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价隐婚妻-正文 第283章 把这份离婚协议签了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蓝妖 书名:天价隐婚妻
    江暖橙从医院出来,一西装革履的男人向她走过来,男人客气的微笑:“请问是江暖橙小姐吗?”

    江暖橙狐疑的打量这个男人:“你是?”

    男人依旧保持客气有礼:“我姓季,是西少的委托律师,我代表他来跟你谈离婚的事。”他说着举起手中那份资料袋:“想请你把

    这份离婚协议签了。”

    江暖橙怔愣,下意识看向他手中那份资料袋,那里面是离婚协议?她心头一紧,想到婚礼的那一天,他把相片砸向她,冷鸷阴

    戾让她滚,他肯定厌恶死她了吧。

    可是那相片里拍下的并非实情,是韩千雅设计陷害了她和叶旭骞,她不愿意厉漠西继续误会她,她也知道,他如今是不会再见

    她。

    她抿了抿唇,正色道:“要我签了这份离婚协议也可以,但我要当面和他谈,他答应见面,我一定签字。”她表明自己的态度。

    季律师皱眉,厉漠西说了这件事交给他完成,他只要结果,这意思不言而喻,他不会见江暖橙。

    “西少不想见你。”季律师直白道。

    “这个我不管,总之我的条件就是要和他见面谈,麻烦季律师你把话传给他。”江暖橙礼节性的微点个头,然后越过律师离开。

    江暖橙现在只有通过这个方法来见厉漠西一面了,她知道他恨不得永远不再见她,可她只想解释清楚她的清白,这对她而言很

    重要。

    她以为只要她坚持不签字,坚持要见面,厉漠西真想离婚,一定会见她一面,哪知道拖了几次,得来律师带来的一句话:“江小

    姐,西少说了,如果你坚持不签字,那他只有起诉了。”

    江暖橙惊诧,他要起诉她,要强制离婚吗?不过是见一面,他当真有那么厌恶她吗?

    那一刻,她心情复杂,是失落还是难过,还是更多情绪,她也不知道了。

    她面对律师摆在面前的离婚协议,她淡淡扯唇:“如果他真要起诉那就起诉好了,那我就可以在法庭说见到他了。”

    她依然没有签字,把离婚协议推回给律师,头也不回的走了,她自嘲的想,她是不是该请叶旭骞帮她找个离婚律师?

    这样的事还是想想就算了,她又不是赖着不离婚,只是想见他一面,把该说的说完,被强制离婚也无所谓了。

    只是突然间,心里空落落的,好像缺失了什么。

    偌大的办公室里,暗色调的布置装修,加上坐在那里的男人沉冷的脸,让每一个走进这里的人都感觉到一股无名的低气压。

    季律师把江暖橙的话原封不动的传达给厉漠西,男人狭长的鹰目微眯,黑曜石般的眸子闪着幽光,她就那么想见他?

    可是,他不想再见到她!

    季律师其实很不想进这个办公室,但没办法,谁让他接手了这个离婚案,他都不敢看厉漠西的神情,低声说:“江小姐说要是起

    诉,她就可以在法庭见到你了。”他都不明白,江暖橙何必那么执着。

    厉漠西依旧一脸冷漠,季律师等着他的指示,是继续找江暖橙签字,还是起诉她,或者他点头见她一面?

    静谧的办公室里只有墙上挂着的钟在走动的滴答声,沉敛俊冷的男人看着那份离婚协议,江暖橙,她在逼他出现吗?她是不是

    太自以为是了?

    久久之后,他没什么感情的吐出两个字:“起诉。”

    季律师莫名的松一口气,这表示他终于可以离开这个压抑的地方,他连忙道:“好,那我去准备。”

    他转身走向门口,手握住门把要旋开的时候,身后尊贵的男人突然开口:“等一下。”

    季律师不解的回身:“西少还有什么吩咐吗?”

