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价隐婚妻-正文 第302章 该付出的代价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蓝妖 书名:天价隐婚妻
    江暖橙不相信的望着他:“你怎么可能没看见,昨晚我明明拿在手里的。”她不免有些急了,跟言非彦说过要保管好,现在却被

    她弄丢了,她要怎么跟他交代?

    “你昨晚也喝醉了。”厉漠西淡淡的语气,却似在提醒她,她醉了,弄丢东西不奇怪。

    江暖橙一时无法回话,她知道自己喝得半醉不清醒,可她的意识里自己一直没有放开那份文件袋,何况她是被厉漠西弄到这里

    来的,除了他还会有谁拿走文件袋?

    “你当真没有拿我的文件袋?”江暖橙还是不相信的质问,眼睛一瞬不瞬的盯视他。

    在她的审视里,厉漠西的神情没有多大变化,极其淡漠的道:“你既然不相信又何必多问?”

    江暖橙盯着他不说话,两人的目光交汇,他的淡然冷静,她的充满狐疑,她是怀疑厉漠西,可这男人向来高深莫测,单是看他

    表面根本看不出什么。

    糟糕的是她昨晚不清不楚的,或许是她自己弄丢了文件袋也不是不可能,看来从厉漠西这里是问不出什么结果来了,她只能跟

    言非彦说清楚这件事,希望文件袋里面不是太重要的东西。

    她收回视线,又恢复冷漠道:“希望你没跟我撒谎。”说完她便转身往门口走去。

    “去哪?你还没吃东西。”厉漠西看向她的背影,这都一整天没进食了,她不饿?

    “不需要了,和你一起我只怕吃不下东西,麻烦你不要再来打扰我。”江暖橙抬步继续往门口走。

    厉漠西鹰眸微冷,盯着她的背影道:“明天我让你搬你的东西过来。”

    江暖橙诧异的一停步,蓦然回头看向他:“搬什么东西?你又要做什么?”

    “我的女人当然要和我住一起。”他一副理所当然的口吻。

    “你胡说八道什么?”江暖橙低斥,谁是他的女人?她最害怕听见他说这种话了。

    厉漠西忽然慢步向她走过来,带着一种极其压人的气势,那灼热的目光更是逼人,她下意识想后退,但心底涌起一股执拗,她

    为什么要害怕?坚定的站在原地看着一步步靠近的他。

    男人高大挺拔的身躯站在她面前,他微微俯身,性感的唇淡噙着一丝冷魅:“才刚下了我的床就想耍赖不承认是我的女人么?”

    江暖橙心头一震,因为他这话霎时腾起怒意:“昨晚是你逼迫我的!”他这个卑劣的男人,趁着她喝醉了带她回这里,还不经过

    她同意就那样对她,他怎么还好意思说那样的话?

    厉漠西眼底的冷意又沉了一分,但嘴角依旧挂着那抹弧度,他又是逼近她一步,她被迫后退,可他的长臂突然伸出圈住她的腰

    用力往回拉,她被动的扑进他怀里,双手本能的抵住他的胸膛,上半身的距离是拉开了,但是下半身因为他的用力被迫与他的

    贴合,他圈在腰后的大手下移轻易掌控住她的翘臀。

    江暖橙倒吸一口冷气,脸色都变了,刚要开口骂他流邙,他竟用力按住她的臀贴向自己,用一种压人又邪佞的气势俯视她,热

    热的气息都喷在她脸上:“我怎么记得你昨晚在我身下非常有感觉?你确定是我逼迫你?还是你忘记了自己对我有感觉,要不要

    我帮你回忆起来?”他说着按住她翘臀的手非常暧昧的捏了她一下,那一瞬间他俊逸的五官都是邪恶。

    江暖橙徒然瞪大双眼,恼羞成怒的脱口而出:“你下流!”

