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价隐婚妻-正文 第297章 被未婚夫家暴受伤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蓝妖 书名:天价隐婚妻
    就在段楚承疑惑着的时候,又看见对面的宾利车下来一黑衣保镖,那保镖快速走到车后座,微欠身,恭敬的打开车门。

    须臾,男人高挺不凡的身姿出现在车门边,依旧是那一张冷峻的脸,隔着那么一段距离,段楚承都仿佛能感受到厉漠西那冷锐

    的眸光。

    他饶有兴味的微挑唇,虽然不清楚厉漠西来这里的真正目的,但肯定与江暖橙脱不了关系,如此堂而皇之的堵在门口,他这是

    紧张了?想重新夺回江暖橙吗?

    段楚承此刻就算是不想理会厉漠西都不行,因为他的车已经把门口堵住,看来只能下车去和这个A市呼风唤雨的西少谈谈才行

    。

    他看一眼在副驾驶位置歪头睡着了的江暖橙,没有叫醒她的意思,脱下外套盖在她身上后才熄火下车。

    厉漠西透过前面的挡风玻璃看见副驾驶位的江暖橙,自然也看见了段楚承为她盖衣服的动作,他冷嗤,江暖橙就是被这个男人

    的表面给欺骗了?

    段楚承关上车门后慢慢走过去,厉漠西还站在车门口没动,他的人都分站在两边,看起来就非常的气势压人,段楚承却没有一

    丝惧意。

    他不知道的是他关车门的声音惊醒了车里的江暖橙,她迷糊的揉揉额头,下意识转头看旁边的段楚承,没看见人,车又停了,

    她便想是不是到家了,舅舅怎么也不叫她一声?

    看看盖在身上的外套,知道是舅舅的,正要拉开门下车,眼睛却蓦地看见车前面的情况。

    那个男人是厉漠西?傍晚的霞光笼罩整片天地,给那两个走向对方的男人添了一抹诡谲,她还没想明白厉漠西为什么出现在这

    里,脑子划过一丝惊慌,是不是他发现了女儿的事?

    就在她惶恐不安的时候看见那两个走向对方的男人面对面站定了脚步,紧接着发生的一幕让她禁不住惊呼,只见厉漠西挥臂冲

    着段楚承的脸就一拳打过去!

    段楚承毫无预兆,根本无法预料到厉漠西会出手打人,直接承受了他这突如其来凶狠的一拳,他整个人的头都往旁边偏去,不

    只是嘴角裂开这种痛,更恐怖的是他听见他的牙齿崩松的声音。

    他眼眸一瞬间划过凌冽,抬手一摸嘴角的血,转头看向厉漠西的时候冷冽又讥诮的道:“你这是要挑事?还是想以这样的方式抢

    暖橙回去?”他身为长辈的都还没教训他,他竟敢先下手了?

    车里的江暖橙已经推开车门惊诧的跑过来,扶住舅舅一番查看,见到他嘴角的血,她心一震,冷瞪向厉漠西,怒道:“西少,你

    要发神经请去别的地方,这里没人招你惹你!”

    厉漠西冷眼瞧着江暖橙如此护段楚承,他冷然一笑:“果然是蠢女人,自己看他都对你做了什么!”他从暗夜手里扯过纸袋,啪

    的一声纸袋丢到他们面前,纸袋口很大也没封住,里面的相片洒落出来几张。

    这边两人低头一看,都是段楚承和乔巧纠缠不清的相片,两人互看一眼,脸色复杂,厉漠西是为这事来的?

    厉漠西见他们都不说话,他瞥一眼江暖橙:“现在看清楚你的未婚夫是什么面目了?”

    江暖橙皱起眉,韩千雅也曾拿这些相片来揭发她未婚夫的面目,如今厉漠西也做这种事,他和韩千雅一样看不得她好是吧?非

    要挑拨离间是吗?可惜他们都不知道事情的真相,他们又岂会得逞?

