见的是假象,是幻觉,她不止一次梦见母亲,每次醒来都是一场空。

    饶是她在如何小心翼翼,前面的人还是发觉了后面有陌生的脚步,那妇人停顿了一下,她微侧首,眼角余光看见了身后确实有

    不认识的人。

    紧接着,江暖橙就看见她加快了速度,明显是要赶紧离开。

    江暖橙心一紧,顾不得太多,开口喊道:“请等一等!我没有恶意的。”

    她以为自己吓到了妇人,喊停的同时急忙解释,可那妇人像是没有听见一般,依旧快速转动轮椅离开,那样子好像在躲避什么

    。

    按理说江暖橙追上一个坐轮椅的人是非常轻松的,可那妇人对这里的路线非常熟悉,转了一个弯后,江暖橙追过去就看不到人

    影了。

    这个泳池很大,有很多圆柱—子,她举目四望空荡荡的,没人另外一个人影,只是一转眼就不见了,她又没看见别的路口,那

    个妇人会去哪里呢?

    还是说她眼花了?不可能,刚才发生的一切很真实,她试探着喊道:“请问有人吗?有没有人啊?如果你能听见请出来见见我好

    吗?我是千雅今晚邀请来的参加生日的朋友。”

    她隐隐觉得这其中有什么惊人的内幕,闹里一遍遍想起韩千雅身上那个吊坠,如果韩千雅没有她母亲的消息她不相信,否则她

    不会在这里看见那么像她母亲的人,难道母亲在韩家?可是这没道理啊。

    突然响起有人落水的扑通声音,还有女人的惊呼声,江暖橙下意识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就在前面某一个转角,女人喊救命的

    声音紧接着传来。

    她莫名的惊慌,加快了步子跑过去,转过一面墙,她看见刚才那妇人坐的轮椅翻倒在泳池边,而水里,女人背对着她,女人在

    水里挣扎起起伏伏,整个人几乎沉在水里,看不清楚她的样子。

    江暖橙这个时候也没心思去看她什么样子,紧张无措,她不会游泳的,跳下去救不了人也就罢了还要人救就悲剧了。

    她只能大喊:“快来人,救命啊,有人落水了!”

    她喊了几声,想跑过去接近落水的人,孰知一道人影倏然从一边跑出来,这人一看到这里的情况,惊叫出声:“啊——来人快

    来人!管家!夫人掉水里了,快来救夫人!”

    这人不是别人,正是韩千雅,也许她刚好经过这里听到动静便跑了过来,她喊了之后,管家带着两下人冲了过来。

    “快救夫人!”管家对身后两人命令。

    那两下人衣服都来不及脱就直接跳下了泳池救人,这个空档,韩家更多下人跑了过来,许是他们惊动了宴会厅的客人,不一会

    ,大伙都一股脑的往这边来,因为他们听说有人落水了。

    厉漠西在宴会厅里没找到韩千雅,询问韩家的下人他们都说不清楚,他对韩家的人很无语,他自己出来找人便听见了这边的喊

    声,那声音好像是江暖橙,他眼眸沉了沉,往声音发出的方向赶来。

    叶旭骞是跟着众人一起过来的,他很担心江暖橙出来那么久都不会去,听说有人落水,他更害怕了,千万不要是江暖橙。

    这一边,那两个下人已经救起落水的妇人,江暖橙本想靠近,可是突然一窝蜂跑过来的人把她给挤开了,等她好不容易挤到前

    面,韩家的人已经围成一圈将妇人护在里面,他们也不给宾客们靠近,只听见韩千雅心急如焚的呼声:“妈,你没事吧?你千万

    不要吓我啊!快救醒夫人!”她对正在施救的管家命令道。

    “是,小姐不要着急,夫人溺水了,我把她胸腔里的水压出来就好了。”韩家这位管家倒还是镇定的。

    众人议论纷纷,原来是韩夫人落了水,说来他们对这位韩夫人都不是很熟悉,只知道韩夫人得了一种怪病,长年累月的躲在家

    里不会出来见人,难怪韩家的人护她那么好,都不肯让人靠近。

    江暖橙听着旁人的窃窃私语,暗道那是韩千雅的母亲么?可是为什么她刚才看见韩夫人觉得很像自己的母亲呢?

