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价隐婚妻-正文 第278章 小橙子救我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蓝妖 书名:天价隐婚妻
    叶旭骞在韩千雅对面坐下来,神情懒懒:“你到底想说什么?”俨然就是你有话快说有屁快放的意思。

    韩千雅勾着优雅的唇弧,慢慢道:“急什么,先喝点东西吧,咖啡?”

    “柠檬水。”叶旭骞对侍者说,他可没有心思跟韩千雅喝咖啡。

    韩千雅捏着小羹条慢悠悠的搅着她面前的咖啡,等叶旭骞要的柠檬水送过来,她开口:“真是想不到,几年不见,如今的叶家少

    爷已经是大名鼎鼎的律师,我当真要对你刮目相看了。”

    “你不是说有关于暖橙的事要说吗?”叶旭骞此时一点都不想再提起以前的事,他以前怎么会觉得韩千雅这种女人是仙女下凡呢

    ?当初真是瞎了眼。

    韩千雅也不恼怒他无礼的态度,依旧闲适从容:“你不想知道江暖橙和西少是什么关系吗?”

    叶旭骞挑挑眉,他是很好奇,不过他也不着急知道,暖橙想告诉他自然会说。

    “如果说江暖橙是被包养的情妇你怎么看?”韩千雅蓦然冒出这句话,惊得叶旭骞猛然看向她,她咯咯一笑,指着他说:“看你吃

    惊成那样,怎么?你现在喜欢她吗?”

    叶旭骞觉得自己不该来,这女人废话太多,他喝一口柠檬水,不冷不热的说:“你要是很无聊没人说话我可以陪你说说,一个小

    时收费一千,现在计时?”

    他事务所里还有案子等着他处理,他的宝贵时间可不能这样浪费了。

    “一千?是不是低了点?我加多一千如何?”

    “韩大小姐够爽快。”叶旭骞话语里多了讽刺。

    “两千买你叶大律师一个小时,值了。”韩千雅幽幽的笑着。

    这让叶旭骞心头发毛,总是觉得这女人的笑容里好像藏着什么,韩千雅的心思太深沉了,他不能陪她疯,将手里的杯子搁到桌

    上,他说:“确实,我的时间很宝贵,所以应该用在有意义的事情上,不奉陪。”说完便站起来转身离开。

    韩千雅一言不发,只是笑得诡异,望着他往门口走,果然没走几步,他身影一晃,及时扶住旁边的桌子,否则他就要跌倒下去

    。

    叶旭骞用力晃一下头,眼前一阵眩晕,他豁然转头怒目瞪向韩千雅:“你做了什么手脚?”

    韩千雅放下手里的咖啡杯,很无辜的睁着双眼:“我什么都没做呀,你怎么了?不舒服吗?要不我送你去看看?”她起身,慢步

    走向他。

    叶旭骞咬牙喝道:“滚开,别过来!”他喘着气息,很想离开,可是那一阵阵的眩晕袭来,他根本辨别不了方向,他确定,刚才

    喝的柠檬水里被人下了东西!

    “那么凶干什么?我还不是为了你好,呵呵。”韩千雅已经走到他身边,手臂搭上他的肩膀,在他耳边轻吐气息,语气森森令人

    毛骨悚然。

    江暖橙从医院出来,接到一条短信,她一看是来自叶旭骞,暗忖这家伙什么时候喜欢发短信了?点开信息一看,短信里只有一

    句话,却足以让她变了脸色。

    小橙子,救我!

    江暖橙眨眨眼,确定自己没有看错,叶旭骞发过来的确实是求救短信,她眉头一跳,他出什么事了?今天不是愚人节,也不是

    什么特殊的日子,这小子不会故意耍她吧?

    怎么猜测都是无用,她干脆拨通他的号码,看看他究竟怎么了。

    电话很久都没人接,突然被接起后,她立即开口:“叶旭骞,你怎么了?搞什么飞机?”

