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价隐婚妻-正文 第281章 可是她那么恨你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蓝妖 书名:天价隐婚妻
    江暖橙瞪大了双眼,一瞬不瞬的望着嘴角带着残酷笑容的韩千雅,她止不住全身在颤抖,连嘴唇都在发颤,摇着头说:“不,

    不是真的,不是真的,你说谎,根本就不是真的!”

    她冲着韩千雅大声吼叫,她还没消化自己丑陋的身世,还没能接受母亲对她的厌恶,此刻却听说,江家的倒塌是母亲亲手所为

    !

    她的母亲,当真有那么仇恨他们父女吗?以至于联合别人把整个江家整垮,爸爸遇难住了院,她一夕之间一无所有,母亲却失

    踪了。

    如今她才知道,原来母亲完成了整垮江家的任务回了韩家,在母亲的心里,韩家才是她唯一的归宿!

    韩千雅就是要看见江暖橙痛不欲生的样子,江暖橙越是痛苦,她越是开心,她冷笑:“我没必要骗你,你今天不是看见了,妈妈

    她有多么厌恶你,厌恶你们江家!”她刻意靠过去,在江暖橙耳旁说:“江暖橙,你就不该出现在这个世界上!”

    江暖橙的心理防线再强,也经受不住这一连串的打击,泪水止不住簌簌而下,她哽咽着道:“好狠,你们好狠……”

    她的母亲怎么下得了那样的狠手,即便父亲是做了对不住她的事,可也不用拿整个江家作为陪葬吧?母亲再如何讨厌她,她也

    是她的女儿啊,身上也流有她的血液,她怎么就能这样狠心?

    韩千雅阴测测一笑:“这样就叫狠了?你知道我爸爸给我找的后妈后来怎样了吗?”她眼底闪着诡谲阴冷的寒光,压低了声音说

    :“她车祸死了,因为我剪断了刹车线。”

    江暖橙看魔鬼一般注视韩千雅,她居然是个杀人不眨眼的女魔头!

    韩千雅阴森森的笑了:“你们都该死!不管是谁,只要对我们母女不利,都该死!”她站起身,轻蔑的睥睨地上的江暖橙:“若非

    看在你还算是我妹妹的份上,我岂会留你一条贱命,你早该和江家一起消失!从今以后有我的地方不能有你,你给我记住了!”

    她冷哼一声,不再多看江暖橙一眼,转身快速走远。

    江暖橙双目充血的望着韩千雅离开的背影,她缓缓捏紧了拳头,她很难过同时止不住怒火燃烧,韩千雅,她欺人太甚!

    厉振刚并没有跟着宾客一起走,他躲在隐蔽处听完韩千雅对江暖橙的一顿羞辱和打击,他紧皱起眉,瞥一眼跌倒在地上被打击

    得支离破碎的江暖橙,他的计划差一点就完成了,难道要因此而放弃吗?

    不,就差那么一步,他不甘心!

    他深深望向江暖橙,虽然此刻的江暖橙几乎失去了战斗力,不过还是可以用一用的,尤其是此刻她眼里有愤恨,她越是憎恨越

    好利用。

    江暖橙失魂落魄,她完全没了方向,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该去哪里,她不敢去医院看爸爸,不敢说她找到了妈妈,爸爸若是知

    道是妈妈一手毁了江家,他一定会很难过吧。

    她也不敢见任何人,她现在走在马路上都觉得那些路人看她的目光好怪异,好像每个人都知道她丑陋不堪的身世,他们看她一

    眼都像是带着厌恶和鄙夷。

    她惊慌躲闪,再不敢去人多的地方,她害怕每个的目光,即使是不经意的一瞥。

    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到达以前的江家别墅,好像有一个执念,就想来这里看看,即便这里已经不是江家,这里早被拍卖了,成

    为了林家。

    江暖橙站在别墅的铁艺大门外,望向里面的楼房,这是她长大的地方,她还记得小时候在那颗梧桐树下数蚂蚁,母亲就坐在一

    旁看她,爸爸从公司回来,会和妈妈贴面吻,之后才会来抱起她,在她额头亲一下,三人一起回屋。

    那个时候他们分明是相亲相爱的一家人,妈妈即便不爱笑却也是温柔的,可是到了今天,她曾经以为的美好都被打碎了,那些

    美好之后原来藏着的是残酷是无情,是撕裂人心的疼痛。

    江暖橙站在这个气势依旧的大门前落下了泪,她宁愿这是一场噩梦,她不要在找妈妈了,就当一切都还是最初的样子,可是,

    她还能回得到最初吗?

