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价隐婚妻-正文 第286章 孩子是谁的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蓝妖 书名:天价隐婚妻
    江暖橙看着摆放在眼前的手术合约,手颤抖着,无法签下自己的名字,护士忍不住催促:“快点,后面还有人等着呢。”

    她咬咬牙,有水雾涌上眼睛,视线变得模糊,心口发紧,迟疑着拿起笔,手发颤的写下名字,最后一笔落下,她紧紧的闭上眼

    睛,一滴泪从眼角滑落。

    护士可不管那么多,看一眼她签的名字,随后拉她进里面的手术室,阴暗的手术室里,四五名穿戴手术服的医者围在手术床前

    ,见江暖橙进来,命令她把裤子全部脱掉躺到手术床上。

    江暖橙看到那些冰冷的器械,内心一阵惊慌,走到了这一步又无法回头,只能硬着头皮脱掉裤子躺到床上。

    麻醉师手拿一支麻醉针站在她旁边,所有人都戴着口罩,看不清楚他们的面目,她们围着她,她们都是刽子手,不知道多少未

    成形的生命死在她们手里。

    江暖橙一阵胆寒,若这些人是刽子手,那她就是帮凶!

    “准备好了,要打麻醉了。”

    江暖橙盯着那支靠近自己的麻醉针,她闭上眼睛,大颗大颗的泪从眼角滑落,她在心里默念,对不起,孩子。

    宋欣露在外面等待,这不过是几分钟的手术,从此以后江暖橙都别想要孩子了!她瞥一眼这老旧的小诊所,嘴角弯起阴森的笑

    。

    没多久,躺在床上的江暖橙被推了出来,宋欣露迎上去,问道:“她怎样?”

    “送去休息室让她缓一下。”护士不冷不热的道。

    休息室里,护士离开后,宋欣露站在江暖橙床边,居高临下的俯视躺床上的人,视线移到她的肚腹,那个孩子已经没有了么?

    呵呵,真是太好了,江暖橙,你的孩子也没有了,没有了!

    她看见江暖橙羽睫上还沾着伤心的泪珠,内心畅快无比,江暖橙终于知道失去孩子是多么痛苦的事情了吗?

    宋欣露双目涌起残忍的猩红,她终于为她的孩子报仇了!

    麻醉药的药效过去后,江暖橙醒来,一睁开眼睛就看见宋欣露关切的目光,她张嘴,难以说出口第一句话,宋欣露先说:“暖橙

    ,你醒了,有没有感觉哪里不适?”

    江暖橙直视眼前的好友,双眸好像没有了聚焦,眼里什么都没有,机械的摇摇头,最终还是没有开口。

    “那你躺一会,身体好些了我们就离开。”宋欣露想帮她盖好被子,江暖橙却先一步掀开被子,她慢悠悠的坐起身。

    “你要做什么?”宋欣露惊讶。

    “我没事了,现在就走吧。”江暖橙情绪低落。

    “可是你才刚做了手术。”

    “没关系,走吧,我们离开这里,我无法继续在这里呆多一秒。”她那么急切,是要离开这个残忍伤心之地吗?

    宋欣露认为她定是为失去了孩子而伤心,也不再勉强,听从她的意思带她离开。

    两人回到住处,宋欣露扶她回房间躺下,然后说:“你休息,我去煮些补血的食物给你吃。”

    江暖橙依旧没说话,神情呆滞的躺在床上,宋欣露出了房间,关上房门后,她眼珠子转了转,终于有了灵魂一般,手掌覆在肚

    腹上,极轻的一句呢喃:“宝宝。”话音落下,泪水跟着滑落。

    江暖橙休息了一天就开始正常工作,新电影将会在国外上映,在这之前,他们会举行媒体见面会,主演当然要出席。

    宋欣露暗地里和韩千雅联系,江暖橙流掉孩子的事她第一时间告诉韩千雅,接下来两人就等着江暖橙新戏见面会的到来。

    韩千雅说过要江暖橙彻底滚出A市滚出娱乐圈,这一次就是给江暖橙的最大打击。

    媒体见面会很是隆重,上百家媒体记者抵达现场,可见他们这部新戏的火爆程度还在持续。

    江暖橙已经开始熟悉见面会的流程,先宣传新戏,然后是媒体的提问时间,当然他们提的问题都必须围绕戏份,其余私人问题

    不会回答。

    江暖橙坐在言非彦和沈译中间,她状态不太好,特意让化妆师帮她上了很厚的粉底,这才掩盖了她糟糕的脸色。

    舞台上放下幕布,现在是放电影宣传片的时间,看了这个后媒体就可以开始提问了。

    现场的灯光暗下来,众人全部把目光投到幕布上,趁这个时候,言非彦轻声问江暖橙:“你今天看起来状态很不好,等下能回答

    记者刁钻的问题吗?”

