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价隐婚妻-正文 第279章 身世被曝光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蓝妖 书名:天价隐婚妻
    厉漠西等着她开口,孰知她只是说:“想想你,要不是你,我爸爸现在也不会有那么好的治疗环境。”

    厉漠西微眯了眼眸:“就这样?没别的了?”

    江暖橙见他神色似乎不太对劲,试探着问:“呃,还有什么吗?”他还想听她说什么?

    男人神色更加淡漠了,冷声道:“没事,吃饭。”

    “哦。”江暖橙闷闷的应声,貌似她没做什么让他不快的事情吧?他怎么就变了脸?

    这之后,两人相对无言,沉默的一顿晚餐。

    江暖橙与厉漠西如约举行婚礼,婚礼的地点在郊外的一处山庄,属于厉家的产业,这场婚礼是举办给老夫人看的,所以并不隆

    重,邀请的也都是厉家最亲密的亲戚朋友,总计也就百来人。

    大家接到厉漠西举行婚礼的邀请都很吃惊,谁都没有准备,何况在他们看来,厉漠西要娶的人至少不是那么平凡。

    方蔓荷暗中跟大家解释了这是老夫人的意思,也请大家不要宣扬此事。

    山庄里都是厉家的人,可以大方举行婚礼。

    老夫人今天很高兴,看起来精神很好,一个个来道贺问好的人都暗暗感叹,这一定是老夫人此生最后一次这么高兴了,他们已

    经听方蔓荷说了老夫人时日不长,由此理解了厉漠西为何娶江暖橙,完全是为了老夫人高兴。

    江暖橙还是披上了婚纱,从昨晚开始,她的眼皮一直在跳个不停,她寻思着她这么不安,是不是因为没和叶旭骞联系上?昨晚

    到现在他的电话都无人接听。

    她化好了妆,忍不住拿起手机走到一旁再打叶旭骞的号码,长久无人接听的铃声着实让人心焦。

    这一次,还是无人接电话,她深深拧眉,出什么事了?

    她一转身,被突然站在身后的伟岸身躯吓一跳,一抬眼,看见是厉漠西,她呼一口气:“你怎么在这?”居然没发觉他过来,真

    是大意。

    他也换好了礼服,一身白色的西服让他看起来和平时很不一样,只是他过于冷峻的脸即便是换了那些深色系的衣服,还是让人

    不敢多和他对视,这男人天生就有一种慑人的气场。

    厉漠西从昨晚就看出她魂不守舍,他一直忍着没问,到了今天,她还是这副样子,终是禁不住开口:“一直打电话给谁?”

    “没有,就随便打打。”江暖橙低下了头。

    “是么?我以前怎么没发现你有那么多人可以打电话?”他注视她,那目光逼人,仿佛要把她看穿。

    江暖橙实在受不了他这种阴阳怪气的口吻,只好坦白:“是,我没有那么多人可以打电话,我只是打给旭骞,从昨晚到现在他都

    没接过电话。”

    男人的眉目瞬间像是笼罩了寒霜,冷诮道:“他不接你的电话就让你这般魂不守舍?”

    江暖橙心头一震:“我,我只是有些担心。”

    他忽然捏住她的下巴抬起来,冷锐的眸子蕴着一丝冷焰:“江暖橙,你知不知道今天你是我的新娘子?”

    他的怒意来对她而言来得那么突然,她眨眨眼,平静道:“我知道。”

    “知道你就给我专心点,我不希望一会宣誓的时候你还在想着别的男人!”他盯着眼前这张脸蛋,望进她眼眸深处,有时候他真

    恨不得敲开她的脑袋,看看里面究竟装着什么。

    “我没有不专心,只是……”

    “那你为什么一副愁眉不展的模样?和我举行婚礼让你很难过?”他打断她的话,浑身都是压人的气势。

    江暖橙无法理解他为什么突然变成这样,他是不是太认真了?他们举行婚礼不过是为了老夫人高兴,这不过是一个仪式,他何

    必这样较真?

