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价隐婚妻-正文 第290章 当我的未婚妻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蓝妖 书名:天价隐婚妻
    厉漠西走近两步,第三步要跨出的时候,身后突然有人喊道:“漠西?”

    他回头看去,原来是那个女仆去找奶奶回来了,他的脚步停顿下来:“奶奶。”

    老夫人见他站在段家外的栅栏那里,心头一跳,连忙走过去笑意吟吟的拉住他的手:“你这小子,怎么偷偷跑来了?想给我一个

    惊喜吗?”边说边带他往屋里走。

    厉漠西并不觉得有异,任由奶奶拉他进屋,也没再回头去看那个皮球一眼,那对他来说就真的是熊孩子的玩具,再说他本来就

    不是多管闲事的人。

    这边的圆圆看见了太奶奶,正高兴不已,只见太奶奶与那个冷酷的蜀黍一起回屋了,她瘪瘪嘴,为什么太奶奶也不理她?不过

    看起来,太奶奶认识那个蜀黍耶。

    她转身跑出花丛,绕了一圈才拿到栅栏那里的皮球,双手抱住了皮球小身板往屋里跑。

    江暖橙还在忙,忽然女儿跑过来,她低头看她,见她抱着皮球,额头的刘海沾了些湿汗,她放下手里的工作,手伸过去一抹她

    的额头:“又自己去玩皮球了?都出汗了,臭臭的,自己去换衣服。”

    圆圆拿开妈咪的手,嘴巴还含着奶嘴,发出唔唔的声音,江暖橙无奈的翻个白眼,拔出她含住的奶嘴,噗的一声,奶嘴被拔出

    来后发出的声音。

    “下次要说话自觉把奶嘴拔掉。”江暖橙道。

    圆圆这会没去计较奶嘴被拔这事了,睁着大眼睛仰头看着她说:“妈咪,我刚才看见让你花痴的那个蜀黍了。”

    江暖橙一时还真听不明白她这话什么意思了,不由得道:“什么花痴?你妈咪我从来不花痴。”

    “是真的!那个冷酷的蜀黍就在太奶奶的门口,他刚想帮我捡皮球就被太奶奶叫走了!”圆圆抓住妈咪的手异常认真的说。

    江暖橙还是没想通她说的是谁,就当她是见了什么人,把她手里的皮球拿走:“好了好了,赶紧去换衣服,穿湿衣服会生病的,

    到时候不要跟我哭不要打针。”她抱起女儿亲自去帮她换衣服。

    圆圆努嘴:“哼,打针那么痛当然要大哭转移注意力才不会那么痛,妈咪,我说的是认真的,那个冷酷的蜀黍就在太奶奶家里,

    你要是见到他不准盯着他看,不准再对他花痴,你要牢牢记住你是我爹地的女人!”

    江暖橙听了她这么一长串的话,还是不带喘息的,她不禁停下脚步,直视女儿:“我的小乖乖,你怎么会说这些话?”这孩子也

    不过三岁,居然对她说那么霸道的话,还当真有她那个霸道爹地的风范!

    不对,她一直说那个什么让她犯花痴的男人是……她脑子里有什么突然一闪而过,她想起来了,好几个月前她盯着报刊上厉漠

    西的头像看,那时候这小恶魔就说她犯花痴。

    现在女儿说在太奶奶那里看见那个冷酷的蜀黍,难道真的是厉漠西?想到这,江暖橙大惊,她紧张的注视女儿:“你说那个什么

    冷酷的蜀黍在太奶奶家?他还要帮你捡皮球?”厉漠西看见圆圆了吗?如果真的看见了,没道理那么平静呀,圆圆简直就是她的

    翻版,厉漠西不可能看不出来。

    圆圆见妈咪那么认真的表情:“呐,妈咪你是不是想见他?我不准哦。”她一直记得太奶奶说妈咪是爹地的女人。

    江暖橙扶住女儿的头,让她和自己的眼睛对视:“你老实告诉妈咪,他真的看见你了?”

