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价隐婚妻-正文 第282章 我和她到此为止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蓝妖 书名:天价隐婚妻
    江暖橙简单的洗漱一下,换上干净的衣服就出来了,走到客厅就看见言非彦正坐在沙发那里看着什么。

    见她出来,他放下手里的东西,把茶几上一杯还冒着热气的姜茶推到她面前:“来,把这个喝了。”

    江暖橙没想到他还会泡姜茶给她,心里微动:“谢谢。”

    言非彦手肘支在沙发扶手上撑着头,似有不满的挑起一边的长眉:“你不用跟我那么客气。”

    江暖橙喝了一口热姜茶,对上他带着笑意的眸子,其实他们合作了一部影片,与对方已经是很熟悉了,她以前在他面前还没有

    那么拘束,只是上次,他说要追求她之后,她在他面前才没那么随意,她不会接受他的追求,那就保持一点距离好了。

    “平时就你自己住这里吗?”江暖橙转移了话题,在她对面的单人沙发坐下来。

    言非彦微扫一眼自己一百平的大别墅,懒懒的道:“你不觉得一个人住大房子那种感觉超级好吗?”

    江暖橙双手握住杯子,暖暖的热气传递到身上,嘴角一抽:“呃,我没体验过。”在她看来,独自一人住一间大房子,那不是很

    孤独吗?

    她皱了皱眉,似乎也没听言非彦提起他的家人,外界对他的身世背景都没有报道,都说他很神秘,她禁不住看一眼这座静谧的

    大房子,心里微微打鼓。

    “你在乱想什么?放心,我不是独居的吸血鬼,我不会吸人血。”言非彦一眼就看穿她脸上怪异的神情。

    “呵呵。”江暖橙尴尬一笑,看见他手里拿着的是剧本,她好奇道:“你准备接新戏了吗?”不过这也不奇怪,他是影帝,肯定很

    多剧组邀请他出演。

    言非彦低头看剧本:“不是接新戏,在筹备一部电影,这部影片会参加M国电影节。”

    “这样说你准备的这部电影是用来拿奖的?”江暖橙心有敬意,国外大奖可不好拿。

    “聪明。”言非彦打个响指。

    江暖橙喝了一半的姜茶,把杯子放到茶几上,叹道:“果然成功都要付出努力,你那么早就开始做准备了,相信你一定会得奖。

    ”

    “这个不好说,竞这个奖的争激烈,很多人早就开始筹备了,我听闻韩千雅也要准备影片去参加这个电影节,看她的架势,是想

    夺得最佳女演员。”言非彦好似不经意的那么一说。

    江暖橙眸光一闪:“你……说什么?韩千雅要角逐最佳女演员?”一提到韩千雅,她绷紧了神经。

    “这没什么好奇怪的,很多有实力的女星都想角逐这个奖,虽然韩千雅真正演技一般,但是她有强大的后备帮她筹划一部制作精

    良的影片。”言非彦道。

    江暖橙兀自抓紧了沙发,韩千雅,就凭她是韩家的大小姐,所以她就可以有一切的优待吗?她心里好不甘,江家那么大的产业

    就那样被韩家吞了,她要夺回来!

    “你准备的这部影片找到合适的女主角了吗?”江暖橙下意识便开口。

    言非彦饶有兴趣的看向她:“你想当我的女主角吗?”

    江暖橙抿一下唇,她现在是想要争夺一切韩千雅在乎的东西,韩千雅让她失去了那么多,她也该让她失去一些作为补偿,她勇

    敢道:“是,你能给我机会吗?”

    言非彦眸光暗了些,里面流转着讳莫深意,他似笑非笑的说:“机会我可以给你,但我怕你演不来。”他顿一顿,加多一句:“我

    不是怕你演技不行,我是说你无法接受这样的角色。”

    江暖橙原本还有顾虑,但是他没说她演技不过关,那她便放心了,有些急的表明心意:“我可以接受,无论是什么样的角色都可

    以。”

    言非彦沉吟着,目光直视她,似乎在想她是不是真的适合,须臾,他说:“那好,我可以事先告诉你,我筹备的这部影片与《色

    戒》类似,尺度会比较大,你能接受在镜头前脱下衣服吗?”