    “我不管你怎么想,披上了我准备的婚纱你就给我笑,不准皱眉!”他霸道得不可理喻!

    她欲张开说话,他一低头便擒获她的唇,铁臂圈住她的腰身,拥紧她,嘴唇与她的唇片厮磨,野蛮的啃噬,带着惩罚的怒意,

    撬开她的唇齿,狠狠的掠夺她的一切。

    江暖橙下意识揪紧他胸前的衣服,她深切感受到他的怒意,嘴唇被他允吻得好麻,头皮都发紧了。

    她几乎要窒息了,他还缠着她的舌不放,她以为要被他吻晕了,他却放开了她,彼此都呼吸急促,她的脸蛋一片酡红,他额头

    抵着她的额头,那双向来清冷的眸子此刻有着深邃讳莫的光芒,叫人看不清却忍不住被吸引。

    “我很认真,希望你也认真点!”他嗓音沙哑,眼眸直直望着她。

    江暖橙还没从缺氧中缓过神,听不出他话里的深意,听懂了字面上的意思,要认真对待这个婚礼。

    山庄的礼堂被布置得庄严且浪漫,专门请了牧师来主持婚礼,台下的亲朋好友分成两边对坐,老夫人与方蔓荷坐在最前头。

    厉振刚今日很是高兴,有人问到,他便说厉漠西他也是看着长大的,今天能够见他成婚,很为他高兴。

    有人就感叹了:“哎,若是振刚你家少棠还在的话早就结婚生子了,今日或许你已经抱着孙儿了。”

    厉振刚闻言,眼睛有些湿红:“是啊,可惜,可惜我没这个福气啊。”

    那人拍拍他的肩膀:“少棠是好孩子,他和漠西最要好了,若是他在天有灵也会为漠西祝福的。”

    厉振刚点点头:“所以我一直把漠西当成自己的孩子看待,他今天成婚,我能不高兴吗?”

    “那么一会多喝两杯?”

    “我奉陪。”

    两人哈哈一笑,厉振刚一脸的笑容,只是眼里有着深深的寒光,是该好好庆祝庆祝,厉漠西终于娶了江暖橙这个平凡的女子。

    方蔓荷今日一直维持着笑脸,她感觉脸颊都有些僵硬了,频频看着时间,心想这个遭人嫌弃的婚礼赶紧举办完事算了,看一眼

    笑得合不拢嘴的婆婆,她笑也不是气也不是。

    老夫人今日话特别多,见人就说她的孙媳妇多好多贤惠,也不管人家听得不耐烦。

    终于吉时到了,牧师已经就位,等着新郎和新娘入礼堂。

    有乐队在演奏浪漫的乐曲,伴着悠扬的乐声,厉漠西挽着江暖橙出现在众人眼前,大伙纷纷看向门口,男人高大英俊,女人娇

    俏美丽,他们站在一起到真是非常养眼的一对。

    有人暗暗叹息,江暖橙的气质倒是很配厉漠西,只可惜她身份太过平凡,如此一想就让人觉得她其实不配。

    江暖橙以为自己不会紧张,直到与厉漠西一起出现在众人的注视下,她才知道自己原来紧张得很,她下意识想退后,厉漠西似

    乎感觉到她的紧张,他让她挽紧他的手臂,低声说:“不过一小段路,这样就想退缩了?”

