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价隐婚妻-正文 第285章 孩子你留还是不留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蓝妖 书名:天价隐婚妻
    宋欣露一直都是跟着江暖橙的,她说回去,那她自己留下来也没什么意思,于是道:“你不舒服,我送你回去,不然我不安心

    自己在这里玩。”

    “好吧。”江暖橙没阻拦,她现在确实不太舒服。

    江暖橙让人传话给沈译,说她先回家休息了,接着和宋欣露一起出外面打车。

    也不知怎么的,计程车开出没多远,她胸腔里又一阵翻涌,反胃的感觉很是强烈,她急忙要求司机找地方停车,她下车直奔路

    边的垃圾桶。

    宋欣露让司机等一等,跑向江暖橙,见她在呕吐,不禁道:“你到底怎么了?”

    江暖橙吐完后摇头:“我不知道,是不是刚才吃坏了东西,一直反胃。”

    “还是去医院检查毕竟妥当,不要得了什么大毛病都不知道。”宋欣露道。

    江暖橙不太愿意去医院,可实在不舒服,只好同意改道去医院。

    宋欣露在路边小店买了口罩给江暖橙戴上,怎么说她现在都是明星了,无缘无故去医院被狗仔拍到不怎么好。

    言非彦帮她请的助理橘子这会并没有跟着江暖橙,因为她原本打算回家休息的,就不需要橘子跟随了。

    到达医院,宋欣露帮忙挂号,晚上的关系,医院里看病的不多,值班的医生护士随处可见。

    江暖橙见了医生,说了自己的状况,医生皱皱眉,让她去看妇科,这一番折腾下来,等检查结果出来,医生看她一眼说:“子宫

    里发现孕囊,壬辰十二周。”

    江暖橙大惊,好半会都缓不过神,结结巴巴的开口:“医生,是不是搞错了,我、我们怎么可能怀孕了?”她不过是吃坏了肚子

    而已,怎么会有个孩子在里面?

    “你上次来月经是什么时候?”医生问。

    江暖橙一时回答不上来,她仔细回想自己最后一次例假的时间,真是糟糕,她这两个多月都在紧张的拍戏,完全忘记了自己例

    假来的时间,但是印象里,似乎有好长一段时间没来了。

    “我……我不记得了。”江暖橙垂头,心情沉重。

    医生看看她,当然认出她就是最近大热的明星,医院里很多医生护士都在谈论她最近拍的戏,没想到她居然怀孕了,不禁暗想

    ,她会拍那么大尺度的戏,果然私生活很混论,恐怕她现在怀的是谁的孩子都不清楚。

    医生没什么表情的说:“B超的检查结果就是这样,你确实怀了身孕,这个孩子你留还是不留?”通常像她这种靠手段上位的女

    星绝对不会在事业上升期留下孩子。

    江暖橙蜷缩起手指,指关节都泛白,壬辰十二周,正好是三个月的时间,这孩子是……她想起与厉漠西领证的那一天晚上发生

    的事,孩子是他的。

    她沉默了很久都没开口,医生忍不住问:“想好了吗?”

    江暖橙回神,咬了咬嘴唇道:“我还没想好,我回去再考虑考虑。”

    “你最好这两天考虑清楚,拖太久做手术对你不好。”医生本着身为医者好心提醒。

    “我知道了。”江暖橙忍不住伸手覆住小腹,难以想象自己竟然怀了厉漠西的孩子!准备离开之际,江暖橙特意叮嘱医生:“请你

    替我保密,我不想消息泄露。”

    “我们医生不会轻易泄露病人的情况,这点你放心。”医生道。

    “谢谢你们。”江暖橙低声道谢。

    等在外面的宋欣露见江暖橙出来,迎了上去:“检查结果怎样?没什么问题吧?”她非常关心的问。

    江暖橙抬眸看向好友,心里五味杂陈,真不知道该如何开口,好半会才憋出一句话:“没什么大问题。”

    宋欣露闻言好似松一口气,想想又觉得不对劲,又问:“真没大问题?可是你刚才明明吐得厉害。”

    在她的审视下,江暖橙那些忐忑无措更加无所遁形,她神情凝重:“露露,我……”

    “到底怎么了?你不要这样行吗?看得我心惊肉跳的。”宋欣露直觉她肯定出了什么事。

    江暖橙深呼吸,直视她轻声说:“我怀孕了。”

    “什么?!”