    这一次他看见向来没什么表情的西少似乎有一丝变动,他惊讶,没想到厉漠西最后的决定是那样的。

    江暖橙与言非彦在暗中为新戏筹备,她除了跟乔巧学习演技之外,还报名了学习班,勤练演技。

    海伦将打听来的消息告诉韩千雅,韩千雅以为经过上次的事,江暖橙会收敛一些,至少她该为她那样的身世感到羞耻,万万没

    想到江暖橙非但不知道收敛,还接戏,要角逐M国电影节的大奖!

    她冷冷一笑:“看来江暖橙是打不死的小强,被揭穿了身世还敢那么高调的接戏,就她也配参加M国的电影节?”

    “这次还是沈译和言非彦联手合拍新电影,这两人一个获得过国际导演大奖,一个是国际影帝大奖,他们强强联合,只怕……”

    “怕什么,他们是厉害不错,但是他们选择江暖橙的加入那就是一个天大的错误,我要让江暖橙成为他们最大的败笔!”韩千雅

    眼里闪过阴冷,这一次她要彻底把江暖橙赶出A市,就像乔巧被封杀那样,别想在娱乐圈里混。

    “你有好办法?”海伦好奇问。

    韩千雅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拿起珍珠耳环戴上,问道:“你说江暖橙那个好闺蜜在老家?”

    海伦不明白她为什么突然提这个,点头道:“是,自从她被拿到肚子里的孩子后精神就不太正常。”

    “什么被拿掉孩子?她的孩子明明是因为庄雨泽移情别恋江暖橙,逼着她把孩子打掉的。”韩千雅纠正海伦的说辞。

    海伦怔了一下听明白了她话里的意思,她恍然大悟,可随即又说:“但是宋欣露现在精神不正常。”

    “她不过是心理有问题,脑子应该没多大问题,这样最好了,只要我们跟她说什么她就会相信什么。”韩千雅戴好了耳环,优雅

    的起身,对着镜子旋身左右照照自己的装扮,满意了才说:“走吧,我们就去见一见江暖橙这位好闺蜜,说来江暖橙也太没良心

    了,只顾自己发展,都不关心一下她的好闺蜜。”

    “千雅,你要亲自去见她?”海伦惊讶。

    “当然,要不然怎么表现出我的诚意?”韩千雅迈出优雅的步伐。

    宋欣露的老家,宋父宋母每天细心照顾女儿,就怕她有什么三长两短,自从女儿没了那个孩子后,整个人都神经兮兮的,她不

    和别人说话,只是呆在她的房间里,抱着枕头像哄孩子那样,一会唱歌一会说故事,父母俩糟心得很。

    那个害的他们女儿变成这样的庄雨泽刚开始还厚着脸皮要来看她,他们都毫不客气的把他赶走了,宋父一见到他就拿扫把打他

    。

    坚持了好几次,庄雨泽就没再出现了,不过偶尔会让人送些东西过来,他们肯定是不接受的,每次都把东西丢大街上去了。

    这一次,韩千雅带着一堆礼品出现在宋家,宋父宋母对这个满身贵气的客人面面相觑,她是谁?为什么带礼品来宋家?

    韩千雅一说想见宋欣露,夫妇倆即刻警惕起来,宋母问:“你认识我们欣露?”

    韩千雅这次没让海伦跟在身边,因为海伦上次在夫妇面前撒谎说她是庄雨泽的姐姐,夫妇俩肯定还记恨她。

    “伯父伯母,也不知道欣露有没有跟你们提起过我,我和欣露是好朋友,有一次她来剧组跑龙套,就是她出演我的替身,那之后

    我就和她成为好朋友了,我还说等她毕业了要介绍她进剧组拍戏的,这么久没她的消息,没想到她休学回家了,趁着现在有空

    ,我来看看她,哦,你们叫我千雅行了。”韩千雅一脸亲和的微笑着介绍自己。

    夫妇俩虽然不追星也不看娱乐八卦,但电视剧还是会看的,听韩千雅这样一介绍,宋母呆呆的望着她说:“啊,你,你就是那个

    大明星韩千雅?我看过你演的电视!”