    江暖橙微侧首看向他,暗忖自己有表现得那么明显吗?他怎么就看出她状态不好?

    刚想做出回答,台下的媒体记者忽然发出惊呼,无数闪光灯猛然亮起,他们在拍照。

    江暖橙以为他们是看见宣传片里大尺度的画面才那么惊讶,可言非彦忽然神情惊诧的说:“暖橙,你快看!”

    江暖橙不明所以的转头看身后的幕布,这些子连她自己都惊滞了,那上面放的根本不是什么电影宣传片,而是不堪的照片,都

    是关于她的照片!

    前面很多是她在夜店工作时被拍的照片,照片里,她身着工作的制服,被男人拥在怀里灌酒,画面凌乱暧昧,她旁边还围了一

    群猥琐的男人。

    江暖橙不否认那是她,她曾在夜店里当啤酒推销样,偶尔遇到不讲理的客人拉住她灌酒是有的事,只是现在被放出来,那只会

    让人误认为她是混夜店的陪酒女郎!

    还有她衣着暴露的在PUB里跳艳舞的相片,她被客人强拉着跳舞的相片。

    这些都是她拼命做兼职时候的事了,为什么会有这样的相片?她竟然一无所知。

    随着而来的一张相片更令人惊愕,确切的说那是一张人流记录单子,上面清楚的写着江暖橙的名字,手术那一栏清楚的写着无

    痛人流,时间是最近的日期!

    霎时间台下一片哗然,那些相机咔嚓咔嚓的声音此起彼伏,江暖橙大脑一瞬间空白了,她死死的盯着那张相片,整个人都在发

    抖,额头有汗滴露。

    言非彦和沈译都无比惊滞,他们不敢相信的看向江暖橙,那目光都是看向她的肚子,她怀孕了,还做了人流?

    沈译暗沉着脸大喝暂停播放,可此时场面混乱根本不受控制,幕布上放了人流单子紧接着是她证明她怀孕的单子,有B超图和

    医生的结论,壬辰十二周。

    这时候有录音传出来,那声音是经过处理的,听不出是男人还是女人,只知道这人在爆料,说江暖橙早就被富商包养,她以为

    怀了富商的孩子就能从情人的身份转正,孰知富商根本不承认她的孩子,她被逼着做人流,还说江暖橙早期是在夜店里当三陪

    ,是因为潜规则才上位,那些相片和单子就是最好的证明。

    这人的声音一消失,幕布上的影像跟着消失,记者们第一时间围堵过来,四面八方而来的追问:“江暖橙,你当真在夜店当过三

    陪女?”

    “江暖橙,你被哪位富商包养了?”

    “江暖橙,你要给大众一个解释吗?”

    此刻的江暖橙完全懵了,慌乱了,她坐在那里根本不知道该有什么反应,言非彦和沈译见记者围堵上来,两人一人一边扶起江

    暖橙,带她快速离开,记者还在后面紧追不舍,保安及时冲过来隔开记者。

    总之场面混乱得一发不可收拾,这个爆料比电影有看头多了,毕竟电影是假的,这才是真人真事。

    好不容易,江暖橙在护卫下躲开记者的围堵,但他们知道记者很快会追上来。

    “你带她先走,我来引开记者。”言非彦让江暖橙和沈译同坐一辆车,他们先开车走。

    他慢一步,看见有记者出来后才坐进他的车里开车走,后面的记者自然都追着他的车去了。

    沈译的车开得飞快,一边注意路况一边打电话安排,他想阻止记者把今天的报道发出去,但这是大新闻,他没有强硬的势力根

    本无法阻止疯狂的记者。

    江暖橙除了脸色过分苍白之外非常的冷静,她一直在想,是谁,是谁收集了那些相片,又是谁把她的手术单子都拍下来?

    这件事她做得很隐秘,除了帮她做手术的医生,根本无人知道,对了,还有宋欣露知道,可宋欣露是她最好的闺蜜,她没理由

    怀疑,也找不到她这样做的动机。

    她双手捧住脸,脸蛋深深的埋在手掌心里,她知道接下来迎接她的将是一场暴风雨,就如当初乔巧被人放出艳照那样,封杀是

    毫无悬念了,因为那些相片都是真的,虽然真相并非那样。

    这次又是韩千雅在对付她吗?可是韩千雅怎么知道她怀孕?怎么有她的壬辰记录和手术记录?

    她想得脑子都快爆炸了!