    “别喊那么大声!”江暖橙拉住好友赶紧离开,她已经快要疯了,经不起宋欣露的一惊一乍。

    两人走出医院,宋欣露站定脚步,神情严肃:“暖橙,你老实告诉我,这究竟怎么回事?孩子哪里来的?”这段时间她天天和江

    暖橙在一起,根本没发现她和哪个男人在一起,她脑子里冒出很多不好的想法,压低声音质问:“是沈导还是言非彦的?”

    江暖橙惊讶:“你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我发誓,我和他们什么都没有。”

    “那就是叶旭骞的?”

    “你……”江暖橙根本无法说出口孩子是谁的,她再次抓住好友的手:“我们回去说。”

    回到两人的住处,宋欣露一进门就忍不住逼问了,俨然一副江暖橙被谁欺负了,她要讨回公道的架势。

    江暖橙颓败的跌坐在沙发里,满脑子乱糟糟,非常烦恼,为什么要在她和厉漠西闹得那么僵的地步怀上这个孩子?

    她如今一心只想赚钱购回江家的产业,以及在娱乐圈里压下韩千雅,根本没有准备当妈妈。

    “暖橙,你快说,孩子的父亲到底是谁?”宋欣露不依不饶。

    “露露,对不起,这个我不能告诉你。”江暖橙非常认真的道。

    宋欣露眼底幽光一闪,很是受伤又气愤的道:“江暖橙,你现在还要维护那个男人吗?还当我是你的好朋友吗?你想怎样?留下

    孩子?”

    她看向江暖橙的肚子,那里面居然怀有孩子,她想到自己那个无辜流掉的孩子,都是江暖橙害的,是她让庄雨泽那么恨心,连

    自己的孩子都不要!

    这一次她回来,亲眼目睹江暖橙在沈译和言非彦之间多么受照顾,她骂自己以前眼瞎,怎么就没看出江暖橙是个狐狸精?

    她的孩子没了,江暖橙的孩子也休息保住,不管是谁的!

    江暖橙正是为这事苦恼,她烦躁的抓了抓自己的头发:“露露,这个我还没想好,我现在很累,先回房了。”她说完便起身,整

    个人的精神状态都很差。

    宋欣露还想说些什么,嘴唇动了动,最终没有说出口,幽沉复杂的目光一直看着江暖橙回房间。

    其实她知道不知道江暖橙肚子里是谁的种无所谓,她只要那个孩子保不住,要江暖橙尝一尝失去孩子的痛苦滋味!

    宋欣露瞧见江暖橙放在沙发上的手提包,她微眯眼眸,起身走过去拿起手提包,打开,翻找出里面的检查单,找到那一张证明

    江暖橙怀孕的单子,拿出手机拍下照片。

    江暖橙想了一晚都不知道该不该要这个孩子,她只有一个念头,去找厉漠西,他是孩子的爸爸,他有权知道孩子的存在,最重

    要的是他要不要这个孩子?

    江暖橙隔天没让宋欣露跟着自己,她自己一个人去了厉氏集团,她清楚知道厉漠西不会见她,也更不会接她的电话,她只能等

    在集团外面,只要厉漠西一出来,她就去拦住他。

    等了半天时间,终于看见暗夜先出来,他带着两人在前面开路,江暖橙精神一震,看见暗夜就等于看见厉漠西,她准备着,不

    管有多少保镖护着厉漠西,她这一次要拦下他。

    江暖橙做好完全准备,就在她要冲出去时,她看见与厉漠西出来的还有韩千雅,她望着那两人,一时间怔住。

    韩千雅挽住厉漠西的手臂,在他身边娇笑,也不知道她在说什么,笑得那样甜美,厉漠西虽然没什么表情,却是认真聆听她说

    的话。

    就一时的怔忪,江暖橙眼睁睁看两人坐进车里,她一回神,急忙跑出外面车道,快速拦下一辆车坐进去,吩咐道:“司机,麻烦

    跟上前面的车。”

    江暖橙在后面一路跟着那车开向住宅区,她认出这是去韩家的路,厉漠西是送韩千雅回家?

