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价隐婚妻-正文 第287章 跟我走吧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蓝妖 书名:天价隐婚妻
    韩千雅双臂抱胸,嘴角噙着嘲讽的笑意:“哟,这不是最近大红大紫的大明星江暖橙么?今天怎么有空来寒舍?”

    江暖橙忍着那口怒意,冷瞪韩千雅,怒声问:“是你挑唆了宋欣露对不对?”

    韩千雅一挑眉,慢悠悠的道:“是又怎样?可惜你太笨,发现得太晚。”

    “还真是你!”江暖橙原本还留着一丝侥幸,自欺欺人的认为宋欣露没有做对不起她的事,或者她只是被韩千雅威胁了,一切都

    事出有因。

    “你究竟用什么手段挑唆了她?”江暖橙最不明白的是这一点,她和宋欣露是那么要好的闺蜜,她们的感情还抵不过韩千雅的挑

    拨离间吗?

    韩千雅咯咯一笑:“江暖橙,你说你是蠢还是太过相信别人?你不知道女人之间的感情最容易被挑拨吗?尤其是当你们之间还夹

    了一个男人的时候。”

    “什么意思?”江暖橙确实不明白,她和宋欣露之间根本没夹着什么男人。

    韩千雅啧啧叹道:“看在你现在那么悲惨的份上,我就好心再说明白一点,宋欣露她认为你抢了他的男人,就是那个姓庄的窝囊

    废,对了,她之前休学在家并非养病,不过是回去安胎,可惜那个孩子被姓庄的亲生解决了,到现在为止,她还以为是你和姓

    庄的谋害了她的孩子。”

    江暖橙听了这些话不禁大惊,露露回家休养是因为怀了庄雨泽的孩子?

    “她为什么认为我抢了庄雨泽?你到底在我们之间做了什么?”江暖橙脑子很混乱,很多事情拥挤到脑里,与庄雨泽有关的,只

    有那一次她被下药,庄雨泽在场。

    她现在终于明白为什么韩千雅上回给她下药了,就是为了挑拨她和宋欣露!

    “韩千雅,你的行径令人发指!”江暖橙怒道。

    韩千雅依旧微笑:“看来你已经明白是怎么回事,这下你就算是死也死得明白了。”

    江暖橙抿紧嘴唇,她不懂,为什么一个人会狠毒到这般境地,为了打压她,韩千雅竟如此处心积虑无所不用其极。

    见江暖橙气得胸口不断起伏,韩千雅心里痛快极了,她凑过去,低声说:“是不是很生气?江暖橙我告诉你,这一切都是你自找

    的,如果你乖乖滚出A市不就好了吗?还有,你居然想靠近厉漠西,你说你是不是该死?”

    江暖橙咬紧牙关,出现在眼前的这个面孔实在令人愤恨,她被怒意驱使本能就扬手要给韩千雅一个耳光,只是她才刚抬起手臂

    就被对方抓住。

    韩千雅满是讥讽的注视她:“干什么?就你也配碰我?你才刚做了人流手术,我劝你不要轻易动怒,以免伤神伤身。”她说完便

    推开江暖橙。

    江暖橙倒退两步,又听见她的冷嘲热讽:“你这种不三不四的女人也不知道怀的是谁的孩子,你最好不要再出现在我们韩家门口

    ,以免脏了这里还让别人误以为我们和你有什么关系。”

    韩千雅说完便一拂袖转身回去,江暖橙话还没说完,又被她这般羞辱,心里意难平,追上去要抓住她,眼尖的韩千雅立即让门

    口的保安拦住她。

    “江暖橙,你再纠缠不放,信不信我让你落得和叶旭骞一个下场?”韩千雅站在大门回头一声威喝。

    江暖橙顿时止住动作,不是被吓到,而是自己不必无缘无故招来一顿打,她太冲动了,之前还教育叶旭骞,没想到自己亦是一

    样,只是韩千雅实在令人憎恨,忍不住就想抽她耳光。

    “马上把这个女人赶走!”韩千雅冷声命令。

    两名保安架着江暖橙的胳膊就拖她走,她挣扎:“你们放开我,我自己会走!”