    圆圆眨了眨浓密纤长的睫毛,低头对着手指说:“呃,这个嘛……”在妈咪的审视下,她低声说:“大概是那个蜀黍的眼睛不太好

    ,他没有发现我。”

    若是江暖橙知道是因为女儿太矮,完全被花丛挡住了身板,她一定会笑疯了。

    但现在她只是松一口气,看样子厉漠西并没有发现圆圆,她就说若被发现怎么会什么动静都没有。

    “好了,现在换衣服。”江暖橙找出一套新的衣服给女儿,拿干的毛巾帮她擦干净那些汗,帮她穿衣服的时候不忘嘱咐:“圆圆,

    你记住了,那个冷酷的蜀黍很恐怖的,你千万不能被他看见,知道了吗?”

    “会有多恐怖?”圆圆眨巴着眼睛问。

    “就是……看见你会把你抓走,让你和妈咪彻底分开,把你带到没有妈咪的恐怖地方,是不是很恐怖?”江暖橙拍拍胸口,好像

    她自己都被吓到了,偏偏坐在床边和她面对面的圆圆没有过多的表情变化,还是那副天然呆。

    江暖橙蹙眉,正想问她记住了没有,哪知道她一张小嘴就说:“妈咪骗人。”

    江暖橙一怔,好吧,她知道女儿聪明,不是那么容易被骗,可是她只能说出这样等级的谎言了好不好!

    她故意沉敛,佯装凶巴巴的语气:“我是你妈咪,我骗你干什么?总之你给我记住了,不准再见那个怪蜀黍!更不准被他看见你

    !”

    “好呀,你不见我就不见。”她耸耸肩一摊手掌,很是洒脱无所谓。

    江暖橙也习惯了女儿偶尔小大人的表情动作,帮她换好衣服后就不准她出门玩耍了,等奶奶过来,她要问问是不是厉漠西来了

    。

    也许真的是厉漠西来了,老夫人一直没有来段家,江暖橙不敢贸然打电话过去询问,只是得知了厉漠西有可能就在隔壁后,她

    的心就没在平静过。

    晚上,段楚承下班回来,一进门,圆圆就跑过去,主动帮他拿家居鞋给他换,还仰着甜甜的笑脸:“舅舅,鞋子。”

    段楚承对这个小小外甥女真是喜欢得不行,他要是有这么一个懂事可爱的女儿,他也无憾了。

    “圆圆最乖了。”段楚承换好鞋子,弯腰把她抱起来,单手臂轻易的把她抱在怀里往客厅走。

    江暖橙在帮希拉准备晚餐,见他们两人进来,嗔怪道:“圆圆又去噌抱了?”许是从小缺失了父爱,圆圆很喜欢被段楚承抱。

    被妈咪拆穿的圆圆好像羞涩的把头埋到舅舅肩窝,瓮声瓮气的说:“妈咪最讨厌了。”

    她这样惹得大家都一笑,这孩子又不是第一次做这种事,还害羞了?

    三人坐在一起愉快的进餐,段楚承倒是看出江暖橙有些心不在焉,暗想她是为了明晚的慈善晚宴心神不宁吗?

    晚上,希拉帮圆圆洗澡,江暖橙与舅舅在客厅里喝茶,这些茶叶都是老夫人从国内带来的,想到老夫人便不自觉的想到厉漠西

    ,她又是一阵心躁。

    “一整晚都皱眉,有什么事?”段楚承终于开口问。

    江暖橙蓦然转神:“啊?没、没什么,就是最近忙的事多,神经绷得太紧了。”

    “我猜也是这样。”段楚承勾唇笑,他看着江暖橙,如今的她和四年前的她不一样了,她已经有能力回到原处去要回属于她的东

    西。

    “暖橙,我没看错人,你很有潜力,等这次慈善晚宴后你就准备回国吧。”段楚承忽然道。

    江暖橙微怔,眼眸眨了眨:“回国?”

