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价隐婚妻-正文 第306章 你怎么对她那么狠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蓝妖 书名:天价隐婚妻
    韩千雅站在门口,被办公室里冷冽的低气压逼得有种要退出的冲动,坐在不远处单人沙发里的厉漠西透着一股寒煞的气息,着

    实让人不敢靠近。

    办公室的门在她进去后就被关上了,办公室里只有他们两人,韩千雅徒然有无路可退的奇怪感觉,她扯了扯唇,脸上露出笑容

    ,迈着优雅的步伐向男人走过去。

    “漠西。”她轻呼出声,原本想坐到他身边的,但见他俊漠的脸上拒人千里之外的冷意,她迟疑了一下还是坐到他对面。

    她不知道厉漠西为何这般冷冽骇人,似乎隐忍着什么,他看她的目光都没有以往那般轻柔。

    她有小小的不安,但很快调整呼吸,她今天主要来说江暖橙的事,却又不想厉漠西觉得她是故意和江暖橙过不去,她拧眉仿佛

    非常不解的轻声问:“漠西,我听说你要和我们家断绝合作是吗?”

    厉漠西没接话,伸手从茶几上的烟盒里抽出一支烟,含在唇上,啪嗒一声,点上烟火,烟雾氤氲里,他冷峻的轮廓模糊了一些

    ,那双阴鸷的黑眸依旧锐利。

    他安静得令人心悸,韩千雅却认为他一贯都是这样淡漠,鼓起勇气继续道:“你为什么要这样做?我们韩家哪里做错了吗?”

    厉漠西狠吸一口烟,压下胸腔里的冷焰,他怕自己一时控制不住对眼前这个救命恩人出手,他盯着她,并不回她的话,只是冷

    声道:“出国手续过两天就办好,你带上你母亲尽快离开。”他想他此生都不想在看见她,他努力不计较她对江暖橙做的那些事

    ,就当是还她的救命之恩。

    韩千雅一怔,没想到他一开口就是赶她走,她伤心又气愤:“为什么?漠西,你告诉我为什么要赶我走?是不是你要对我们家出

    手,所以提前赶我出国?如果是这样,我不答应!”

    “你们韩家做了什么你想知道就去问你父亲,在我改变主意之前,你最好听从安排。”他嗓音非常沉,似隐着一丝狠戾。

    韩千雅呆怔的直视他,听出他的弦外之音,她当然没有心思去想自己父亲究竟做了什么让他如此动怒的事,她介意的是如果她

    不听从安排,他会怎样处置她?

    “漠西,我怎么觉得你对我的态度变了?你以前从来不会在我面前这么冷漠,也不会对我说这种话,是什么让你改变了?”她带

    着哀伤的语气缓缓的询问,她顿一下,垂眼眼,低声说:“似乎是从江暖橙回来后你就开始变了,你说,你现在还想着她是不是

    ?”

    厉漠西本就愤怒她对江暖橙做的那些事情,他克制着不提,就是念在她曾为他付出的份上,现在她说出江暖橙的名字,他那些

    冷怒之焰就要控制不住。

    “就这样决定了,你现在就回去准备。”他将烟头掐灭在烟灰缸里,起身要往办公桌那边走,意思在明显不过,她可以走了,他

    不愿和她多说。

    韩千雅没发觉他绷紧了脸,眼底汹涌的怒潮,一听他要赶她走,她便迫不及待的站起来拉住他的手臂:“漠西,你为什么不回答

    我?是不是被我说中了?你还在想着江暖橙对不对?你难道忘记了她是个贪慕虚荣的女人,她对你从来就没有过真心,她只是

    想攀附你……”

    她的话没说完猛然被他豁然转过头来的阴鸷冷眸给盯得消了音,她从未见过他如此阴翳骇人的眸光,抓住他手臂的手都不自觉

    的被吓得一松。

    他背着光,高大迫人的身躯压迫性的投下笼罩住她的阴影,他冷凝她,沉声警告:“你没资格说她的不是,你最好不要再说这种

    话!”