    保安像是没有听见一般,依旧拖着她往外走,一直到距离韩家有一段距离的街角,两人才像丢垃圾一样把她甩丢到地上。

    “啊。”被甩到地上的江暖橙一声疼呼,她痛苦的一张脸都皱起,坐在地上一时间竟起不来。

    那两个人没看她一眼转身就跑回去了,而阴沉了半天的天空一道闪电劈落,轰隆隆一阵闷雷后,刷刷大雨顷刻间从天空洒下来

    。

    江暖橙好像失去了知觉,呆呆的跌坐在地上,雨水浇湿她的头脸她的身体,她从来没有哪一刻觉得自己这般失败,就算是江家

    倒闭的那一刻,她也不曾这般狼狈不堪。

    她想起来,可是一阵阵眩晕袭击上她的大脑,她惊慌,手下意识要捂住肚腹,却最终无力的软到在地上,这条街只有她一人,

    她的头挨在地上,半眯的眼睛近距离看见雨水砸落地面砸出水花。

    她的手伸出想抓住什么,却什么都抓不到,她张嘴大口喘息,绞痛几乎要她立即晕厥,脑袋昏昏沉沉,被雨水打湿的模糊视线

    里,眼前蓦然出现一双一尘不染的男士皮鞋。

    他应该撑了伞,那些砸落在她身上的冰冷雨滴已经消失,她想抬眼看看这是谁,可那些顽皮的雨点不停掉落她眼睛,她无法看

    清楚,只是一个模糊的高大的男人影子。

    “你……”

    她的问话已经说不出口,她沉沉的闭上了双眼,最后的意识里她似乎听到男人的一声叹息,还有一句:“跟我走吧。”

    男人将伞递给身侧的助手,弯腰把地上的江暖橙抱起来,也不顾虑自己一身高定的衣服被她弄脏了。

    江暖橙一直在做梦,凌乱破碎的梦境,梦里宋欣露抱着一个死去的婴孩,双目猩红的瞪视她,嘴里大吼着:“江暖橙,是你害死

    了我的孩子,你还我孩子的命来,你还我孩子!”

    她步步后退:“不,不是我,不是我。”苍白的解释。

    宋欣露突然疯狂大笑:“哈哈,你的孩子也死了,我要你的孩子陪葬……”

    “啊!不要!宝宝!”躺在床上的江暖橙大叫一声,蓦然睁开眼睛,她惊魂未定,气喘吁吁。

    听到动静的护士连忙跑过来:“你醒了?”

    江暖橙也不管认不认识人家,情绪激动的抓住护士的手:“我的孩子,我的孩子没有了,没有了,呜……”她悲伤的哭泣,即使

    她催眠自己不去想,可那就是一种属于母性的本能意识,她控制不住悲伤。

    护士拍拍她的后背:“你最好控制情绪,乐观一点,否则孩子真保不住了。”

    “什么?”江暖橙惊讶抬眸。

    病房的门这时候被推开,白衣大褂的医生和一位成熟内敛的英俊男人走进来,江暖橙视线停留在男人身上,这个人好眼熟,但

    她应是第一次见他才对,忽然想起自己晕倒前出现的那个高大男人,是他吗?

    男人见她眼睛一眨不眨的看自己,不由得好笑的站在她面前:“怎么用这种眼神看我?我不是坏人也没欠你的钱。”

    听到他打趣的话,江暖橙恍然回神,有些尬尴的收回视线,问道:“你是?”

    “先让医生给你做检查。”男人微笑道,侧了身给医生让路。

    江暖橙只好按下疑惑,让医生检查,只是时不时的看男人一眼,越看越是觉得眼熟,直觉告诉她,他没有恶意。

    过了一会,医生检查完毕,开口道:“大问题没有了,不过还是要非常小心,注意保持乐观的情绪,不要动怒也不要忧虑,这次

    幸好送医院及时,否则孩子就不保了。”

    江暖橙手抚上肚子,望着医生问:“我的孩子没事,他还好好的对吗?”

    医生点头:“要想孩子好好的,你可不能在大意了。”

    江暖橙连忙点头,差点喜极而泣:“不会了不会了,我不会再任性。”晕厥之前肚子的绞痛让她害怕极了,她甚至以为孩子没保

    住。

    是的,外界的人都认为她做了人流手术,把孩子打掉了,事实上她并没有。

    那天她躺在手术床上,眼看着麻醉医生就要打入麻醉针,她突然非常害怕,她后悔了,她拒绝打掉孩子,她舍不得也不忍心,

    她无法做一个残忍的人。

    这事她没有告诉宋欣露,是不想她继续劝说打掉孩子,只是一个念头闪过,她便决绝留下孩子,她暗自打算好了,这次影片宣

    传结束后她就隐退,找个地方先把孩子生下来再做打算,却没想到会发生后面那些事,直接把她赶出娱乐圈,她也不用苦恼如

    何隐退了。

    一直站在旁边的男人忽然伸手过来擦掉她眼角的一滴泪:“真是傻丫头,医生不是嘱咐你不能悲观吗?”

    他的动作那么自然,江暖橙没有反感却也避开了他的手:“现在可以告诉我你是谁了么?”

    男人露齿一笑:“你呀,还是没认出我?不过也难怪,我们最后一次见面,你才八岁而已。”

    江暖橙越听越糊涂了,她小时候见过他?为什么她一点印象都没有?