    他反倒轻轻的笑了,俊脸又靠近她几分:“对自己的女人这样不是下流。”

    “我说过我不是你的女人,你放开我!”她开始掰开他的手臂,要挣脱他的怀抱。

    男人眸子危险一眯,蓦然将她按压在墙壁前,沉沉的凝视她:“那你是谁的女人?段楚承的?你说他如果知道你上了我的床,他

    还会要你吗?哦,对了,这下你们扯平了,他背着你劈腿,你现在背着他上了我的床,你们这对未婚夫妻也没必要在一起了,

    不是吗?”

    他越说越是凑近她,抬起她尖俏的下巴,嗓音沙哑低沉似能蛊惑人:“和他断了关系,做我的女人,嗯?”

    他幽黑的眼眸盯着她的嘴唇,就要亲下去,孰知一直没动静的江暖橙倏然抬手毫不犹豫就冲他的脸扇了一巴掌!

    他的头往旁边偏了几分,被她打了一巴掌的脸上出现手指印,看不见他的神情,但此刻冷凝的气氛会让人心脏病发作!

    江暖橙的手在颤抖,她缓缓蜷起根根手指,努力控制那些颤抖:“厉漠西,你够了!你休想破坏我们的关系!”

    他慢慢的转回头重新看向她,那双漆黑的眼眸不知凝聚了什么,凛冽寒煞,犀利冷锐得让人胆寒,他抿了抿唇,大手倏然捏住

    她的肩骨,恶狠狠的逼视她:“是吗?你确定如果段楚承知道你不只是昨晚被我睡了,四年前你就已经上了我的床,你认为他还

    会要你吗?你们的关系还能继续?”

    江暖橙深深吸气,仰头对上他的冷眸:“所以你现在又是要威胁我是吗?你以为我会害怕你告诉他这些吗?你要是用这些来威胁

    我那就错了,我现在不会在受你威胁,你真那么卑鄙就去告诉他!”

    她如此毫无畏惧倒是让厉漠西愣了一下,心里便有了疑点,段楚承劈腿她不介意,她被他睡了,段楚承也能接受?这是正常的

    未婚夫妻关系?

    他冷哼一声:“别以为你这样说我就会轻易放过你,这是你当初背叛我该付出的代价!”

    这下换江暖橙懵了,她皱起了眉:“厉漠西,关于背叛你这件事我不止一次跟你说我没有,到了今天你还这样认为,我无力解释

    太多,因为你那么相信韩千雅,我的话对你而言只是辩解,我说过,你若是想知道事情的真相,你最好派人去调查,不要再污

    蔑我,我可以对天发誓,我从来没有背叛过你,否则我不得好死!”

    她的赌咒让厉漠西微怔,而她这时候推开了他,语气里带着一丝疲倦:“还有,你知不知道你总是这样威胁别人真的很让人讨厌

    ?”

    厉漠西看见她眼底对他的深刻抗拒,他心尖揪紧,盯着她不发一言,她慢慢退开,退出他的范围,依旧警惕的直视他:“不要再

    试图威胁我,我不会再做你的女人。”

    话音落下,她头也不回的快速往门口走,她担心他再次拦截,但这次他并没有任何动作,直视站在原地望着她着急离开的背影

    。

    只是在她握住门把要打开门前,他幽幽的吐出一句:“你注定是我的女人,轮不到你想不想。”

    江暖橙握住门把的手一紧,没有回头,只当他听不懂她说的话,用力拉开门,却豁然看见站在门口正准备按门铃的韩千雅。

    两女人都有一瞬间的错愕,四目相对,一时间都没有开口。

    韩千雅内心震惊过后冷声质问:“江暖橙?你为什么在这里?”又想来勾引厉漠西吗?她的心无法平静了,她居然没发现江暖橙

    又和厉漠西有了来往!

    江暖橙缓过神后,淡瞥一眼韩千雅,并不打算回答她的问话,径直越过她离开。

    她这行为对韩千雅而言简直是没把她放在眼里,不禁一阵恼怒,凶狠的瞪视江暖橙的背影,她咬紧牙关,看来不能疏忽了,要

    尽快把江暖橙解决!

