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价隐婚妻-正文 第305章 没有背叛过他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蓝妖 书名:天价隐婚妻
    厉漠西逐步解除与韩家的合作项目,这消息很快就传到韩飞航那里,起初他还没太当真,直到厉漠西发布声明,公布今后厉氏

    都不会再与韩家合作,两家再不会在生意上有任何往来。

    这份声明如突然投来的炸弹一般几乎把韩飞航炸傻了,一时间,整个商界里流言四起,都纷纷在猜测厉家与韩家出了什么事,

    厉漠西为何会断绝与韩家来往?要知道,韩家有今天的成就都是厉家支持的结果。

    若是韩家没了厉氏的支持,大家能预看到韩家逐渐走向颓势的结局。

    这分声明一出,原本打算和韩家合作的公司企业都纷纷打了退堂鼓,甚至已经合作的都在观望着,是不是也该和韩家结束合作

    ,毕竟和得罪了厉氏的人合作那相当于给自己找一条死路。

    前几天还逍遥快活的韩飞航面对各大企业纷纷要求退出合作的局面几乎一夜熬白了头,他想不通厉漠西为什么突然做这种决定

    ,难道是他发现了什么?

    但是没道理呀,他暗地里做的那些事都非常小心,并且不是他亲自出面,即使真的追查也不过查到他的替死鬼,厉漠西断然没

    有那么容易查到他头上。

    怀着这种想法,他就必须把事情了解清楚,否则他不是冤死了?

    当然,他还不敢贸然和厉漠西碰面,先把电话打到方蔓荷那里探一下口风比较好。

    这样想着便拿出手机拨通了方蔓荷的电话,一会,电话接通了,他一副焦虑的口吻:“方董,你可看见漠西发的声明了?他这是

    什么意思?是要和我们韩家一刀两断吗?”

    他的语气有些冲,这些年,他仗着女儿是厉漠西的救命恩人,自以为有莫大的功劳,总认为若是没有他女儿,厉漠西就不能活

    到现在,所以他在厉家人面前总摆出一副恩人的高姿态。

    方蔓荷也是一直记着韩千雅救过儿子一命这事,加上认定韩千雅是儿媳妇的原因,她对韩家从来都是客客气气,这会被韩飞航

    这般没好气的质问,她也不气恼,只会为韩家着想。

    “我现在也为这事愁呢,如今我是越发搞不懂漠西在想什么,你打电话来之前我已经试图了解怎么回事,只是他现在很忙,我都

    无法联系他,不如你等等,我了解怎么回事后再和你联系,你放心,如果他不给我合理的解释,我当然不会让他乱来。”方蔓荷

    安慰韩飞航。

    韩飞航现在非常急,但是听方蔓荷这话不得不暂且耐心等待:“好,希望漠西能给我一个说法。”

    他挂了电话,心头还是非常不舒坦,厉漠西这小子想忘恩负义不成?

    韩千雅最近忙着让人去查江暖橙过去四年的事,加上担心厉漠西办好手续逼她出国,她便没心情赶通告了,这几天一直在家里

    呆着。

    她从楼上下来看见父亲气急败坏的挂了电话,她瞧一眼父亲阴沉的脸,不解的过来问道:“爸,出什么事了?你脸色那么差。”

    韩飞航瞥一眼女儿,冷哼一声:“哼,还不是厉漠西那小子干的好事,他现在想与我们家恩断义绝你知不知道?”

    韩千雅一惊,不相信的拧眉:“爸,你说什么?漠西怎么可能做这种事?”

    韩飞航随即把厉漠西做的事告诉她,末了恨恨的道:“你说,他这不是忘恩负义是什么?这么多年了,我看他也没有娶你的打算

    ,你说说你守在他身边那么久都做了什么?怎么就没能坐实厉家少夫人这个位置?”他瞪一眼不争气的女儿,心想如果女儿已经

    嫁入厉家,厉漠西再怎么样都不能和韩家撇清关系了。

    他说的正是韩千雅的痛处,她心里也有了气:“爸,公司出了事你也不能怪我吧?再说难道我不想嫁入厉家吗?你这样戳我的痛

    楚有意思吗?”

