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价隐婚妻-正文 第308章 腥风血雨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蓝妖 书名:天价隐婚妻
    是来自段楚承的手机的铃声,在偌大的客厅里响起,让陷入沉思的两人都被惊了一下。

    段楚承一瞬皱了皱眉,眉头舒展后已经走过去,拿起放在茶几上的手机,划开绿键直接接听:“喂?”

    江暖橙回过神也走回沙发这边,见舅舅接起了电话,也不知对方说了什么,他忽然拧紧了双眉。

    他的语气都变得十分凌厉:“怎么会出这种事?看管的人呢?都死了吗?”

    江暖橙被他突然爆炸的脾气吓一跳,看来是出大事了,她坐下来,等着他打完电话。

    “……我明天就过去,你们跟警局联络好,全城搜也要把人揪出来!”他挂断电话,眉目里都是严肃。

    “出什么事了?”江暖橙立即问。

    段楚承沉沉呼气,好似还在为刚才的电话里得知的事愠怒,他将茶杯放到茶几上:“英国那边出了点事,昨天从南非运回来的一

    批钻石今天被人偷了,我明天要赶回去一趟,这批钻石下一季度要用到,我们还接了英皇室的订单,是送给即将过生日的小公

    主,很重要。”

    江暖橙吃惊,居然有人偷了珠宝大亨的钻石,这也太大胆了,这事确实严峻:“你是该立马回去。”

    段楚承看她一眼:“你的事也不用太担心,我这里还留有人,我随时都能知道消息,相信韩家的事很快就能解决。”

    她抿唇微笑:“你把心思放在追回钻石上好了,有什么我会第一时间和你联系。”

    段楚承微颔首,随后打电话让他的助理帮忙订明天的机票,奇怪的是他订了三张。

    “舅舅,你还要带谁一起去?”

    “你舅妈还有我儿子。”他毫不隐瞒。

    江暖橙眉一挑:“你要带乔姐和乐乐去英国?为什么?”

    “我们段家在那边,她是我女人当然要跟我一起过去。”他很是理所当然。

    “哦?那乔姐同意了?”果不其然,她看见舅舅眼底闪过一丝不自然,他轻咳一声:“轮得到她说愿不愿意?我已经决定了。”

    江暖橙笑得很是揶揄:“舅舅你很大男人主义哦,那你什么时候和乔姐结婚,给她段太太的名分?”

    “我随时都可以,是她没点头。”他有这话说得有些郁闷,不经意的撞上江暖橙促狭的目光,他故意板起脸,一本正经的说:“你

    的事还没解决,我现在还顶着你未婚夫的头衔,怎么结婚?”

    江暖橙哼哧一笑:“这样说是我的错咯。”明明是他还没搞定乔姐,还死爱面子赖她身上,她倒要看看乔姐明天会不会跟他走。

    外面的雨势弱下来,段楚承拿起钥匙晃了晃:“那我先回去了,明天我让人送圆圆过你这。”

    他那么急着回去,想必是今晚要做乔姐的思想工作了,江暖橙想了想说:“我自己去接她好了。”她最近都在家里设计新季度的

    珠宝首饰,暂时没接戏,之前把女儿留在舅舅那边就是不想被厉漠西发现,如今他已经知道圆圆的存在,没必要继续躲着他,

    只要小心一点避开狗仔偷拍,问题不大。

    而现在韩家的事眼看快要解决,距离她回英国的时间又加快了一些,行事谨慎一点应该不会出错。

    段楚承很快便下楼取了车,赶着雨夜回枫林别墅,就在两天前,他自作主张接儿子回去住,顺便也把儿子的妈给哄住下来,他

    现在发现要乔巧乖乖听话非常简单,那就是先搞定他们儿子。

    就在同一个雨夜,言非彦独住的超大别墅里,他看一眼手里的报纸,那上面赫然印着韩飞航贪赃的证据,目光沉了沉,随后将

    报纸丢到旁边,抬眼看向正前方,窗外是电闪雷鸣的雨夜。

    就在刚才,他与义父通了电话,韩家正按着他们预料的那样逐步陷入绝境,很快就是他出手的时候了,韩家的一切他都要掌握

    在手里!

