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价隐婚妻-正文 第309章 千雅小姐失踪了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蓝妖 书名:天价隐婚妻
    被江暖橙这么一所说,乔巧的脸更红了,偏偏坐前面的段楚承听闻她这话回过来,跟着调侃:“你乔姐拥有女汉子的心哪里会

    脸红,她这是给热的。”说了还瞥一眼乔巧今天穿得异常保守。

    乔巧没好气的瞪一眼前面的男人:“是,确实是给热的。”她穿成这样还不是他给害的。

    江暖橙看这两人的互动,还是非常有爱的嘛,乔姐这脾气也只有舅舅能压制了,这大概就是所谓的一物降一物。

    到达机场,江暖橙并没让圆圆跟着一起下车,而是让助理小鱼在车里看着她。

    小鱼一看圆圆就知道是江暖橙的女儿,她很是惊诧,没想到暖橙姐和段先生的女儿都那么大了,她还是个单纯的小姑娘,江暖

    橙没有对外公布这件事,想必是要保护孩子,所以她也非常警惕。

    圆圆虽然很想亲自送她的小伙伴乐乐,但她还是个听话的好孩子,只能在车里与乐乐告别了。

    “你先去英国,等我完成了使命就去找你。”稚气的女娃声。

    乐乐微偏着头,不解的看她:“你要完成什么使命?”

    圆圆乌黑的眼珠子咕噜噜一转,好像小心的瞟一眼妈咪,发现她没有注意她,靠过去,肉肉的小手举起来,挡在乐乐耳边,压

    低声音在说悄悄话:“我要找到我爹地才能回去。”

    乐乐也学她那样在她耳边说悄悄话:“你爹地在这里吗?”

    “嗯嗯,我怀疑我妈咪不让我见爹地。”

    “为什么呢?”

    圆圆歪着头,很认真的想了想,说:“大概是他们吵架了,我妈咪为了惩罚爹地,不给他见我。”其实太奶奶告诉她的是,爹地

    之所以去流浪是被妈咪惩罚的,她觉得这样说显得爹地好可伶。

    乐乐偷偷看一眼江暖橙,她有那么凶么?他一直没发觉呀,同时跟着同情起圆圆的爹地。

    “那么祝你好运,希望你爹地早点回家。”乐乐说。

    “我也这样想。”虽然她还不知道爹地在哪里,什么样子,不过太奶奶说时机成熟就会让她见爹地的。

    江暖橙送他们一家三口进机场,乔巧牵着儿子的手,江暖橙和舅舅走在后面,他在叮嘱她一些该注意的事。

    “好了,就送到这里吧。”段楚承停住脚步。

    “嗯,一路平安。”

    “有什么问题随时打电话给我。”段楚承做个通话的手势,他身姿挺拔,站在人群里很是显眼,为了不引起太多关注,他们要尽

    快登机。

    江暖橙对前面不远处的乐乐挥挥手:“乐乐,我很快就带圆圆过去找你哦。”

    自从听了圆圆说起她爹地的事,乐乐莫名的对江暖橙有些怕怕了,他往乔巧身后缩了缩,弱弱的说一句:“好。”

    江暖橙见乐乐好像躲着她不免有些不解,不过这会他们急着登机,她不好多问什么,挥手和乔巧告别。

    目送他们过了安检,进入登机口,她扶了扶脸上的墨镜,转身走出机场。

    她忽然奇怪的往左边看过去,那里是一排排供旅客休息的长椅,时间尚早,旅客不是非常多,一眼看去,并没有什么不寻常之

    处,大家都在忙各自的。

    她微皱眉,是不是自己太敏感了,总是觉得有人在盯着她看?