    韩千雅暗吸一口气,心跳都快要停止了一般,她只不过说了一句江暖橙的不是,他就这般护着她?这是凭什么?凭什么他要如

    此维护江暖橙?

    她暗藏一口怒意,抬头直视他:“你现在还替她说话?她现在找了更好的靠山,你以为她还需要你吗?”

    “闭嘴!”厉漠西倏然控制不住出手捏住她的脖子,沉沉的盯视她,他眼里泛起猩红,他的淡漠冷静竟然被她一句话打破!

    韩千雅一瞬间呼吸困难,她不敢相信的瞪大眼睛注视他,他是想掐死她吗?为了江暖橙?可她没有说错不是吗?他有必要如此

    动怒吗?

    她万分不甘心,即使此刻呼吸困难,她也不愿意见他那么维护江暖橙,她用尽力气艰难的开口:“漠西,你醒醒吧,江暖橙永远

    不会把你当一回事,咳……”她感觉到他手上的力道又重了几分,她大脑渐渐缺氧,脸色都涨成红紫,她仍旧不放弃说最后一句

    话:“你知不知道,她……她已经和别人生了孩子!”

    厉漠西的瞳孔在她说出这话的那个瞬间一圈圈的凝缩,如吞噬一切的黑洞那般漆黑深不可测,带着令人惧怕的危险狠意。

    可他掐住她脖子的大手却在慢慢的松下力气,她说的这话似击中了他的痛楚,江暖橙与别的男人生了孩子!这是不是意味着她

    再难以回到他身边?

    韩千雅重新得以呼吸,她大口喘息,酱紫的脸色慢慢缓和,她捂着胸口观察厉漠西的神色,依旧猜不透他的思绪,但她知道自

    己透出的讯息起了作用,她想趁热打铁:“漠西,江暖橙她真的有个女儿,我……”

    “难道我不知道吗?我需要你来告诉我这些?”厉漠西赫然打断她的话,眼眸里氤氲着一场风暴。

    这次换韩千雅怔愣了,呆看着他,他知道了?知道江暖橙有女儿的事?既然知道,那他还如此在意江暖橙?

    “漠西,不要告诉我,到了现在你还想和她有牵扯?”她不相信他对江暖橙那么在意。

    厉漠西抿着唇,眼眸里透出一种坚毅,仿佛正如她所说,他还是不打算放手。

    韩千雅深深感觉到危机,感觉到她再也无法挽回他对她的关注,他的灵魂全被那个叫江暖橙的女人给占据了!

    她再次抓住他的手臂,慌乱的劝道:“漠西,江暖橙她已经是残花败柳,她配不上你,她一出生就是低贱的女人,她不配拥有你

    !”

    厉漠西危险的眯眸,用一种陌生的目光打量韩千雅,好像他从来没有认识过她一样,他猛地狠甩开她抽回自己的手,走到办公

    桌那里拿起资料袋冲她丢去:“看看你都做了什么,这些就是你对付她的手段,千雅,我真怀疑你还是不是我认识的那个韩千雅

    ,即使江暖橙的父亲做了什么不可饶恕的事,但她是无辜的,说到底她还是与你有一丝血缘的妹妹,你怎么对她那么狠?你怎

    么下得了手?”他近乎咬牙切齿的吐出这些话,冷刃般的眸子蓄着寒光审视她。

    韩千雅接住他丢过来的资料袋,迟疑着拿出里面装着的东西,当她看清楚里面都是她设计陷害江暖橙的证据,她脑袋嗡的响起

    ,脸色都变得有些苍白。

    隔了四年,她以为厉漠西不会再追查这些事,料不到他终究还是查了,她顷刻间慌乱无比,想着该怎么解释:“漠西,我,我可

    以解释……”

    “不必了,我今天算是看清楚了你,我现在不计较你对江暖橙做的那些就当还你当初救我一命,你出国后就不要再回来,否则…

    …你知道我有的是办法让你回不来。”他语气很淡却那样惊人。

    韩千雅止不住身子一颤,他居然对她说这种无情的话,还恐吓她么?