    一辆豪车开向大门,江暖橙恍然未觉,那车子停在她后面鸣笛,她挡了车开进别墅的路。

    她稍稍退到一旁,低着头抹眼泪,可车上的司机下了车,走到她面前毫不客气的道:“你谁啊?赶紧滚开,不要挡在这里!”

    江暖橙一惊,她现在的神经很敏感,她怯怯的看向那司机:“我没有恶意,我就想站这里看看。”

    “有什么好看的?你再怎么看也不能住进里面,快滚!”司机非常不屑的上下打量她落魄的样子,直接把她当成精神病患者对待

    。

    江暖橙咬住唇,她曾经是住这里的,这是她以前的家,刚抹去的眼泪又控制不住流出来。

    司机不耐烦了,低喝:“我说你哭什么哭?别以为哭就会收留你,快走!”他这次直接出手拉她走。

    如今的江暖橙只有在这里能找到一点安全感,她恳求着:“拜托你不要赶我,我就站门口看一会。”

    “不行!”无情的驱赶。

    “住手。”一道带着雍容气度的女声响起,随即车门打开,从车上下来一位富态的妇人。

    司机一怔,连忙走过去:“夫人,我打发了她马上开车进去。”

    妇人睨一眼司机,淡声说:“不碍事。”在司机诧异的目光下,妇人走到江暖橙面前。

    这妇人显然是这里的女主人,被她审视着,江暖橙窘迫的低下头。

    “你是江家的人?”妇人开口。

    江暖橙微惊,迟疑的抬头:“你、你怎么知道?”

    妇人淡淡扬唇:“这里以前是江家,不是江家的人又怎么会说要站门口看看?”

    江暖橙不好意思的垂眼:“对不起,打扰了,但我真的没有恶意,我只是想静静的看一看,求夫人不要赶我。”

    妇人倒是没有为难她:“既然是江家的人,那你来得正好,我们拍下这座别墅后全部装修过一次,发现一些属于江家的东西,你

    在这里等等,我进去找到后让人送出来给你。”

    江暖橙诧异这位妇人那么亲和,点点头:“谢谢夫人。”

    那位司机没再赶她,听从妇人的话,开车进了别墅,江暖橙等在外面。

    不多时,果真见一保姆抱着一只纸箱走出来,见到江暖橙,保姆把纸箱递过:“这些都是夫人让我交给你的。”

    江暖橙伸出双臂接过纸箱:“谢谢你。”

    等那保姆进去后,江暖橙看向纸箱,里面都是很杂乱的东西,基本是父亲书房里的东西,还有一些记事本,没什么贵重特别的

    东西,难得那位妇人还特别保留下来。

    但这些对江暖橙来说是很重要了,毕竟都是她爸爸用过的物品,要说珍贵的就是那一支派克钢笔了。

    江暖橙坐到大树下,翻开爸爸用来记事的笔记本,那里面记下的都是妈妈喜欢的东西,还有爸爸出差带回来送给他们母女俩的

    礼物。

    她看着看着又模糊了双眼,这么有爱的爸爸,这么会做出强暴的事情呢?

    突然一本带了密码锁的笔记本落入她眼里,她拿起来研究,好像是日记本,是爸爸的日记吗?只是这上了密码锁,她不知道密

    码是什么。

    江暖橙沉思着,试着输入父亲的生日数字,开锁不成功,输入母亲的生日数字,没想到锁居然开了!