    她再看一眼,确定没有可疑,这才转身继续走出去,抬手揉了揉额头,一定是最近精神太紧绷了。

    她不知道的是,她走出去没多久,她刚才看的这边,一名背对她的人缓缓侧了身看向她,这人长衣长裤,脸上还戴着口罩,看

    着江暖橙远处的双眼泛着复杂的光。

    此时,这人拉下了脸上的口罩,她正是宋欣露,自从上次听了言非彦告诉她的真相,她震惊又不敢相信,那之后她无法安心,

    彻夜不能眠。

    如果真是韩千雅离间了她和江暖橙,还是韩千雅故意害她失去了孩子,而最后她还听从韩千雅的话回来对付陷害江暖橙,那她

    简直是蠢得无可救药。

    她落得如今躲躲藏藏的日子也全身韩千雅一手造成的,亏她当初离开的时候还收了韩千雅的钱,以为她是好意!

    她打电话回家询问当时在医院的情况,父母确实记得那时候有个自称庄雨泽姐姐的女人出现,这女人还口口声声说是他们女儿

    不知检点,存心怀上庄雨泽的孩子。

    父母想起这件事还非常气愤,他们到今天都无法原谅姓庄的。

    宋欣露潜意识里开始相信言非彦所说的一切,她跟孤儿院的院子辞别重新回到A市,她这才知道江暖橙回国了。

    当初是她误会了江暖橙,觉得自己已经没脸见她,这两天她都是偷偷躲在暗处跟着江暖橙,发现她现在过得还好,她心里的愧

    疚减轻很多。

    但是关于韩千雅,她不会放过,这个女人太恶毒了,她一定要以牙还牙。

    暖橙,你放心好了,我们的两人的仇,我一定会报的!

    她咬了咬牙,掏出手机,边往外走边拨通一串号码:“你们搞定没有?”

    “这么简单的事这么可能搞不定?”男人带着痞气的粗声里带着某种满足。

    “我过去了。”

    “行,别忘记了带剩余的钱。”

    宋欣露淡哼:“少不了你们的。”

    二十分钟后,某处偏僻破败的地方,宋欣露敲了敲生满锈的铁门,里面有脚步声往屋门口走,哐啷啷,铁门打开,流里流气的

    男人嘴里叼着烟:“来了,进来吧。”

    宋欣露往里面走,身后的铁门关上,她手里提着小提箱,应该是他们要的钱。

    破烂的小屋里,光线依旧幽暗,只是一进屋就闻到那种恶心的气味,她看见躺在床上的韩千雅,她衣不蔽体,昏死过去了一般

    ,此时的她已经不足以用狼狈来形容了,恐怕韩千雅从没料过自己会有那么悲惨的一天。

    宋欣露眼底划过阴冷,她盯着床上的韩千雅,更悲惨的还在等着她呢!

    “怎么样,这个结果你还满意吧?该付我们的钱呢?”身上纹了狰狞图案的纹身男问。

    宋欣露将手里的小提箱丢过去,纹身男一把接住,打开一看,里面一摞一摞用白条捆住的钱。

    三男人看见这些眼睛一亮,明显就是非常满意了,他们做这个买卖非常划算,有钱收还尝到了富家千金的滋味,能不满意吗?

    纹身男合起提箱,看一眼还在昏迷的韩千雅,虽然还有些舍不得美人,但他们已经收了钱,后面的事就不想管了。

    “没问题的话那我们走了,要不要我们帮你处理这里?”纹身男心情好,自然也好说话。

    宋欣露脸上始终没有太多表情:“不需要,不过你们有刀子的话可以借我一把。”

    三人都微愣,奇怪她要刀子干什么?难道要捅床上的人一刀不成?想要杀人吗?

    三人一时没出声,宋欣露蓦地转头看向他们,冷冷问:“有没有?”