    瞧她一时惊讶的样子,他哑然失笑:“对呀,你不是要回去拿回江家的东西吗?现在,你已经有能力了。”这几年她的努力进修

    加上他的铺垫,是时候回去了。

    江暖橙知道自己做那么多也就是盼着有一天回到国内要回她的东西,还有回击当年韩千雅对她做的一切,她不会故意去陷害韩

    千雅,只想让大家都认清楚韩千雅的真是面目。

    “舅舅你说可以回我就回。”江暖橙坚毅的道。

    段楚承微颔首,眼底有些许赞赏的光芒:“届时我跟你一起回国,而且是以你未婚夫的身份。”

    江暖橙一惊:“未婚夫?”这个她就想不明白了。

    “嗯,这对你要回江家的东西以及回去后要走的路都会非常顺畅。”段楚承解释。

    江暖橙一时没开口,她现在懂了舅舅的意思,舅舅是珠宝大亨,她有这样的未婚夫确实不简单。

    她垂眸也不知道在想什么,一会她才点点头:“我听舅舅的。”未婚夫就未婚夫吧,只要拿回江家的东西,要她做什么都是可以

    的。

    仅是一道栅栏之隔的厉老夫人屋子这边,晚餐上,老夫人得知厉漠西是专程来这里看她顺便察看这边的公司后,她惊讶:“你什

    么时候把公司建到这边来了?”看来她现在围着小小孙女转,都忘记了关注孙儿的动静。

    对于奶奶的吃惊,厉漠西一脸淡然:“最近。”

    老夫人点一点头:“哦——”她拉长了音,往嘴里塞一口菜,忽然笑看他:“既然你要视察公司那就住公司附近吧。”

    厉漠西轻皱眉,好像从他进屋开始,奶奶就一直问他什么时候走,要不住哪里去,要不去哪里玩一玩,他这下倒是好奇了,微

    侧首对上奶奶那古怪的笑脸:“奶奶,你孙子我才刚来,你就那么急着赶我走?”自觉告诉他奶奶的行为非常可疑。

    老夫人有些不爽了,但表面上还是保持笑容:“我、我哪有,我是怕你自己住这里闷,我在这边非常受欢迎,经常被邻居邀请去

    串门,我没空搭理你。”

    厉漠西淡挑眉:“那您尽管去好了。”他又不会阻止她,再说他向来习惯一个人,怎么会怕闷?

    老夫人明白不能表现得太明显要赶他走,否则这小子起疑了不定会做出什么事,她干笑两声:“那什么,既然你喜欢住就住好了

    ,不过我告诉你不要随意乱走动,尤其是左邻右舍,我不想别人知道我有那么大一个还没对象的孙子……还整天板着扑克脸,

    真是受不了。”她后面那句话说的非常小声,像是自言自语。

    厉漠西沉敛着脸,他现在有那么遭奶奶厌弃吗?