    韩千雅笑得谦虚:“大明星不敢当,只是刚好演了些比较好的角色。”

    宋父宋母这下相信她说的话了,宋母眼眶一热,很是感动的说:“难得你还记得我们家欣露,还千里迢迢的来看她,露露有你这

    样的朋友也值了。”

    韩千雅佯装不解的问:“欣露她出什么事了?为什么好好的突然休学?”

    宋母擦擦眼角的泪,摆摆手说:“哎,这些事说来话长,不提也罢。”

    宋父想到女儿的状况亦是担忧的说不出一句话,韩千雅便识趣的没问,只说:“那我可以去看看欣露吗?”

    夫妇俩对视一眼,宋母有些为难的说:“不是不可以,我只是怕她现在这样会吓到你。”

    “没关系的,我这次来也是为了能看看她,伯父伯母就让我见见她吧。”韩千雅低声请求。

    夫妇俩哪里经受得起她的请求,宋母叹一口气道:“好吧,我带你去见她,如果你觉得害怕就出来。”

    韩千雅点点头,跟着宋母去宋欣露的房间。

    房间的门是在外面上锁的,宋母说怕女儿会跑出来。

    开了房间门,韩千雅一进屋就看见坐在窗口前的宋欣露,她手里抱着枕头,怔怔的看窗外,嘴里不知道在念什么。

    宋母走到女儿身边,放低了语气说:“露露,大明星千雅小姐来看你了。”

    若是在以往,宋欣露绝不会那么快理会母亲说的话,这次也不知道是不是她真记得韩千雅,闻言就转头看向母亲:“大明星?”

    原来她是对这三个字敏感。

    宋母以为女儿记得,不禁激动的说:“是呀,千雅小姐特意来看你的。”

    宋欣露缓慢的回头看向身后的韩千雅,机械的出口:“明星?”

    韩千雅是非常厌恶这般乱糟糟没有任何形象的宋欣露的,但为了达到目的,她只能假装和宋欣露很要好,她踏上前一步,又和

    宋欣露保持一定的距离,笑眯眯的说:“欣露,我是千雅,你还记得我对吗?”

    宋欣露盯着眼前这张脸,眼珠子一眨不眨,也不知道她是否还记得,好半会,她才僵硬的点一下头,低声道:“明星。”

    韩千雅立即说:“伯母,你看,欣露她还记得我。”

    宋母这下完全相信韩千雅和女儿很要好,心里也很是安慰,终于有个好朋友来看女儿。

    “伯母,这样吧,我和欣露单独聊聊,或许我和她说说以前的事,她心情会好很多。”韩千雅建议道。

    宋母没什么意见,若是女儿能好转,她当然高兴。

    “那千雅小姐你随意,要是有什么事,你就到楼梯那里喊我一声,我马上上来。”宋母道。

    “好。”

    宋母交代了女儿几句,也不管她听没听进去,随后出卧室,帮她们关上门。

    韩千雅从屋里搬来另外一张椅子坐到宋欣露旁边,她打量一番宋欣露,暗叹,真是造孽,江暖橙居然把自己的好闺蜜害成这样

    ,她当然不会承认,这一切都是她造成的。

    “宋欣露,你还记得我吗?就算不记得,你也应该记得庄雨泽吧。”韩千雅一直观察她的神情变化,在她提到庄雨泽时,宋欣露

    死水一般的双目有了波澜。

    她紧紧抱着怀里的枕头,情绪明显有起伏,韩千雅勾着微笑:“庄雨泽,就是你孩子的爸爸呀。”

    宋欣露双目掀起激流,颤声道:“孩子的爸爸,孩子的爸爸,我的孩子……”她低头看怀里的枕头,手抚摸孩子那样轻抚枕头。

    韩千雅看着她的一系列表现,确定她被失去孩子这事打击得不轻,她冷笑,越是这样越好。

    “对啊,孩子的爸爸,可是他现在却没有陪着你,你不觉得奇怪吗?你有没有想过找回他?”韩千雅继续问。

    宋欣露浑身一阵颤抖,她好像想起了什么,表情非常痛苦,嘴里改变了说的话:“不,不,不要伤害我的孩子!”