    江暖橙快速进了电梯,双眼毫无焦距的盯着一层层下行的数字,对于韩千雅出现在厉漠西的住处一阵嘲讽,他都有了一个韩千

    雅,为什么还揪着她不放?

    她为什么要做他见不得光的女人?她现在谁都不拖欠,才不受他的压迫!

    韩千雅进了公寓,关上门,走进客厅只见厉漠西脸色阴沉的坐在沙发那里,她把刚才看见江暖橙的不满情绪都压下去,扯开笑

    容走过去。

    “漠西,那个江暖橙怎么会在这里?你和她……”

    “这不是你该关心的。”厉漠西淡淡的打断她的话,明显不愿意多谈关于江暖橙的事。

    韩千雅噎了一下,问不出结果,她心里很是不甘,但见厉漠西的脸色不佳,她便识趣的闭嘴,追问下去肯定没有好结果,还会

    惹得他不快。

    她敛了情绪,就要在他身边坐下,他忽然道:“坐对面。”

    韩千雅动作一僵,察觉他的情绪很不对,低头看见他脸颊上似乎有可疑的红痕,还有一点像是被女人的长指甲抓出的痕迹,她

    大惊,江暖橙对他动手了吗?她是吃了豹子胆吗?居然敢对厉漠西动手?

    她视线接下来又看见男人微敞开的衬衣领口那里露出的麦色肌肤上同样有女人的抓痕,会出现在身上的抓痕,那是什么情况,

    不要过多猜想都能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韩千雅眼底闪过阴冷,所以说江暖橙又上了他的床吗?这个该死的下贱女人!她居然还有脸上厉漠西的床!

    她简直要气疯了,浑浑噩噩的坐到对面,终究还是忍不住道:“漠西,你不能让江暖橙那样的女人接近你,她现在是有未婚夫的

    人,前段时间还传出她被家暴的消息,一定是她的未婚夫不要她了,她才想接近你,她就是个心机婊,你……”

    “闭嘴!她怎么样还轮不到你来评论,我的事也不用你管,我今天让你来就是安排你出国的事。”厉漠西无情的打断她的话,一

    点都不想听她说江暖橙的一句不是。

    韩千雅怔了怔,随即疑惑:“出国?我为什么要出国?”

    “你去美国定居,手续我帮你处理好,在那边住下后就不要回国了。”厉漠西没有任何解释,只是告诉她,他的安排。

    韩千雅有些慌了,这是要赶她出国吗?还不能回来?但这是为什么?

    “我不,我在国内好好的,我为什么要定居美国?”韩千雅拒绝,赶她走也要给个理由,就算有理由,她也不会轻易走,江暖橙

    回来了,她岂会安心走?

    “我做这些都是为你好,你不需要知道原因。”他竟如此不讲理。

    出国是为她好?就算是真的,她也不愿意,心底有了委屈,可怜兮兮的说:“漠西,你就那么讨厌我,要赶我走吗?我不走,你

    在哪里我就在哪里,何况我爸爸妈妈都在国内,我不走。”

    “我会安排让韩夫人和你一起走。”厉漠西这仿佛给了她莫大的恩赐。

    韩千雅不可思议的看向他,连她妈妈都要一起赶走?

    “你给我个必须走的理由,否则我死都不走。”韩千雅坚决道。

    “没有理由,你若是要死,我会让人送你的尸体出国。”

    韩千雅惊滞,他居然对她如此冷酷无情,连死都要赶她走?

    “就这样决定了,我安排好就派人送你出国。”厉漠西不容拒绝的下了决定,随后让下属带韩千雅出去。

    “漠西,你为什么赶我走?我不要走!你以前不是这样对我的,我到底哪里做错了?”韩千雅被强行带走的同时不甘心的大吼,

    她自认没有做错事,他为何这般心狠的赶她?是为了江暖橙吗?她想不到其他原因,一定是这样。

    江暖橙,我跟你势不两立!