    只是一想到厉漠西也怀了和韩千雅一样的心思,她心里的怒火高涨,她眼神变得更加冷漠,无比嘲讽的道:“那又怎样?这与你

    有什么关系?你凭什么出手打人?”

    厉漠西一瞬怔愣,不可思议的盯着江暖橙,这女人脑子是不是有问题?她的未婚夫背着她劈腿身边的好姐妹,她居然不生气,

    反而来指责他?她就对这个姓段的那么在意?

    “我在帮你教训他!”厉漠西冷喝。

    可惜他自认为的好意只换来江暖橙一声不屑冷笑:“我不需要!你也没有资格,他是我未婚夫,这是我们两个人的事。”

    厉漠西阴鸷的盯着她,薄唇几乎抿成一条直线,沉冷的几乎是一字一字的道:“现在你还要他这样的未婚夫?”

    江暖橙站在段楚承面前,仿佛是保护他的意思,面无表情的对上厉漠西,肯定回道:“对,所以请你不要多管闲事,马上从这里

    消失!”

    厉漠西胸腔里霎时间腾起烈焰,那个男人已经做出对她劈腿的事,她居然还能接受,她当真那么喜欢姓段的?他阴翳的眸子一

    下转到段楚承脸上,这种渣男,因为有点皮相有点实力,她就愿意那样被糟蹋了?

    “你不准再和他一起,马上断了关系!”厉漠西专横的下达命令,他认为她在犯蠢。

    江暖橙不懂他怎会说出这种话,还是说他都听不懂她说的话吗?正要开口,身后的段楚承忽然拉开她,他站到她前面,直视厉

    漠西:“暖橙和谁在一起不是你说了算,何况你私自调查我的私生活,是不是卑鄙了点?”

    段楚承本就对厉漠西以前那样对待江暖橙心存不满,现在居然偷拍他,牵扯到乔巧,他心里不免有愠怒,他揉了揉手腕,他认

    为有必要教训教训这小子,而且他刚才还那么不尊敬长辈先动手。

    “你私生活不检点还怕被调查吗?”厉漠西不屑冷哼。

    段楚承揉手腕的动作微顿,看厉漠西的眼眸迸出利光,一旁的江暖橙心有不安,就在她觉得气氛不对的时候,果然看见舅舅对

    厉漠西出手了!

    厉漠西接住了他这一招,两男人四目交接,看对方的眼里都是刀光剑影。

    “该离暖橙远一点的人是你。”段楚承低喝。

    厉漠西神色一沉,没有多说什么而是直接出手反击,两人就这样大打出手,双方力道都是十足的狠,好像早对另一方不满,每

    一招都要打到痛处。

    两人平时都有练身,一时半会还真看不出谁更胜一筹。

    厉漠西的人警惕的在一旁看着,主子没有吩咐他们都不会动,但是若有什么不测,他们定然会立马冲过来。

    江暖橙一阵心焦:“你们住手!都别打了!”她刚才说那些话就是想尽快赶厉漠西走,不想多生事端,哪知道事情还是发展到如

    此难以收拾的地步。

    两男人像是没听见她的话,依旧出手凶猛,两人都挂了彩,这更激起要打倒对方的意念,厉漠西这会解开西服衣扣,脱下那高

    级定制的西服直接丢到地上,挽起衣袖再次和段楚承打起来,好像要打个你死我活才肯罢休。

    江暖橙看得心惊,可任凭她怎么喊叫阻止都没有用,他们就像两头疯了的狮子听不下任何劝告。

    她一着急也顾不上太多了,就那样冲过去想拉开段楚承,她这举动在厉漠西看来就是在维护段楚承,都这个时候了,她还担心

    姓段的!

    “厉漠西,你住手!要发疯滚远一点!”眼看舅舅又被厉漠西打了一拳,她心惊不已。

    对于突然横亘出来的江暖橙,厉漠西眼底骤起冷怒之焰,他也受伤了她没看见吗?为什么只是看见那个背着她劈腿的男人?

