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价隐婚妻-正文 第311章 凶手被逮捕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蓝妖 书名:天价隐婚妻
    手术室的门还没那么快打开,但韩夫人已经迫不及待的要过去了,江暖橙还站在她前面,她一急,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大力气,

    直接把江暖橙推一边去!

    江暖橙脚步趔趄的往旁边退步,完全意想不到母亲会有这般举动,厉漠西出手扶住了她,她怔愣在那里,抿着唇的看急急往手

    术室大门去的母亲,心里不知道是什么滋味。

    大家的注意力都转移到手术室门口那里,手术室的两扇门这会打开了,众人不由得靠拢上去,连韩飞航此刻都没心思和厉漠西

    较劲,大步走过去。

    唯有江暖橙站在原地没动,她是看向手术室那边,眼里是掩不住的酸涩,那边,母亲和韩千雅,她们才是真正的母女。

    奇怪的是厉漠西也没跟着大家迎上去查看韩千雅的情况,他扶住江暖橙后,顺势伸出手臂揽住她肩膀,此刻,他的眼只是看着

    她。

    韩千雅躺在病床上被推了出来,身上盖着白色被单,而她的脸……

    “千雅!”韩夫人看见此刻女儿的模样差点没有晕厥过去,她紧紧的抓着轮椅扶手,大喘着气息,一双眼睛睁得老大,是惊恐亦

    是忧心,她的女儿怎么会变成这样?

    医生紧急清洗了韩千雅脸上的伤口,跟着就用线缝合她脸上的伤口,无奈她脸上的伤口实在太多,缝合也必须小心谨慎,这花

    费了很多时间。

    所以此时韩千雅的脸看起来就像是一块块破布被线拼接起来那样,已经不像人的脸了,自然吓到了韩夫人。

    韩飞航看见女儿原本一张貌美如花的脸此刻如拼接的破布般难以入眼,还让人感觉恐怖,他一瞬间就炸毛了,一把抓住旁边医

    生的领子,气急败坏的喝道:“你们怎么搞的?居然把我女儿弄成这样?她的脸怎么了?啊?”

    显然,韩家夫妇俩都是听说女儿受伤了被送进医院,他们还没搞清楚韩千雅是哪里受伤。

    被韩飞航揪住的医生很是无辜,他辛辛苦苦缝了线,却被这样对待,对象还是最近臭名远播的韩飞航,不禁没好气的说:“你女

    儿被人毁了容,不缝线还能怎样?这已经是最好的修补了,你没看见她被送来的时候整张脸都是皮开肉绽的!”医生说完拉开韩

    飞航的手。

    “你说什么?我女儿被毁了容?”韩夫人惊慌出声,这消息让她惊愕。

    医生点点头:“对,你现在已经看见了。”

    韩夫人看向女儿的脸,如此破败的脸,这……这要她女儿以后怎么出来见人?

    韩飞航此刻苍白了脸,他貌美如花的女儿被人毁了容?是谁干的?内心顿时聚起滔天怒意!

    站在这边的江暖橙远远看见了韩千雅的状况,她都忍不住心惊,实在是太残忍了,韩千雅的脸即便以后好转,脸上的疤痕也不

    会全部消除,除非是整容,只是她的脸已经伤得那么严重,不知道还适不适合整容。

    厉漠西神情凝重,暗夜最初来说韩千雅失踪一事时,他还以为她是要躲着他不肯出国,故意闹失踪,未想一个不注意,她就被

    人毁了容,这对女子来说真是极其残忍的事,更别说她还被人侵犯了。

    医生没有过多停留,让护士推送韩千雅去病房,他们还要坚持韩千雅身上其他的伤。

    就在韩家夫妇无法接受女儿遭遇的惨祸时,警局的人来了。

    韩千雅被人发现时是满身的血倒在偏僻小巷里,立即有人报了警,又拨打了急救电话,叫来救护车。

    所以警局的人此时赶过来了解情况,一看见警员,韩家夫妇就像见到了救兵,还没等警员发问,韩夫人枯瘦的手指一把抓住警

    员的手臂,急急的说:“警察同志,我女儿被歹人害了,你一定要抓出恶毒的歹人,绳之以法!”

