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价隐婚妻-正文 第294章 新欢只是欢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蓝妖 书名:天价隐婚妻
    厉漠西并不与人谈话,只是独自捏着酒杯站在一旁,大家都不敢轻易靠近他,自觉给他空出地盘,唯有他的人站在他身后守卫

    他。

    他的视线越过在场的人,轻易就锁定在江暖橙身上,她的一颦一笑确实与以往有那么些不同,至少不再是那么天真。

    只不过,这女人全程没给过他一个正眼,还真是够可恶的,尤其是看见站在她身边的段楚承,看见他们偶尔十分默契的相视一

    笑,看见段楚承亲昵的揽住她的腰,他眼底的冷焰越加浓烈了。

    乔巧一改以往的活跃,这次没有和相识的人谈笑喝酒,反倒是一人躲在人群里喝闷酒,她的目光时不时的投向众人瞩目的地方

    ,江暖橙和段楚承那里。

    如此郎才女貌的两人站在一起,他们的一个小互动她都看在眼里,心跟着那个男人眼里的温隽以及唇角的弧度一起一落,喝入

    嘴里的酒都变成苦涩的东西。

    她连灌了两杯酒,发觉自己无法继续看下去了,随后端着酒杯往外面走去,脚步有些不稳,也不知道是醉还是晕了。

    段楚承虽然全程陪在江暖橙身边,他的目光也仿佛一直都在她身上,但他一直在关注乔巧,见她转身在影影绰绰的人群里消失

    ,他眸光微闪了闪。

    他低头俯过去在江暖橙耳边低声说:“我出去一会。”

    江暖橙同样心不在焉,没什么意见便点头:“好。”她没有关注舅舅要去哪儿,她只觉得浑身不自在,她知道厉漠西一定在盯着

    她看,她此时也想出去透透气,离开那恼人的注视。

    厉漠西见段楚承出去了,他将手里的酒杯随手一搁,黑眸透出锐光,目标明确的注视江暖橙,像是猎豹看见了猎物,他准备出

    击了。

    就在他要走向她的时候,江暖橙这会转身往另一个出口走去,她心里越来越不安,在那个大厅里面很憋闷,只想赶紧逃离。

    这个大厅确实闷了些,厉漠西抬手解开腕口的袖扣,腕处一道冷钻的光芒微闪,他盯着江暖橙离开的出口,修长的腿抬起,不

    紧不慢的走过去。

    江暖橙走出到外面呼吸到新鲜的空气不禁深呼吸,憋闷的感觉终于消失一些。

    “暖橙。”身后有人唤道。

    她回头,来人是庄雨泽,他手里端着喝剩一点酒的酒杯,神情坦然的站在那里,似乎他早就在这里了。

    她还没来得及出声,他又道:“可以跟你聊聊吗?”

    江暖橙想了想后大方道:“好啊。”

    两人并肩一起往另一个更为僻静的转角走去,江暖橙看了看他,忽然笑道:“你好像和以前不太一样了。”

    “嗯?”庄雨泽不解。

    “你以前不会那么少话。”她道。

    庄雨泽恍然,随即叹道:“时间能改变一切,更何况是人,你这次回来也和以前不一样。”

    “那你说说有什么不一样?”江暖橙好奇的问。

    他脚步一顿,正面直视她,她也跟着停下脚步,抬头对上他的打量,他说:“比以前漂亮有自信,没有那种初出茅庐的丫头气息

    了。”

    “你这样说我是变得老道了?”

    “不,是更加有女人的魅力。”

    江暖橙唇角勾着弧度,眼珠子转了转:“谢谢你的赞美。”她如今都是一个孩子的妈了,虽然还年轻但已不是四年前那个未出校

    门的稚气丫头。

    两人沉默了一下,一时不知该说什么却也没有尬尴,江暖橙沉吟着问:“你现在还有露露的消息吗?”

    这话一出,她看见他眼底一闪而过的幽光,他没有马上回答,举起酒杯喝一口酒,重新看回她的时候很是失落的道:“没有,我

    不知道她如今在哪里做什么,她不在老家,她的父母也不肯说她的去处,我还想问问你可知道她的下落。”

    江暖橙看着他带着忧郁的眼睛,想必他这几年一直在愧疚当初对露露做了那种事情,说到底那也是他的亲骨肉。

    江暖橙无奈摇头:“我若是知道她的下落就好了。”她很想跟宋欣露说清楚,当初她没有抢庄雨泽,更没有害他们的孩子,这一

    切都是韩千雅在捣鬼。

    庄雨泽主要是想向她打听宋欣露的下落,得知她也不清楚,随意跟她聊了几句并祝她的影片大卖,随后他提前告辞了。

    江暖橙没有回大厅,她一想到厉漠西还在那里就头疼,她踌躇了一会,背靠着走廊的墙壁给自己打气。

    细微的脚步声从右边出现,她微侧首,眼角余光便捕抓到那道高大的身影,她心头咯噔一条,下意识就绷紧背脊,身子左转,

    就想假装什么都没发现那样快速离开。

    男人清冷的嗓音带着强悍的穿透力:“江暖橙!”