    义父最后那句话在他脑里回放,厉漠西断了与韩家的合作自身受到的损失也不小,两家合作那么多年,斩断来往就像断了一截

    手指,会痛也会留下残缺,而他要的就是厉氏受损。

    韩家那边就交给言非彦自己处理了,接下来他们要施行新计划,最终目标就是厉氏,确切的说是要将厉漠西从执行者的位置上

    拉下来。

    其实言非彦对厉氏没有多大兴趣,只不过那是义父的心愿,义父已经帮他击垮韩家,他自然要帮忙夺下厉氏控股集团。

    言非彦已经准备好一切,就等着韩家彻底跌落谷底,他就把韩家收入囊中。

    忽然有来电,他拿起手机看看显示,眉皱了皱,接起来:“什么事?”

    “是韩大小姐,她被不明身份的人劫持走了。”这显然是他安排偷偷跟着韩千雅的人。

    言非彦此刻不是平时俊逸潇洒的翩翩佳公子模样,那沉下的神情有着捉摸不透的冷和隐晦,他微挑了唇:“是吗?不要多管闲事

    ,你回去吧,不用继续跟了。”

    对面的人没有多大迟疑,应了是便挂断电话。

    言非彦拇指和食指捏着薄薄的手机,眼里闪过一丝复杂,看来他上次的行动有了效果,某人开始行动了。

    韩千雅,你会落得一个什么样的结局呢?

    压抑幽暗的房间里,一张并不干净的铁架床上躺着韩家大小姐,房间里唯一的一扇窗户同样破败不堪,在风雨夜里摇曳,发出

    砰砰的响声。

    “这美人儿什么时候醒?老二你刚才下手重了点吧?”

    “怎么可能?我力道拿捏得刚好,在等一会她铁定醒了。”

    “这种事还是要清醒的好,要不跟个木头一样不会叫多没意思,老大你说是不是?”说话之人看向坐在木椅里的纹身男,看样子

    说话的是老三了。

    说话间,躺床上的人醒了,入眼是简陋阴暗的屋子,韩千雅觉得后劲很是疼痛,她是被人敲晕的,霎时间想起昏迷前的事,她

    惊恐的瞪大眼睛,果然看见围在床边的猥琐男人。

    她强撑着起身,异常惊慌的瞪视他们:“你、你们究竟想怎样?”

    老二揉了揉手腕,向床走近两步,盯着她的目光那样赤果猥琐:“韩大美人,你终于醒了,让我们爷三等得好焦急。”

    “可不是嘛,我还想说先帮你宽衣呢。”老三也围向了她。

    韩千雅多少看明白他们眼里的企图,她惊慌失措不停的往后退,直到背脊碰到墙壁,她无路可退,两名令她作呕的恶心男人还

    在向她靠近。

    “你们最好放聪明点,敢动我,西少不会放过你们的!”她是厉漠西的女人,她不能被这些下贱的人物玷污!

    “你少拿西少来吓人,整个A市谁不知道你们韩家已经被西少给踹了!”坐在椅子那里没动的老大无情的讥讽。

    “不,不是的,厉漠西他最在意我了,你们要是敢动他的女人你们就死定了!”韩千雅害怕得牙齿都在打架,可她依然是高傲的

    韩家大小姐。

    “哼,西少的女人?那正好了,我们哥三今天能尝试一下西少的女人是什么滋味,我们也高尚了一回!”老二哼笑。

    韩千雅倒吸一口寒气,惊恐的喘息着,这些野蛮的人是根本无法讲道理的,她只能逃。

    眼看他们伸手过来要抓住她,她猛然跳下床推开站在左边的老三,冲着门口奔去。

    老三没有防备被她往旁边撞开,反应过来后不禁恼羞成怒,大步踏过去从后面揪住韩千雅的衣领,一发狠就用力将她重重甩回

    床上!

    “啊!”韩千雅吃疼大叫,她还没缓过神来,又被粗鲁的男人提起来,粗糙的大掌甩过来给了她一巴掌,伴着男人的骂声:“TM

    的都到了我们手里还敢逃?还有力气反抗?”