    “小橙子……”这一句话之后便是啪的一声什么东西重重跌落,然后没了声音。

    江暖橙心惊,叶旭骞那声音很奇怪,好像遭受什么痛苦的煎熬,最后那奇怪的声音更让她着急,接下来不管她怎么拨打他的号

    码都是无人接听。

    她重新看他发过来的短信,在末尾有他现在所在的位置,那是一个酒店的一间套房。

    她心事重重,叶旭骞没事去酒店干什么?她没多想,打车去那个酒店。

    江暖橙很快到达酒店,脚步匆匆的往里面走,房间在六楼,她直接进了电梯。

    站在叶旭骞给的房门前,她想敲门,蓦然发现房门是虚掩的,她推门进去,她提高警惕,一进门就试探的开声:“旭骞?你在里

    面吗?”

    无人回答,房间里面也很安静,她心有不安,她也不能走,如果叶旭骞真出了事怎么办?她进浴室找到马桶刷当做武器,举着

    她的武器往房间里面走。

    “叶旭骞,你到底在不在?”

    下一刻她僵在卧室门口,卧室里的一幕让她蹙眉,床上倒趴着男人,他的衣服和裤子都被扒了丢在地上,全身就一条內裤,虽

    然看不见他的脸,可看这身形除了叶旭骞还会有谁?

    江暖橙一把丢了马桶刷走过去:“叶旭骞,你被谁打劫了?”看看地上这衣服,皱巴巴的,他不会自己把自己脱成这样吧?

    还是在酒店里被打劫,她忍不住脑袋大开:“你该不会找什么小姐被打劫了吧?那你还真是够衰的!”

    叶旭骞一直没说话,倒趴在床上也不知道是什么状态,江暖橙又慌了,不会是被抢劫的时候受到伤害了吧?

    她急忙走过去:“喂,你……”脚下踢到什么东西,她低头一看,是手机,她想起打电话给他的时候突然响起的声音,原来是手

    机掉地上了。

    她一阵无语,出手用力把他翻转过来:“旭骞?”看到他的正面后她吓一跳,他的脸怎么那么红?

    她轻拍他的脸:“你怎么了?好烫,是不是生病了?”她触碰到他的肌肤,那么高的温度真是吓人。

    叶旭骞此时有了反应,他半睁开眼睛,那眼神非常的混沌不清,他喘着热气,看见出现在眼前的女人,很模糊,却又是熟悉的

    ,他想控制自己的神经却发觉是徒劳无功,内心一阵焦灼,里面像是困了一只猛兽,猛兽在刨他的腔避,它要出来!

    他的双眼完全被厚厚的雾给笼罩,他双臂一个使力,将女人拽住后一个翻转,将她重重的压在身下,他粗声喘息,循着她的体

    香,一低头就凶猛的啃噬,他困在内心的猛兽跑出来了!

    江暖橙根本不明白发生了什么就被他拽压在身下,她这才发现他双眼猩红,好像走火入魔,他低头在她劲窝里一阵乱吻的时候

    ,她后知后觉他这是怎么了。

    他被人下了药,她自己也曾尝试过这种药的厉害,可眼前的叶旭骞显然比她上次还要糟糕,他完全认不出她是谁,只是一味的

    想要发泄。

    江暖橙害怕又惊慌,不过一下子,他已经撕扯开她身上的衣服,她大叫:“叶旭骞,我是江暖橙啊,你醒醒!”

