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价隐婚妻-正文 第312章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蓝妖 书名:天价隐婚妻
    江暖橙目不转睛的盯着电视屏幕,凶手怎么会是一个女人呢?还有这个背影,好熟悉,熟悉得她就要脱口而出她的名字!

    她惊滞得捂住嘴巴,不敢相信的看着这一幕,女凶手的真正面目是怎样,谁都不清楚,她自然也没看见,所以她不停的安慰自

    己,只是背影相似而已,一定不会是,一定不会是露露的,不会……

    警局有通知韩飞航和厉漠西,所以两人此时都前往警局了解情况。

    电视里应该是直播,画面一直没转变,只有主持人作解释的话外音。

    就在江暖橙慌得不知道该向谁了解这事,寻思着她是不是该亲自跑一趟警局,电视那里传出一阵噪杂骚动,她看过去,是一辆

    豪华商务车出现,记者们都争先恐后的涌过上,好似什么大人物来了。

    江暖橙狐疑的盯着电视机看,怀里抱着长耳兔布娃娃的圆圆从卧室出来,应该是刚睡醒,她揉着惺忪的眼睛走到客厅这边,发

    现妈咪在看电视。

    电视画面里,先是一群戴着黑超的冷酷黑衣保镖从黑色商务车下来,他们个高体壮,很开就把围过来的记者排开,清出一条宽

    敞的道路。

    来人的排场可真够慑人的,何况旁边还是警局呢,他都敢带那么多保镖出来,在A市敢做这种事的除了那位高不可攀的西少,

    只怕也没有别人了。

    江暖橙正暗自猜疑,果不其然,她看见暗夜从商务车下来,他恭敬的打开车后座的门,须臾,那个矜贵的冷峻男人出现在视线

    里,他眼睛那里戴着一副茶色的墨镜,让人无法看清楚他的眼眸。

    “是西少,西少来了!”记者们更加躁动,都像上前采访一两句,可惜被那些保镖给挡开,无人能靠近,他们只能扯着嗓子大声

    提问,只是看厉漠西那张淡漠的脸就可想而知,他根本不会回答任何提问。

    江暖橙看着电视里厉漠西那尊贵不凡又非常牛X的架势,忍不住吐槽,这男人不摆酷会死啊?

    冷不丁的旁边冒出一句童音:“咦,妈咪,电视里那个不是视力不太好的那个蜀黍嘛?”圆圆站在沙发头这边,发现新大陆般兴

    奋的指着电视机里的人。

    未等江暖橙出声,她又嘟囔:“蜀黍的眼睛果然有问题耶,要不他也不会带眼镜了,不过他戴上眼镜后更加酷了喔。”

    江暖橙默默的转头看向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的小家伙,听着她说的那些话,真是哭笑不得。

    “啊!”圆圆突然大叫,乌黑的大眼睛都瞪得大大的看着电视剧。

    江暖橙睨着一惊一乍的女儿:“你又怎么了?”

    小女娃一手抱着长耳兔子,另外一只短短的小胖手指着电视:“妈咪,蜀黍有好多保镖哦,很酷耶!”

    江暖橙眼一抽,她还以为女儿发现什么惊奇的事,没什么语调的说:“酷什么,明显就是装的。”

    可这会,圆圆抱着兔子走到她旁边,抬起小短腿搭在沙发上,手用力撑住沙发面,努力爬坐到沙发上,小身板一会就挨到江暖

    橙身边。

    “妈咪,你说这个蜀黍那么多保镖,跟他在一起是不是很有安全感?”她眨着无比纯真的眼睛望着妈咪。

    安全感?她睨着女儿,这小家伙懂什么是安全感?随即她脑子里浮现厉漠西专制不可一世的模样,不屑的挑挑眉:“你不要被他

    的外表骗了,他这人最危险了。”

    “那你以前还盯着他犯花痴?”

    江暖橙深吸一口气:“我说过多少遍了,我没有对他犯花痴!”

    警局的人还在对犯人进行审问,韩飞航费力的躲开记者后也进来了。

    厉漠西已经坐在等候室,他那些牛逼轰轰的保镖全都在外面等着,此刻跟着他身边的自然是暗夜。

    韩飞航最近情绪非常焦躁,一进来就抓住警员问:“凶手呢?凶手承认伤害我女儿了是吗?在哪里?我倒要问问他跟我女儿有什

    么仇怨!我要告得他把大牢坐穿为止!”

    警员很是无奈:“凶手还在审问,你先去等候室坐着。”

    审讯室,一名警员在做笔录,另一名在审问,宋欣露依旧低着头坐在那里,她倒是十分配合,问什么答什么。

    “韩小姐的脸是你毁的?”警官问。

    宋欣露双目呆滞了似的,一动不动,嘴唇微动:“是。”

    “你为什么这么做?”