    果不其然,前面的豪车停在韩家大宅门口,江暖橙只好让司机在远远的地方停车,她看着前方,韩千雅下车了,她在跟车里的

    男人告别,下一刻,厉漠西竟跟着下车。

    两人面对面站在车前,韩千雅仰着笑脸看他,距离太远,江暖橙看不清楚厉漠西是什么表情,两人的亲密已经让她憋闷,更让

    她倒吸一口冷气的是这时候韩千雅竟踮起脚,手臂勾住男人的脖子拉下他的头,她仰头吻上了他!

    江暖橙彻底惊滞,双手下意识揪紧衣角,一瞬不瞬的望着那两人,厉漠西没有推开韩千雅!

    她慌乱不已,内心燃起熊熊的烈火,她是那么生气以及失落难过,她哑声道:“司机,请开车。”

    “去哪?”

    “随便,只要离开这里。”江暖橙很烦乱,这一刻她倏然明白了,不必再问厉漠西的意思,更不用告诉他有这个孩子的存在,她

    已经懂了,他不会要这个孩子的。

    韩千雅只是想要一个告别的吻,她本该象征性的贴吻男人的脸颊,可她大胆了一回,吻上了他的薄唇,她以为他会推开她,没

    想到他没有任何动作,她更加大胆的去吻他。

    厉漠西眼角余光看见远处的计程车开走了,他大掌扣住韩千雅的腰,一把拉开她,相较于她微喘息还红了脸,他居然那样平静

    ,就如平常一般淡漠,韩千雅禁不住怀疑,是她吻技太差,还是他对她根本没有感觉?

    无论是哪一种都让她很受伤,他竟然对她的吻无动于衷!

    “你该进去了。”厉漠西没什么温度的话。

    韩千雅非常不甘心,眼里有忧愁的注视他:“漠西,究竟要怎么做,你才会对我有一点点感觉?”

    面对她那张忧郁的脸蛋,他依旧风轻云淡:“你该放弃对我的执念。”

    韩千雅惊愕,眉目一变,坚定道:“不,我不会放弃,漠西,我知道迟早有一天你会心甘情愿娶我的!”她负气一般抛下这话就

    转身进大门,不愿意再听他说让她放弃的话。

    厉漠西并没把她的话放在心上,侧首看向远处这边,这里刚才停了一辆计程车,那车从他们出公司后就一直跟着。

    暗夜循着主子的视线看过去,他自然一早就知道后面也车在跟他们,他开口:“二少,我一会就让人去查刚才那车。”

    “不必了。”厉漠西的视线还看着那里,虽然那里早就空空如也。

    暗夜不解的望向主子,可厉漠西没再多说什么,一会他便转身坐回车里。

    既然主子都发话不用查,暗夜便听从命令,不再纠结这件事。

    江暖橙坐在计程车里,司机漫无目的的开着车,没办法,客人没说要去哪里,只说让他随便开。

    江暖橙的手一直捂着小腹,眼眶红红的,她已经知道,这个孩子不能留。

    宋欣露暗中跟在江暖橙后面,这会她知道了江暖橙的孩子是厉漠西的,她不免震惊,厉漠西不好对付,再说还有韩千雅。

    她打通了韩千雅留给她的号码,这件事有必要跟韩千雅说一声。

    韩千雅刚回到家里想去看看母亲就接到来电,她看到来电显示,蓦然谨慎起来,转身回自己的房间,锁上了门。

    “找我是不是有什么进展?”韩千雅问。

    “是有天大的事,江暖橙她怀孕了。”宋欣露直接道。

    韩千雅惊诧,眼底幽光一闪:“什么?”