    虽然他们是无恶不作的混混,此刻也不免被宋欣露眼里的阴冷惊了一下,老二从裤袋里掏出一把弹簧刀,迟疑的递过去:“你要

    做什么?不是想杀人吧?你可别陷害我们!”这要是闹出人命就不一样了。

    宋欣露一把拿过刀子,冷哼:“你们收钱办事,就算人死了也跳脱不了干系,说不上我害你们。”这话让三人眉头一皱,眼底露

    出狠意,但她接下来的话又让他们散去那股戾气,她说:“放心,我不会要她的命,只是想要她生不如死。”

    话音落下,三人没作出任何反应,只见她手握着那把刀子往韩千雅走近,他们是该离开了,但都十分好奇她究竟要做什么,便

    不由自主的站在那里看着。

    他们看见宋欣露扳过韩千雅的脸,一手扣住她的下颌,另一手里的刀子往韩千雅那张美貌的俏脸上划下去,一刀又一刀!

    这边三个男人惊滞在那里无法动弹了,眼看着那一张绝美的脸蛋在她手里变得血肉模糊,即便邪恶如他们都不禁发颤,更是被

    宋欣露眼底那深深的怨恨给震住。

    他们暗忖,这该是有多深的仇恨才会下得了如此重的手?

    厉漠西刚签了一个上亿的合约,从雄伟的大厦出来,身后毫无例外的是一群西装革履的商界菁英,走在最前面的他还是最耀眼

    的那一个,单是与生俱来的矜贵气质就将他和身后的人拉开天与地的差距。

    他与对方领头人握手告别,随后在众人相送下走向等候着他的车,见他踱步过来,下属机灵的打开车门恭候着。

    剪裁合体的西服衬得男人身躯越发挺拔,他正要坐进车里,刚听了下属来汇报的暗夜急急走过来,附身在他旁边说:“二少,韩

    家那边来的消息,说千雅小姐失踪了。”

    厉漠西眸子一凝,这个时候闹失踪,该不会是不想出国所以特意躲起来吧?他现在已经知晓韩千雅的多手段,无法再像以前那

    样相信她。

    薄唇轻扯:“派人去找,一定要找到。”他是不允许她逃避的,要她出国她就必须出国。

    “是。”暗夜转身去安排人员去找人。

    厉漠西坐进车里,下属关上门,暗夜安排妥当后坐到副驾驶位置,让司机开车。

    “二少,是回公司吗?”暗夜询问。

    厉漠西看了看手里的文件,随即合起放进文件袋,眼眸转到车窗外,地面上还积着昨夜大雨留下的雨水,语气听不出冷暖:“江

    暖橙那边如何?”

    暗夜没料到他突然问起江暖橙,他现在也不清楚:“容我问一下。”他拿出手机,打出去,显然此刻已有他们的人在跟着江暖橙

    。

    暗夜挂断电话,一回头,就看见主子凝眸注视着他,看起来非常在意江暖橙的事,他一五一十的回禀:“今早江小姐送她的未婚

    夫去机场,她此刻在市中心的品牌街。”

    厉漠西听到未婚夫这三个字下意识淡蹙眉,眸子里幽光一闪,语调温漠:“姓段的去哪里?”

    虽然听不出他什么情绪,但明显让人听出他对段楚承很是不待见,暗夜知道其中的原因,还不是因为江暖橙,他回答:“他登的

    是今早最早飞往英国的航班,还有……那个乔巧也跟着去了。”

    厉漠西鹰眸骤然收缩,眸里透出冷锐,段楚承居然明目张胆的带着劈腿的对象去了英国,江暖橙还亲自去送他们?

    他有点搞不明白了,难道她是猪脑袋?竟然一点都不介意?还是说她和段楚承之间根本没有感情了,只是因为孩子才牵绊在一

    起?

