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价隐婚妻-正文 第280章 连心都是瞎的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蓝妖 书名:天价隐婚妻
    脸如白纸的江暖橙恍然转眸看向厉漠西,他如寒潭的眼眸冷得人大颤,她一瞬间就心慌了,她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是不是

    因为突然知道自己令人厌恶的身世,连她的亲生母亲都厌恶她,所以她害怕再多一个人厌恶自己。

    “漠西……”她无力的喊出他的名字,这一刻,她那么的惊慌,那是令人窒息的感觉,她怕,怕他会这样甩开她的手,她竟然不

    知,原来她已经那么在意他的看法。

    韩千雅揭露的过往让大家还没从震惊中回过神,原本气势很足的老夫人此刻都不知道该如何开口帮江暖橙说话了,最主要是韩

    千雅说江暖橙故意接近漠西,这一条现在还无法反驳,毕竟韩夫人就在那里,江暖橙她也确实是在寻找韩夫人。

    韩千雅揭露江暖橙身世的时候记者们按照约定没有记录那些,事关她母亲的名节,她身为女儿也要脸面,她今天带着母亲来这

    里,主要目的是要破坏这场婚礼,所以记者们从现在开始拍摄。

    厉漠西一直没开口,他的沉默让人焦急,韩千雅比谁都急,她沉不住气了,突然拿出一叠相片,她冷声道:“漠西,如果这还不

    能让你下决心的话,看了这些相片你一定会相信我说的话,江暖橙她根本就是在利用你,她对你没有半点真心!”

    海伦将照片拿过去给厉漠西,他狐疑的接过相片,他的神情骤然急转聚下,眼眸里卷起冷厉寒煞,倏然瞪向江暖橙的,如一把

    冷锐的利剑,似要把她刺死!

    江暖橙看不见他手里的相片,其他人更不可能看见了,谁都充满了好奇,那是怎样的相片,居然让厉漠西在一瞬间起了肃杀之

    意。

    江暖橙被他的眼神吓得抖了抖,她从来没见过他那么恐怖的眼神,而这一边,韩千雅勾起了冷笑。

    下一刻,厉漠西狠拽住江暖橙的手腕,硬拖着她往礼堂里面的休息室走,那模样好像要拖她去杀了!

    众人皆惊,都站了起来,这是要出人命了吗?

    老夫人脸色大变:“漠西!”

    方蔓荷也好不到哪里去,紧追着去,她真怕儿子做什么错事,厉漠西冷冽的丢下一句命令:“暗夜,没我允许,谁都不准踏近一

    步!”

    暗夜即刻待命,与一群黑衣保镖拦在休息室入口,果真是谁都不准靠近。

    厉振刚看着这突然变化的局面,这场婚礼是不可能继续了,他暗暗咬了牙,冷睨一眼韩千雅,这个女人真是碍事!

    韩千雅一点都不紧张,她大大松了一口气,她成功了,这场婚礼无法举行了,她看看身边的母亲,蹲下1身握住母亲的手,低声

    道:“妈妈,你今天的付出会有回报的,江暖橙她很快就会消失了,那些你厌恶的人一个一个的都会消失的!”

    白卉娅颓然的坐在轮椅里,她一时恍惚一时清醒,她眼角还挂着泪,不知是伤心还是因为不堪的过往。

    厉漠西拽着江暖橙进了休息室,嘭一声重重甩上门,将外界的一切隔离。

    一进到里面,他狠狠甩开她的手,江暖橙差点一头撞到里面的桌子,好不容易站稳了身子,不明所以的回头看向他:“你怎么了

    ?”

    虽然手被他抓得很痛,他对她的行为粗暴野蛮,但她还没弄清楚他为什么变成这样,那个相片到底拍的是什么?

    可现在,她从他的眼睛里看见了厌恶,嫌弃,恼恨,这些都是那个一向冰冷淡漠的厉漠西所没有的情绪,他竟然被激怒了吗?

    他也开始厌恶嫌弃她了么?

    “江暖橙!”他突然一个健步上来伸手就掐住她的脖子,漆黑的鹰目阴鸷得可怕,他是要杀死她吗?

    她徒然瞪大了双眼,呜呜呜的出声反抗,可他的力气好大,那力气传递着他的怒意,她深刻感觉到他浓浓的杀意!

    他掐她的力道有多大他的心就有多痛,他双目瞬间布满血丝,沉沉喘着气息,冷冷道:“我知道你接近我是为了找你母亲,我这

    辈子最痛恨就是背叛和被利用,你知不知道我花费了多大力气劝服自己不计较?我对自己说,你要找母亲,那是有孝心!”

    那天在她父亲病房外听到她说的话,他很生气,他那时候就恨不得抓她出来质问,他没有那样做,他说服了自己,以为她也会

    像他一样既然结为夫妻就会相信对方,会跟对方坦白,可她没有!