    江暖橙抬眸看他,他眼里有调侃的意味,她定了定心神,不能让他小瞧了。

    “我不会退缩。”她同样轻声回他。

    厉漠西淡勾唇,抬步,与她一起走进礼堂,身后有花瓣一路跟着他们洒进礼堂,客气里都是芬芳的花香。

    这个婚礼虽然简单却是温馨的,江暖橙看见老夫人正笑望着他们,她扬起笑容,既然都举行这个婚礼了,那就全身心的对待吧

    ,好歹她现在挽着的男人是整个A市女人都倾慕的对象,他英俊多金,他翻手为云覆手为雨,能嫁给这么厉害的男人,也不知

    道她修了几辈子的福气呢。

    两人站在牧师前,牧师一脸祥和,开始宣誓。

    气氛变得肃穆,众人屏息看着这一幕,牧师问厉漠西愿不愿意娶身边的女子为妻,他看看身边的江暖橙,眼里眸光流转,菲薄

    的唇正要吐出那两个字,门口突然响起一声大喝:“等一下!”

    这一声不和谐的声音让众人蓦然回头看去,门口那里突然出现的人让大家觉得奇怪,那不是韩家大小姐么?她身边坐在轮椅上

    的妇人又是哪位?还有他们身后,那些扛着相机的是记者?

    一时间大家窃窃私语,韩家大小姐这是什么意思?难道她不知道今天的婚礼不允许报道吗?她怎么还敢带着记者前来?这不禁

    让人猜测,是不是因为厉漠西娶了别的女人,她心生嫉恨,现在带着记者来破坏婚礼?

    厉漠西眸光一沉,韩千雅,他不是通知她不必来参加婚礼了吗?她现在又是做什么?

    江暖橙的视线却定格在韩千雅身边,那个坐在轮椅里的妇人,那是韩夫人吗?距离有点远,还是逆着光,她一时看不真切韩夫

    人的面目,但是那个身影那么熟悉,真的很像她母亲,她心尖一紧,本能要过去,厉漠西紧紧握住了她的手。

    方蔓荷同样是惊诧,韩千雅这般大阵仗的带人马过来想怎么样?如果韩千雅来大闹婚礼,她绝对不赞同这种鲁莽的行为。

    老夫人见到韩千雅只有厌烦,这个女人要来抢她的孙儿吗?哼,就算这个婚礼搞砸了也没关系,反正她孙儿已经和江暖橙领了

    证。

    在场的宾客里,恐怕只有厉振刚一人的神色非常凝重,韩千雅,他倒是忘记防范这个女人搞花样,他看见了那些记者,他暗暗

    冷笑,如果韩千雅找记者来报道婚礼,那她就大错特错了,厉漠西绝不允许她这样做。

    韩千雅在大伙的注视下,推着轮椅带着身后一干记者步入礼堂,他们的到来,让这里的气氛变得古怪。

    暗夜不知道韩千雅是如何进来的,这个时候也不该追究这个,他要负责保护好厉漠西以及在场的人。

    越来越近了,江暖橙终于看清楚坐在轮椅上的妇人,她很瘦削,整个人苍白无力,仿佛随时都会挂掉,可是那张脸,就算再怎

    么变,她都不会认不出这张脸,她分明就是她的母亲——白卉娅!

    江暖橙已经顾不得其他了,眼前这个就是她一直苦苦寻觅的母亲!她用力挣脱了厉漠西的手,冲着母亲奔过去,破口喊道:“妈

    ——”

    就在她快接近白卉娅时,韩千雅挡在她面前,眼底冷光迸裂:“江暖橙!”

    江暖橙被拦了去路,一转眸就对上韩千雅带着深深恨意的眼眸,她恍然一怔,韩千雅,对了,眼前的妇人还是韩夫人,她是韩

    千雅的母亲!

    这究竟怎么回事?她的母亲怎么变成了韩千雅的母亲?难道母亲失踪的这几年进了韩家,成为韩夫人吗?

    江暖橙想不到那么多,她现在只想和母亲相认,隔着韩千雅,她焦急的说:“妈,我是暖橙,你的女儿,你不认得我了吗?”

    韩千雅一把推开江暖橙,冷冷道:“江暖橙,你少惺惺作态了!你还想认她这个妈吗?你不是恨不得把她推下水,害死她吗?”