    她心里一着急,就想上前看个究竟,从人群后面挤上来的叶旭骞这时找到她,很是紧张的抓着她上上下下的打量:“小橙子,你

    没事吧?吓死我了,我还以为落水的是你!”

    叶旭骞这嗓门还真不小,大伙听到他说的话都看向两人,刚才骂他娘炮的女人们一阵惊讶,他说话怎么不是娘娘腔的了?

    厉漠西走过来的时候恰好这些人全涌过来,他一直在看江暖橙是不是真在这里,无奈人多,还都戴了面具,一时间还真不好找

    ,这会听到叶旭骞的话,他才真正看见江暖橙。

    这女人,还真的是她!千雅邀请她来的?为什么没有告诉他?还有她身边这男人又是谁?不是沈译不是言非彦,是她那个青梅

    竹马?他神色暗了暗。

    江暖橙被冒出的叶旭骞挡了一下,没能走上前去看韩夫人,她随便应付叶旭骞:“我没事。”她左顾右看就想看看情况怎么样了

    。

    韩管家还真有那么两下子,韩夫人醒了,韩千雅那个高兴:“妈,你终于醒了,真是吓死我了!”

    韩夫人咳了几下,又吐出一些水,看见女儿一副快哭了神情抱着自己,她深缓一口气,努力道:“妈没事,别哭。”

    “妈,好好的你怎么会掉进泳池里呢?”这可是从来没发生过的事。

    韩夫人闭上眼睛努力回想自己遭遇的事,有气无力的说:“我一个人闷得慌就想出来散散心,刚来到泳池这边就听到有人在后面

    追我。”

    “有人追你?是谁?”韩千雅吃惊,韩家里可没发生过这种恐怖的事。

    韩夫人摇摇头:“我不知道是谁,我不认识,我只知道是个女子,我不想见人,她还追着我,我就躲在这边的柱—子旁边,我

    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突然后面有个力道推了我一把,有人把我推下去的。”

    韩夫人的声音不大,却足以让在场的人都听清楚了,她刚才是被人推了一把才掉进泳池里。

    “什么?哪个没安好心的居然想害你?妈,你看清楚是谁了吗?是不是追你的那个女人?”

    韩夫人忽然露出痛苦的表情:“我不知道是不是,不知道……”

    韩千雅见母亲状态不妥,赶紧命令管家:“快,把夫人送回屋里,立马叫医生到家里来。”

    “是,大小姐。”韩管家领命,指挥下人护送韩夫人回屋,又派一人去通知医生。

    眼看韩夫人就要被送走了,江暖橙终于忍不住推开叶旭骞,走过去急急道:“等一下!”她要追着韩夫人而去,却被韩千雅拦住

    。

    江暖橙很着急,没看见韩夫人的真面目,顾不得拦她的是韩千雅,抓住她手臂焦急的说:“千雅,你让一让,让我看看韩夫人她

    怎么样了。”

    她说着就想从韩千雅身边走过,可韩千雅忽然抓住了她,一个措不及防,她高扬起手臂狠狠掌掴下去!

    “江暖橙!你好狠的心,我妈妈跟你无冤无仇,你为什么要害她?你好狠毒!”伴随响亮耳光而来的是韩千雅恼怒的指责。

    江暖橙脸上的面具被打脱落在地,那面具只是遮住了她眼睛以上的地方,她的脸颊是没有遮挡的,这一巴掌下来立即打红了她

    的脸,耳朵都要失聪了一般。

    一时间,众人都懵了,看着露出真满目的女人,她还真的是最近很热门的新人江暖橙!

    叶旭骞倒吸一口气,怔了一下就要上去护住江暖橙,可是有个人的动作比他还快,他才踏出一步,那道高大的身影已经走过去

    把江暖橙拉到他怀里。

    “千雅!”厉漠西这一声很冷,带着一丝危险,他警告过她不允许再对江暖橙动手!

    韩千雅似乎料到厉漠西会出面护江暖橙,可现在,江暖橙的恶行暴露,她倒要看看厉漠西还怎么护江暖橙!

    旁人看得糊涂了,那不是西少吗?他为何那么紧张江暖橙?