    她心头一痛,爸爸,你真的很爱妈妈,可是她那么恨你。

    记事本里果真是爸爸写的日记,虽然不是每天都记录,但只要有特别的事情发生,他都会记下来,每一篇都是关于她们母女俩

    的点点滴滴。

    江暖橙从中看见了那些过去的日子,她也发现了他的爸爸一直活在内疚里,他当初对妈妈做了那样的事很懊悔,他每一天都在

    谴责自己,提醒自己要对妈妈好一点,再好一点。

    看到后面,江暖橙惊滞了,呼吸都困难,原来爸爸一直知道妈妈留在江家是有目的的,他知道妈妈每次都进书房偷取公司的机

    密,可他一直假装不知道。

    他跟自己赌了一把,赌妈妈对他有那么一点点的真心,不舍得江家落入别人手里,不舍得他们的女儿受到伤害。

    可是他赌输了,代价是整个江家为之陪葬!

    江暖橙双手颤抖,一下子握不住记事本,记事本从她手里滑落,掉在地上,她整个人都呆滞在那里,眼珠子都不会转动了。

    她震惊难过,伤心并且深深的愤怒,大颗大颗的眼泪啪嗒啪嗒打落在记事本硬皮封面上。

    爸爸,你好傻好傻,你竟然心甘情愿把整个江家送到妈妈手里,你可知道,到了今天,她还在恨你!

    江暖橙内心像是打翻了五味瓶,那种情绪好复杂,心口里面被谁塞进了棉花,好堵好难受,这一刻,她才知道,原来她的爸爸

    竟然爱妈妈到如斯地步,所以他才会在目睹了她嫁给别的男人后嫉妒得发狂吧,才会在喝醉了之后做出那样疯狂的事,他只是

    太爱她,爱到没有自我,爱到为她埋葬一切。

    可是酒醒之后,他知道自己做错了,他内疚自责,他忏悔,他对妈妈用尽了真心,最后换来的是她的残忍。

    江暖橙呵呵的笑了,可脸上分明还凶猛的流着眼泪,她心痛啊,为她的父亲而痛,为有这样狠心的妈妈心痛。

    原来爱情那么伤人。

    她为父亲不值,她想从韩家夺回属于江家的一切,可是现在,她什么都不是,她要怎么夺回来?单是一个韩千雅,已经把她弄

    到这般落魄的境地。

    她狠狠捏紧拳头,指甲陷入手掌心她都不觉得疼,从今天开始,她要振作,她要为爸爸讨回属于江家的一切,韩家没理由得到

    那些!

    绿草茵茵的高尔夫球场,一身休闲服却不失潇洒帅气的言非彦挥杆打出一球,白色小球落入洞里,旁边随侍的人拍掌叫好。

    他帅气的一勾唇,看向旁边的男人:“义父,该你了。”

    厉振刚眯眼看了看远处的洞口,眼里透出自信,没有多言,站好姿势,手臂一挥,同样完美的抛物线,白球落地滚了一下就乖

    乖入洞。

    “好球。”言非彦不禁赞叹道。

    厉振刚朗声一笑,将球杆递给旁边的随侍,接过湿巾擦了擦手,对言非彦道:“去走走。”

    言非彦没有异议,与他一起并肩往对面走去,其他人便乖乖的等候在这边。

    “想不到白卉娅会亲自出面搅了婚礼,这次我们失算了。”两人走出一段距离后,厉振刚叹道。

    言非彦手里还拿着球杆,有一下没一下的敲着手心,提到白卉娅,他眼底闪过一抹复杂的光。

    “白卉娅已经病成那样,连说话都费力,只怕都是韩千雅在背后唆摆。”言非彦分析道。

    厉振刚微颔首,赞同他的说法:“韩千雅心思狠毒,你我不是第一天知道。”

    说道这里,言非彦眼里厉光一闪,但很快他就掩去那光芒,问道:“那么江暖橙应该没什么作用了。”

    厉漠西应该对她彻底死心,他想不到还有什么理由让厉漠西再次接受江暖橙,说起来这是厉漠西第二次在女人这里栽跟头,他

    自制力如此强悍的人,绝对不会再错第三次!