    此话一出众人哗然,这位韩夫人是江暖橙的母亲?江暖橙想谋害自己的母亲?只是这关系好混乱,大家一时也不明白怎么回事

    。

    厉漠西眸色一变,上前将江暖橙拉进怀里,让她不要那么激动,他冷眼看向韩千雅:“无凭无据的事不要乱言,千雅,你今天过

    分了。”

    韩千雅知道厉漠西会护江暖橙,她今天是有备而来,所以她此时并不气恼也不伤心,她冷静道:“漠西,我知道你被江暖橙欺骗

    了,我今天来就是揭穿她,等你认清楚她的真面目,你一定不会再要这个女人!”

    厉漠西眉目一拧,老夫人此时激动的站起身,指着韩千雅怒声道:“你想干什么?今天是我孙儿和孙媳妇的婚礼,谁都别想破坏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为什么来破坏婚礼,不管你使什么手段,漠西都不会娶你!”

    韩千雅眼里冷光一闪,面对老夫人的指责,她佯装客气:“老夫人,您也是被江暖橙的表面给欺骗了,等我说完要说的话,您就

    知道这个女人有多狠毒了。”

    “千雅,你究竟要说什么?有什么事情不能过后再说吗?”方蔓荷虽然站在韩千雅那边,可是这种场合可不能乱来,那是丢大脸

    的事。

    “伯母,今天我来这里是为了漠西,不管你们怎么看待我,为了漠西,我就是背上骂名也甘愿,就如当年,我能不要性命去换他

    的命。”韩千雅这句话里带着一丝煽情,众人一时无言。

    韩千雅话音一落,抬手指向江暖橙,大声说:“不怕告诉大家,江暖橙与我有同一个生母,就是现在坐在轮椅里如今的韩夫人。

    ”

    众人惊诧,看看江暖橙又看看韩千雅,他们两人是有那么一点相似,却又不像姐妹,难道是同母异父?

    江暖橙比任何人都惊诧,她的母亲同样是韩千雅的母亲?不,她不相信,在她的记忆里,母亲只生了她一个孩子,韩千雅怎么

    可能也是母亲生的?

    但是韩千雅比她大了几岁,难道说母亲在生她之前生了韩千雅?这究竟怎么一回事?

    “不错,也许你们都猜到了,我和江暖橙的确是同母异父的姐妹,我是姐姐,她是妹妹,原本这个世界上不会有江暖橙的,是他

    的父亲,他那个卑劣的父亲江建远,他害了我母亲,他毁了我母亲一辈子!”韩千雅咬牙切齿的模样带着浓郁的仇恨,她恨江暖

    橙,恨她的父亲。

    “韩千雅,你不要乱说话,我父亲和母亲分明非常相爱,我父亲不是你说的那样!”江暖橙忍不住为自己的父亲打抱不平,她记

    忆里,父亲和母亲相敬如宾,虽然母亲很少有笑容,可是父亲对母亲很顺从体贴,母亲喜欢的他都一一记得,怎么能说她父亲

    毁了母亲的一辈子?

    “呵,你那么急着反驳干什么?我话还没说完呢。”韩千雅睨一眼江暖橙,接着说:“我妈妈原本是和我爸爸相爱的,江建远一直

    觊觎我妈妈,一直想横刀夺爱,可我妈妈最终还是嫁给我爸爸,之后怀了我,原本我们一家三口可以过幸福平静的生活,可是

    江建远那个禽兽不如的人渣,他……”韩千雅说到这里情绪激动,坐在轮椅上的韩夫人同样激动的大口呼吸。

    韩千雅犀利的眸子里带着泪光,她恨恨的直视江暖橙,一字一句说出那残忍的过往:“江建远他嫉恨我爸,对我妈还不死心,趁

    着喝醉故意耍酒疯,他强暴了我妈!”

    这话如一颗炸弹砸下来,众人都惊愕不已,这真的是很难堪的过往,韩千雅她怎么忍心带着她母亲一起在众人面前揭穿这些过

    去?