    就在昨晚,他试探的询问,她还是只字不提,她一整晚魂不守舍,今天他才得知原因,是为了她那个青梅竹马!

    所以在韩千雅带着她母亲来揭露她身世后,在韩千雅问他还愿不愿意娶这样的江暖橙时,他依然没有改变决心,他说过他只结

    一次婚只拍一张结婚照,他说出口的话从来不是开玩笑!

    可是这个女人,她从来没有当真!

    他眸光暗沉沉的,见她快要无法呼吸了,手一颤,松开了她的脖子改而抓住她的肩膀,气势骇人的逼视她:“你知不知道你已经

    是我的妻子?你有把这件事放在心上吗?”

    江暖橙捂住脖子顺气,被他的怒火烧的不知所措:“我知道,可我一直以为这不能当真。”

    他抓住她肩膀的力道骤然加大,几乎要把她的肩骨捏碎,他面部线条绷紧,脸颊突显他用力咬出的牙痕,眼底风云急转,在她

    耳边怒吼:“你果真没有一点真心,我那么认真你都没有看见吗?你瞎吗?啊?你说啊,你是不是瞎了?连心都是瞎的!”他的

    手指戳着她的心口,冷怒之焰喷薄而出。

    江暖橙被他怒吼得缩着身躯,他的话让她震惊,他说他是认真的?

    “对不起,我……”

    “不要跟我道歉,我不需要,你若是半点都不当回事,你可以跟我坦白,我厉漠西绝对不强人所难!”他松开她,冷冷嗤笑,那

    笑容又酸涩又狠戾,他扬手,将手中那些照片甩到她头上,阴鸷的吐出一个字:“滚。”

    照片尖锐的一角划过她的脸蛋,划开一道血口,从她眼前飘落,她捕抓到一些凌乱的画面,她豁然出手抓住其中一张相片。

    手里的这张相片,拍下了那看起来肮脏不堪的一幕,她身上没有衣衫,被同样光着身的叶旭骞压在身下,他埋头在她脖颈间落

    下吻,她捶打他后背的动作被定格下来像是在拥抱他。

    江暖橙捂住嘴巴,浑身瑟瑟发抖,看向地上的照片,那些全都是同样的照片,她一瞬间明白了,叶旭骞被韩千雅下了药,韩千

    雅故意叫她去酒店找叶旭骞,暗中早布置好了一切,就等着拍下这不堪的一幕。

    厉漠西回想到举行婚礼之前,江暖橙还在焦急的打电话给叶旭骞,她还承认接不到他的电话她很担忧!

    当他看见这些照片,他瞬间脑子充血,他是很想杀人,杀了那个姓叶的,杀了这个明明已经是他妻子却和别的男人……

    厉漠西觉得自己呼吸很难受,他很想杀死她,可他竟然下不了手,他到了这个时候还舍不得!

    他恨恨的转身,他要离开这里,永远都不要再看见这个女人!

    江暖橙明白过来后知道厉漠西误会了她,见他转身离开,她惊慌的追上去:“厉漠西,你听我解释。”

    他打开门踏出去,根本不愿意再听她多说一句,他告诫自己不能再相信这个女人的一句话!果然,女人都是不可以相信的,当

    年他错了一次,酿造了大祸,今天怎么就相信了这个女人?

    这辈子,他都不会再相信任何一个女人!

    “厉漠西!”江暖橙伸手要去抓住他的衣角,守在门口的暗夜挡在她面前,将她与厉漠西隔开。

    “暗夜,你让开,我有话要和厉漠西说!”江暖橙很着急,一直推着暗夜,暗夜就是不让,面无表情的说:“二少让你滚,你滚吧

    。”

    “我真的有很紧急的话跟他说!”江暖橙急了,见暗夜一直不肯让开,她张嘴就咬暗夜的手臂,在他吃疼的片刻,她推开他,急

    急忙忙冲厉漠西跑过去。

    她显然忘记了,没有暗夜的阻拦还有其他人,那些人快速把她拦下,她还在挣扎,要去追厉漠西,不知道是谁推了她一下,她

    重重跌倒在地上,那洁白的婚纱染了尘埃,脏了,凌乱了。

    她看见厉漠西坐进车里,车子扬长而去,他最后留给她的是一个冷漠的背影,他始终没再回头看她一眼。

    她跌倒在地上,再也没有力气爬起来了,手里的相片散落在面前,她望着他离开的方向,眼泪夺眶而出,那些泪水来得那么急

    那么凶猛,她的心突然间缺失了一大块,在那个刹那,她恍然发觉,她失去了最重要的那一部分。

    心口好痛,泪水决堤,她伏在地上哀哀的哭泣起来。

    为什么,为什么在一刹那间,她什么都失去了,好不容易见到了母亲,可是母亲当着众人的面揭穿她丑陋的身世,母亲厌恶她

    ,唾弃她,恨不得永生不再见她。

    现在,刚和她结婚的男人还没完成婚礼同样抛下了她,她感觉到来自这个世界的深深恶意,她是不是真的不该来到这个世界?