    “漠西,你的意思是不只和韩家决裂,就连我你也要决裂此生不再见了是吗?”她感觉到心在抽痛。

    厉漠西转了身背对她,淡漠的一声:“走吧。”

    韩千雅的心在刹那间裂开了一般,痛得呼吸都发颤,还有那些深深的不甘心席卷了她,她没有做错不是吗?她如此对待江暖橙

    除了对她与生俱来的痛恨,剩余的就是教训江暖橙胆敢抢她的男人!

    可惜眼前男人挺拔的背影是那样冷漠,已经把她排除在他的世界之外那般陌生。

    不甘以及委屈化作泪水涌出眼眶,她哽咽着从背后环抱住他精瘦的腰身:“漠西,你不要赶我走好不好?我做那些还不是为了你

    ,全因为我害怕失去你,我不允许别的女人靠近你伤害你,即使这个女人是我的妹妹,对我而言,你比我的命还重要!”

    厉漠西听着背后女人的哭泣,疲累的阖上双眼,冷声指控:“现在伤害我的却是你!”若非他那样相信她,又岂会和江暖橙分开

    四年?更不会落得今天难堪的局面。

    韩千雅心头一震,他的话如当头棒喝打醒她,她为他做的那些都是在伤害他?

    “放手。”他沉声道。

    她惊慌,更加用力的抱住他,拼命摇头:“不,不要赶我走,你是我的,我不允许别的女人接近你,他们对你都没有真心,我要

    守着你,守着你!”

    厉漠西瞳眸蹿过不耐,倏然出手用力拉开她环住他的手,毫不客气的将她甩开,她措不及防被甩跌到在地上,很是狼狈。

    “漠西……”

    “滚。”他终于用对待他人那种冷酷无情对待她。

    她在地上匍匐着完全没有平时千金大小姐那般骄傲高雅,爬过去抓住他的裤管,哭着恳求:“不要赶我走好不好。”

    厉漠西忍耐都了极点,只能再次喊暗夜来赶人。

    暗夜真是忠心的下属,不管厉漠西下达什么命令他只管执行,这会拖拽着哭闹不休不肯走的韩千雅出门。

    韩千雅被强硬拖走的同时一路挣扎嚷叫,完全不顾虑自己的形象,她不愿意走啊,真的不愿意!

    暗夜亲自押送韩千雅,以她这种脾气绝对不会轻易离开,还是把她送回韩家比较妥当。

    地下车库里充斥着韩千雅的叫嚷声:“你们放开我!你们那么野蛮对待我一定会后悔的!漠西他一定会找我回去,到时候你们就

    完蛋了,趁现在还有机会,你们放开我!”

    暗夜等人根本不理会她的叫嚷,更加粗鲁的把她硬塞进车,随后车子开出车库。

    幽寂的地下车库,一根大圆柱后面忽然探出一颗人头,是个女人,她脸上戴了口罩遮面,她阴森森的望着那辆载着韩千雅的车

    开远。

    韩千雅,我回来了,我一定要你付出代价!

    总裁办公室里,厉漠西站在落地窗前,他的视线眺望着远方,自从得知江暖橙没有背叛过他后,他的心久久未能平静。

    尤其是想到她现在有了女儿,他感觉到苦涩又烦躁,那个孩子是段楚承的吧?要不然她怎么会知道了姓段的背着她劈腿她都能

    接受,完全是因为他们之间有个女儿在牵绊!

    他就是知道江暖橙那蠢女人的脾性,她定然是为了孩子容忍姓段的劈腿行为!

    如此一想,他更不能忍耐她呆在姓段的身边,有了孩子又怎样?那种脚踏两条船的渣男休想糟蹋她!

    四年前是他误会了她,是他亲自放手让她走的,所以他不能去计较她生了别人的孩子,他现在要做的是让她脱离姓段的!