    “没错,你们赶紧派人查清楚这件事,尽快抓到这个心肠歹毒的恶徒,我女儿决不能白白被人害了!”韩飞航捏紧了拳头恶狠狠

    的道。

    警员还没了解情况,对家属的心情十分了解,好言对韩夫人道:“夫人放心,如果是蓄意谋害,我们一定会抓出歹徒。”

    “什么如果?分明就是存心谋害,你们尽快抓住歹徒,报酬不是问题!”韩飞航是气糊涂了,气焰嚣张的说出这种话。

    警员看一眼韩飞航,不冷不热的说:“是韩总吧?你还是消停点,你们韩氏公司最近有很多疑点呐。”

    韩飞航被噎住,气焰消弭不少,却仍旧要面子的梗着脖子大声说:“现在是你们要负责查我女儿的事,最好别让歹徒太逍遥。”

    警员挑挑眉,没有接话,转而看向旁边的医生,询问:“伤者的伤势如何?”

    医生一五一十说清楚韩千雅被毁容的事,末了道:“至于千雅小姐身上还有没有其他伤,外科和妇科医生还在为她做检查。”

    这边韩家夫妇正奇怪为什么要叫妇科医生帮他们女儿做检查,旁边病房的门打开,为韩千雅做检查的医生出来了。

    警员上前询问伤者情况,一名女医生说:“千雅小姐身上各处遍布有淤青,这些不算大伤,严重的是她被人给侵犯了,下体有破

    裂迹象,情况比较严峻,我们还需要进一步检查。”

    韩夫人神情一凝,盯着医生问:“你说什么?我女儿她……被人侵犯了?”她屏住呼吸,一瞬不瞬的凝视医生。

    女医生虽然不忍,但这种事家属有权利知道,点头:“是的。”

    “你胡说八道什么?别毁我女儿声誉!”韩飞航爆粗,额头青筋都鼓起,他就那么一个值得骄傲的女儿,现在不但被毁容,连清

    白都被毁了?这叫他如何接受?

    一旁的警员麻利的拉开激动的韩飞航,韩夫人浑身颤抖,呼吸一阵紧过一阵,不住的摇头:“不会的,不会的,不会那样的,不

    ——”

    她吼出一声,随后头一歪,竟然是情绪太激动而直接晕过去了!

    眼见这一幕,江暖橙没忍住奔上前,蹲在轮椅前,惊呼:“妈!妈妈,你怎么了?医生,快看看她!”

    医生惊讶于江暖橙那一声妈妈,但有人晕倒,他们第一职责自然去救人。

    “把她推进病房来。”医生说。

    江暖橙还想跟过去,医生却关上了门,让他们在外面等候。

    厉漠西走到她身边,见她眉目里都是担忧,便明白即便韩夫人再怎么厌恶她,她也没办法去恼恨韩夫人,那毕竟是她亲生母亲

    。

    他莫可奈何的低叹一声,低声说:“别太担心,会没事的。”他这是在安慰她?还真是破天荒的一次。

    只可惜江暖橙此时的心思根本不在他那里,闻言也只是下意识的点点头,双眼都失去聚焦那样很茫然。

    韩飞航同样跟到病房门口,转回头便见厉漠西与江暖橙站在一起,他们什么时候搞在一起了?

    厉漠西忘恩负义,他已经恼恨不已,再加上江暖橙这个仇敌的女儿,熊熊怒火一瞬间就在他胸口点燃,他恶狠狠的盯着两人,

    最后指着厉漠西怒骂:“厉漠西,都是你,是你害了我们一家!口口声声说不会揭穿我一时犯的错,没想到你背地里落井下石,

    闹得全城的人都知道了!你这个小心眼的白眼狼,不顾千雅对你的救命之恩,现在她变成这样,你能安心吗?”

