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价隐婚妻-正文 第303章 江暖橙的女儿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蓝妖 书名:天价隐婚妻
    结束了一天的拍摄,江暖橙接下来没有再接通告了,她计划着休息两天然后全身心的投入到最新一季的珠宝设计。

    能工作就表示她额头上的伤已经好了,可以和女儿见面了,于是工作结束后她便让小鱼先回去,她自己去买一点东西带回去给

    女儿。

    江暖橙一想到一会能见女儿,心里就有小雀跃,为了给女儿一个惊喜,她没有透露要自己回去的消息。

    停在路边的黑色车里,厉漠西瞧见江暖橙脸带微笑的从大楼出来,她伸手拦下一辆计程车,计程车往前开动后,他让下属跟上

    去。

    不否认,自打他知道江暖橙吃了避孕药后他这一整天心里就没有平衡过,胸腔里憋着一股气,他不找她问清楚这件事就不会舒

    服,她凭什么扼杀他的孩子?他准许了吗?

    原本他可以毫无顾虑直接拉她出来质问,却莫名的想到她说讨厌他时的厌弃,他竟按下了那股冲动,一向做事雷厉风行的他竟

    坐在车里等着她工作结束!

    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有那么好的耐性去等一个女人!

    眼见她坐进了计程车,他以为她要回住处,没想到计程车往最近的蛋糕房开去,不一会,计程车停在蛋糕房前面,江暖橙下了

    车,计程车没有开走。

    江暖橙这一路上都在想给女儿买草莓口味的还是巧克力口味的蛋糕?圆圆非常喜欢巧克力,草莓的她也喜欢,站在蛋糕房里,

    她看着玻璃柜里面展示的两种蛋糕,被那一颗饱满娇艳的草莓吸引了视线,水果蛋糕对孩子来说挺不错的。

    店员一眼就认出了江暖橙,都惊讶不已,随即是兴奋,热情的招呼:“请问有什么可以帮到你的吗?”

    “麻烦帮我打包这份草莓蛋糕。”江暖橙道。

    店员手脚利索的取出玻璃柜里的草莓蛋糕帮她打包好,随后问:“还需要什么吗?”

    “不了,就这个,谢谢。”

    店员有些诧异她竟如此有礼貌,完全没有大明星的架子,不禁小心的问:“你是江暖橙对么?可以帮我签个名吗?”

    “当然可以。”江暖橙并未觉得自己是什么大明星,能得到大家的认可她已经非常知足,接过店员递过来的纸笔,非常认真的签

    下自己的名字。

    店员得到她的亲笔签名兴奋不已,在她出店门前说:“祝你和你的未婚夫恩爱有加。”

    “谢谢。”江暖橙大方接受了祝福,心里却不免有些心虚,提着打包好的蛋糕赶紧出门,她寻思着等江家的事解决还是尽快回英

    国的好,她和舅舅这段假关系被人揭穿的话就麻烦了,尤其是舅舅现在还找回了他心爱的女人。

    江暖橙坐回等在路边的计程车,这次是直接回枫林别墅。

    厉漠西不清楚她买蛋糕要送给谁,只是在看她挑选蛋糕时脸上掩不住的幸福表情让他非常吃味,究竟是谁让她流露出那样的表

    情?

    黑色宾利不紧不慢的跟着前面的计程车,他认得这是通往那座郊外别墅的路,据说那里是段楚承住的地方,他眸色有些沉,她

    那样幸福的表情是因为要见姓段的吗?

    莫名的,内心郁结的燥闷更加猖獗。

    计程车停在别墅门口,江暖橙付清车费下车,计程车调头开走,她走向大门预备让门卫开门,此时有车开上坡来,不一会,黑

    色的豪车就停在距离她不远处。

    她疑惑的看向开来的车,并非舅舅的车,这里只有他们这一户人家,这是……蓦地她觉得这车眼熟,再看向车牌号,车主人是

    谁的答案呼之欲出。

    车门便在这时候打开,厉漠西挺拔的身姿映入眼帘,她惊得差点没拿稳手里的蛋糕,他为什么会跟到这里来?

    女儿就在别墅里面,所以出现在这里的厉漠西让她很是紧张,表面上却强装镇定,她冷睨着他:“厉漠西?你刚才一直跟着我?

    ”

    厉漠西径直迈着长腿信步走向她,对她的质问仿若未闻,他在她面前站定,俊漠的脸上一双鹰眸灼灼的俯视她,插在裤袋里的

    手伸出来,手里捏着那个被她丢弃的空的避孕药盒,冷声问:“这个是你吃的?”