    江暖橙怔愣,她没想到会是这样的影片,见她沉默,他说:“你可以放心,这绝非情裕片,就如《色戒》一样是因为剧情需要才

    有那样的戏份,而且《色戒》获得多项国际大奖,所以不用担心我筹备的这部影片会被否定,只看你敢不敢出演。”

    江暖橙依旧皱眉,她在思考言非彦说的那句话,她能接受在镜头前脱下衣服吗?通过镜头之后会出现在千千万万的观众视野里

    ,她真的能接受吗?

    可是一想到江家,想到医院里昏迷不醒的爸爸,那样狠心的妈妈以及手段狠毒的韩千雅,她的心已经被那些愤怒和仇恨给吞噬

    ,她需要一个狠狠的绝地反击!

    她一咬牙:“我敢!”她吐出这两个字,双眼仿佛被黑雾给遮住,如今的江暖橙再不是最初那个容易心软的江暖橙。

    “那好,这样的话我跟沈译商量一下,就你来当我的女主角。”言非彦一拍手道。

    江暖橙一怔:“什么?沈导演?”

    “你不会以为我又当男主又当导演吧?我没那么厉害,要想得奖最好还是找沈译这位天才大导演。”言非彦一阵好笑。

    江暖橙只是觉得再次合作又是和这两个男人,是不是太有缘了?

    紫金山庄,厉老夫人站在书房外面一直敲门:“漠西,我是奶奶,你给我开门。”

    钟叔和阿源都站在老夫人身后,自从那天婚礼取消后,厉漠西便把自己关在书房没出来,这都一天一夜了。

    老夫人敲门有好一会了,里面还是没有任何动静,她不禁来了气,大声道:“你再不开门,我就让人直接把这门劈了!”还是没

    有任何回应,她回头:“钟叔,去找把斧子来!”

    “这……”钟叔为难,这书房是老爷在世的时候办公的地方,里面都是老爷的收藏品,二少爷平时很少来这里,一来不想睹物思

    人,二来想让里面保持最完好的样子,这书房的门要是被劈了,二少肯定没好脸色。

    “还不快去?”老夫人见他不动,不禁催促。

    就在这时,书房的门打开了,厉漠西那张万年冰山脸出现在大家眼前,他没开口,只是开了门就进里面,没有搭理任何人。

    老夫人让阿源和钟叔先退下,她自己进了书房,厉漠西已经坐回单人沙发里,沙发面对着墙壁,那一扇墙壁上挂着一张裱在相

    框里的人物相片。

    老夫人抬头看向那张相片,男人穿得正式,领口的扣子都一丝不苟的扣合,面容俊雅,嘴角微有笑意,那是她的儿子,漠西的

    父亲。

    她看看孙儿,这个时候他坐在这里,什么都不做,只是看着父亲的相片,是在思过吧。

    她的孙儿是想起了当初发生的事情吗?就因为婚礼被韩千雅破坏了?其实她不是很明白,江丫头的身世确实令人惊讶,但并非

    见不得人,谁都没办法选择自己的父母,这样的身世不能怪她。

    她都能理解江暖橙的身世,她不相信孙儿无法理解,他是看了韩千雅给的那些相片才取消婚礼的,可惜那些相片只有他们当事

    人见过,其他人都没看见,所以老夫人不知道取消婚礼的原因。

    “漠西,你为什么取消婚礼?你不是承若要在我的见证下举行婚礼嘛?你现在让老头婆我怎么走得安心?”老夫人又是气愤又是

    悲伤的表情,看看孙儿现在的举动,他肯定陷入当初的阴影里,这次之后不知道还有哪个女人能靠近他了,她如何不心焦?

