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价隐婚妻-正文 第293章 不要惹太多风流债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蓝妖 书名:天价隐婚妻
    江暖橙接受综艺采访的节目播出后,她的新形象重新树立,这让她重回国内的步伐走得顺畅很多,在新电影的上映时间也通过

    媒体发布出来。

    这次他们不打算做太多宣传,只举行一次媒体见面会,并且会做一个小活动,活动规则是观众进影院看过电影后,写三十到五

    十字的影评并附上电影票的截图上传到影片官网,到时候会抽取五百名观众赠送由段氏珠宝提供的蓝宝石手链一条。

    五百条蓝宝石手链算是大手笔了,这更令人相信段楚承就是江暖橙的未婚夫,否则怎么会这么舍得赞助?

    因为这个活动,在影片上映前就很多人提前预定电影票,第一批电影票甚至被抢购一空。

    枫林别墅,江暖橙刚与沈译通完电话,主要是讨论明天的媒体见面会,非常简短,至多二十分钟,沈译是怕节外生枝,他们这

    次回来声势颇大,难免会有人心存不轨搞破坏,所以他特别加强了保卫能力,并嘱咐她明天小心些。

    江暖橙倒是不害怕,所谓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在A市处心积虑对付她的除了韩千雅不会再有别人。

    段楚承手持一杯红酒,从落地窗那边转回身往沙发区这边走来:“要不明天我陪你出席?”

    江暖橙抬头看向他,她是不太想舅舅露面太多次,不过想想这次回来,他并没有在媒体面前正是露面,都是媒体的侧面报道,

    她一时难以决定要不要他陪同。

    似乎知道她的疑虑,段楚承坐到单人沙发里,交叠起修长的腿,慵懒的抿一口红酒:“不用太过担忧,你妈妈她现在身体比四年

    前好不了多少,她不会在电视上看见我。”以她现在的病情根本就无法看电视。

    江暖橙还是免不了心口微刺疼,舅舅接下来的话更让那疼痛加深,他注视她说:“何况你认为她还会关心你的消息吗?”

    她顿时哑口无言,可不是么,妈妈是那么厌恶她,怎么可能再去关注她的任何消息?她恨他们父女。

    “媒体一直报道我是你的未婚夫,只是我们回国以来,我都没有正面回应,这次的媒体见面会我到场支持是必须,这样大家才会

    信服。”段楚承想必早有打算。

    “也好,有你在,我会安心一点。”江暖橙最终点头。

    “对了,这次回来你主要是拿回属于江家的东西,有一份资料我给你看看。”段楚承放下酒杯,从放在桌上的公文包里拿出资料

    递给她。

    江暖橙狐疑的接过来,翻开了一下,竟然是韩家的产业一览表,她没接触过商业上的东西,没看懂太多,只知道韩家的产业很

    大,而她没有在其中找到属于江家的产业。

    段楚承这会解释道:“这是我让人特意调查的,韩家的产业涉猎多个行业,你没发现江家的产业不奇怪,因为韩家吞并江家后早

    把江家的大小公司全部换了名字,有的公司甚至被韩家卖了,现在存下来的规模最大的是一家与境外贸易的公司,就是那家亨

    通贸易。”

    江暖橙看向手里的资料,果然看见亨通贸易,这是江家的产业。

    “当初韩家接手江家公司后倒是有心打理过一段时间,不过韩家很快就发展迅速,这背后原因我想A市商圈里许多人都知道,韩

    家靠住了厉家这颗大树,所以韩飞航很快没把江家产业放在眼里,卖了大部分,留下一些他觉得有价值的。”

    韩家与厉家什么关系江暖橙是不太清楚,但是看厉漠西对韩千雅的纵容她也懂了一些,想撼动韩家比想象中困难,何况他们江

    家的产业还被卖了很多!

    见江暖橙皱紧了眉,段楚承微勾唇角,重新端起旁边的酒杯:“你也不用心事重重的样子,虽然要回江家的产业还是有些困难,

    不过我还让人调查到韩飞航一些令人感兴趣的事,韩飞韩这个人极其小气,心也狠,从他教唆你妈妈报复江家这事就能看出,

    他的野心也不小,他暗地里挺不服气厉漠西的,大概是觉得要依仗一个晚辈让他丢脸,所以他一边催促韩千雅抓牢厉漠西,一

    边又做小动作。”

    韩家很多产业都和厉家挂钩,正是如此,韩家才从厉家那里分的一杯羹,只是韩飞航太贪心,暗地里做假账,货物以次从好,

    要从厉漠西那里挖更多好处。

    “当然他做这些都非常隐蔽,还是在小公司里做,时间也不算太久,倒是瞒过了厉漠西的眼睛,这样正好,我相信他很快会被发

    现,如此一来,韩家必定受创,你想要回自己的东西也比较容易。”段楚承跟她分析清楚了眼下的形势。

    江暖橙没有立时出声,她在想,若是哪天厉漠西真的发现了韩飞航的所作所为,他还会像纵容韩千雅那样当做什么都不知道吗

    ?