    厉漠西好像没有听见她的叫喊,长身立在窗前望着外面渐渐笼罩的夜色,江暖橙拿的那个文件袋里面的资料他看了,是韩飞航

    暗中从与厉氏合作的项目中牟取利益的证据。

    难怪他近段时间察觉有异,一时半会又查不出哪里出了问题,只能说韩飞航做得很隐秘。

    江暖橙手上有那样的证据他认为她在查韩家,江家与韩家的仇怨他不是不知道,所以不觉得奇怪,奇怪的是她竟然能找出这么

    隐秘的证据。

    当然,他随后就派暗夜去查证是否属实,有了这些证据,暗夜重新查证并没消耗太长时间,半天的功夫就查清楚,韩飞航果真

    做了这种事。

    若非看在韩千雅曾经救过他一命的份上,他又岂会那么多年都在照顾韩家,他尽心尽力对待韩家的一切,而韩飞航不知道餍足

    ,暗地里做对不起厉家的事,他岂会轻饶?

    所以他决定斩断韩家与厉家的一切合作,在这之前他安排韩千雅出国确实是为了她好,他不是知恩不报的人,他能为韩千雅做

    的也只有这么多了,他知道一旦厉家宣布与韩家断绝一切合作,韩家定然受到重创,韩家今后的路不会好走了。

    也不知道他在那里站了多久,江暖橙离开前说的那些话闯进他脑子里,她再次对他说了讨厌这两个字,他阴郁的蹙眉,他不过

    是想要回自己的女人,这有什么过错?

    她信誓旦旦对他说没有背叛,他眼底幽光一闪,转身走回沙发这边,拿起放在茶几上的黑色手机,打出电话。

    “暗夜,去查……”

    江暖橙一身疲累的回到住处,她没来得及坐下喝一口水就急着打电话给言非彦。

    “暖橙?”那边很快接起了电话,他语气好似非常急:“你昨晚去哪里了?我后来找了你很久,我寻思着今天要是再找不到你就要

    报警了。”

    江暖橙一阵歉意:“抱歉,我昨晚临时出了点急事先走了,现在才把事情解决,真不是故意走的,还有你一件事我说了你千万不

    要生气。”她异常小心,深怕他发怒:“你昨晚交给我保管的那个文件袋我弄不见了,我也没想到会这样,我当时就多喝了一点

    那些饮料就有些晕,你不是说那些饮料没酒精度吗?”她不敢多说,怕说漏嘴自己喝醉了。

    “我是说那些饮料和啤酒一样酒精度不高,但是喝多也会醉的,你喝醉了?”

    江暖橙皱眉:“你是这样说的吗?”她已经记不清楚了,现在也不是说这个的时候,她连忙道:“没有醉,就是不小心弄丢了你的

    文件袋,里面是什么重要的东西吗?”

    “哦,那里面是我要给你看的剧本,说不重要也有点,毕竟剧本泄露了不太好,不过也不是什么大事,泄露了也没人敢随意拿去

    拍,我们已经买了版‘权,你不用介意,我重新给一份剧本你看好了。”言非彦没有生气还安慰她。

    话虽如此,江暖橙还是十分过意不去:“我弄丢的我有责任,还有剧本你不用给我看了,我现在真的没有心思拍新戏,这段时间

    我要构思新一季的珠宝首饰样图,也没有太多时间拍戏。”

    她都这样说了,言非彦便没有继续执着要她接戏,随后挂了电话。

    言非彦看着手机,目光复杂,这样说厉漠西看了文件袋里的资料,否则资料不可能不见,这次厉漠西是要内部解决韩飞航然后

    继续合作,还是就此断了对韩家的照顾?