    厉漠西面无表情,只是眉宇里有深深的冷意,双目充血,是一天一夜没休息的结果。

    “奶奶,您会长命百岁,您就不要在孙子面前称病了。”他依旧看着父亲的相片。

    老夫人怔怔的直视孙子,他这话的意思是他知道她假装有病?她表现得有那么明显吧?就算她表现得很假,可是有医生的证明

    ,他怎么就不相信了?

    “我……”

    “我问过医生了,奶奶您身体没什么大问题。”厉漠西道。

    老夫人眉一皱,这些医生真是太不靠谱了,要他们配合一下都做不到,真没用!

    “你什么时候问了医生?”老夫人心想,是答应和江丫头领证之前还是之后,漠西的本事她不是不知道,她明白不能瞒他太久,

    只是没料到会那么快曝光。

    “你该不会一开始就知道真相吧?”老夫人一脸惊讶,厉漠西这次没回话,静静坐在那里。

    老夫人却是明白了他的意思,他没反驳那就真是他从一开始就知道她没病!她思绪飞快的转动,既然知道真相他为什么还和江

    暖橙领证?

    下一刻,老夫人嘴巴张撑O型,她的孙儿是心甘情愿和江暖橙领证,真心要娶江丫头呢!

    “漠西,既然你都有心要娶她,她什么身世你应该不会介意,你……”

    “奶奶,我和她到此为止。”厉漠西打断老夫人的话,许是因为提起江暖橙,他鹰目一瞬阴鸷。

    老夫人张了张嘴,缓一口气又说:“什么到此为止?就算你取消婚礼那也改变不了你们领证的事实!”

    “我会和她离婚。”他一字一句,嗓音很沉很冷。

    老夫人深吸一口气:“我不准!”

    “奶奶,这事你做不了决定,您出去吧,我想陪陪爸爸。”他没什么温度的话语。

    老夫人焦急又气恼:“陪什么陪?他不需要你陪!你现在离婚以后还有哪个女人给你娶?总之我不允许韩千雅那样的女人进厉家

    !”

    厉漠西幽幽目光望着相片上淡笑的父亲,心尖一阵刺疼,他真是该死啊,当初就是因为相信了女人,害得父亲落得那样的结局

    ,他怎么还能再信一次女人呢?她们都是没有真心的!

    “那就不结婚了。”他语气轻渺有些不真实。

    老夫人眉头紧锁,她最担心的就是这个,她又问不出口那天他看到的相片是什么,她虽没看见也知道那是漠西最不愿提及的事

    。

    韩千雅一直想见厉漠西,可是被拒绝了,她只好找方蔓荷,此刻,两人坐在前往紫金山庄的车里。

    “方伯母,我知道漠西一定会怪我那天当众破坏了婚礼,可我这样做也是为了他好,江暖橙怀着目的接近他,我实在害怕他会出

    事,才劝服我妈妈出来指证江暖橙。”韩千雅一路上都在说她的担忧。

    方蔓荷拍拍她的手背:“你做的对,要不是你,我们都不知道江暖橙是那么恶心的人,真是难为你了,你妈妈她现在还好吗?”

    “我妈妈还是那样,她一直有心结无法释怀,都是江家害了她。”说到这里,韩千雅红了眼眶。

    方蔓荷不免心疼:“千雅,好在有你一心为漠西着想,你放心好了,有我在,他不会对你怎样。”

    两人到达紫金山庄,老夫人刚好从书房出来,她现在是无力劝说孙子了,只能想其办法,一见方蔓荷带韩千雅出现,她顷刻没

    了好脸色。

    “妈,你也在这里?”方蔓荷出声。

    “老夫人。”韩千雅很是乖巧的低头问候。

    老夫人没看韩千雅一眼,睨着方蔓荷冷哼:“你带不相干的人来这做什么?你不知道漠西不喜欢别人来这里吗?”

    方蔓荷看看低垂着眼睛的韩千雅,婆婆怎么能当着千雅的面说这种话?

    “千雅不是别人。”

    “不是别人那是谁?她姓厉吗?与我们有什么关系?”