    厉振刚亦是蹙了眉,是啊,要厉漠西接受江暖橙那是不可能了,除非他的心不受自己控制,除非江暖橙在他心里根深蒂固!

    “不,江暖橙还有可用之处。”厉振刚道。

    言非彦疑惑,随即道:“我想这次就算我宣布要和她结婚,厉漠西都不会多看她一眼了。”

    厉振刚摇摇头微笑,意味深长的道:“厉漠西那边暂且不管,她现在对韩家的人恼之入骨,我们现在就利用她这一点再赌一把。

    ”

    言非彦皱了皱眉,叹一口气道:“义父,你知道我的目标是谁,其他人我不想牵涉太多。”

    “这样说你舍不得江暖橙?”厉振刚狐疑的眯起眼。

    言非彦眸光一闪:“不,我只是觉得她无辜。”

    厉振刚眉目一瞬凌冽,哼道:“非彦,从小我就告诫你,不要随便对人心软,做大事的人心要硬,尤其是对女人,厉漠西就是最

    好的例子!”

    言非彦一怔,抿了唇没再发言,厉振刚不容商量的道:“就这样决定了,你尽快去找江暖橙。”他说完转身要走,还没迈出步伐

    ,突然想到什么,回头冷道:“不要忘记了你身上背负着什么!”

    言非彦神情骤变,那些潇洒爽朗一瞬间消失,抓紧了手里的球杆。

    江暖橙收拾了心情回去,天空忽然下起大雨,她没有伞只能躲到屋檐下,身上的衣裳被淋得湿,春寒料峭的天气,她冷得抱住

    双臂一阵阵发抖。

    一辆银色跑车划开雨幕,停在她对面,车窗降下,脸上戴着帅气墨镜的言非彦出现在她眼前,她大概是被冷冻得神经都迟缓了

    ,只是呆呆的注视他。

    她下意识是想低头躲过他的视线,她现在有一种错觉,自己在别人面前抬不起头,直到一把伞出现在头顶,勾着邪笑的言非彦

    站在她眼前调侃:“小橙橙,干什么低头?假装不认识我?”

    江暖橙看见他一如既往的笑容,张了张唇,忽然想到,并非所有人都知道她的身世,那天参加婚礼的都是厉家的人,关于那个

    婚礼的报道一条都没出现,可想是厉家封锁了任何消息。

    她眨眨眼,顿时松一口气,轻轻说:“抱歉,我被冻坏了,没认出你。”

    她这样一说,哪知他突然伸手过来握住她的手,男人的手掌宽大温暖,至少比她被冷冻得发紫的手温暖,她僵了一下,正想抽

    回手,他却把她的手举到唇边呵气,边暖着她的手边说:“还真是被冻坏了,来,跟我走吧,保证温暖你。”他不由分说的揽她

    入怀,带她一起走向跑车。

    江暖橙没有拒绝的机会,坐进他的跑车,他随后开车回到他的住处。

    言非彦自己独住,别墅区里的一间,房子宽大整洁,一楼客厅摆放的游戏机超级抢眼。

    江暖橙站在门口,这样狼狈的自己真是不好意思进门,他干脆直接拉她进来,大方说:“这里没有别人,你不要拘束,你衣服湿

    了,去洗个澡换一身干净的衣服,不要说NO,除非你想生病。”

    好吧,话都被他说完了,她还能说什么?

    她不再扭捏,依言去洗澡,当他找出一套女性衣服给她时,见她露出奇怪的神情,他说:“不用那么惊讶,这里没女人住,这些

    衣服都是商家送的,我也不懂他们为什么要送我女人的衣服。”

    江暖橙看见那衣服上的商标都没解开,这牌子她见乔巧穿过,是名牌,看来真的是商家送他的。

    “我也没说什么,你不用解释的。”她低语一句,接过衣服就要关浴室的门,他忽然一手撑着门,凑过来语带暧昧的样子:“我怕

    你误会。”

    趁着她怔愣,他弯唇一笑:“快点洗,别感冒了。”然后转身离开。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