    他非常期待厉漠西的决定同时也有忐忑,如果厉漠西继续给与韩家照顾,他们又该实行别的计划了。

    想到昨夜江暖橙被厉漠西抱走,今天才从厉漠西那里回来,昨夜发生了什么不难想象,对于再次利用江暖橙,他实在有愧。

    手机在他手里转动,他想或许能帮她一点,就当是对她的补偿,何况他们共同的敌人是韩千雅。

    韩千雅这边,自从知道厉漠西在安排她定居美国的事,她就无法平静下来,她不要走,不要背井离乡,国外的生活再怎么舒适

    ,她都不愿意走,她守在厉漠西身边那么多年,为了得到他,不惜耍手段,费心思,把一切靠近他的女人全部赶走了,不能在

    这最后关头失败,尤其是让江暖橙占到便宜!

    江暖橙江暖橙江暖橙……

    她必须赶在厉漠西办理好手续之前将江暖橙赶走!

    江暖橙浑身疲惫,关了手机在家里睡了一晚,隔天起来终于养足精神,只是身上那些疯狂过后的痕迹一时半会无法消散。

    她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猛然想到什么,算算时间,还没过七十二个小时,她慌忙打电话给助理小鱼。

    “小鱼,你去药店帮我买点东西。”

    “暖橙姐,你生病了吗?”小鱼非常关心的问。

    “不是,呃,你去买紧急避孕药给我,我现在急用。”江暖橙真不知道怎么跟小助理解释,干脆不解释直接说。

    小鱼怔了一下,没想到江暖橙要求买的是这种药,但想想她是有未婚夫的人,偶尔需要这种药也不奇怪,没有多问,只说知道

    了。

    “那么一会到片场你把药给我。”江暖橙今天有个外景拍摄。

    吩咐好小鱼该做的,她没过多考虑,自己先去拍摄地点,这次是街拍几组相片用在杂志里,地点是繁华的商业大厦区。

    距离开拍还有一点时间,江暖橙坐在车里等助理,久久不见小鱼的身影,她不禁有些急,这时小鱼打电话来说路上塞车,要晚

    一点才到。

    拍摄方开始催促她化妆,她心急也无可奈何,只好先去化妆换衣服。

    这一片商业区都是厉氏在管理,厉漠西也知道江暖橙今天会在这里拍片,于是让暗夜把车开到这里。

    江暖橙化好妆后小鱼终于来了,化妆室里人多,两人走出外面的走廊,择一处无人的地方,小鱼把买来的药递给她,以及一瓶

    矿泉水。

    江暖橙接过药,看看小鱼说:“这事你要替我保密,尤其是段先生那边,知道了吗?”她不想舅舅知道她和厉漠西发生的事,怕

    舅舅会找厉漠西算账惹不必要的麻烦。

    小鱼便认为江暖橙现在不想要段先生的孩子,点点头,仍旧好心道:“暖橙姐,这种药很伤身,你要是不想要孩子,下次让段先

    生做措施吧。”

    江暖橙闻言怔一下,顿时明白小鱼误会了,但她没有解释这个误会,有些事情小鱼知道太多也不好。

    “我有分寸。”江暖橙抠开膜纸,拿出药丸和水一起吞下,随后让小鱼把撕毁的药盒丢进垃圾箱里。

    做完这一切,两人回去准备拍摄事宜,她们才走没多久,男人修长笔挺的腿站在垃圾箱前,淡漠的声音:“把她刚才丢的东西找

    出来。”

    暗夜眼角一抽,因为江暖橙要他们沦落到翻找垃圾的地步?他暗示后面的下属去执行命令。

    那下属没敢多言,打开垃圾箱,药盒就在上层,他拿出来递到主子面前。

    厉漠西刚才在转角就看见她吞下药丸,并不清楚她吃的是什么药,这会看见药盒上紧急避孕药几个字,他眸色瞬间暗沉,这女

    人,居然扼杀他的孩子吗?

    虽然不知道那晚有没有让她怀上,可她这种行为就是在扼杀他的种!以前他们在一起的时候他都有做措施,没想过要她怀上孩

    子,这次他没有做措施,也不是刻意想要她怀上孩子,只是顺其自然,没想到她如此抗拒他!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