    她不确定,对于这件事,她对他真的没有信心。

    “那么现在是要掌握韩飞航做小动作的证据对么?”

    “嗯,他这人做事很小心,证据不是那么好找,你先耐心做好你眼前的事。”

    江暖橙知道这些事急不得,她都等了四年,不在意继续等一等。

    两人刚谈完话,大门那边有动静,开门声后就是女娃娇糯的声音:“太奶奶,你今晚留下来和我们一起吃晚饭再走好吗?”

    “当然好啦。”老夫人笑眯眯的道。

    这一大一小刚从屋外的花园回来,老夫人回国后忍耐了很久才偷偷跑来见曾孙女的,她都恨不得搬到这里住,世上没有比她悲

    催的人了吧,见曾孙都要偷偷摸摸。

    屋里两人听见动静,不再继续刚才的话题,江暖橙起身迎出去:“奶奶。”

    圆圆跑过来拉住她的手:“妈咪,我刚才看了一下旁边的地形,觉得可以在那里建一座房子,奶奶住那里就可以和我们成为邻居

    了。”这孩子也舍不得太奶奶,还想着在英国那样和太奶奶当邻居。

    江暖橙莫名喉咙一哽,正常人家的孩子直接和太奶奶住一起了,哪里用得着当邻居?明明孩子的爸爸就在同一个城市,偏偏她

    只能把孩子安排在这里,她真的不能冒险,她不知道厉漠西知道孩子的存在会做出什么事,如果他承认孩子的身世下一步就是

    把孩子从她身边夺走吧。

    隔天的媒体见面会也算是一个小小的庆祝会,因为第一批电影预售票的成绩非常好。

    江暖橙把好友都邀请来捧场,乔巧,言非彦,叶旭骞,就连庄雨泽都来了。

    乔巧还是那样妩媚,这几年她很少拍戏了,专心照顾她的儿子,偶尔有看中的戏才会接,要不就是友情接戏,倒也过得潇洒自

    在。

    言非彦如今是娱乐圈元老级别的大人物了,虽说他还很年轻,这说明他在这个圈子里混得够久,每年都有一部获奖的作品提供

    给观众,他的勤奋可见。

    叶旭骞嘛,自然是有名的大律师,事务所的接的案子足够他不眠不休工作两年!

    只有庄雨泽没多大变化,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宋欣露的事给他造成愧疚,他有一种要淡出娱乐圈的想法,无奈内心又喜欢拍戏

    ,就那么纠结着到了今天不温不火的境况。

    现场是热闹的,媒体的提问时间只有十分钟,随后是酒会,所以大家都很自觉的在属于自己的位置坐好,确定该到场的人都来

    了,沈译让保安关上门。

    其他人都坐在会场等主创人员出场,乔巧一直都是坐不住的主,她自己溜进了后‘台找江暖橙。

    造型师最后一次帮江暖橙整理服装,乔巧从后面走过来恶作剧的一拍她的肩膀,江暖橙着实被吓一跳,回头看见乔巧得逞的笑

    容,她没好气的瞪她:“乔姐,是不是天天跟你儿子厮混,你的心又变回以前的童心了是吗?”

    乔巧歪着头,更加卖力的表现她童心未泯:“人家一直都未成年好不好。”

    “好,未成年的妈妈。”

    两人都忍不住大笑,造型师离开后,乔巧很神秘的抬手臂搭在她肩膀上:“我说你可真厉害,出国一趟回来就带了个钻石级的未

    婚夫,怎样?传授我两招,我也给我的娃找个厉害的后爹。”

    “你真那么忍心给你儿子找后爹?”江暖橙斜睨没一点正经的乔巧,很正经的说:“后爹暂时别找那么快了,这里有个现成的干妈

    。”

    乔巧打量一圈江暖橙:“谁?你呀?你想当我儿子干妈?才不要咧,我等着你女儿出世,我儿子娶你女儿,我们结为亲家不是更

    好?”

    这话让江暖橙眼底闪过一丝隐晦的光,她不能说她女儿已经出世了。

    见江暖橙没回话,乔巧疑惑问道:“你不愿意啊?嫌弃我儿子以后比你女儿大,老牛吃嫩草吗?”她拍拍江暖橙的肩膀:“安啦安

    啦,越大的男人越懂得怜香惜玉,越体贴女人越有男人魅力,而且我儿子那么帅,不会亏待你女儿的。”

    江暖橙忍不住眼角一抽,有这样推销自己儿子的老妈的吗?现在的世界是有多疯狂,那么小就抢着定媳妇了吗?