    “昨晚我陪她去医院检查的结果。”

    韩千雅缓了一会问:“是叶旭骞的种?”难道那一次的设计,让江暖橙怀了孩子?

    宋欣露沉默了一下道:“这个她没告诉我,但是她今天支开我去了厉氏集团,刚才她一直跟在你和西少后面。”

    韩千雅眸色一厉,沉声道:“你什么意思?”

    “我猜测孩子是西少的。”据她了解的江暖橙,她不会无缘无故去等一个男人甚至在后面追着他,何况她昨晚知道怀孕,今天就

    来等厉漠西。

    “胡说!”韩千雅一声低喝,非常严厉的口吻:“江暖橙这种不三不四的女人,怀谁的孩子都不可能是厉漠西的!”

    宋欣露皱眉,把手机拿远离耳朵,差点没被韩千雅给震聋,她不带感情色彩的话:“这我就不清楚了。”

    “你想办法把她孩子弄掉!你的孩子是因为她没有的,现在是你报仇的机会,你千万不能错过!”韩千雅咬牙切齿的道。

    她怎么可能允许江暖橙怀厉漠西的孩子?别说江暖橙不配,也没人能保证她肚子里的种不是她滥交得来的,沈译和言非彦,这

    些人都很可能是提供种子的人。

    “我当然不会让她留住孩子,我只是怕孩子是西少的,跟你说一声。”宋欣露恨恨道。

    “不管是谁的都不能留!”韩千雅斩钉截铁,眼底划过残忍。

    两人又说了几句,合谋了一桩大阴谋等着江暖橙。

    江暖橙失魂落魄的回到住处,宋欣露一脸关切的扶住她:“你脸色很差,今天去哪里了?”

    江暖橙好像没听见她的话,眼神空洞,她想了一天,很多次就要狠心去医院做手术了,可一抚上小腹,这是她第一个孩子,她

    舍不得,真的舍不得。

    她突然反握住宋欣露的手臂,垮塌着脸很无助:“露露,我不能留下这个孩子,我想去医院,可我狠不下心,你陪我去好不好?

    ”

    宋欣露以为还要费一番口舌劝她去打掉孩子,没想到她自己提出要求,她凝眸,看见江暖橙眼底那些绝望无措,是什么让她受

    到打击了吗?

    她没兴趣知道那些,她只要江暖橙打掉孩子!

    “暖橙,你这样的想法是对的,现在的男人都不是好东西,你为他们生孩子他们非但不认,还在外面和别的女人有一腿,你未婚

    生孩子肯定会毁了前程,怎么说吃亏倒霉的都是女人,所以你不要孩子是正确的。”宋欣露道。

    “是吗?是正确的?”江暖橙喃喃低语,一脸迷茫。

    “我现在就帮你安排好一切,你现在是明星了,不能随随便便去医院,我带你去个隐蔽的医院偷偷做掉。”宋欣露很是为她着想

    的样子。

    江暖橙听到这话心口一疼,她只能逼着自己狠心:“好,我听你的。”

    没多久,宋欣露果真帮她安排好手术,医院是非常的隐蔽,隐蔽到看起来就不是太正规,就是个小诊所。

    江暖橙脸上戴着口罩,全副武装,进了小诊所,她看见很多女人一脸痛苦被护士从一间房里推送出来。

    她不禁有些胆怯:“露露,这里的坏境好像不太好。”

    “坏境看起来是老旧了点,但他们这里是专门做这种的,你放心,一定没问题的,打了麻醉,睡一会,清醒后,你的烦恼就解除

    了。”宋欣露耐心的劝说,拉着江暖橙往里面走,继续说:“何况你现在这样根本不能去大医院,只要手术没问题,去哪里做都

    一样。”

    宋欣露早就安排好一切,来到这里跟人打一声招呼就让江暖橙进手术室。

    江暖橙被推进暗沉沉的手术室,戴着口罩和帽子的护士将一份手术合同摆在她面前,没感情的说:“签字吧。”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