    韩飞航还想说什么,可是见她一脸伤心,他心头那股气敛了敛:“算了算了,我也不指望你真能帮我什么,总之这次不管厉漠西

    搞什么花样,如果局势实在无法扭转,你亲自去见他。”他就不相信厉漠西会不顾念救命之恩。

    厉氏控股集团,这几日厉漠西都在公司里度过,他又变回了那股工作狂,对韩家的声明出来后大家才明白原来他在忙这件事。

    韩家与厉家合作的项目太多了,这会真要一一断开合作,确实有非常多和繁琐的事需要他尽快处理。

    对于暗夜而言,二少是从那天在枫林别墅门口和江暖橙吵了一架回来后就变成这样了,他们掌握韩飞航确实在私吞厉氏利益后

    ,二少便快速制定出措施,果决的斩断一切合作,也不管这样做的后果是不是给集团带来损失,他手段狠决,根本容不得下面

    的人多说一句,就连董事会想插话都不行。

    就连方蔓荷想帮韩家说话都不可能,厉漠西并没有向董事会交代这样做的原因,倒是在方蔓荷的质问下把韩飞航做的那些见不

    得光的事告诉了她。

    方蔓荷没有震惊是不可能,而她也明白了厉漠西为什么不解释,他完全是看在韩千雅的面子上给韩飞航保留一点颜面,他不会

    把这些事公之于众,他已经仁至义尽。

    方蔓荷这下无话可说,董事会那边她也主动帮儿子说话了,至于韩飞航之后再打来的电话她没再接。

    韩飞航等不到消息,方蔓荷那边音信全无,他这下是炸毛了,直接找到厉氏控股集团,一来就嚷着要见厉漠西。

    他没有预约,厉漠西自然不会轻易见他,他却变本加厉,在集团一楼大厅那里嚷叫说厉漠西忘恩负义,狼心狗肺,对待恩人狠

    辣无情!

    下面的人把韩飞航吵闹一事汇报上去,等着厉漠西的决策。

    偌大的总裁办公室里,厉漠西坐在大班椅里,办公桌上一摞一摞的文件等着他处理,他听到下属的汇报,尤其是听到韩飞航那

    些言词,他长眉淡蹙,冷鸷的鹰目微眯,健硕的身躯往椅背靠去,修长的指间夹着钢笔,眸子幽沉得深不可测,抿着的薄唇开

    启:“让他上来。”

    下属不知道是什么让总裁改变了主意,不敢迟疑,赶紧去传达指示。

    须臾,韩飞航就站在厉漠西面前,他毫无拘束,径直在厉漠西对面的转椅坐下来,皮笑肉不笑的睨向对面:“漠西,要见你这位

    大忙人真是不容易呢。”语气里满是嘲讽。

    厉漠西在他进来前已经合起桌上的文件,一贯淡漠的神情:“韩总今日来有什么事?”

    “韩总?看来我们之间真是生疏了。”韩飞航讥诮,以前他还会喊一声韩伯父,如今断了合作,连他都不认了?

    “这里是公司,韩总来不是谈公事吗?”厉漠西哪里听不出他的讽刺,但他依然公事公办的模样。

    韩飞航眼里冷光一闪:“我确实要公事要跟你谈,在这之前你不该跟我解释一下为什么一声不吭就断了两家的合作吗?”

    厉漠西迎上他带着质问的目光,淡扯唇:“厉氏与韩家合作了那么久,我认为如今的韩家已经有资本在商界独立,不必依附厉氏

    ,韩总觉得呢?”

    韩飞航微怔,一时无言以对,说韩家依附厉氏,这种话非常刺耳,可厉漠西说的也没错,否则他今天也不会闹到这里来,只是

    真要韩家脱离厉氏,这根本不可能,即便韩家如今在A氏仅次于厉家,但少了厉氏的支持,韩家很快会走向颓败。

    这些年因为仗着有厉家撑腰,韩飞航没少得罪人,之前没人敢说什么,现在没了厉家做后盾,不知有多少人等着落井下石!