    她干笑两声:“我是在想,如果我生的也是儿子怎么办?”

    “这样啊?”乔巧摸了摸下巴似在思考,她忽然一拍巴掌:“没事,那就让他们搞基好了,男男才是真爱嘛。”

    江暖橙差点没惊得下巴脱臼,这样也行?好没节操的妈妈啊!她暗暗庆幸好在她生的不是儿子!

    “暖橙,你那位神秘的未婚夫呢?话说我都没见过他什么样?他今天陪你来了是不是?快让他出来见我,别害羞嘛。”乔巧一下

    就转移了话题,对她的未婚夫感兴趣了。

    江暖橙也不清楚舅舅现在去了哪,刚才他说出去接个电话,她正要开口,恰好见舅舅从前面进来,她嘴角一扬,看向乔巧的后

    方:“他来了。”说着就走过去挽住舅舅的手臂,轻声跟他说:“舅舅,我介绍我的好朋友给你认识,你别穿帮了。”

    “哦?”段楚承微扬眉,顺着江暖橙的目光看过去,那一刻,他忽然僵住,目光一瞬不瞬的凝视前方那个女人,眼眸里似乎卷起

    了风浪。

    而这边的乔巧在回头看见他的那刹那也定在那里,一脸的惊诧,眼珠子也不知道转动了,呼吸都有些乱了,刚才与江暖橙开玩

    笑的气氛荡然无存。

    江暖橙一时间没发现两人有什么不同,径直挽住舅舅的手臂带他来到乔巧面前:“我正式介绍一下,这位是乔巧,一直非常照顾

    我的大姐姐。”然后看向舅舅:“这位是段楚承先生,我的未婚夫。”

    两人的样子像是在听着江暖橙的话,只是他们都看着对方没有任何反应,过了几秒,江暖橙才发觉两人有些不对劲,她目光在

    他们之间来回,暗道这两人是怎么回事?

    “你们……认识?”她试探出声。

    “不认识。”

    “不认识。”

    哪知两人异口同声的开口,两人又看向对方,都明显一怔,这更让江暖橙心有疑问,他们真的有问题!

    气氛有些冷场,乔巧这时候突然用很轻松的语气说:“哦,就是觉得你的未婚夫有些眼熟,是我认错了,不是我认识的,那什么

    ,我还是去外面坐着好了。”她说完头也不回的走出去了,这在江暖橙看来她是在落荒而逃。

    她眨眨眼,乔姐从来不会这样,满腹疑问的看向舅舅,只见舅舅皱这眉想什么入了神,她正要开口询问,沈译这时候过来:“暖

    橙,你好了没有?”

    沈译已经换上正式的西服,一过来见江暖橙挽着段楚承,他眸光暗了暗,但没有多说什么。

    “啊?好了好了。”江暖橙又看一眼舅舅,只能把疑问吞回肚子里,跟他说:“那我先出去了,你一会到会场找你的位置,在第一

    排。”

    “嗯。”段楚承有些心不在焉的应道。

    沈译和江暖橙还有几名主持一起出场,外面开始热闹起来,有了掌声。

    段楚承敛了敛神,吐出胸腔里积压的气息,他终究还是再次遇见了她,他尤记得当年的话,除非此生不再相见,否则他不会再

    放手。

    他眯了眯眼,一张脸更加坚毅沉敛,整了整衣领,大步往外踏出。

    台上,江暖橙此刻在介绍今天到场的好朋友,从乔巧开始随后是言非彦,轮着向大家介绍。

    段楚承一出来就看见乔巧,她似乎很认真的看台上的江暖橙,他不动声色的走过去,找到自己的位置坐下来,和乔巧之间隔了

    三个人。

    江暖橙见舅舅出现,目光与他交换,正好介绍到他,她轻抿唇角,脸上浮起的笑容有了一丝不一样的意味,说明她要介绍的这

    个人对她来说不一般。

    “接下来我要向大家介绍的是这位蓝色西服的先生,首先要感谢的是他为我们这部影片赞助了五百条珍贵的蓝宝石手链,送给影

    迷们……”话未说完,台下已经有不小的躁动,这样一说大家自然猜测到他就是江暖橙未婚夫的身份。

    在众人暧昧的注视下,江暖橙直视台下的舅舅,努力表现出恋人之间才有的欢喜:“这位先生姓段,他就是我的未婚……”

    她最后一个字没有说出来,是被突然从外面被人大力推开了会场的双开门的响动给惊到,砰砰的两声,不只是她被惊到,在场

    的人都惊愕的看过去。

    那两扇门被推开的那一刹那,站在门口的人出现在众人视野里,那个高大冷峻一身尊贵无比的男人被众星拱月般的手下簇拥在

    中间,他单手抄在裤袋里,脸上没有表情,鹰隼般的双目却准确的投向台上站着的脸带错愕的江暖橙。

    大家被他的气场给震慑到,缓下来后都纷纷低声惊呼:“是西少呐。”

    “西少怎么来了?”