    韩夫人当场便哭了,她哭那般委屈凄楚,一个女人遭遇这种祸事肯定痛不欲生。

    于是没人怀疑韩千雅说的话是假的,看看韩夫人有多伤心难过。

    江暖橙脚步趔趄,若不是厉漠西伸手扶住了她,她差点就站不稳了,韩千雅的话如魔音一般回荡在她脑子里,她爸爸趁着喝醉

    耍酒疯强暴了她妈妈,所以……所以她能来到这个世界,是因为爸爸强暴了妈妈?

    天呐,她要疯了,谁来告诉她这不是真的?

    她看向韩夫人,眼眶带上泪光:“妈,你说这不是真的,你和爸爸是相爱的对不对?你们是因为相爱才结合的对不对?韩千雅她

    在说谎对不对?”她不愿意接受,一点都不愿意接受那样的过往。

    韩夫人抬起泪眼,看向江暖橙,带泪的模糊视线里,江暖橙那张脸和江建远的脸重叠,她一瞬间起了恨意,她极其恼恨的说:“

    我讨厌你,恨死你们了,我不要你这个女儿,没有你这样的女儿!”

    是的,她恨江建远,是他毁了她的幸福生活,若不是被她强暴怀了孩子,她也不会被赶出韩家,不会和大女儿分离。

    她跟江建远在一起是迫不得已,她原本是大家千金,从小衣食无忧,父母不让她接触生意,她懂的事情不多,被夫家赶出来,

    还怀了一个孩子,她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办,她想到了死,可是江建远救了她,说会养她一辈子,求她把他的孩子生下来。

    她恨透了这个男人,她不愿意,他便强行带她回去,不准她死,也怪她懦弱,最终还是把孩子生了下来,江建远果真如他所说

    ,他对她很好,百依百顺,有时候她真的要感动了,可是一想到就是他害得她名节不保,被夫家赶,被娘家嫌弃,她遭受的一

    切痛苦都是他带给她的。

    于是她放不下心里的恨,孩子虽然是无辜的,可那是江建远的种,她也恨!

    她一心记挂着大女儿韩千雅,她多次偷偷去见韩飞航,求他让她回韩家,她不要别的,只想要女儿。

    韩飞航提了一个要求,只要她做到,她就能回韩家,她忍辱负重终于做到了他提出的要求,她也如愿的回到韩家。

    只是那些年的痛苦压抑让她很悲观,即使回到了韩家认回大女儿,她依然无法释怀,很多个夜里,她从噩梦中惊醒,梦里是江

    家倒塌在火海里,江建远葬身火海!她的小女儿也在火海里没了。

    江暖橙对她而言只是一个痛苦的记忆,是她被强暴得来的恶果,她是极其厌恶的!

    江暖橙无法接受母亲这般厌恶的眼神以及嫌弃的话语,她瞪大泪眼:“妈,你、你真的那么讨厌我么?”难道她记忆里父母相亲

    相爱的画面都是假的吗?

    “江暖橙,你没资格叫她妈妈,没资格流眼泪,你现在知道自己是怎么来到这个世界上的了吧?你知不知道你的到来是一种罪孽

    ?你真恶心!”韩千雅狠狠的数落。

    “到了今天,你们江家的人还不肯放过我妈妈,现在还想抓她回去,你故意接近漠西不就是为了探听我的消息找出我妈妈吗?你

    知道我和漠西的关系,所以你故意插足进来,目的就是为了破坏我和漠西感情,你这女人真是厉害,现在我们都被你耍得团团

    转!”韩千雅大声揭穿江暖橙。

    她看向厉漠西:“漠西,你看到了,这个就是你认识的江暖橙,她从一开始接近你就不怀好意,她出现就是为了破坏你我的感情

    ,你现在还要和她举行婚礼吗?”

    厉漠西看向脸色苍白的江暖橙,神情沉敛,黑眸如潭,幽光凛冽。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