    凯撒大酒店,慈善晚宴如约举行,当晚来了许多有名望的人,时尚圈和名流圈,一半是出于对江暖橙的好奇,三分是冲段楚承

    的身份来,还有两份是为巴德的名望来。

    现场还来几家媒体记者跟踪报道,算是一场小盛会了。

    江暖橙看见了来捧场的沈译,她今晚是主角所以比较忙,安排了最好的位置给沈译,跟他抱歉说没空招呼他,让他随意。

    沈译并不计较,在给他安排的位置坐下来,他看江暖橙的目光不再是最初那种悠远疏离,淡淡的柔光,也许是因为相识了几年

    的老友关系。

    慈善晚宴缓缓拉开了序幕,一袭优雅晚礼服的江暖橙上台,下面响起掌声,在这一片掌声里,沈译望着台上的女人,嘴角微勾

    起弧度。

    如今的江暖橙身上似乎笼罩淡淡光芒,时间真的能让一个女人蜕变,沈译回想第一次看见她的场景,那时的她不过是初出茅庐

    青涩又大胆的丫头片子,没想到一路走过来,看着她的蜕变,如今他还在她身边。

    江暖橙这一套橙花主题系列的珠宝受到很多名媛贵妇的喜爱,慈善拍卖得到她们的大力支持,这一次拍卖的珠宝都有了买主,

    而且价码不低。

    江暖橙当真喜出望外,没想到她的作品那么受欢迎,更让她想不到的是沈译拍下一条橙花项链,她不知道他是特意捧场还是拍

    下项链送人,无论如何,她都心怀感激。

    慈善会的最后,段楚承被主持人邀请上台,在众人的瞩目下,他走上台,与江暖橙行了贴面礼,随即与她并肩站在一起。

    主持人说:“我们都知道江小姐的首部作品交给了段先生,而段先生把这个作品定为一个季度的主题,敢问二位为何这般相信对

    方?”

    主持人把话筒递过来时,江暖橙让位给段楚承,这个问题让他来回答的意思。

    台下众人认真聆听,段楚承身着剪裁合体的西服,浑身散发成熟男人的魅力,他眼含暖笑的看一眼江暖橙,随即道:“因为第一

    眼我就看上了她……”他故意顿了顿,台下的人一阵欢呼,他这才慢悠悠的接话:“她的作品让我有眼前一亮的惊喜。”

    这样的答案让台下人不满意,都嘘他,江暖橙在一旁扬着优雅微笑,不作回应。

    主持人似乎和台下的人一样心态,非要挖出一点两人之间的特殊关系才行,继续问:“段先生被公认为是黄金单身汉,许多姑娘

    都想和段先生来一场恋爱,但大家都没看见段先生身边出现哪位姑娘,不知江小姐可是段先生喜欢的类型?”

    江暖橙虽然住在段家,但她从来没去过段氏公司,也没在外面的场合与段楚承有接触,两人一直没提他们之间的关系,所以外

    界也不清楚他们的真实关系。

    段楚承听到这样的问题,他没有立即回答而是转眸看向了江暖橙,这个时刻,大家都噤声了,个个提起十足精神看两人的互动

    。

    江暖橙也微侧首看向他,两人四目交汇,当真有那么一点道不清楚的小暧昧呢。

    台下,唯一皱起了眉宇的是沈译,他眼眸幽沉的看着台上的江暖橙,她脸上淡淡的笑意,她和段楚承对视的目光,这些都让他

    心里发慌和收紧。

    段楚承这次是一瞬不瞬的直视江暖橙回答:“江小姐是个非常让人心动的女子,我是很想跟她求婚请求她点头当我的未婚妻呢。

    ”

    此话一出,台下的人都沸腾了,欢呼喧哗,虽然有很多女人都羡慕嫉妒得要死。

    而沈译的眉在那一刻紧紧皱起,他凝视江暖橙,她是什么态度?

    接下来主持人就帮沈译问出了他的想法,主持人同样很兴奋,这可是段先生第一次在公共场合对一个女人说这样的话呢。

    主持人把话筒递到江暖橙面前:“请问江小姐要如何回应段先生?”