    “西少……”

    江暖橙对上厉漠西逼人的目光,握麦克风的手下意识加大力道,这个时候,这个男人,他这样目中无人的出现想要做什么?

    会场的保安这时候反应过来匆匆跑过来拦截,挡在了厉漠西一干人的面前,暗夜踏前一步,冷眼盯着这些保安:“西少光临,你

    们敢拦?”

    保安面面相觑的交换眼神,在A市,确实无人敢拦厉漠西的去路,可是他们现在是护卫会场安全的保安,他们这会是真的退不

    得也前进不得!

    场面一时僵持,众人全神贯注看着这一幕,江暖橙暗咬牙,她回来迟早会见到他,这时候没什么好避讳的,她十分疏冷的目光

    看向厉漠西:“西少是不是走错地方了?”

    女人眼里的冷漠疏远让厉漠西瞳眸一缩,他淡淡勾唇,似笑非笑,那双黑曜石般的眸子却有了不一样的光彩:“恰好路过,听说

    这里召开什么轰动A市的电影见面会,随便进来看看。”

    随便进来?看看那两扇几乎被他野蛮手下破坏掉门,他好意思说是随便进来?

    “抱歉,我们并没有邀请西少。”江暖橙冷声道,这就是说他不请自来也太厚脸皮了。

    这女人一口一个疏远的西少,当真让他听得刺耳,眼底眸光淡转,不冷不热的声音:“只怕我厉漠西想去哪还由不得别人干涉。

    ”

    这话简直霸道,好像说A市就是他家的,他想去哪谁都不敢拦!

    江暖橙暗捏拳头,这男人的不讲理比以前还有过之而无不及,偏偏还真是无人敢对他怎样。

    她正气结,段楚承这时候站起来,脸上带着看不出真实意思的微笑,非常绅士的样子:“来的都是客,难得大名鼎鼎的西少肯赏

    脸,当然要当成座上宾,西少请——”

    这话一出,那些进退不得的保安终于松一口气,立马撤退,好像多站一会就要了他们的命。

    厉漠西没动,视线从江暖橙那里转到段楚承身上,这个男人就是她的未婚夫?他鹰隽的眸子一瞬间沉了光,凛冽幽寒。

    而段楚承嘴角依旧噙着自在淡然的微笑,两个男人的目光隔着一定距离交汇,里面的刀光剑影让人无法看清,却已经能感觉到

    两男人之间剑拔弩张的气氛,让人忍不住屏住呼吸,虽然他们都不懂这两人是怎么回事。

    一会,厉漠西才幽淡的吐出一句几个字:“你又是谁?”

    那散漫的语气就像说段楚承算什么人物,在他这里根本入不了眼。

    这未免有些羞辱段楚承,江暖橙很是愤懑厉漠西这般冷傲的姿态,他以为他高高在上就能这样折辱别人吗?

    只是段楚承没有一点气愤,依旧绅士有礼,像是听不懂他话语里的嘲讽,回答道:“我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人物,我只不过是江暖

    橙的未婚夫而已。”果然,这话一落,他成功看见厉漠西眼里的焰怒,没有什么比这个更有趣的了,未婚夫这个身份一定刺疼了

    他的心!

    段楚承的话让人忍不住为他喝彩,这样全心支持自己女人的男人真是令人心动呢,只是在场的人里有一人的脸色变得更加差了

    ,不是厉漠西,而是乔巧。

    厉漠西被当成贵宾坐到了贵宾席位,他悠然从容的坐在下面,旁边就是段楚承,很难想象这两人居然坐在一起的场面。

    江暖橙都不想去看台下那两人了,谁能预料厉漠西会突然出现呢?

    沈译瞥一眼江暖橙,知道她现在一定非常头疼,忍不住低声道:“所以没事不要惹太多風流债。”

    江暖橙猛地瞪向他,她没有惹風流债好不好,他们这些男人才很奇怪好不好。

    因为厉漠西的到场,见面会的整个过程都非常诡异,大家也是随便提问关于电影的问题,他们的心思其实都在在场的大人物身

    上,都想挖些八卦,不过一看见厉漠西那冷峻的脸都打消了念头。

    提问结束,接下来是酒会,江暖橙以为厉漠西应该识趣的走了,可他没有,他还非常自觉的从侍应生那里端了一杯酒,他也要

    加入酒会?

    这男人真是的!江暖橙都懒得去理会他了,只和沈译还有段楚承一起与记者们聊天。

    但她一直觉得那个男人的视线一直锁着她,让她呼吸都不顺畅了。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