    他根本听不进去,一个劲的在撕扯她的衣服,衣服撕碎的声音那么惊人,江暖橙顿觉身上一片凉意,她的力量根本无法与男人

    抗衡,更何况还是一个被药物控制的男人。

    在他去脱她的裤子时,她下意识抬手就给了他一个耳光:“你给我清醒点!”她怒喝。

    这次,叶旭骞是停止了动作,两人都气喘吁吁,江暖橙不知道他是不是被这一巴掌给打清醒了,小心说:“旭骞,我是江暖橙,

    你别乱动,我这就找人来帮你。”

    江暖橙揪着身上被撕碎的衣服,试图下床离开他,此刻的叶旭骞如一只准备突击的猛兽,一点都惊动不得。

    她很小心的避开他了,在她双脚着地就想着冲出去的时候,男人猛然出手勾住她的腰再次把她摔到床上,他低吼一声,清俊秀

    气的脸此刻是狰狞的,他不知道她是谁,只知道她是解药,他要发泄,粗1重的吻落在她身上,被撕烂的衣服被他狠狠扯开丢到

    地上。

    江暖橙连惊呼声都没机会发出,被他压在身下,他的力气出奇的大,她根本动弹不得,只有一双手是能动的,她用力捶打他根

    本无济于事,他已经被控制了,感觉不到痛。

    他身下蓄势待发的力量非常惊人,江暖橙一阵窘迫难堪,慌得落了泪:“旭骞,我是江暖橙,你快住手,住手啊!”

    江暖橙的手胡乱摸索,期望能找到什么来阻止他,床头柜那里,她的手摸索到了烟灰缸,那沉重的力量让她犹豫了,当真要拿

    这个东西砸他吗?

    可是裤子被他用力撕扯开的声音惊得她不能再有丝毫的犹豫,她闭上眼睛,紧紧咬住牙关,抓住烟灰缸用了大力气冲他的额头

    拍下去!

    停止了,他的动作停下来,他双目猩红一动不动的盯视她,江暖橙浑身都在发抖,她不想再拍他一次,祈祷着他能清醒一点,

    这时,有鲜红的血从他额头流下来,啪嗒,滴落到她脸上,她就差没有扯开喉咙大声尖叫了。

    “旭、旭骞?”他一动不动的让她心慌,在她喊出这一声后,他双眼一闭,整个人轰然倒在她身上。

    江暖橙仿佛从死里逃生一般,闭上眼睛喘息,他被拍晕了,没事了,只是好累,这家伙晕倒了还压着她,她真的一点力气都没

    有了。

    等她缓够了,她终于有力气来处理他,拿起自己被他撕成布条的衣服帮他扎好额头上的伤口暂时止血,现场一片狼藉,她自己

    根本无法处理,何况她的衣服没了。

    这个时候她只能找乔巧求助,她从床底捡起手机打给乔巧。

    医院,叶旭骞额头的伤已经被处理好,医生为他检查过后说他被下了超大量的药物,只能给他打安眠药让他睡久一点,让药效

    时间过去,发热的话就给物理降温。

    乔巧陪在心有余悸的江暖橙身边,缴清了药费才有空和她说话:“你这又是怎么了?”她回想走进酒店房间看见的那一幕便心惊

    ,江暖橙衣不蔽体,她脸上是血,倒在床上的男人同样流着血,她还以为江暖橙错手杀了人。

    江暖橙说了她和叶旭骞的关系,至于他被谁下的药,要等他醒来才知道了。

    乔巧不由得感叹:“真是多灾多难的孩子。”

    江暖橙也同样有感受,最近的倒霉事真多,她想到韩千雅,这次会是她的陷害吗?

    叶旭骞睡了很久终于醒来,他身上的药力基本都过了,江暖橙一直守在他床边,他一睁开眼睛就看见她。

    “小橙子?”他沙哑着声音,一动,就举得浑身不舒服,额头还贴了一块大纱布,他大怒:“谁打我?”还那么狠毒居然打他额头

    !要是再偏差一点打到他的脸不是要毁容了吗?

    江暖橙倒了杯水过来,没回答他的问题,扶他起来:“先喝水。”

    叶旭骞糊里糊涂,对自己为什么住进医院很不解,喝了水,喉咙没那么干涩了便迫不及待的问:“小橙子,你说究竟谁打我?抓

    住凶手了没?我要告他……”

    “凶手是我。”江暖橙没好气的睨他。

    叶旭骞惊诧:“你?怎么会是你?”