    “你滚开,这里没你的事!”厉漠西怒喝一声,抓住她直接甩一边去。

    嘭!

    “暖橙!”缓过神的段楚承忽然一声惊呼。

    江暖橙被厉漠西大力甩过来的时候直接撞到了车头上,她只觉得那一刻自己就要晕厥过去了,脑海里一片震荡,晕得她没力气

    站起来,随之而来的感觉是有什么湿湿痒痒的从额头流下来。

    厉漠西站在原地愣住了,心头一紧,怒焰好像顷刻退去,整个人仿佛被浇了一桶冷水,他就要迈步过去,衣领却被段楚承猛然

    抓住,他恶狠狠的喝道:“你居然对她动手!”说完便一拳招呼过去,厉漠西这次没有还手硬是接了这一拳。

    段楚承甩开他的衣领紧接跑向江暖橙,而暗夜等人则是心急的围向他们主子:“二少!”

    段楚承小心的扶住江暖橙:“暖橙,你怎样了?伤哪里了?”她的头一转,这下大家都看见她被撞破的额头正流着鲜血,当真触

    目惊心。

    厉漠西瞳孔一缩,推开暗夜便大步冲过去:“暖橙……”

    他的手就要碰触到她,她却像惊弓之鸟一般缩躲到段楚承怀抱里并惊呼:“不要碰我!”他伸出的手僵在半空,凝着她的眸光沉

    了又沉。

    江暖橙此刻的状态非常混乱,也不知是不是撞得太痛了,她望着他的眼眸里涌起了泪,她突然控制不住就是想哭,泪水夺眶的

    时候她哽咽着说:“厉漠西,你真的很让人讨厌,请你不要再来打扰我的生活了,可以吗?”

    她那些泪水让厉漠西错愕,心头被压了巨石一般难受,天知道他多想把她从段楚承怀里抢过来,可是看见她泪光朦胧里的冷漠

    疏远,他无法出手。

    “我带你去医院。”段楚承不再恋战,抱起江暖橙快速跑回他的车。

    不消片刻,段楚承便调转车头快速开往医院,身上挂彩衣衫凌乱的厉漠西盯着那车开走的方向,捏紧的拳头突然狠狠的用力砸

    向车头,那坚硬的车头好像被他砸凹了一块,吓得一旁的下属都不敢呼吸了。

    暗夜皱紧了眉暗瞟主子,看见他的手砸出了血,他却浑然不觉一般,暗夜不禁心疼,他从来没见主子这般狼狈过,女人果然是

    招惹不得的东西。

    江暖橙在医院接受了包扎和检查,额头撞破皮出血还不是大问题,严重的是有轻微脑震荡,必须住院观察治疗。

    处理好她的伤口,段楚承安排她住进了单人病房,他送她来医院的时候太担心了,一心想着赶紧医治,直接抱她下车进了医院

    ,倒是忘记了江暖橙现在是明星,他自己这张脸也有人认得。

    于是他抱着受伤的江暖橙进医院的一幕被人给拍下来。

    医生刚刚给江暖橙包好伤口,就有记者闻讯而来了,江暖橙已被送进病房,记者只好追问段楚承,他此刻心情也不好,而且和

    厉漠西打了一架,身上多处挂彩,脸上也好不到哪里去,他当然立即躲避记者,医院的保安护送他躲开记者。

    记者只好询问医院里的目击者,那些目击者都不明所以,只是根据自己看见胡乱猜测。

    “是江暖橙的未婚夫抱她进来的,看他很紧张担心呢,不过他衣衫不整,脸上还有伤,好像跟谁打架了。”

    “我看是小两口吵架引发了家庭暴力,江暖橙一脸的血,好吓人!”