    江暖橙看向他手里的东西,眉头一跳,这药盒怎么会在他手里?这么说他已经看见她今天吃了这片药?

    既然他都看见了,也没什么可隐瞒,她眼睫微垂,淡淡道:“是又如何?那还不是因为你?”

    她话音未落,倏然被他大力抓住肩膀,她被迫抬眼看向他,他绷紧了冷峻的脸,阴鸷的瞪视她,咬牙道:“所以你私自扼杀我的

    孩子是吗?谁允许你这样做的?”

    江暖橙的肩头承受着他的蛮力,她皱起眉:“要不怎样?万一不幸真的怀上孩子,你会要吗?”

    厉漠西双目更加沉冷了,她居然说不幸?怀上他的孩子是一件不幸的事?他对她而言真有那么糟糕?她知不知道有多少女人想

    怀他的孩子都没有机会!

    江暖橙毫无畏惧的迎上他骇人的目光,眼底有着轻嘲,当初她怀上他孩子的时候他不相信也就罢了,还说那是孽种,她怎么还

    敢冒险让自己怀他的孩子,万一再被他说是孽种呢?

    厉漠西抓着她肩头的手缓缓的加大力气,眼睛一瞬不瞬的盯着她,菲薄的唇吐出话:“我的孩子你没资格不要!”

    等了这么一会等来他这句话,江暖橙自嘲一笑,他还是这般霸道专横。

    “你错了,我没有义务怀你的孩子。”她看着他边说边拉开他的手,她不愿意和他在这个问题上纠结不清,说完便转身去按门铃

    ,只想赶紧进屋。

    厉漠西当然不肯这样放过她,再次抓住她的肩膀把她转过来面对自己,沉声逼问:“那你想怀谁的孩子?段楚承的吗?我告诉你

    休想,你这辈子都休想怀别人的种!”

    江暖橙越发觉得他不可理喻,急切着要摆脱他:“我怀谁的孩子与你无关,你放开我,你这样有意思吗?”

    他沉冷一笑,并没有放开她:“当然和我有关系,我告诉你,时至今日你还是我的……”

    他的话没说完,因为旁边那道大铁门突然打开,他们都没看清楚,只见一道小身影从门内冲出来,奶糯的女娃声:“蜀黍,你放

    开我妈咪哦,要不然我对你不客气哦。”

    两个纠缠不清的大人闻声低头,那里站着一个头发微卷,如洋娃娃般可爱的女娃,只是这样貌简直就是江暖橙的缩小版!

    女娃手里还拿着一支水槍,槍口正对着厉漠西,还真像她说的那样,不放开她妈咪的话对他不客气。

    两大人都惊滞在那里,厉漠西盯着这女娃,她和江暖橙几乎如出一撤,还喊江暖橙妈咪,这是江暖橙的女儿吗?

    江暖橙的女儿,她的女儿!

    他犀利如冷刃的鹰眸睨向江暖橙,眼里一瞬布起骇人的猩红,她有女儿了,和谁的孩子?段楚承的吗?她怎么可以生了别人的

    孩子!

    那一刻的震惊和不敢相信让他大脑都有一种缺氧的感觉,心口那里仿佛被人挖了一大块!痛得难以呼吸!

    “所以,这就是你扼杀我孩子的原因吗?”他一手捏着她的肩膀,一手指着那个女娃,冷声低喝,隐忍的怒意让他胸膛不断起伏

    。

    其实此刻的江暖橙大脑是一片空白的,她根本预料不到女儿会突然跑出来,她一直没有出声,紧张的凝视厉漠西的反应,她根

    本不知道该做什么,他已经看见了圆圆,看清楚了她的样子,她身体里的血液在逆流,她害怕极了,害怕他接下来会做出什么

    难以预料的事!

    只是现在听他开口的第一句话,显然他不认为圆圆是他的女儿,她暗松一口气却不敢掉以轻心,被他知道圆圆的存在,这是她

    从来没想过的事。

    未等江暖橙做出回答,丝毫未察觉大人之间紧张气氛的女娃娃微偏着小脑袋,露出那天然呆的表情望着眼前好高好高的蜀黍,

    咦的一声:“你不是那个眼睛不太好的蜀黍嘛?”