    “你还告不告我?”

    “你先说你为什么打我?”

    江暖橙皱眉:“你当真一点都想不起来了?”

    被她这样一问,叶旭骞沉默着努力去想被打之前的事,与韩千雅见面他记得很清楚,之后的记忆很模糊,只觉得很混乱,总之

    是发生了不好的事。

    “你被人下药了,是谁,你应该知道吧?”江暖橙问。

    叶旭骞眸光一闪,问清楚他记忆模糊的那些事情后,他缓缓攥起拳头,是韩千雅,她给他下的药,然后用他的手机发信息给江

    暖橙,她这样做,是陷害他还是江暖橙?或者两人她都想害?

    江暖橙审视他脸上的细微变化,着急的问:“究竟是谁?你说啊。”她觉得这个人是他们都认识的,否则不会发信息叫她去酒店

    ,这分明是陷阱,除了韩千雅,她想不到还有谁,只是没有证据,她需要叶旭骞的回答。

    叶旭骞想起以前,他们三人在一起的时候韩千雅总是故意挑拨离间,他那时候太年轻无法坚定意志做决定,总想着一个是他喜

    欢的人,一个是从小一起长大的人,他夹在中间真不是人,那时候还让江暖橙吃了不少委屈。

    没想到如今韩千雅变本加厉了,她比以前还要心狠,居然对他使用这种手段,这事他要亲自解决,不能再让江暖橙受委屈。

    他摇摇头,一副记不起的样子:“我不知道,我只是买了一杯水喝就变成那样了,真不知道是谁要害我,要是被我抓出来,我一

    定要告到他终身出不来监狱。”

    江暖橙翻白眼,一点都不想说她和这个人是认识的!

    医生确定叶旭骞身体没事后他可以出院了,江暖橙要送他回去休息,他却说不过是小伤,不需要休息,他回事务所处理案件,

    让她先回去。

    他走得很急,好像事务所很多事等着他处理似的,江暖橙站在路口,一时不知道接下来该做什么,她想去韩家想见韩夫人,又

    深刻明白这是不可能的事,暗忖着,要不等婚礼结束,她好好央求厉漠西,他应该会帮帮她。

    韩家门口,叶旭骞抽出一支烟点上,看见韩千雅从韩家出来,他眯起了眼,她还真是优雅漂亮,那张清纯的脸蛋仿若不食人间

    烟火,可就是这个女人,给他下药,叫江暖橙来找他,她做这些事情真是得心应手,这种女人就是毒罂粟,看着美丽实则要人

    命。

    韩千雅眉想到叶旭骞那么快就找上门,她走到他面前,很是散漫的睨他:“找我有事?”

    叶旭骞深吸一口烟,随即丢到地上,一脚踩扁烟头,韩千雅不动声色的看他这一系列动作,高傲的仰着纤长的脖颈,眼底露出

    不屑,谁知道迎接她的是男人突然用力的掌掴!

    她高扬起的脸正好方便了他这一巴掌打下来,她捂住脸颊怔了一下便猛然转头瞪向他。

    “你……”一个字才说出口,他的大手便掐住她的脖颈,眼里都是愤怒,恶狠狠的道:“韩千雅,别以为我还是当初那个愣头小子

    被你迷惑,你今天敢对我下药,别以为我不会对你出手!”

    韩千雅听完他这些话一反常态的笑了,那笑容是扭曲的:“哈哈,你那么生气干什么?我知道你现在喜欢江暖橙,所以我就帮帮

    你好了,怎么样?你是不是很爽?江暖橙的滋味如何?我告诉你,她可是有很多男人的,你只不过是她其中的一个,这样的下

    作的女人你还喜欢吗?”

    叶旭骞怒火更盛,双目阴戾,掐住她脖子的手加重力道:“你再敢多说她一句坏话,我让你现在就断气!”