    他缓一口气,胸膛因为动怒不断上下起伏,他还没骂完:“你知不知道千雅是因为你出事的?她天真的认为你不会做那种阴险的

    事,说要去找你,就是昨晚,她就这么一去不回了!现在你看到了,你把她害成什么样?都是你,你是罪魁祸首,看我不打死

    你,我……”

    他说着就挥舞着拳头上前要揍厉漠西,可惜还没靠近就被暗夜给制住,他不甘心的大骂:“厉漠西,你个忘恩负义的白眼狼,你

    没良心!千雅白救了你!”

    厉漠西长眉轻皱,黑曜石般的眸子里幽光一闪,韩千雅是因为出来找他才出的事?知道了这一点,他并没有太大的神情变化,

    不过看韩飞航的目光很是清冷。

    韩飞航现在不过是令人可笑的疯狗行为,所以厉漠西并不打算理会他的谩骂,正要吩咐暗夜把他交给警局的人,哪知韩飞航突

    然矛头一转,将怒火喷到江暖橙身上:“还有你!你个身世丑陋恶心的女人,是你在蛊惑我女儿的男人是吧?果然有什么样的老

    爹就有什么样的女儿,上梁不正下梁歪,你怎么还有脸活在这世上?”

    江暖橙猛吸一口气,当初就是韩飞航挑唆她妈妈报复江家,最后还把江家的产业全部吞了,现在,他凭什么这样对她一番没来

    由的怒骂?

    她拳头捏和,踏前一步:“你……”才开口,厉漠西倏然把她拉到身后,谁都没看清楚怎么回事,他便身手极快的揪住韩飞航的

    衣领,他用了狠劲,韩飞航被勒得呼吸困难,开始咳嗽。

    厉漠西阴鸷的盯着无法嚣张的韩飞航,一字一句冷道:“韩家落得今天的地步原因在你身上,我厉漠西自问对千雅对韩家问心无

    愧,还有,千雅从始至终都不是我的女人,我的女人只有一个,就是她——”他抬手指向身后的女人,目光却仍旧冷盯着韩飞

    航,吐出那三个字:“江暖橙!”

    韩飞航震惊,可喉咙被紧勒着,他无法出声,只能瞪大了不可思议的眼,他看见厉漠西盯着他的眼里暗藏着危险风暴,浑身散

    发阴戾的气息,微微靠近他,薄唇如冷刃:“再让我听见你说她一句不是,我会让你知道什么叫真正的绝望。”他的语气很低,

    如鬼魅般飘进韩飞航耳蜗,让他猛然颤栗,那一瞬间他感觉到来自那个冷酷男人的恐怖杀意。

    韩飞航完全僵住了,不知道是被吓到还是一时缺氧,总之暗夜把他交给警员看住的时候,他都没出声,只是狠狠的盯着厉漠西

    ,许久之后他才不甘的吐出一句:“厉漠西,你说她是你的女人,可她有未婚夫,她还算是你的女人吗?哈哈哈!”

    江暖橙从厉漠西说出那些话后便一直沉默,听到韩飞航嘲讽的讥笑,她又忍不住看看厉漠西,怎么到现在,他还要说她是他的

    女人?

    还有韩飞航口口声声说的什么韩千雅对他的救命之恩,他和韩千雅之间仅有的是恩情?救命之恩,让他如此纵容韩千雅吗?