    “漠西,你看到了,今天是江暖橙她要害我母亲,她这女人太恶毒了,不能姑息!”韩千雅仿佛没有看见旁边的人,大声数落江

    暖橙的罪刑。

    江暖橙被那一巴掌打得一时还没缓过劲,韩千雅的话她听到了,她今晚一直提醒自己小心,没想因为以为发现了母亲的踪迹而

    被抓了把柄。

    厉漠西神情冷峻:“你没有证据,不能乱说话。”

    韩千雅狠瞪江暖橙:“我没有乱说,我听到我妈的呼救声第一个跑过来的,当时泳池边只有江暖橙一人,而且我妈说了,追她的

    是一个陌生的女人,那么就不是韩家的人,除了当时在场的江暖橙还会有谁?江暖橙你说,你是不是故意追我妈了?”

    江暖橙蹙眉,不否认道:“确实,我看见韩夫人后很好奇,所以我走过来,我并非追赶她,我只是想看看她,我……”

    “你和我妈又不认识,你想看她什么?你分明就是说谎,你见她躲在柱1子旁边,你就是故意推她入水!江暖橙,你好狠的心!”

    韩千雅这是咬定了就是江暖橙行凶害人。

    叶旭骞看不下去,走过来问:“你说暖橙她不认识韩夫人,那她为什么要害韩夫人?她的动机是什么?”

    韩千雅瞥一眼来帮腔的叶旭骞,心底又暗恨一把江暖橙,这些男人怎么都护着她?

    “那就要问她自己了。”韩千雅冷冷道。

    “我承认我是要靠近韩夫人,但是推她的人绝对不是我!我当时在另一边,听到有人落水声才急忙跑过来,当时我还喊了救命的

    。”江暖橙如实述说,她只能这样做,没有别的人证,当时在场的是落水的韩夫人,之后就是第一个冲来的韩千雅,她真不知道

    该怎么解释自己的清白。

    “哼,你分明是贼喊抓贼。”韩千雅不屑道。

    “这件事疑点重重,不能因为你第一个到场就认定是暖橙推了韩夫人,何况你也没亲眼看见她推人,韩夫人都不确定推她的是谁

    ,你又怎么确定呢?所以这件事还是查清楚再下定论为好,我认识暖橙那么多年,我相信她不会做这种泯灭良心的事。”叶旭骞

    用他的律师头脑分析得头头是道,大伙都觉得有理。

    韩千雅窝火,没想到叶旭骞嘴皮子那么厉害了,她当然不会认输,轻蔑道:“你本来就和她相熟,你当然会帮她说话。”

    叶旭骞此刻神情肃穆:“我敢用我身为律师的身份去保证江暖橙的清白,我对法律起誓,绝对公正客观的对待一切,不因为她是

    我相熟的人!”

    江暖橙心头一暖,她知道关键时候叶旭骞绝对不会不管她。

    韩千雅震惊,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厉漠西摘下面具,同样一脸严肃,一贯冷淡的声音:“我也可以用我个人名义担保她的清

    白。”语调不高却掷地有声。

    西少居然出面担保江暖橙的清白?这才是令人惊滞的!这个江暖橙究竟什么来头?

    江暖橙的惊讶不必其他人少,她豁然抬眼看身边护着她的男人,叶旭骞的信任毫无悬念,厉漠西的信任是她所料不及。

    他,居然相信她。

    在亲眼目睹了他送韩千雅贴身的女性衣物后,他这一刻的相信当真令她不敢相信,她的心情顿时复杂不已,她当真无法看透眼

    前的男人。

    韩千雅这会更无法说狠话了,她以为揭露了江暖橙的恶行,厉漠西一定会厌恶她的,谁想到在她口口声声认定江暖橙是凶手的

    时候,他却来那么一句,他担保江暖橙的清白!

    韩千雅深呼吸,只有这样,她才能控制住那些翻滚的怒焰,好可恨,为什么,为什么他们一个个都来担保江暖橙的清白?她有

    那么清白吗?

    围观的人一阵唏嘘,还没搞清楚西少为何维护江暖橙,他们就被疏散,生日派对也因此结束了,名媛千金们都很郁闷,本以为

    有机会接近厉漠西,谁知道又杀出个江暖橙!

    众人离开后,厉漠西脱下外套搭在江暖橙光裸的后背上,就要带她走,她没动,反而看向韩千雅:“能让我看一眼韩夫人吗?”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