    韩飞航有些吃瘪的模样,却强装镇定:“说虽如此,但你也不能把两家的合作都断了吧?你什么意思?是要和韩家彻底决裂吗?

    ”

    厉漠西冷眸淡睨韩飞航,不明白到了这个地步,他怎么还有底气来质问?

    默了片刻,他不紧不慢的道:“对,我就是这个意思。”

    韩飞航蓦然倒吸一口气,不敢置信的瞪向厉漠西,他居然如此直白的承认了!腾的一下窜起火苗,他怒不可遏的喘着气,尖利

    的讥讽:“呵呵,看来你当真要做忘恩负义之徒,你忘记了你的命是我们千雅救的吗?你这样做对得起千雅吗?”

    厉漠西眸光一沉,薄唇几乎抿成一条直线,眉目里有了不耐,阴翳道:“我若是忘了又岂会一直扶持你们韩家?只是有些人的心

    太不懂得知足,以为抓住我一点弱势就敢肆无忌惮的胡作非为吗?”

    韩飞航被他突然迸发的一身冰霜般的寒意给震住,他那冰雕般的冷峻面容都笼罩了慑人的冷意一般。

    韩飞航暗吞一口唾沫,思忖厉漠西该不会发现什么了吧?他很快又安慰自己不可能。

    “你别说些莫名其妙的话,你今天必须给我个合理的解释。”韩飞航依旧强势。

    面对如此不要脸面的韩飞航,厉漠西十指交握搭在面前的办公桌上,他背着光,冷峻的脸廓愈加深刻,浅浅眯起的鹰眸似乎带

    着一股狠劲。

    凉薄的唇若有似无的冷弯:“既然韩总要解释,那不如韩总先为我解释解释这怎么回事。”他说完从旁边的文件堆里精准的抽出

    一份文件丢到对面。

    韩飞航狐疑的看看他丢过来的文件,迟疑了好半会才抬手打开那份文件,随之入目的让他整个人一颤,神情都僵硬了一般,眼

    神快速慌乱的闪烁。

    厉漠西嘴角的弧度染了嗜血的残酷一般,清冷的嗓音给人一种压迫,偏偏他一字一句说得缓慢:“韩总,你怎么解释?”

    韩飞航此刻是真的说不出话,他自以为自己做的事没留下任何蛛丝马迹,就算有一点他也早就找到了替死鬼,可他终究还是疏

    忽了,居然被厉漠西查出来!

    见韩飞航此刻苍白了脸,神情慌张,厉漠西又幽幽的道:“对了,你找的那个替死鬼他什么都说了,我给了他一笔钱让他带家人

    出国生活了,他非常感激,因为不用替你死。”

    韩飞航瞳孔一缩,捏住文件的手都有些颤抖,原来厉漠西已经知道他做的事,也明白了厉漠西是因为这个断绝与韩家的合作。

    他不明白的是,厉漠西为什么没把这件事公布出来?他思绪快速翻转,是因为千雅的关系吗?除了这个他想不到其他原因。

    韩飞航没了最初的嚣张,语气低缓了些:“漠西,我……我知道我做错了,你给我一次机会,我不求有多少合作项目,只求你别

    断了两家的合作可以吗?看在千雅的份上,你不能对韩家那么绝情。”

    “你已经没资格要求。”厉漠西冷冷道。

    “我不是要求,是请求,只要不断了合作,一切好说。”

    厉漠西眸光淡淡流转:“你以为我会养一条蛀虫吗?”

    韩飞航气息一凝,被比作蛀虫不免气愤,事到如今他不能再强势,努力克制自己低声求道:“漠西,我是一时财迷心窍,我发誓

    再不会做这种事,我……”

    “暗夜。”厉漠西没时间听他的废话,打通内线让暗夜进来赶人。

    他才放下电话,暗夜就敲门进来了,速度够快,只听厉漠西没有温度的命令:“送韩总出去。”

    暗夜微颔首,站到韩飞航旁边:“韩总,请吧。”

    韩飞航哪里甘心被这样赶走,坐着不动,急促道:“漠西,你不能这样无情,韩家对你有恩你知不知道?你……”

    在厉漠西皱眉前,暗夜已经架起韩飞航强势带他出去,他敌不过暗夜,却不肯放弃的挣扎嚷道:“厉漠西,你要真对韩家赶尽杀

    绝就是没良心的白眼狼,你的命是千雅救的,是我们韩家给了你第二条生命你知不知道!”