    “妈——”

    “行了,不必说了,不想漠西不高兴的话赶紧让她走。”

    韩千雅在一旁听着两人的对话,表面很平静,其实心里很窝火,这个该死的老太婆!

    “老夫人。”韩千雅忽然出声,一脸自责的模样:“我知道您怪我破坏了婚礼,可是江暖橙那样心机深沉的女人怎么配得上漠西呢

    ?我做这些都只是为了漠西。”

    “谁心机深沉还不好说。”老夫人冷哼。

    方蔓荷赶紧帮腔:“妈,千雅做的没错,要是我早知道江暖橙是那样的人,我也不同意他们举行婚礼。”

    “说的好像你一直同意似的。”老夫人又呛回一句。

    方蔓荷一口气憋在胸口出不来,婆婆有时候说话真的很气人!

    老夫人眼珠子一转,忽然看向韩千雅,沉声问道:“你那天给漠西看的相片拍的是什么?”

    韩千雅一怔,没料到老夫人突然转移话题,她没有立即回答,而是在想要不要回答。

    方蔓荷也好奇的看向她:“对了,千雅,漠西看了相片很生气,究竟是什么相片?”

    韩千雅抿了抿唇,突然很气愤的样子:“那些都是有关江暖橙的相片,她……她背着漠西与别的男人上床,那些相片是我从别人

    手中买下来的,就是看到那些相片,我才决定揭穿她。”

    这边两人倒吸一口气,江暖橙和别的男人上床!这简直气坏了方蔓荷,她立即怒道:“太不知羞耻了,这种女人根本要不得!”

    老夫人神情凝重,她不相信江暖橙是那样的人,她一向看人很准。

    “妈,你现在相信江暖橙是下作的女人了吧?我们厉家绝对不能让这种女人进门!”方蔓荷气呼呼的道。

    老夫人没好气的瞥一眼方蔓荷,慢慢道:“这种东西最容易作假,除非我亲眼所见,否则我都不相信。”她有意无意的扫一眼韩

    千雅,随后道:“漠西在书房里对着他父亲的相片面壁思过,谁都不许去打扰他,你们现在都跟我走。”

    “思过?为什么?”方蔓荷不解。

    “他不娶江暖橙就该思过!”老夫人哼道,随即命令他们马上离开,不给韩千雅见厉漠西的机会。

    韩千雅真是讨厌死这个老太婆了,眼底闪过冷光,这老太婆那么多事,改天让她躺下去起不来!

    江暖橙在医院里见到叶旭骞,他当真被打得惨不忍睹,没有断手断脚那么严重,倒是真的被打折一条手臂,戴着厚重的石膏,

    四处缠了绷带,看起来很是糟糕。

    见提着水果篮和捧着鲜花的江暖橙出现在门口,叶旭骞抓过旁边的报纸挡住脸,他真觉得丢脸。

    江暖橙没理会他的矫情,很平静的走过去,放下水果篮,插上鲜花,也没看他,只是说:“医生说你还要住院一段时间,我刚好

    有空,这段时间我来照顾你。”

    叶旭骞闻言,慢慢拿开挡脸的报纸,转头看她:“小橙子,我……”

    “你说你是不是没头脑?亏你还是律师,单槍匹马去找人家麻烦,你是不是觉得自己很了不起,刀槍不入?”江暖橙一回头就开

    始数落,可是那神情分明是担心。

    叶旭骞愣了愣,随即没心没肺的笑开:“你骂的对,我确实没头脑。”他是气疯了,韩千雅竟然对他下药,他差点就害了江暖橙

    。

    “看来你觉悟了,我希望你以后不要那么冲动,真有什么事,拿起你最有利的法律武器去干掉敌人。”江暖橙在病床边坐下来,

    开始查看他的伤。

    叶旭骞嘴角的笑容有些凝固,自嘲道:“若非她是韩千雅,我不会直接去找她。”他是气愤,可没有那种要置她于死地的狠毒,

    没想到,反过来她对他狠毒了,他也终于明白,他错了,他不该心软。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