    她看不懂,这些事情实在太复杂了,而他的事,她一点都不清楚,就比如什么救命之恩,她曾经在他身边那么久,他的事没有

    一件是她知晓的,所以他们之间也不过如此。

    韩飞航的话让厉漠西目光阴翳了一阵,他紧跟着看向江暖橙,她一言不发,沉默的样子让他燥闷,是了,她还没答应他离开段

    楚承。

    不过此时并不适合说这些,他便缄口不言,只是那目光始终没离开她。

    江暖橙了解了母亲没有大碍,只是被惊吓到,她身体一如既往的虚弱。

    她在母亲的病房里坐了好半会才离开,她知道母亲醒来后肯定不想看见她,她还是识趣点早点走好了。

    韩千雅的事有警局的人处理了,厉漠西也暗中派人去查这件事,江暖橙也帮不上忙,她先走了。

    厉漠西坚持要送她,她拒绝也无济于事,他要做的事还真是无人能阻止,她也没力气跟他争了,便由着他送她回去。

    一路上两人都没说话,诡异的安静,好像各自想着心思,其实是江暖橙一直看着窗外,而他一直看着她。

    终于到达她现在住的地方,车稳稳停下来,江暖橙收回视线,一路无言,这时候也是要说一声再见的,毕竟人家亲自送她回来

    的。

    深吸一口气,回头,没想到他的脸有近在咫尺,不免有被吓了一下,蹙眉,刚才的平静完全打破:“你靠那么近干什么?”原本

    还想好好跟他说声谢谢的,这会是完全没有那样的好心情了。

    厉漠西近距离凝视她眼眸:“我之前说的你还没有回答我。”

    江暖橙心一跳,蓦然就想到他说要她离开段楚承,她和圆圆他会负责,突然出了韩千雅的事,这个问题就暂且被搁置,没想到

    他现在突然提起。

    她不太自然的垂下眼眸:“回答你什么?我跟你没什么好说的,谢谢你送我回来。”她拉开车锁就要下车。

    男人的手掌从后面伸过来,接着抓住她开锁的手,连壮硕的身躯都贴了过来,她呼吸一凝,他呼出的热气便在她耳颈边,感性

    低沉的嗓音却是无比霸道:“不管你答不答应,我都要这样做了。”

    江暖橙侧头,迎上他深邃的鹰目,被他眼底那份炙热给惊得心慌:“你……简直不可理喻!”她慌慌的推开他,开锁,下车,毫

    不犹豫的关上车门,头也不会的往小区里面走,后面的车依旧停在那里没有动静,她似乎还能感觉到他迫人的目光正凝着她。

    待她的身影完全消失在小区里,那车才开动,厉漠西唇弧勾了勾,眸子里闪烁着势在必得的光芒。

    韩家大小被人下毒手的消息不知道是怎么被传出来的,媒体对这件事高度重视,每日徘徊在医院外面,就想探得一点报道。

    警局的搜捕也受到关注,都在猜测凶手是谁?是不是与韩家有莫大的恩怨纠葛,否则韩大小姐怎么会遭此横祸?

    而韩家的公司已陷入困境,韩飞航此刻真有走投无路的感觉,那些不知收敛的媒体还在不停的报道,他已经没有能力去封锁消

    息,不禁想到以前他们与厉家绑在一起时,这种问题根本不算什么,他开始后悔之前做的事了。

    韩千雅事件闹得沸沸扬扬,第三天,警局那边终于有了消息,凶手被逮捕了!

    这会换成警局被记者围堵,都想争先报道此事。

    厉漠西与韩飞航都第一时间收到消息,还有一个时刻关注此事的人,言非彦。

    其实这两天,宋欣露并没有离开A市,她躲在周边的小旅馆里,看见电视新闻里对韩千雅的报道,知道她被送进了医院,具体

    情况外界不清楚,不过报道说情况严重。

    她很想知道韩千雅今后是不是都不能见人了,她没离开A市是认为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倒没估计到自己那么快被

    发现。

    此刻,她双手是冰冷的手铐,从警车上押解下来,她的头几乎埋到胸口,披散下来的长发遮住了她的面容,无人看得清楚,记

    者也拍摄不到。

    四周拥挤,即便警局门口加派了警员维护秩序,记者的手里的摄像机不停的亮起。

    宋欣露不吵不闹,她只是安静低着头看地面,无视周围的拥堵以及噪杂的声音。

    江暖橙这两天一直在看新闻报道,韩千雅这事她没道理不关注,凶手以及韩家现在的情况她都要时刻清楚。

    打开本市今天的新闻节目,正瞧看见电视屏幕里拥挤的画面,屏幕下方有字幕——警局逮捕伤害韩大小姐的凶手。

    镜头里,那个女凶手被警员押进警局,她盯着那个电视里凶手的背影,一瞬错愕。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