    韩飞航后面的谩骂没机会说出来,因为暗夜捂了他的嘴,与两名保镖一起强硬带他离开。

    办公室里重新归于安静后,厉漠西恢复一贯的冷漠,那眸子里的冷寂,仿佛这个世界上再没有什么能打动他。

    孰知韩飞航被赶走没多久,接着换韩千雅找上门来。

    厉漠西着实没太多耐心应付韩家的人,这会他并不想见韩千雅,让姬月亲自去处理这事。

    暗夜让保镖把韩飞航带走后匆匆折身回总裁办,这次他手里多了分资料,是派去调查的人刚刚交给他的。

    此刻,他站在办公桌前,双手将资料递过去:“二少,这是你要查的事。”

    厉漠西眼眸微抬,冷毅的脸上多了一份肃然,他放下笔,接过资料袋,修长的手指拿出里面的资料,有几张相片随着他的动作

    从袋子里面滑落出来。

    他蹙了眉,手指捏住其中一张相片拿起来看,是韩千雅与叶旭骞在咖啡厅见面的场景,拍摄时间是四年前,他与江暖橙举行婚

    礼的前一天。

    没错,在听了江暖橙口口声声说了没有背叛过他之后,隔了那么久,他终于让暗夜去彻查当年这件事。

    从查回来的讯息得出结论,当初是韩千雅设计一切,让叶旭骞吃了那种药丢到酒店房间,随后用他的手机打电话给江暖橙,让

    她到酒店。

    事情经过彻查得非常详细,江暖橙当真没有背叛过他,韩千雅在婚礼上给他看的相片是她找人精心拍摄的!

    隔了四年,他终于知道真相,他盯着手里的资料,神色阴戾骇人,捏住相片的手背竟暴起了青筋,他没想到,居然是韩千雅亲

    手设计了这些!而他是那样相信她!

    因为她曾经用自己的命救过他一命,所以他相信她,孰料反过来被她利用了他的信任!

    这样说来,他婚礼被破坏,江暖橙被迫出国,他与她分隔四年,直到今天她身边有了别的男人,甚至是生了别人的孩子,这一

    切的源头都是因为当初韩千雅那一出戏!

    他终于看清楚韩家父女的真面目,却是要用付出一个江暖橙为代价!

    原本他与江暖橙不必分开,她也不会生别人的孩子,是韩千雅导致他判断错误,他真是该死啊!

    就在厉漠西阴郁得可怕之时,姬月来回禀说韩千雅不肯走,说是如果见不到他就一直等,直到他肯见她为止。

    厉漠西沉沉阖眼,脸部线条绷得很紧,他攥起拳头隐忍着翻滚的怒潮,冷冷吐出话:“让她来见我!”

    姬月被他阴鸷的眼眸吓了一跳,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连忙退出去找韩千雅。

    韩千雅今天来找厉漠西是因为她已经掌握了江暖橙过去四年的所有信息,包括她现在有一个女儿!

    她简直高兴坏了,江暖橙与别的男人生了孩子,厉漠西知道这个消息一定非常震惊,这下他该对江暖橙死心了吧。

    韩千雅估计那孩子是段楚承的,不管怎样,总之江暖橙已经是残花败絮。

    所有无论如何她都要见到厉漠西,告诉他这个消息。

    如她所料,她坚持了一会厉漠西就肯见她了,她就说厉漠西不会对她那么狠心的,怀着一丝优越感,她迈着轻快的步伐进入总

    裁办。

    只是进到里面就被扑面而来的低气压给震住,她转眸看过去,厉漠西此刻面无表情的坐在沙发那边。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