    韩千雅眸光一厉:“欣露,你醒醒吧,你的孩子已经被害死了,亲手害死你孩子的人就是庄雨泽!孩子的父亲!”

    “不,你撒谎!我孩子好好的,好好的!”宋欣露大吼,眼里的慌乱无所遁形。

    韩千雅知道只要再逼一逼,宋欣露一定会记起那些事,会从萎靡里清醒,她打开手提包,从里面拿出一份文件递过去给宋欣露

    看。

    “你看看,这一份是当初庄雨泽和医院签的合约,他同意医生给你做人流,这上面是他的亲笔签名,我想你应该认得他的字。”

    韩千雅最喜欢揭露残忍的事情,她就那样把合约摆在宋欣露面前。

    宋欣露看见那上面的签名,那么清晰有力,是庄雨泽的亲笔签名,她捂住头,痛苦的大叫:“不,不,不是真的!我的孩子还在

    ,你看,这是我的孩子!”她抱紧枕头,惊惧慌乱,不愿意去面对事实,她一直在麻痹自己。

    韩千雅眸色一沉,突然一把抢走她怀里的枕头,惊得她立马跳起来要夺回枕头:“啊!你还我孩子,还我孩子!”

    韩千雅不但不还,还狠狠的把枕头往地上丢去,沉声道:“你醒醒吧!你的孩子早就没有了!是庄雨泽亲自扼杀了你们的孩子!

    ”

    宋欣露见枕头被丢在地上,惊得差点没了呼吸,她扑到地上抱起枕头,拍拍枕头,小心翼翼的说:“不怕不怕,宝贝不怕,妈妈

    在,妈妈在你身边。”

    楼下,宋父宋母正在做饭,隐隐听到楼上有些声音,宋父狐疑的问:“是不是露露在哭啊?”

    “怎么可能,我刚才看见了,露露还认得千雅小姐,一定是千雅小姐跟她说起以前的事,她太高兴。”宋母不以为意的道。

    宋父虽有迟疑,听见这话,也就打消了疑虑。

    韩千雅当然不肯放过宋欣露,顿到她身前,再次把合约摆到她眼前:“宋欣露,你不能再逃避,你要振作起来为孩子报仇!你知

    道庄雨泽什么不要你的孩子吗?都是因为江暖橙,他和江暖橙好上了,他们背叛了你,是他们害死了你的孩子,你还要继续假

    装没事人一样躲在这里,让你的仇人逍遥快活?”

    宋欣露盯着那处签名的地方,她目光开始涣散,当那些熟悉的名字一个个蹦进她脑子里,她脑子里浮现那些凌乱的画面,她跟

    庄雨泽说她怀了他的孩子,他却狠心说要她打掉!

    她指着他赌咒说他和江暖橙不得好死!

    过往的一幕幕纠缠住她,她捂住头痛苦的大吼:“啊——”

    这次,楼下的宋母都觉得有些不对劲了,看看丈夫:“不会真出什么事吧?”

    “上去看看。”宋父也不放心。

    两人一起上楼,还没到女儿门口就听见女儿的哭声和痛苦的叫声,他们这下着急了,连忙敲门:“露露,露露你怎么了?”

    韩千雅站在屋里,看看地上的痛哭的宋欣露,继而看向门口,她想,她的目的基本达到了。

    十天后,在江暖橙奇怪着厉漠西的离婚律师为什么没再来找她,她和言非彦筹备的新戏准备开拍时,休学了很久的好闺蜜宋欣

    露重新出现在她面前。

    江暖橙惊讶又欣喜,一把抱住宋欣露高兴道:“露露,你终于回来了,你都不知道,你不在的时候我有多担心你多想你。”

    宋欣露下巴枕在她的肩膀上,声音淡淡:“是吗?”她的双眼在那一刻变得很阴很冷。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