    江暖橙并没有扭捏作态,而是十分爽朗的说:“那就看段先生的表现了。”台下又是一片沸腾,甚至有人大喊让段楚承现在就求

    婚。

    现场变得闹哄哄的,大家情绪高涨,段楚承当然没有那样做,他说这样浪漫的事情要好好策划准备才行,这话让人听起来他还

    真要求婚似的,于是大家自觉把两人绑在一起,而媒体为了博眼球,已经觉得把标题定位珠宝大亨确定未婚妻人选。

    虽然江暖橙的回答很是误导人,但沈译自动归结为这是一场作秀,这种事情在娱乐圈里常见,他不停的对自己说实情就是他想

    的这样,绝对不接受江暖橙和段楚承之间有什么特殊的关系。

    厉漠西这一天都在新建的公司视察,有很多问题需要解决,等他处理完公司的事出来已经很晚了,他让暗夜把车开来,他现在

    就回奶奶的住处。

    他一坐进车里就靠向椅背,拇指和食指轻捏眉间缓解一天工作下来的疲累,坐前面副驾驶位的暗夜从后视镜里瞥见二少的动作

    ,他无声的叹息,自从江暖橙那件事情发生后,二少这几年非常的拼,简直到了废寝忘食的地步。

    若非如此,厉氏又岂会在短短的三四年的时间就成功入驻欧洲的市场?厉氏现在不只在英国有业务,在德国,意大利都同时展

    开了业务。

    车子划开沉沉的夜雾,厉漠西缓解了一点点疲意,深邃的鹰隽的眸子看向窗外的夜景,忽然车子从一家大酒店前面开过,酒店

    外面挂着特大的LD屏幕,上面闪耀的一串英文字吸引他的目光——欢迎参加江小姐橙花系列慈善晚宴!

    鹰眸倏然一凝,他忽然急急命令道:“停车!”

    开车的司机毫无准备,并没有立即停车,暗夜不解的转头:“二少,怎么了?”

    “停车!”厉漠西沉声低喝。

    “可是这里不允许停车。”司机为难。

    “那就给我想办法后退!”厉漠西冷然命令。

    暗夜不知道二少这是怎么了,看了看外面的车道,让司机赶紧听从命令想办法后退。

    当车子在大酒店门口停下,厉漠西开门下车,抬头看一眼那些闪耀的字,眯了眯眸子,修长有力的腿迈出,直接往酒店门口走

    去。

    在后面跟着下车的暗夜还是不懂二少的意思,却不敢多问什么,自觉追上去保护他。

    酒店里一路上都有提示慈善晚宴在何处举行,厉漠西一言不发直接往目的地走,身后有一名酒店侍者追着过来:“请问有什么可

    以帮到先生的吗?”

    厉漠西根本不搭理,径直走向电梯,侍者只觉得他们这样很奇怪,寻思要不要找保安过来,暗夜回头说:“我们来找人,有需要

    会叫你,谢谢。”其实他不知道二少要做什么,为避免惹出不必要的麻烦,他才这样说。

    侍者听到这话才打消疑虑,不过厉漠西那冷酷的模样确实慑人,难怪会被怀疑他是不是来炸楼的。

    电梯上行,到达指定楼层,厉漠西眼眸闪过冷锐,沉着气息往前面的大礼堂走去,暗夜紧跟其后,两人一进入礼堂,脚步倏然

    在门口停下。

    暗夜不解的微侧头看向前面,大礼堂里只有酒店的侍者在打扫卫生,每一个座位都是空空的,看得出来这里之前举行的活动已

    经结束了。

    他更加不明白了,活动已经结束,二少还急着过来干什么?

    正好有侍者在旁边收拾桌椅,见两人出现,便认为他们是来参加慈善晚会的,他刚想说他们来迟了,可是一抬头看见厉漠西那

    冷峻的模样下意识缩退。

    哪知道厉漠西忽然出手一把揪住侍者的衣领,冷酷问道:“这里刚才举办慈善拍卖?”

    别说侍者被吓到连暗夜都吓一跳,二少为什么这样激动?

    侍者僵硬的点头:“是,已经结束了。”

    “举办人是谁?江小姐是谁?”厉漠西冷冷的逼问。

    侍者觉得很奇怪,江小姐就是江小姐,还能是谁?

    厉漠西可没有耐心,低喝一声:“快说,是谁?说她的名字!”

    “是、是江暖橙小姐。”侍者着实被他骇人的冷冽吓到了。

    得到答案,厉漠西怔怔的松开手,鹰目一瞬间眯起,江暖橙,真的是你!

    暗夜这下明白二少为什么那么急了,原来是为了那个江暖橙,来英国之前他就担心二少会不会遇上江暖橙,如今看来,二少还

    是避不了这个女人。

    厉漠西沉了眸光,忽然礼堂通往后1台的那一角有人影闪现,有个女人站在那里,她身着优雅的晚礼服,微仰头似乎在与人说话

    ,从侧面看去看不见她的正脸,可是那熟悉的身段……

    厉漠西唇线一抿,拳头捏合,沉稳的脚步往那个方向踏出。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