    韩千雅已经感觉到他的狠劲,她的脸因为缺氧而变紫,她终于有了害怕的念头,可是她说不了话,她想掰开他的手却做不到,

    他的力气还在加大。

    就在此时,韩家里的下人发现大小姐被人掐着,大惊失色的跑出来,好几个人一下子冲出来,他们一上来就对叶旭骞出手,拼

    命救出他们的大小姐。

    叶旭骞寡不敌众,韩千雅被韩家的下人救回去,他被几个人围着打倒在地上。

    韩千雅大口大口的喘息,颤抖着手指地上的叶旭骞,命令一群下人:“打,给我好好的打!”不自量力的东西,居然敢来她家门

    口找她晦气,不把他打得断胳膊断腿她都不会罢休!

    下人们听到大小姐的命令,更加卖力的对叶旭骞拳打脚踢,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躺地上的人没有了反抗,韩千雅才抬手喊停:“

    行了,不要把他打死,把他拖远一点丢了,不要沾了晦气。”

    下人们停止殴打,立即听从吩咐将半死不活的叶旭骞拖走。

    韩千雅冷眼瞧着这一切,想替江暖橙出头?妄想!江暖橙她就快完蛋了!

    是夜,江暖橙回到紫金山庄,钟叔见她回来便迎过来:“江……少夫人,你可回来了,二少在等你一起用餐呢。”

    江暖橙一怔:“钟叔,你叫我什么?”

    “哦,二少跟我说了,以后我要改口唤你少夫人了。”钟叔很开心的样子,二少终于成家了。

    江暖橙倒是没想到厉漠西会下这样的命令,她感觉得到,和他领证后,有些事情在慢慢的改变。

    二楼客厅,厉漠西在看文件,二郎神忠诚的守趴在他身边,见江暖橙出现倒是很友好的跑过来在她脚边打转。

    江暖橙弯腰抚了抚二郎神的脑袋,想想最初的时候它还凶神恶煞的扑过来要咬她,和现在完全两个样,果然很多东西都在改变

    。

    她抬眸看向厉漠西,他也正好看过来,漆黑的眸子没有波澜却深邃得让人忍不住心跳乱了。

    “回来了。”淡淡的声音。

    “嗯。”她点头。

    他收好文件,吩咐钟叔开饭,江暖橙惊讶,他还真是在等她回来开饭。

    厉漠西先在餐桌旁坐下,江暖橙看了看,正想在他对面的位置坐下,他忽然出声:“坐这里,坐那么远怎么夹菜?”

    江暖橙疑惑,她坐这边也是可以夹菜的,但见他眸带威慑,她默默的坐到他身边。

    钟叔很快上齐了菜,他有自己的小厨房,不会和他们一起用餐,他退出后随便把二郎神也带了出去,餐厅里只有他们两人在用

    餐。

    厉漠西原本话就少,江暖橙若是不说话,这气氛就压抑下来,不知道为什么,自从参加了韩千雅的生日派对回来后,他们之间

    就变成这样,很沉默,压抑得难受。

    江暖橙扒着碗里的饭,满桌丰盛的菜肴,她没有胃口,他突然夹菜给她,还是淡淡的口吻:“不吃饭在想什么?等我喂你?”

    江暖橙看见他眼里的戏谑,连忙说:“我哪敢。”低头,把饭扒进嘴里。

    “今天去医院了?”他像是随口一问。

    江暖橙点头:“嗯。”没了下文,没看他所以看不见他眼底的深意。

    “岳父可好?”他继续问。

    江暖橙这才抬眸,过一会才明白他嘴里的岳父是她父亲,她又点头:“好。”低头,吃饭。

    厉漠西眸光沉了沉,这女人就没有什么要跟他说的?他正阴郁烦躁,她这时候抬头看过来,他眸光一亮,她是不是要坦白了?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