    沈译的车开到郊外停下,这里人烟罕至,他停了车,无法解决记者报道的事已经让他很烦躁,他转头看一眼江暖橙,看见她脸

    白如鬼,深深的皱起眉,他按捺下那些要脱口而出的问题,继续打电话找人想办法压下那些报道。

    江暖橙突然说话了:“不要再打了,没用的,这是有人精心策划好的,你阻止不了媒体报道。”

    沈译骤然望向她,眸光沉如冷潭,他咬紧了牙关,好一会才挤出那些话:“江暖橙,那些都是真的?你怀孕了,还去做了人流手

    术?”

    江暖橙没有看他,目光平静的直视前方,低声说:“是。”

    沈译猛吸一口气,内心的焦躁更加厉害,他粗喘气息,尽量克制自己的情绪,又问道:“那么被富商包养呢?说的是你和厉漠西

    吗?”他还是控制不住最后那句话拔高了声音。

    江暖橙蓦地转头对上他沉沉的视线,她手指一下子蜷缩,她直视他,却无法再说出一个字。

    言非彦带着那些记者跑了好几条街道才甩开他们,他看一眼后视镜,已经没人跟着了,他松一口气。

    紧跟而来的是脑子里出现刚才看见的爆料,江暖橙最近做了人流手术?看来他给江暖橙请新助理是功亏一篑了,只能说她留了

    一个炸弹在身边,那就是防不胜防了。

    谁会想到江暖橙会怀孕?这种私密的事她也不会告诉橘子,难道说这是天意吗?江暖橙这颗棋子彻底没用了。

    他能想到江暖橙接下来要面对什么,他皱了眉,这样对她是不是太残忍了?

    只是,厉漠西会出手解救她吗?

    就如江暖橙所言,这是人为的精心策划,谁都无法阻止那些报道,一时之间,江暖橙被推到舆论的风口浪尖,她那些在夜店放

    浪形骸的相片以及做人流的记录被放出来,还有她被富商包养这种丑陋的事。

    她彻底陷入万劫不复之地,她引起了公愤,被要求封杀以及喊她滚出娱乐圈。

    事件在持续发酵,江暖橙已经无法出门见人了,她也不去看那些评论,经历过乔巧的事件,她知道舆论有多伤人。

    她想要做的是抓住那个陷害她的人,她确信韩千雅无法得到她的手术单,只有能接近她的人,并知道这件事的人才有机会拍下

    照片。

    只是,事情爆发后宋欣露就不见了,沈译和言非彦都派人去找,到了现在还是没找到。

    江暖橙颓然的窝在沙发里,她一直安慰自己说不会是宋欣露做的,她们是那么好的姐妹,宋欣露不忍心这样对待她的。

    一天一夜过去后,宋欣露还是没出现,去寻找的人都说没有消息,倒是有剧组的人说在见面会后见到她匆匆上了一辆车。

    江暖橙已经无法继续自欺欺人,她这下也想明白了,为什么会有夜店的相片,宋欣露一直和她住一起,偶尔宋欣露会来做兼职

    的地方找她,那时候她就用手机拍了相片。

    江暖橙记得宋欣露当时说,拍下相片是为了证明那些人欺负她,找警察来也不怕没证据。

    如今却成为攻击她的证据!

    为什么,她们不是好闺蜜好姐妹吗?为什么要这样陷害她?

    难道她身边连一个最亲的人都不能有吗?母亲的厌恶已够让她伤心,为什么连最好的朋友都要出卖她?

    她究竟做错了什么?

    江暖橙心里涌起一阵阵的绝望,她突然觉得自己活得好狼狈,难道她真不该来到这个世界上吗?

    她还没来得及为自己哀悼,突然一通电话打进来,她看见那个号码惊住,这个时候他为什么打电话给她?

    她迟疑着拿起手机,踌躇了一下才接通电话,她把手机放到耳边,轻轻的说了一声:“喂。”

    男人寒冷如冰的声音:“我要见你。”

    江暖橙张了张唇,不知道为什么听到他的声音后那些委屈的情绪一发不可收拾,她尽量使自己的声音听起来不是哽咽,她平静

    说:“抱歉,我现在不方便……”

    “不是说见面就签离婚协议吗?”男人带磁的嗓音又低沉了好几分。

    江暖橙下意识捏紧手机,整个人的精神被他这话一扯,他这个时候要见面就是为了谈这个吗?

    她已经不知道什么是悲哀了,死水一般道出话:“好,在哪里见?”