    见她还是一脸疑惑,怎么都想不起来,男人叹一口气:“真是没良心的娃,亏你小时候我还背着你大老远的去偷买棉花糖。”

    江暖橙眸光一闪,似乎想起了什么,指着他道:“你,你是……”

    “舅舅。”

    “舅舅?”江暖橙眼眸亮起星芒,真的想起他是谁了,隔了那么久的时间,这位舅舅一直杳无音信,她对他的记忆停留在小时候

    ,记不起来也不奇怪。

    “你这丫头总算是想起我了。”段楚承笑道。

    江暖橙高兴过后微敛了笑容,轻声问:“舅舅你这次回来是找我妈妈的吗?我妈妈她,她不在江家了。”

    段楚承直视她:“不,我是来找你的。”

    “我?”江暖橙自然惊讶,舅舅不是应该来找她妈妈的吗?

    段楚承微颔首:“不用怀疑,就是你,其实江家的事我已经知道了。”

    这话更让江暖橙疑惑了,搞不懂这个舅舅这次回来的目的是什么。

    医生和护士都离开后,房间里只剩下他们两人,段楚承坐到旁边的椅子里,开始跟江暖橙说他回来是为了什么。

    段家当初赶她妈妈出家门不久后就移民去了英国,是因为家族发展也是因为丢不起脸,段楚承也只有在放暑假的时候偶尔有机

    会回来探亲,才偷偷的去见姐姐一面,那时候白卉娅和江建远在一起了。

    白卉娅原本是姓段的,被赶出家门后她才改了姓氏,改成白姓许是想她自己还是清清白白的。

    这么多年过去了,段家的长辈都入土为安了,如今当家的是段楚承,他一直记着在这里还有个亲姐姐,所以这些年他陆续派人

    回来调查姐姐的下落,江家发生的事和姐姐做的事他也知道了。

    江暖橙听完他的话,不由得问:“那么舅舅回来找我是为了什么?”既然他已经清楚发生的一切事情,他便该知道她现在的窘境

    。

    段楚承眼里有淡光:“我先表明态度,我姐对你们江家做的事实在不应该,即使再恨,也不能毁了一个家,所以我愿意帮你要回

    江家的东西。”

    江暖橙怔住,不敢相信的看着他,是的,她不敢轻易去相信,她已经害怕了,怕自己会再次信错人,她这个时候不敢接受一个

    人突然蹦出来满怀好心对她的人,天底下没有那么好的事。

    段楚承又岂会没看出她的顾虑,他悠然一笑:“当然我说的帮你并不是借你钱或者直接帮你购回江家的产业,我是帮你强大起来

    。”见她不解,他继续道:“说简单一点就是栽培你,等你有实力了,你自己要回江家的东西。”

    江暖橙呢喃:“栽培我?”

    “对,现在的你太弱了,而韩家是A市仅次于厉家的大家族,就凭现在的你根本无法撼动,你需要进修自己,让自己有强大的实

    力,加上我的支持,只要你有恒心毅力,要回江家的产业不是难题,当然,以你现在的状况,这个进修的时间至少要三四年。”

    他有意看向她的肚子,那意思再明显不过,她有了孩子,要花一半精力在孩子上面。

    江暖橙张了张唇,不否认他说的非常正确,她之前以为进入娱乐圈能够阻扰韩千雅,她却忘了自己原本就是弱势,用什么去跟

    韩家大小姐对抗?何况韩千雅还有厉漠西这个靠山。

    “你栽培我,那么你需要我如何回报你?”江暖橙知道他是舅舅,但这关系不过是比外人亲了一些,他没道理不提条件。

    段楚承无奈的摇摇头:“你这丫头把你舅舅想得太世故了,我帮你是为了还姐姐欠你们江家的,人生在世有很多美好的东西值得

    追求,何必活着怨恨里?你若是愿意,过些天就和我去英国。”

    英国?江暖橙下意识轻握起拳,要离开A市吗?她现在是被韩千雅给逼出A市了?

    “可是我爸爸……”

    “你不必担忧,这一点我也想到了,到时候我会安排好,你爸爸会跟着一起过去,到了那边我会安排他进最好的医院。”段楚承

    看来是已经安排妥了一切才来找她的。

    江暖橙这下无话可说了,段楚承瞧她有些失神的模样,眼底似乎还有些不甘心,他不紧不慢的问:“你知道你为什么落到今天这

    种地步吗?”她闻言抬眸看向他,他还是那样温和的模样:“因为你心里有了仇恨。”