    宋欣露沉默了一下,双目却有了波澜,也不知道她想起了什么,那眼睛里凝起的是阴冷,她一字一句的说:“因为,她害死了我

    的孩子!”不只是这样,韩千雅还离间她和江暖橙,让她做了不可挽回的错事,现在她认为江暖橙当初怀的那个孩子是被她害死

    的。

    原本她可以有孩子,或许因为孩子的关系,她还能和庄雨泽和好,却因为韩千雅,她破坏了这一切!

    让她的人生从此变得灰暗阴冷,她如何不恨韩千雅?

    警官被她突然露出的恨意惊了一下,他皱眉:“你有什么证据说韩小姐害死了你的孩子?”

    宋欣露嘲弄的瞥一眼警官:“你们想要证据就去查,总之我就是知道,我的孩子还在肚子里的时候就被她害死了,我今生都不会

    放过她!”

    许是提起令她心痛的事,她的情绪变得非常不稳定,警官不好继续深问,以免她情绪失控,换了一个话题:“据医院的报告说韩

    小姐还受到了严重的侵犯,是你指使的?”

    “是。”她冷哼。

    “侵犯她的都是什么人?”

    “我不清楚。”

    “那你如何与他们联系?”

    “我随便在墙上找了个号码拨打说出目的,就有人接我的单子了,事成了我没必要和他们联系。”

    警官沉吟着,在想她的说辞是否属实,笔录员快速记下她的回答。

    “最后一个问题,你划伤韩小姐的作案工具呢?”

    “丢了。”

    警官追问:“丢哪里?”

    “就那个小破屋的后面。”宋欣露不知道的是韩千雅被发现的地方并非案发的第一现场,所以她随手丢在屋后的刀子没被警局的

    人发现。

    警官做完审讯出来,在等候室里看见厉漠西和韩飞航,两人似乎没有任何交流,厉漠西兀自坐在沙发里,长腿交叠,指间燃着

    一支烟。

    韩飞航脸色自然不好,面对厉漠西的时候没有之前的嚣张气焰了,反倒有些窘迫。

    他见警官进来,立马起身走过去:“都问完了?确定那人就是凶手吗?”

    这边一派淡然的厉漠西视线转向警官那里,显然他也在等答案。

    警官一副公事公办的模样,往里面走的同时说:“嗯,凶手已经招认,事情就是她做的。”

    韩飞航压着的火这下是压不住了,腾的一下全喷出来:“他为什么要这样做?我女儿跟他有什么仇怨?这恶徒为何下这么重的手

    ?”他面目狰狞,仿佛凶手在眼前的话他一定掐死凶手!

    警官看向暴跳如雷的韩飞航,告之:“对了,凶手是女的。”

    韩飞航显然一愣,厉漠西不着痕迹的皱一下眉,依旧没开口的意思,等着警官的解释。

    “什么?女人?一个女人怎么下得了这么恶毒的手?是不是有精神病?”

    “不,她的动机是因为韩小姐害死了她的孩子。”警官直视韩飞航的眼睛说,要看看他有什么反应。

    韩飞航先是惊诧,继而是不相信的表情:“不可能,她说谎,她污蔑我女儿!千雅绝对做不出这种歹毒的事!”

    厉漠西掸掸烟头的灰,眸光突然变得幽深复杂,耳朵里还是韩飞航那气急败坏的声音,一个劲的说他女儿如何如何。

    他淡眯了眸,若放在以前,他也不相信千雅会做出那些恶毒的事,可现在,他再也不会相信她了。

    他忽然将手里的烟掐灭在烟灰缸里,起身,长腿迈过去,在韩飞航和警官都不解的视线里,他竟直接拿过审讯本子,他看向本

    子,赫然看见凶手的名字,宋欣露。

    这个人,以前不是江暖橙的朋友吗?

    警官对他的行为感到吃惊,正想要回本子,他已把本子递回去,淡淡道:“事情我已了解,后续应该怎么做都由你们警局决定。

    ”说完,他便抬腿往外走,暗夜紧跟上去。

    警官和韩飞航都不由得转头看向他高挺的背影,他这意思是,这事他不会过问了?毕竟大家都认为韩千雅是他女人,这事当然

    要知会他,没想到他是这种态度。

    韩飞航这一刻忍不住暗骂厉漠西白眼狼,骂归骂,女儿这事可怎么办?

    厉漠西出了警局,外面的记者已经被遣散很多,还有些不死心的蹲在远处,见厉漠西出来,明知道从他那里探听不到消息,还

    是不忘拿出职业精神,快速跑过来。

    可惜,等他们跑到跟前,厉漠西已在保镖的护卫下坐进车里,他们只能眼睁睁看车从眼前开走。

    厉漠西刚曲腿坐进车里,手机铃声就响起了,是他的私人号码,他瞳孔一凝,知道他私人号码的人并不多,此刻,他盯着那一

    串陌生的数字,这是谁?居然知晓他的私人号码?莫名的是,心头划过一丝异动,是她吗?