    于是记者很快就把新闻报道出来了——江暖橙疑被未婚夫家暴受伤严重紧急送进医院。

    即使是晚上,报道一样通过发达的网络媒体传得众人皆知,这下都沸腾了,更多记者闻讯赶来医院一探究竟。

    助理小鱼刚换了睡衣要睡觉,她的手机就不停有电话打进来,都是询问江暖橙的事,她这才知道出大事了,赶紧脱了睡衣赶去

    医院,其他好友都打电话来询问怎么回事。

    江暖橙想安静片刻都难,段楚承身上的伤没时间处理尽是帮她回复好友们的关心问候。

    终于挂断最后一个电话,段楚承把手机丢桌面上,莫可奈何的叹道:“这下出大新闻了,现在大家都知道你被我这个未婚夫‘家

    暴’送进医院了!”肇事者明明是那个厉漠西,到头来他成替罪羊,真够冤的。

    江暖橙病怏怏的躺在病床上,额头缠绕了一圈绷带,她根本没心思理会这些事,她到现在还在想厉漠西今晚拿那些相片来揭穿

    段楚承的事,她也明白了最后自己为什么那样丢脸的在他面前哭,她是在伤心啊,他是不是和韩千雅一样要破坏她的感情?

    她没精打采的掀了掀眼皮,看见段楚承眼角和嘴角都是青紫的,她微叹一声:“舅舅,你先去处理伤口吧。”

    段楚承没走是还在担心她:“我坐一会就去。”

    “我没事了,就想一人静一下,这里没人打扰我,你放心。”江暖橙同样不放心他身上的伤。

    段楚承直视她,确定没问题才起身去处理伤口,走前还特别叮嘱:“要是有什么一定要叫我。”

    江暖橙被家暴的消息韩千雅第一时间就看见了,她眼角眉梢都带上笑意:“这么快就有效果了?”

    海伦倒是有些不相信:“她这个未婚夫不是非常绅士对她非常温柔体贴的吗?怎么会那么暴力出手打她?”

    韩千雅不以为意的摇摇头:“这你就不懂了,男人在外面偷腥被抓住本来就是很恼火丢脸的事,江暖橙那倔脾气根本讨不到好果

    子吃的,两人最后撕破脸皮大打出手也不是奇怪的事。”

    她这么一说,海伦倒是理解了:“这样看来他们两人很快就分道扬镳了。”

    “都被打进医院了,你说他们还有在一起的可能?就算男的想,江暖橙也不会愿意的。”韩千雅一副非常了解江暖橙的语调。

    她满心得意,她说过会再次赶走江暖橙,很快江暖橙就失去靠山了。

    暗夜听候厉漠西的吩咐在后面跟上段楚承的车,并且开进了医院,暗夜以为二少至少会进医院包扎身上的伤,可他坐在车里不

    动,反而让他去打听江暖橙的情况。

    他实在气愤,都这个时候了,二少怎么还一心想着江暖橙?她有未婚夫照顾,能出什么事?虽然愤愤不平,但他还是要听从命

    令去执行任务。

    没过多久,暗夜便打听清楚回来汇报了:“医生已经处理过江小姐的伤口。”

    厉漠西黑眸依旧看着他,等着更多的汇报,暗夜像是负气那般不愿意说了,反正也没什么大碍,厉漠西以为他只打听到这么一

    点,蹙眉冷道:“再去打听详细一点。”

    “二少。”

    “去。”不由分说的命令。

    暗夜这会不得不详细汇报:“医生说江小姐额头是撞破了皮出血,不算严重,只是有一点轻微脑震荡,所以现在住院观察。”

    他一说完就看见二少正冷眼盯着他,原来他早打听清楚了却不肯说,真是该死!

    不过厉漠西现在没心情去计较这些,他紧皱起眉宇,想到脑震荡这三个字心口就揪紧。

    “二少,都到医院了,要不你进去给医生看看身上的伤吧。”暗夜试探着劝说。

    “闭嘴。”换来厉漠西一句冷冽的低喝。

    此时,一批手抗长槍短炮的记者往医院里涌进去,那架势好像里面出天大的事一般。

    厉漠西看着那情形忽然出声:“这些记者怎么回事?”