    这话让江暖橙身形一颤,段楚承继续点醒她:“你已经被仇恨蒙蔽了心智,你想和千雅斗和她争,无论结果如何,你们都是两败

    俱伤,你看看你妈妈,她如今过得好吗?她病得无法站立,这就是仇恨带给她的。”他想过劝服姐姐,只是已经迟了,她深陷泥

    潭起不来了,至于韩千雅,她从小生活的环境已经把她的心给熏黑,他现在只能拉江暖橙出来,趁着她还没被仇恨吞噬。

    江暖橙回想自己这两三个月的所做所想,确实,她愤怒怨恨,她恨不得立刻打到韩千雅,以至于大尺度的戏她都能忍着接了。

    最后她还是失败了,原来是她丢了初心,她渐渐变得和韩千雅那样怨毒。

    “暖橙,你记住了,可以反击但是不能心有仇恨。”段楚承最后说道。

    她恍如大梦初醒,是的,她之前错了,不该恨。

    “好,我跟你去英国。”江暖橙没有理由拒绝,暂时离开是好的,放下愤恨,她要用实力去反击韩千雅。

    “嗯,那我去帮你安排,为确保孩子健康,你先在医院休息两天。”段楚承没再多言,起身出去安排行程。

    乔巧前段时间带儿子去旅游散心,刚回来就看见江暖橙的报道占据了全部版面,她心惊,得知江暖橙在医院,这会和叶旭骞一

    起找到医院。

    两人上到江暖橙所在的楼层,走过一间间病房,就要到达江暖橙的病房,乔巧忽然看见对面的走廊一道熟悉的身影,她倏然停

    下脚步,怔怔的看着那个人,随后不由自主的迈开脚步往对面急切走过去。

    叶旭骞不明所以,见她走出一段距离后才知道追过去:“乔姐,你去哪儿?”

    乔巧像是没听见,只一味的往前奔,那男人在一个转角后没了踪迹,她更加着急了,直接跑过去,一转角,没人,她左顾右盼

    ,根本没有什么熟悉的身影。

    她喘一口气,难道是自己看错了?可为什么那样真切?还是说她看见的只是和他相识的人罢了?但心里还是有了巨大的失落。

    她都快不记得有多久没和他见过面了,六年还是七年?她苦涩一笑。

    叶旭骞追上来,奇怪的看看四周,随后问:“乔姐,你在追人吗?”

    乔巧轻摇头:“认错了,走吧。”她将脸颊边的发丝别到耳后,调整好情绪。

    叶旭骞虽有不解也没多问,跟在她后面。

    两人到达江暖橙的病房,除了关心她的状况自然免不了询问关于孩子的事,江暖橙不愿意再多说关于孩子的问题,即使叶旭骞

    非常生气。

    再之后闻讯而来的沈译和言非彦都没有多问什么,不过江暖橙告诉他们要退出电影宣传,沈译没有异议,也明白这种时候她最

    后退到幕后。

    言非彦眸色有些沉,但他脸上的笑容不假,即便义父跟他说过棋子便是棋子,不用可惜,但他还是为江暖橙落得这样的境地有

    愧,她离开,他心里多少舒坦些。

    这次厉漠西没有出手,义父应该明白江暖橙已经没有作用。

    直到厉老夫人亲自找过来,江暖橙才没有了对待他人那样的应对自如,她看见老夫人心里就冒起愧疚。

    “老夫人,对不起,我,我还是没能让您如愿。”江暖橙满是歉意。

    老夫人坐在床边,布满褶皱的手握住她的,叹息道:“该说对不起的是老婆子我,我不该执意让你们成婚,也就不会闹出后面这

    些事。”她顿一顿,又道:“暖橙,其实我没什么大病,我那是骗你们的,我只不过是太想你做我的孙媳妇,太想漠西尽快找到

    与他携手的人,哎。”她深深叹息。

    江暖橙则是震惊:“老夫人您……没事?”

    “没事,其实漠西他一开始就知道了,可他还是愿意娶你,我想这不只是他要讨我欢心,他对你也有真心的成分。”

    江暖橙一愣,厉漠西一开始就知情!她眼底的慌乱一闪而过,他知道还和她领证,他有真心的成分?这些字眼让她慌得呼吸困

    难。

    她闭上眼睛让自己不去乱想,不,他的真心只在韩千雅那里,对,就是这样。

    “奶奶,这些对我来说都过去了。”她垂眸,平静的道。

    老夫人迟疑了一会终于出声问:“暖橙,孩子是怎么回事?”她问得小心,真担心那是他们厉家的骨血,要是就那样没了,她会

    心痛死的。

    江暖橙知道老夫人会这么一问,她微弯唇:“老夫人放心,不是厉漠西的。”

    “你……”这样的回答还是让老夫人心痛了,不知道该说什么。

    “谢谢老夫人一直对我照顾有加,我铭记于心。”江暖橙很是平静,好像没有经历过人流手术。

    老夫人还能说什么呢,其实她让阿源去查过相片上的事,江暖橙和她那个青梅竹马其实没什么,她相信江暖橙没有背叛漠西,

    可现在两人都互不信任,她再怎么撮合都是没用。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