    自从被厉漠西知道圆圆的存在后,江暖橙便终日惶惶不安,她很怕他会突然起疑然后调查圆圆的身世,若被他查到真相,她怕

    他会夺走孩子。

    这日,她跟段楚承说了厉漠西知道圆圆的事。

    段楚承瞧她一脸心神不定,不由得问:“那你想怎么做?”

    江暖橙轻抿唇,然后回答:“我想带圆圆去英国,舅舅你已经派人在查韩飞航的事了不是吗?我想等有结果了再回来,到时候我

    自己回来就行了。”要回江家的产业虽然重要,但与女儿比起来,那些都能缓一缓,如今能与她相依为命的只有女儿了。

    段楚承凝眸注视她,半会后慢慢道:“既然他知道了,你觉得逃避能解决问题?”

    江暖橙神色一沉,她摇摇头:“我也知道逃避不是长久的办法,但能避一天是一天,我赌不起,至少现在他还不知道,我能做的

    就是尽力保护好圆圆。”

    段楚承微颔首:“虽然我认为圆圆缺失父爱不利于她成长,但她的爸爸是厉漠西那家伙,我到觉得她没必要知道她爸爸是谁了。

    ”他至今还对厉漠西不待见,就是认为他愧对江暖橙。

    江暖橙何曾不想圆圆能在健康的家庭长大,可惜现实不允许。

    “不过——”段楚承忽然话锋一转:“我认为你没必要躲,因为厉氏已经宣布不再与韩家合作,这就说明韩家很快就从厉氏分解

    出来,距离你要回江家的产业近了一步。”

    江暖橙闻言露出不敢相信的表情:“什么?舅舅你说厉氏不再和韩家合作?”见舅舅点头,她更是不解:“可是我们还没查到证据

    证明韩飞航暗中做手脚,难道厉漠西他察觉了?”否则他怎么会发布那样的声明?

    段楚承耸耸肩表示不了解:“这其中原因我也不清楚,我想除了厉漠西和韩家的人都不知晓真正的原因,厉漠西并没有对外明说

    。”

    江暖橙没出声,她还在惊讶厉漠西怎么会对韩家发狠,听了这话顿时明白他的做法,不对外公布原因,那就是说他还对韩家保

    留一丝底线。

    看来无情的西少也只有对韩家才那么容忍,她轻吐一口气,这与她何干?只要韩家与厉家脱离,形势对她有利就行了,不是吗

    ?

    “那么我们现在该做什么?”江暖橙问。

    “韩家是没有厉氏支持了不错,只是旦夕之间要韩家弱下来并不可能,我们现在可以发布一些关于韩飞航贪赃枉法的言论,让舆

    论把韩家再往下压一压。”此时的段楚承展露出在商场上那种残酷的一面,他表面看起来确实绅士儒雅,但若把他当成没有丝毫

    手段的谦谦君子那就错了。

    江暖橙凝眉:“这样做韩家会有什么下场?”她现在确实有担心,不是担心韩家垮台,是担心她的母亲,虽然母亲那么厌恶她。

    “放心,只是发布舆论又没有证据,韩家不会因为一点言论垮塌。”段楚承安慰她。

    他会马上安排下面的人去做这件事,江暖橙没发觉他眼底幽光一闪,他清楚,脱离厉氏的韩家再遭遇一点打击就会陷入困境,

    能不能撑过来就看韩飞航的造化了。

    江暖橙只能耐心再等待,只要收回江家的产业,她立马带女儿去英国。

    令他们意料不到的是,段楚承在安排人手去发布关于韩飞航贪赃的舆论之前,有人比他们快了一步,对方不只指出韩飞航贪赃

    ,连证据都爆出来!

    一时间A市卷入韩飞航贪赃厉氏的热门话题中,各大版面全部是这个报道,而爆料的是谁,无人知晓,只知道这些消息一夜之

    间爆发出来。

    商界的人终于明白为什么厉漠西断绝与韩家合作,人人都在咒骂韩飞航狼心狗肺,贪心不足,得到厉氏的扶持还那么贪心,这

    种人就该断绝来往。

    几乎是一夕之间,韩家陷入前所未有的艰难困顿里。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