    这一巴掌扇得她头晕眼花,脸颊痛得都要麻木了,她恼怒瞪向打她的人,她这般不服气只会招来苦头,男人又给了她另一边脸

    颊一巴掌:“还敢瞪老子?看来你力气太多!”他扬手还想教训她,坐在椅子里的老大忽然出声:“够了,别打残了,破坏爷的兴

    致。”

    老三回神,嘿嘿一笑:“老大说的是,这么美的小妞不能打残了。”

    被扇了两耳光的韩千雅根本没有力气跳跑了,抗拒的力量都没有,老二抓住了她双手,冲老三说:“快,把准备给她的好东西拿

    来。”

    老三从破桌子那里端起一杯东西,韩千雅视线模糊的盯着那杯东西,试图挣扎:“你们要干什么?”

    “哦,为你准备这杯东西的人说了,你平时最喜欢使用这种东西,所以我们在开工之前喂你喝一杯,这东西可以增加我们的情趣

    哦。”老三笑得意味深长又邪恶。

    “我不喝!”韩千雅拒绝。

    “不喝怎么会有美妙的感受?来,乖乖喝了。”他捏住韩千雅的下颌,强迫她张开嘴,随后将杯中的水全部灌入她嘴里。

    韩千雅难受极了,因为反抗还被呛得咳嗽,抓住她的老二低头靠近她耳边,贪婪的吸着她身上的香气:“让你听话一点,自找苦

    吃了吧?”

    “别废话了,动手。”纹身男命令。

    老二老三一个控制住韩千雅,一个开始撕扯她的衣服。

    韩千雅要死的心都有了,双腿想要踢人却被死死的抓住,他们可没动过千金之躯的富家小姐,韩千雅对他们来说就是极品呀。

    韩千雅已经惊惧得泪湿了全脸,她胆颤的死盯着那个走向自己的纹身男,她想挣扎无奈被死死的按住。

    “不要,不要过来!滚开,你们这些禽兽!”

    “啊——”

    凄厉的喊声在雨夜里非常诡异惊悚,那一刻,她徒然睁大了双眼,眼珠子都要从眼眶滚落下来一般,那一刻,她忽然觉得人生

    已了无生趣,眼珠子一眨不眨,却有泪水源源不断的从眼眶涌出。

    一夜腥风血雨。

    隔天,雨后初霁,空气里都是清新的味道,江暖橙一早接到电话,舅舅已经成功劝服乔姐和乐乐跟他一起去英国。

    她很是惊讶,他用什么方法令乔姐点头的?

    江暖橙赶去接女儿顺便送他们去机场,她戴了大墨镜,衣着低调,尽量不引人注意,身边跟着助理小鱼。

    在前往机场的车里,江暖橙与乔巧还有两个孩子坐在后面,段楚承亲自开车,后面还跟一辆车,都是他们的助理。

    两孩子早就玩熟悉了,这会也沉浸在小孩子的世界里,并没有理会旁边的大人。

    乔巧已经知道圆圆是江暖橙的女儿,只要见过圆圆的人都会知道,因为这孩子实在和她太像。

    得知此事的乔巧好一阵惋惜,原本她还说以后她儿子娶江暖橙的女儿,要给他们订娃娃亲,孰料娃娃亲没订成,他们先成了亲

    戚!

    “乔姐,我发觉你现在越发温柔了,是不是在我舅舅面前你非常小鸟依人?”江暖橙斜睨乔巧打趣。

    乔巧有些不自然,却开口反驳:“怎么可能?姐就一女汉子,不懂什么小鸟依人。”

    “那你怎么那么轻易就答应跟我舅去英国了?”江暖橙凑近她,十分八卦的模样,这一靠近,她蓦地发现乔巧原本掩得很好的领

    口开了一点,正好看见她锁骨那里有一暧昧的红痕。

    她恍然明白了什么,眸有深意的瞥一眼乔巧又看看前面的舅舅,点点头:“哦,原来如此。”

    乔巧顺着她的视线看见自己领口开了,又对上她戏谑的眼神,瞬间被她看破了什么一般不自觉的脸发热,她赶紧整理好领口。

    “乔姐,你也会脸红的吗?”江暖橙调侃,一向豪爽的乔姐脸红起来真是很吸引人呢。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