    她心弦一紧,依旧像是没听见,只是加快了脚下的步伐,高跟鞋哒哒暴露了她此刻的慌乱。

    厉漠西鹰眸一眯,瞧着那个转身就走的女人,他凉薄的唇一抿,她就那么不想看见他?

    修长有力的腿快速踏出,追着那个逃跑的猎物而去,浑身都是势在必得的气势。

    江暖橙听见后面追来的脚步声越来越近,她慌得只有撒腿就跑,可她太紧张了,穿着高跟鞋的脚一扭:“啊——”她吃疼的呼一

    声,眼看就要摔倒,伸出手胡乱的要撑住墙壁,身后蓦然伸来一只有力的手臂,扶住她腰身的同时,健硕的身躯把她逼到墙角

    。

    她惊魂未定,男人身上熟悉的龙涎香霸道狂狷的席卷而来,那一刻,她平定了四年的心不受控制的剧烈跳动,他还附身凑过来

    ,灼热的气息都喷洒在她颈窝那里,低沉带磁的男声:“见我就跑,我有那么恐怖吗?”

    江暖橙下意识抬手抵着他坚硬的胸膛,努力不去受他的气息干扰,让自己平静下来,偏转头,淡漠的说:“西少,请放手。”

    男人深湛的眼眸凝视她那疏远的样子,冷诮勾唇:“怎么?怕被你的未婚夫看见吗?抓一下手就受不了,你说他要是知道我们以

    前睡过会怎样?”

    江暖橙猛吸一口气,豁然抬眸瞪视他,他眼底的讥讽那样清晰,邪恶得一如当初!

    她不应该被他激怒,她再次让自己情绪稳定下来,撇开目光冷冷道:“西少,我们不熟。”

    男人的瞳眸一瞬凝起,盯着她那该死的冷漠的样子,他没有放开她,更是过分的逼近她,将她逼到死角,手掌扣住起她的下颌

    ,让她看着自己,他邪佞的勾唇:“跟我睡了那么多次你跟我说不熟?”

    江暖橙皱紧了眉,要掰开他扣住自己下颌的手,他的力道却紧了一分,健硕的身躯甚至压住她,他忽然笑得冷魅逼人:“你现在

    的表现是有了新欢忘了旧爱?”

    江暖橙无法出声,只能愤愤的瞪视他,他邪恶的凑到她耳边,沉冷低笑:“我告诉你,新欢只是欢,旧爱才是爱!”

    他的话重重击落到她心口,整个人懵了一下,随即胸口蓄起愠怒,他在胡说八道什么?她开始挣扎扭动,男人强势的吻这时候

    落下来,她的双手被他反剪在身后,他将她逼迫在墙角,让她无路可退。

    “唔……”她所有的挣扎都是徒劳,他啃住她的唇片,撬开她的牙关,强势攻入她的领地,炙热又令人窒息的热吻,她几乎要被

    他夺走所有的呼吸。

    两人的身体紧密贴合到没有一丝缝隙,他的热度几乎要烫伤她的神经,她心慌意乱,为什么自己还是被这个男人逼到这般境地

    ?

    他们早就没有关系了不是吗?他现在这样对待自己又算什么?

    她推不开他,在他的舌再一次闯进来的时候她毫不犹豫的咬下去!

    “嘶——”一阵尖锐的疼痛过后,厉漠西尝到了血腥的气味,他猛然放开她,阴鸷的眸子盯视她,死女人,现在还学会咬他了?

    只是她反抗这样剧烈,是要为了另一个男人守身吗?他眼底卷起寒煞,胸腔冒火。

    江暖橙趁机用力推开他,从墙角出来倒退几步,警惕的注视他:“西少,请你自重!”

    这样的话更让厉漠西阴郁,他抬手一抹嘴角的血,冷哼:“自重?你还真想为你的未婚夫守身?江暖橙,我告诉你,当初你背叛

    了我,我怎么能轻易就放过你?我也要让你的未婚夫感受一下被自己女人背叛的滋味!”

    是的,到了今天他终于明白自己为什么放不下这个女人,就是她背叛了他,他怎能安心看她投入另一个男人的怀抱?

    江暖橙不敢相信到了今天,他还在计较这件事,她一脸正色道:“厉漠西,我今天必须跟你说清楚,我从来没做背叛你的事!你

    不是很厉害吗?为什么不去查事情的真相?我对你问心无愧,你不要再抓着我不放,我们已经没有任何关系!”

    她说完便不再停留,转身快速离开,这个男人太危险了,总会让她乱了心智。

    厉漠西这次没有追上去,他拧眉站在原地,她的话还回荡在耳边,她从来没有背叛他?

    许久之后,他嗤笑一声,他为什么要相信她说的?她这样说无非是想他放过她,他偏不。

    只是,他的心到底还是烦躁了,因为她说的这些话。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