    看来问题就在孩子身上,为了给孩子一个健全的家庭,江暖橙才这样牺牲自己的吧?真是够蠢的。

    “去品牌街。”厉漠西下达命令。

    暗夜就知道他会做这样的决定,二少是要和江暖橙纠缠不休了。

    江暖橙来品牌街只逛珠宝店,她是想看看各家珠宝的款式设计,因为舅舅说下一季度推出的珠宝系列分她一个名额,设计得好

    就用。

    她让小鱼带女儿回去了,并告诉小鱼,她今天的工作就是帮照顾一下圆圆,她自己来品牌街逛逛就回去。

    品牌街的珠宝店还真不少,国内外的各大品牌都有设立门面,倒是她舅舅家的珠宝没在国内售卖,大概是当年出了她妈妈的那

    件事,段家人觉得太丢脸,出国后就没想要回来发展家族事业。

    江暖橙一家一家珠宝店逛下来耗费时间不小,因为她看得很认真,看到特别的有新意的款式设计又会停下来看许久。

    这会她正盯着玻璃柜里那只黑白手镯看得出神,这只镯子白色那一环全是闪耀的钻石,黑色那一环则是黑水晶,两种极端的颜

    色组合在一起倒是极其醒目,明明是矛盾的却有组合得恰到好处。

    她正暗暗赞叹,导购小姐见她看了很久,不由得说:“江小姐好眼力,这只镯子是我们品牌最新推出的新品,两种颜色组合表达

    了热烈的爱,戴到手上非常时尚哦。”

    江暖橙抿唇笑笑,这种东西不是情侣间互赠才适合吗?她自己买来戴是什么意思?何况她只是被它的款式吸引,并没有买下来

    的打算。

    她正想开口,导购又出声了:“您看了那么久一定对它心有所属,俗话说千金难买心头好,难得遇见自己喜欢的,要抓住机会让

    它成为自己的才对,而且这只镯子在国内只有这一只哦。”

    这导购也真是会说话了,江暖橙都差点要心动了,不过她还十分清醒,没有被蛊惑,想说她就看看,身后却有熟悉的气息靠近

    ,随即是男人低沉的声音:“喜欢这个?”

    这带磁的声音再熟悉不过了,何况他身上那一贯的龙涎香已经飘到她鼻息,她不着痕迹的轻皱了皱眉,一侧首就差点碰上男人

    坚毅有型的下巴,她一惊,没想到他靠自己那么近。

    厉漠西就站在她身后,她是退不得了,只能贴近柜台偏了头看他:“你怎么在这?”

    厉漠西却仿佛没有听见她的问话,视线投到她刚才看的柜台里面,径直对导购说:“可以拿出来给我看看吗?”

    导购在他出现的那一刻就怔愣了,如此英姿卓然的男人不是西少吗?他看着她的眼睛说话的时候,她差点就要晕了,那双鹰隽

    的眼眸明明平静无波却如黑潭般让人难以抗拒。

    导购感觉心跳异常加快,说话都结巴了:“可、可以。”

    她小心又麻利的将手镯带着盒子一起拿出来:“西少,请看。”

    厉漠西伸手,拿起盒子里的黑与白手镯,淡眯着眼眸似在打量,一旁的江暖橙不知道他要做什么,但他一出现,她只想离开。

    她正要有所动作,他却把手镯递到她眼前,询问:“你喜欢?”

    江暖橙看一眼手镯又看他一眼,随口道:“还好,挺特别的,你慢慢欣赏吧。”说完便转身从他身边经过,往店门走,然后她听

    见身后的他对导购说:“就要这个了。”

    “好的,我马上帮您包好。”导购一脸欢喜,这个镯子可不便宜,她可拿的提成非常可观。

    江暖橙没空去深思他买那个手镯要送给谁,她现在只觉得他一出现就会有压迫有危险,非常担心他会跟她说圆圆的事。

    她走出店外,沿街没走多远,身后便有脚步声走来,她直觉是他,下意识加快脚步,下一秒还是被他抓住了手腕,被动的回身

    看向他,而他一言未发,径直往她手腕里套入那只钻石与水晶组合的黑白手镯。

    她纤细的手腕上顿时有了些许重量,那钻石和水晶在阳光下闪烁着光芒,她愣了一下,眉头跟着拧起,抬眸看向他。

    “不是喜欢吗?还真适合你。”他看着她的手腕,淡淡道。

    江暖橙未想过他买下手镯是要送给她,她抽回手,果断摘下手镯递到他面前:“谢谢,但是我没理由接受。”

    他凝视她,黑眸平静幽深,薄唇轻启:“送给你了,它已经是你的。”

    对于他的霸道,她似乎已经习惯,但还是无法接受:“我不要。”她保持着递给他的姿势,那样坚持。

    两人沉默对视了片刻,他没什么感情的说:“那就丢了。”

    江暖橙愣一下,接着说:“你以为我不敢吗?”