    挂断电话,江暖橙没时间悲伤,用冷水冲洗脸,让自己提起一点精神,戴上一副遮住半张脸的黑超就出了门。

    隐秘的私人会馆里,在黑衣人的带领下,江暖橙进到里面,一片翠竹作为装点的地方,男人坐在藤条椅里,前面的檀木茶几上

    摆放着一套茶具,茶水已经煮好。

    看见他的那一刻,江暖橙微怔,不过是三个月不见,却仿佛隔了一个世纪,他还是那样冷峻淡然,远远就传递出拒人千里之外

    的冷意,可如今的她,好失败。

    领路人微欠身,随后退下,江暖橙走过去,坐到他对面,厉漠西俊脸沉冷,看她的目光没有任何温度。

    “你终于肯见我了。”江暖橙先出声,之前他让离婚律师来找她签字,她知道他对她有误会,想当面解释才说见面就签字。

    后来离婚律师没再找她,她忙自己的事也暂时放在一边,今日,她出事了,他倒是愿意见面了。

    厉漠西鹰目盯着她,她没有摘下脸上的黑超,看不见她的眼睛,但能看见她脸色苍白,她……比之前瘦了一圈。

    他心头一紧,暗咒自己为什么要关注她瘦不瘦?这些都不是她自找的吗?

    “孩子是谁的?”他冷不丁的冒出问话,像是质问。

    江暖橙身形一颤,透过墨镜看向他,明知道他看不见自己的眼睛,可仍然被他犀利精烁的眼眸盯得心尖揪紧。

    “你为什么关心这个?”江暖橙淡淡发问,他现在不是和韩千雅在一起吗?不,他们至始至终都在一起,她对他而言只是个过路

    人,他不会要那个孩子的。

    而且,她愤恨韩千雅!

    厉漠西眼眸骤然凌厉,盯着她透出一丝讥讽:“是你那个青梅竹马的对不对?你在身为人妻的时候却和外面的男人……”他一想

    到当初看见的那些相片就腾起怒焰,真是该死,他恨不得掐死他们!

    江暖橙,她是个背叛者!

    她明明背叛了他,可他竟还容忍她到今天!

    江暖橙脸色一变,大声反驳:“我没有!那根本就是个误会!”

    “误会?壬辰十二周,不就是三个月吗?三个月前你和他,你们,你背叛了我!”厉漠西目光如剑,冷利得要刺穿她。

    江暖橙一时哑口,怔怔的注视他,到了今天他还是这样认为的吗?认为她背叛了他?

    “无法反驳了?为什么不留下那个孽种?是怕留下你背叛我的证据吗?”他已经被愤怒的魔鬼掌控了,说出的话全都是怒极了的

    尖酸刻薄。

    江暖橙瞠目,孽种吗?他认为那是孽种?也许是吧,她本身就是令人唾弃的孽种,她怀的孩子在他看来也是难以接受的孽种。

    她软了下来,原本想开口的解释都不必要了,她没什么力气的说:“你愿意怎么想就怎么想好了。”

    厉漠西的脸顿时阴霾不已,还真的是她和别的男人的孽种!

    “不是说要我签字吗?协议书呢?”江暖橙无力再与他争执,他的那些话已经让她心痛得无法再做挣扎反抗。

    厉漠西眼眸闪过戾气,她果真从头到尾都没有过一丝真心,他们还没领证她就想好了离婚,真是讽刺。

    他将放在旁边桌子上的文件袋丢过去给她,冷冷道:“快签,签完就滚。”

    江暖橙忍着他的厌恶,平静的拿出文件袋里面的离婚协议,里面的内容她都没看一眼,直接拿起笔,翻到最后一页,笔尖就要

    碰触到纸张时,她手顿了顿,她看着签名处,只要一落笔,他们这段荒唐的婚姻就结束了,没人知道他们曾经是夫妻。

    她忽然想起那一夜,他在韩千雅面前担保她的清白,不问缘由的相信她,他说,她是他的妻子,所以他相信她。

    她震惊又感动,可是,他的信任为什么只是那一瞬?

    现在,他已经完全不相信她了吧。

    她自嘲的一勾唇,笔尖轻触纸面,落下她的名字。

    结束了,她与他到此结束了,从此各安天涯,墨镜后面的双眼徒然红了眼眶。

    厉漠西一直盯着她握笔的手,在她放下笔的那一刻,他抿紧了嘴唇,他本想问她就不看一下协议内容吗?突然发现自己无法发

    声。

    江暖橙签了名字很自觉的起身,淡淡道:“好了,既然都到了这个地步,过去的事就不要再计较了,我祝愿西少你以后和你爱的

    人幸福美满,而我,也能遇到一份良缘。”

    她说完便拿好自己的东西与他告辞,转身的那一刻,她深深的吐气,好像一个新的开始正拉开序幕,她和过去的一切都告别。

    厉漠西侧首睨着她离开的背影,她最后的话回荡在他耳边,良缘?她还想找什么良缘?他此生都不幸福了,她凭什么还能找良

    缘?

    江暖橙果真被封杀了,并被娱乐圈的人联合驱逐,她拦截韩千雅的计划宣告失败,她心灰意冷,她满怀着愤怒去找韩千雅。

    在韩家门口,韩千雅趾高气扬的斜睨眼前落魄不堪的江暖橙。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