    圆圆一直记得这个蜀黍,因为妈咪曾经对着他的相片发花痴,还有在英国的时候,他站在太奶奶的屋门口,她在自家门口看见

    他了,可他居然没有看见她,所以她认为这个蜀黍的眼力应该不是很好。

    对于厉漠西而言,他这是第一次见这个女娃,所以根本听不懂她说的什么眼睛不太好的蜀黍,再说他视力没有任何问题。

    圆圆忽然紧张的去拉妈咪的衣服:“妈咪,你千万不要忘记了你是我爹地的女人,你快跟我回家,不许和外面的男人拉扯哦。”

    眼前这个蜀黍是在太好看了,难怪她妈咪会犯花痴,虽然她坚信她那个未曾谋面的爹地一定是世界上最帅的男人,可现在这个

    对手太强大了,她要听太奶奶的话保护好爹地的女人,就是她妈咪。

    对于女儿偶尔的语出惊人,江暖橙表示无奈,她弯腰抱起女儿,将女儿的头按到怀里,不让厉漠西过多的关注她。

    “西少,你看到了,我现在生活平静,我恳求你不要再来打扰我,你若是真想要孩子,我想会有很多女人愿意为你生,你放过我

    吧。”江暖橙抱紧女儿转身进别墅。

    厉漠西没在抓住她不放,他欣长的身躯站在那里,看着那对离去的母女,漆黑的眸子里闪烁着忽明忽暗幽深复杂的光,斜阳将

    他的影子拉长,男人一向傲然的身姿此刻竟有一种遗世而独立的寂然。

    他攥起了拳头,江暖橙,你怎么可以,怎么可以生了别人的孩子!他等待了四年,换来的竟是这样的结果吗?最终依旧是只剩

    他一人吗?

    就在江暖橙拉开门要进去的时候,被按在怀里的圆圆忽然抬起头,趴在妈咪的肩头看向还站在那里的蜀黍,她眨着大眼睛,带

    着稚气的声音十分认真的劝道:“蜀黍,虽然你很好看,但是我妈咪是我爹地的,你不能抢哦。”

    江暖橙一阵头疼,一点都不想女儿和厉漠西多说一句话,就怕他会看出什么端倪,紧张的把挂在女儿脖子上的奶嘴拿起来塞住

    她的小嘴。

    原本心情十分阴霾的厉漠西凝眸看向那个女娃,他应该非常讨厌这个孩子才对,可是对上她那澄澈晶亮的眸子,讨厌的情绪根

    本升不起来,这真是一件匪夷所思的事。

    江暖橙抱着女儿回到屋里,关上门后,她一直挺直的背脊终于无力的软下来,把圆圆放到地上,她深深呼出一口气,刚才真是

    太惊险了,好在厉漠西没有察觉异样。

    “妈咪,你怎么和那个蜀黍在一起?”圆圆还是非常担心妈咪被别人抢走了。

    “妈咪和他说点事,你下次不能随便乱开门出去了知道吗?这里和英国不一样,要是被坏人拐走,你要妈咪怎么办?”

    “安啦安啦,如果坏人敢抓我,我爹地一定会回来救我的!”太奶奶说爹地可厉害了。

    江暖橙忍不住在心里翻白眼,她是哪里来的自信她爹会救她?刚才他爹就站在门口都没有认出她好吗?

    “你记住妈咪说的话,听见没有?”她还是不放心的嘱咐。

    “妈咪,这是你买给我的蛋糕吗?”圆圆被她手里的东西吸引,主动接过去:“哇,是草莓蛋糕,好棒哦,妈咪,我最爱你了哦。

    ”她微踮起脚尖,对着蹲在面前的妈咪脸上亲吻一下。

    江暖橙非常享受女儿这样表达爱意,但仍旧不忘叮嘱:“你别转移话题,我说的话你记住了吗?”

    圆圆微撅小嘴:“好嘛好嘛,妈咪你好罗嗦,该不会到更年期了吧?”说完就屁颠屁颠的拎着她的小蛋糕跑回客厅去了。

    江暖橙怔一下,随即皱眉,这小屁孩说什么?说她到更年期了?

    “圆圆,你过来,我保证不打死你哦。”

    “妈咪,你要对我使用暴力吗?爹地不会同意的。”

    “你爹地他不知道!”

    “好吧,妈咪,我爱你。”

    “又来这一招,有没有别的?”

    “妈咪,我爱你。”可怜兮兮的眨着眼睛。

    “……你赢了。”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