    “我没这样说。”依旧没有起伏的语气。

    江暖橙抿紧了唇,抓着那镯子的力道紧了紧,她是真的非常想发泄那样用力丢了这镯子,可是这镯子那么独特,就冲这一点,

    她便不忍心。

    是的,单纯的不忍心,而非舍不得。

    她挣扎了一番,最后还是没丢了,只是负气的将镯子塞进他黑色西装的口袋里:“不是我的东西,要丢你丢。”她没有接受,所

    以不是她的。

    解决了这个烫手山芋,她便是一扭身赶紧走,只是她已经被他追上了,哪里还有轻易放她走的道理?她没走出两步,男人有力

    的大掌再次攥住她的手腕,这次是不由分说的拉着她往停在路边的黑色宾利走去。

    江暖橙着实不清楚他又找上她是为什么事,被他攥着手腕往前走,她心里的鼓就猛敲起来,拒绝必定是强烈的。

    “厉漠西,有什么话你直说,你拉我干什么?”她拒绝上他的车,想到上回他竟然还对她用强硬的手段,她就无法与他过多接触

    。

    厉漠西像是没听见她的话,硬是把她拉到车门前,在她剧烈反抗时直接抱住她曲腿坐进车里,随后车门被关上,落锁,他才放

    开怀里挣扎的女人。

    江暖橙去拉车门,果真已被锁死,又拍打车窗试图引起路人的注意,厉漠西很快命令司机开车,离开这个人多的地方。

    窗外的景物往后倒退,江暖橙没辙了,恼怒的回头看向厉漠西:“你要带我去哪里?”

    “就想和你说几句话。”他温声道。

    江暖橙明显不相信:“说几句话用得着这样吗?”强行带她上车,这就是他专制的风格?

    他清浅眸光落在她愤慨的小脸上,薄唇吐出字:“你一见我就跑,不这样的话,那你教我该怎么做?”

    江暖橙抿了唇,倒不是真按他说的在想教他如何做,而是垂眸嘀咕:“谁让你一副让人见了就想跑的样子?”

    厉漠西长眉微挑,没听清她说什么,欣长身躯往她那边倾了些:“你说什么?”

    江暖橙别开脸:“没什么,你要跟我说什么?麻烦快点说。”说完好放她下车。

    她没看他,而他那边忽然就没了动静,也没听见他开口,她不解了,一转头,男人放大的俊脸就在眼前,她猛然一惊,下意识

    脑袋往后缩,却忘记了她本就靠在窗边,这下好了,后脑勺重重的撞到车窗上,疼得惊呼一声,捂住后脑,挤眉弄眼。

    厉漠西瞧着她一连串的动作,这女人,真是……和四年前没什么变化嘛。

    他唇畔勾起迷人的弧度,长臂伸过去,绕到她脑后,手轻揉她后脑被撞的地方,精壮的身躯笼罩住她,低低的笑就在她耳边:“

    疼么?”

    江暖橙是真心被撞得很疼,都撞出声音了,一抬眼便见上方他噙着浅弧的嘴角,完全忘记了自己一直在抵触躲避他,没好气的

    脱口而出:“废话,不痛的话你撞一次试试。”

    厉漠西闻言,唇角的弧度越加明显了,手没停止轻揉她后脑,略带戏谑的声音:“我从不做蠢事。”

    江暖橙瞪圆了眼,这样说是她蠢咯?

    只是这一瞪眼便对上他深湛俯视她的眼眸,她才恍然察觉,自己被他困在这个角落里,他还伸手过来,就好像她被他抱在怀里

    一样,男性气息扑面而来,她的心不争气的开始加速跳动。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