    江暖橙盯着手机,那号码居然打通了,起先她也是怀着试一试的心态拨打这个号码,毕竟已经隔了四年,她不确定他是否还在

    使用这个号码。

    没错,这是四年前,他给她的私人号码。

    对于陌生来电,厉漠西从来不会接,这次,他却莫名的接起了电话:“喂?”

    手机那边传来的是男人带磁的声音,只是一个字,她已经能够分辨出来了,确实是他,不由得微愣,他一直都没换过号码么?

    没有听见回答,厉漠西嗓音沉了沉:“说话。”他几乎已经感应到对面的人是谁。

    江暖橙回神,连忙说:“是我。”

    听到她的声音,男人的心微微荡开涟漪,真是难得,她主动打电话过来,但随即的,他似乎想到她为什么这个时候打给他。

    果然不出他所料,她接着就说:“你去了警局对吗?”

    “你想问凶手的事?”厉漠西直接道。

    江暖橙咬了咬唇,不奇怪他会一语中的,一直以来,她想做什么他都会知晓那般。她看了新闻报道,那个女凶手熟悉的身影着

    实让她坐立难安,她想尽快知道那个女凶手究竟是谁?

    而除了厉漠西,她不知道该问谁,自然而然就拨打了他的私人号码,天知道她为什么至今没忘记那一串号码。

    “是,你可以告诉我那个女凶手她是谁吗?”江暖橙问出声,心不由自主的微拧,有紧张。

    厉漠西想起审讯本子上看见的那个名字,他默了下,才淡淡的说:“凶手名叫宋欣露。”

    江暖橙以为自己已经做好了完全的准备,可是当耳朵里传来那三个名字,她还是慌了,有什么在脑子里炸开了一般,甚至以为

    自己听错了,她觉得嘴唇突然变得很干,声音都发颤:“你、你说什么?她叫什么?”

    “宋欣露。”厉漠西听得出她声音里的慌乱,即使如此,他依旧清楚的告诉她,有些事不需要隐瞒,她该知道的,因为那是她曾

    经的好友,甚至是出卖过她的好友!

    从刚才那本审讯录里,他看了一眼,却看见了宋欣露交代当初她听信韩千雅的话陷害江暖橙这事,他本以为韩千雅只是在他们

    的婚礼上做手脚,未想到她还挑唆了宋欣露来出卖江暖橙。

    他不气她们的作恶,他气的是,他居然没有看清楚这一点,以为被江暖橙背叛了,整个人笼罩在背叛的阴影里。

    江暖橙已经没有勇气在去问一遍那个名字,她说不出话了,果真是露露吗?她怎么做了这种傻事?

    “江暖橙……你没事?”他终究是不放心的询问。

    江暖橙思绪混乱,轻声说:“没事,谢谢。”她客气的道谢,然后轻轻挂断电话,整个人愣坐在沙发里,她想,她该去警局一趟

    ,她要见宋欣露。

    厉漠西看着挂断了电话的手机,眉蹙了起来。

    案件依旧在调查之中,外界想探听消息比较困难,说是为了保护伤者,具体情况暂时不能公布,只说凶手已经被抓,市民不用

    恐慌。

    大家不知道的是,警局的人还在追捕对韩千雅做出侵犯行为的三名恶徒。

    对于宋欣露说的韩千雅害死她孩子一事,韩飞航请求警局无比保密,这种事不能泄露出去,否则对于此刻摇摇欲坠的韩家而言

    ,是雪上加霜的打击。

    江暖橙没有迟疑太久,在警局允许探视的时候便申请见犯人一面,警局问她是犯人的谁,她说朋友。

    宋欣露当真非常安静,是个非常配合的犯人,这样平静的她一点都看不出是做出毁容这种事的人。

    听闻江暖橙来探视,她没有拒绝见面,探视处,两人之间隔着玻璃,警员打开一扇小窗口,两人面对面的坐着。

    看见宋欣露的那一刻,她憔悴的模样让人心惊以及心疼,江暖橙细细打量她的样子,有些哽的出声:“露露,这几年你过得怎样

    ?”