    宾客们都被走了,方蔓荷焦头烂额,好言好语交代大家不要宣扬这件事,韩千雅带来的记者也被打发了,不过他们带来的相机

    全部被扣押,谁都不许报道这件事。

    老夫人被气得病发,阿源送她去了医院,整个山庄里混乱一片。

    厉漠西走了,暗夜留了人在这里善后,随后便追主子去了,没有人理会跌倒在地上哭泣的江暖橙。

    韩千雅让人送母亲回韩家,她没有走,她在等江暖橙。

    在这个角落,她看见了此刻身披婚纱却不在是美丽新娘的江暖橙,她跌倒在地上止不住悲伤的流泪。

    韩千雅冷笑,一步一步走过去,居高临下的站在江暖橙面前,讥讽道:“是不是很伤心很难过?江暖橙,我早就警告过你,不要

    留在A市,不要和我抢厉漠西,你为什么不听呢?你看看,落得今天的下场,你说是不是你自作孽?哦,忘了,你的存在本来

    就是一个孽!”

    江暖橙听着韩千雅一句句的冷嘲热讽,她捏起了拳头,眼里含泪,却掩藏不了她的愤怒,她抬头瞪视韩千雅,这个和她同母异

    父的姐姐,这个姐姐可真是够狠心的,居然这般对她下狠手!

    “瞪我干什么?难道我说错了?”韩千雅不屑的冷哼,她缓缓蹲下0身子,看着眼前哭成泪人的江暖橙,啧啧道:“哎呦,瞧你伤

    心的,现在你终于知道难过了?”

    “韩千雅,这个是你干的!”江暖橙拿起那些照片,怒瞪韩千雅。

    韩千雅瞥一眼那照片,非常大方的承认:“对,是我干,那又怎么样?我不过是见你和旭骞那么投缘,就好心一次成全你们,怎

    么样?他满足你了吗?”她邪恶一笑,那笑容极其欠揍。

    江暖橙怒不可遏,扬手就想给韩千雅一巴掌,可她才抬手,韩千雅就抓住她的手臂,轻蔑道:“怎样?还想打我?哼,叶旭骞那

    小子打我,你也想打我是吗?都是不自量力的东西,最后还不是被我的人打得起不来。”

    江暖橙一惊:“你说什么?你对旭骞做了什么?”

    “那么紧张,看来你很在意他嘛,不要担心,不过是断手断脚,死不了。”韩千雅无所谓的态度。

    “韩千雅,你好恶毒!”江暖橙破口大骂,怎么会有那么狠毒的女人?叶旭骞怎么说都对她好过,她怎么能让人打断他的手脚?

    “我恶毒?江暖橙,真正恶毒的是那个卑鄙的江建远,他不只害了我妈,还害了我!你知道我妈被赶出家门后我过的是什么日子

    吗?”韩千雅想起小时候没有妈妈的生活,那样的日子她永远都不想在过。

    母亲被赶出家门后,她爸爸韩飞航给她找了一个后妈,那个后妈妖艳美丽,把她爸爸迷得团团转,每当爸爸不在家,后妈就会

    想着办法对她各种‘伺候’。

    她记得那一次在花园里,她刚给花培了土,手心都是泥巴,她不小心碰撞了后妈,那个可恶的女人说气她弄脏了裙子,居然捡

    起旁边的石头冲她脑袋上砸过去!

    她当场就晕了,等爸爸回来,那女人却说她贪玩,自己跌破了头,爸爸居然相信了那个女人的话!

    诸如此类的事情不胜枚举,韩千雅真是怕极了那种生活。

    “江暖橙,不如我把一切都告诉你吧,其实我早就知道你是我同母异父的妹妹,所以我故意转学到你学校,我故意和你好,然后

    毁掉你在乎的一切,你不要有怨言,这些都是你欠我妈妈欠我的!”

    江暖橙一言不发,看着韩千雅得意的模样,她要听她说那些事情,她要知道一切真相,事到如今,她没有逃避的机会。

    “妈妈那么厌恶你以及恨江建远,可她却在江家呆了那么多年,你知道为什么吗?”韩千雅故意凑近她,阴森森的笑了,那语气

    很低像死鬼魅,她轻轻的说:“因为我爸爸跟她说,只要她整垮江家,江家的一切归入韩家的那一天,她就可以重新回到韩家,

    为了回来,妈妈就留在江家,她当卧底,她掌握了江建远的一切,所以江家才那么轻易的在一夕之间崩塌了!”

    韩千雅疯狂的笑着:“怎么样,这个真相是不是令你更心疼?”

    江暖橙再一次受到重大冲击,她妈妈留在爸爸身边,就是为了整垮江家!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