    “好像是来报道江小姐受伤的事。”暗夜道。

    厉漠西眸色一冷:“让他们全部滚。”

    暗夜一怔,不必问,这肯定又是为了江暖橙,他已经彻底认命了,再次下车去赶走那些记者。

    段楚承包扎好伤口正想躲开记者回病房,突然发现记者都不见了,不免奇怪的问旁边的护士:“刚才那些记者呢?”该不会跑去

    暖橙的病房了吧?

    护士摇摇头表示不理解:“突然间全部走了,我们也不清楚发生了什么。”

    段楚承没继续纠结这个问题,反正他现在不用躲藏了,也不用担心记者打扰江暖橙休息。

    他回到病房,江暖橙在闭目休息,他轻唤一声:“暖橙?”

    床上的人幽幽睁开眼睛,果然她并没有睡着,她嘴唇动了动:“舅舅,你的伤……”

    “我没大碍,虽然厉漠西那小子下手是狠了点,但你舅我还没那么脆弱。”为了证明他说的不假,说完还作死的拍一下胸口,没

    想到立即疼得他纠结了脸。

    江暖橙没忍住一笑:“好了舅舅,我眼睛没瞎,你里面缠了绷带是吧?”她当时在旁边看得清两人出手多重,就算没有严重的伤

    也不会好到哪里去。

    这样想着,她嘴角的笑微凝,厉漠西的伤……算了,她何必去想他的伤,反正他身边又不是没人照顾,只怕二十四小时保镖不

    离身,何况还有暗夜。

    “记者都走了?”江暖橙轻声问。

    段楚承掩去被她看穿的尴尬,点头:“走了,莫名其妙一个都不见了。”

    “舅舅,你回去吧,我不放心圆圆,我现在这样恐怕有段时间不能见她了。”被女儿看见她额头的伤总归不是好事,要是圆圆知

    道她的伤是被她一直崇拜的爹地造成的,不知道还会不会一天到晚念着要见爹地,随即她又自嘲,她怎么可能让圆圆知道这种

    事。

    段楚承是不放心江暖橙,可圆圆和保姆在别墅里谁都不安心,他只好请护工照顾江暖橙,他回别墅。

    折腾了一晚,夜深了,医院安静下来,停车区里其中一辆车的车门打开,高大的身影站在车门口。

    暗夜找到医院负责人,他们一行护着厉漠西从隐秘通道进了医院,王院长被深夜出现的厉漠西吓一跳,尤其是看见他脸上挂彩

    ,衣衫凌乱,他暗暗心惊,是谁敢对西少出手?

    厉漠西一进到院长办公室就问江暖橙是否休息了,院长哪里清楚这点,连忙让护士去看,暗自思忖,西少是为江暖橙来的?

    暗夜又试着劝道:“二少,不如先让医生看看你……”话没说完就被主子冷冽的眼神秒杀了,乖乖闭嘴,好吧,他是没看见江暖

    橙就不会管自己的死活。

    护士很快来说江暖橙刚刚睡下,现在去探视的话她有可能清醒。

    暗夜趁机再劝厉漠西先处理身上的伤再去看江暖橙,厉漠西沉思一会才颔首,他不想惊醒她,她那种冷漠疏离的目光依旧让他

    一回想就胸闷。

    江暖橙睡得并不踏实,她知道自己处于睡眠的状态,可全身的神经似乎都没有休息,总觉得有谁站在床边一直看她,她想睁开

    眼看看是谁,眼皮却沉得无法睁开,模糊之中好像有谁的手轻抚过她的额头,她在想是值班护士吗?应该是吧,除此之外她想

    不到还有谁。

    厉漠西的手指抚过她受伤的额头,然后滑过她的鼻尖,修长的手指停在花瓣般的唇片上,黑曜石般的眸子徒然深邃无比,他没

    忍住俯身轻轻吻上她的唇,幽幽的叹息:“我……究竟该拿你怎么办?”

    江暖橙羽睫乱颤,一瞬间睁开眼眸。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