    宋欣露迟缓的抬起眼,看向对面昔日形影不离的好友,眼里那些死灰一般的薄雾一点点散开,久久的才动了唇,喉咙有些干哑

    :“我?很好啊,只是……只是偶尔会想起你,我们,曾经住一起,一起上课,翘课,你没钱开饭了吃我的,我睡懒觉不愿去早

    课,你帮我喊到。”

    江暖橙沉默的听着她说起她们在学校时的时光,那时候的阳光每一天都很明媚,即便她负债累累,可每一天都是含着笑入睡的

    。

    谁都想不到,她们会走到如今这种地步。

    “还有,这四年我一直都在憎恨你。”她这话让江暖橙心一紧,她正想解释当初她被误会了,她没有害她的孩子,和庄雨泽也没

    有不清不楚的关系。

    她还未出口,宋欣露又说:“可是,当我知道我被韩千雅耍骗后,我每一夜都愧疚得无法入眠,恨不得立马杀了韩千雅为你我报

    仇雪恨!”

    江暖橙闻言一瞬瞪大双眼:“你已经知道了?”所以,她才对韩千雅做了那些事?

    “是,只怪我知道得太晚。”她狠狠的说,提起韩千雅,她心里的怨恨还没平息。

    江暖橙震惊之余不免心痛:“露露,其实你大可不必这样做,这只会影响你的一生。”

    “难道我不这么做就对我没影响了吗?”她忽然激动的拔高音调,引得身后的警员提醒她安静点,她放低声音,但情绪依旧波动

    :“我没了孩子,学校不能去,连雨泽都失去了,这些对我没有影响吗?我不后悔毁了韩千雅,至少她现在和我一样,她这一生

    都要活在痛苦的阴影里了,呵呵。”

    江暖橙忧心忡忡的看着好友,她此时的样子好像癫狂一般,她的精神是不是存在有问题?

    “暖橙,以前是我误会你了,伤害了你是我愚蠢,你原谅我吧。”上一秒还面目凶恶的宋欣露这会立刻换了神情,非常懊悔自责

    的模样。

    江暖橙抿了抿唇,为勾起一丝弧度:“我不怪你,因为我早清楚你误会了我。”何况她现在是有孩子的妈妈,她非常能体会,若

    是失去孩子,一个女人遭受的打击会有多大。

    “那就就好,这样我也没有遗憾了,没有了……”宋欣露喃喃的说着,只要韩千雅不好过,她就是做几年的牢又如何?而且韩千

    雅那是一辈子的痛,即使她能整会容貌,可是清白呢?她那样高高在上的大小姐能忍受那种侮辱过一生吗?

    江暖橙还想说些什么,可警员这时候过来说:“探视时间到了。”

    眼看宋欣露要被带进去,她赶紧说:“露露,你别恨了,只会折磨自己,争取好好表现早点出来,还有照顾好自己。”

    宋欣露冲她淡淡一笑,没有回话,任由警员带她走。

    看着她离开的背影,江暖橙并没有感觉如释重负,虽然她们之间解开了误会。

    韩千雅还在昏迷不清醒,脸上的伤疤在愈合,这过程中,她的样子是非常恐怖的,她醒来也会被自己吓倒。

    警局这边倒是没有花费太多时间便追捕到那三名对韩千雅实行侵犯的恶徒,他们不过是拿人钱财办事,毁了韩千雅脸的不是他

    们,他们倒是不太担心,最多被判轮X的罪名,看样子他们是死猪不怕开水烫,要不就是惯犯,对于坐牢不是陌生的事。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原本韩飞航千叮万嘱要求警局不要泄露凶手行凶的动机,可谁知道还是有人把事情给曝光出来。

    也不知是谁在网上散布的言论,说韩千雅遭人毁容是因为她当初害死了人家的孩子,迫使人家流产,还说四年前江暖橙被人爆

    料那事也是韩千雅故意使的手段,江暖橙是被出卖的,因为凶手正是她的好友,而今她得知事情真相,对韩千雅怀有恨意才做

    出极端的事。

    这些言论一夜之间就被传开了,以至于有权威的媒体平台都报道了这件事,而大家这才清楚韩千雅受重伤原来是被毁了容。

    韩飞航看到报道差点没被气得晕厥,究竟是谁,一步一步的紧逼,难道真要他们韩家倒塌吗?但他显然气得太早,更糟糕的事

    还在后头。

    关于韩千雅的批判之声还没结束,他在寻找散布言论者时,他们韩氏公司被人告发偷税漏税,这下立即引得纪检部门对韩氏进

    行盘查。

    这一步步的,好像有人对韩家下好了套,他们不得不被牵引着往套里走,回过神时,一起都晚了。

    三天后,韩氏被查出偷税漏税严重,公司遭遇最大惩罚,不只要补齐偷漏的税款还要罚款,两样金额加起来已经不是如今的韩

    氏能承担的。

    一夕之间,韩氏公司已经无法正常经营,不是宣布破产便是面临被收购,韩飞航如过街老鼠,自身被骂也就罢了,对女儿的谩

    骂也落到他头上。

    他黑发都变了白发,以为走投无路了,却突然接到一通神秘的电话。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