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价隐婚妻-正文 第313章 那你就去死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蓝妖 书名:天价隐婚妻
    我们,谁都无法预料下一秒会发生什么事。

    就如现在,韩飞航怔怔的坐在沙发里,手中握着刚挂断通话的手机,他接了一个不知身份的人的电话,对方说会出高价收购韩

    家所有公司,他若是愿意,明日便道约定的地点见面。

    对方同时跟他分析了韩家现在所处的情况,若不被收购最终便是破产,而破产的话,韩家的公司便会非常低廉,他若是不想韩

    家最终以狼狈收场,最好接受他的高价收购。

    得到了钱,他便可以放心出国了,他这种情况最好是到国外避一避。

    韩飞航非常不愿意把韩家这么大的公司拱手让人,可现在,他也确实无法继续支撑下去,他该做何抉择?

    韩家要倒了的消息全城皆知,江暖橙自然也不例外,她已经和在英国的段楚承通过电话,她准备着随时出手将江家的产业要回

    来。

    段楚承过去处理追回被盗的钻石一案,盗贼太狡猾,而且不是一人,如今才追回三分之二的钻石,剩余的还在继续追寻,所以

    他现在也分不开身回来帮助江暖橙,好在他留有人在国内。

    医院,韩夫人整颗心都放在了韩千雅身上,对于韩家是否遇难是否无法继续支撑,她毫不在意,不如说是她已经没有精力去想

    在意那些事,当年她使得江家覆没,那之后她便遭受了惩罚,她每夜都被噩梦缠身,时至今日,她已病弱不堪。

    医生说,若是没有意外,韩千雅会在今天清醒,届时要注意做好她的心理承受。

    外界对于韩千雅的骂声没断,都说没想到她堂堂一千金大小姐,心思居然那么恶毒,设计陷害样样精通,真是有什么样的爹就

    有什么样的女儿。

    这话,怎么听都像是韩千雅曾经骂江暖橙的话,不想,有一天会用在她身上,这就是多行不义必自毙吗?

    医生和两名护士这会与韩夫人一起在等韩千雅转醒,他们要兼顾病人醒来后的情绪,这是西少特意叮嘱他们的。

    时间一点点过去,终于昏迷了多日的韩千雅终于有了动静,先是睫毛颤动,随即是手指动了动,有护士道:“要醒了要醒了。”

    韩夫人推动轮椅更加靠近床边,紧张的看着女儿的变化,期盼着她睁开眼睛,但见到女儿的脸,她又有了矛盾,不希望女儿醒

    那么快。

    韩千雅嘴里无意识的呢喃,眼睫毛颤抖得越加厉害了,倏然,她睁开了眼睛,多日没睁眼,这一睁开就有点无法适应光亮,眯

    起了被刺得有点痛的眼睛。

    耳边立时听到低唤:“千雅,你醒了?我的女儿啊,你终于醒了。”韩夫人不自觉就哽了声,她现在一无所有了,唯一的精神慰

    藉只有这个女儿。

    韩千雅闻声微转头,看见眼眶泛红的母亲,她脑子还有些回不过神,一时不清楚自己这是怎么了,她嘴唇蠕动,想说话,可一

    动,疼痛就开始蔓延,她不解,皱眉,又牵动额头的伤,她着急,越动痛感越强烈,而且是整张脸都在发痛。

    她惊恐的低喘,抬手要去碰脸,韩夫人及时拉住了她的手,惊道:“别碰!”

    韩千雅不明所以,母亲眼里的惊惧慌乱让她很是惊疑,医生和护士这会都走到床边,医生说:“千雅小姐,你的伤真正恢复,尽

    量不要说话不要碰触脸颊,等伤口愈合结痂后就没事了。”

    伤?韩千雅脑子里出现大大的疑问,她受伤了?还是在脸上?她不能淡定了,她的脸伤了哪里?他们为什么这样紧张?伤的很

    严重?她一张美貌的脸,怎么能受伤?

    于是不管医生说什么不要说话,也不管此时喉咙有多干痛,她使力张嘴,无措的望着韩夫人:“妈……”

    她费劲喊出这句话,随后却是痛得无法继续下一句话了,好痛好痛,像是撕裂的痛,恐怖的是那些痛都是来自脸上!她的脸究

    竟怎么了?越想越是慌张害怕。

    “千雅,别说话了,听医生的,乖乖的,别说话了啊。”韩夫人见她痛成这样,心都跟着痛了。

    她刚才说话,这一扯,嘴唇旁边的伤口都有些红了,医生也感觉好言劝说,都不敢说太重的话,也不敢说她的伤具体怎样。

    韩千雅目光盯着韩夫人,手指着自己的脸,发出唔唔唔的声音,她不敢开口说话了,那种痛真要她的命,但她迫切要知道她的

    脸到底伤成怎样?

    韩夫人哪里不懂女儿的意思,可是她说不出口,她现在看见女儿被线缝合的脸,一块一块的,真是作孽啊。

    “千雅,别担心,你脸上的伤不严重,只是伤口比较深才会扯痛,过段时间伤口愈合就没事了。”韩夫人也不敢跟女儿说实话。

    韩千雅已经慢慢恢复清醒的意识,她也看得出母亲没有跟她说实话,而脸上的疼痛不止一处,她怎么可能不起疑?

    她暂时没说话,手撑着床面要起来,护士连忙上前扶她坐起身,韩夫人一直在旁边说:“慢点慢点。”

    韩千雅坐好后,手指了指喉咙,又直直旁边的水杯,意思是要喝水,韩夫人会意后立即对护士道:“水,她要喝水。”

    另一名护士便转身拿起水杯去接水,他们还细心的准备了吸管,不用她张嘴扯动伤口。

    韩千雅看见那吸管,心里的疑惑更加重了,若真是没事,何必准备这种东西给她?

    护士将水杯递到她面前:“水来了,你小心点。”本想端着水杯让她咬住吸管就行了,可韩千雅抬手执意要自己拿水杯。

    护士只好放手让她自己拿,韩千雅抬高水杯,视线投到清澈的水里,她在看,看水里的倒影,不过她那透明的玻璃杯都映出了

    她些许样子。

    虽然不够清晰却足以让她呼吸乱了,她把目光投到水里,隐隐约约映出她的样子,那一条条还有竖着的像是蜈蚣一样遍布她脸

    上的是什么东西?

    她瞪大了双眼,那些就是她脸上的伤?她隐约察觉出来了,她脸上全是那种惊悚蜈蚣状的伤!她的脸毁了,被人毁了!

    “啊——”她惊叫着赫然把手里的水杯丢掉,整个人的情绪波动起来!

    她这举动把旁边的护士吓了一跳,好在及时躲闪才没被她突然丢过来的水杯砸中,玻璃杯砸落地上,发出碎裂的声音。

    “千雅?怎么了?”韩夫人紧张的靠近床边,要去拉女儿的手,但韩千雅像受到重大惊吓那般打开韩夫人伸过来的手,她喘息着

    ,眼里都是惊惧,颤颤的看着韩夫人,手指自己的脸,顾不得那些疼痛了,张口说:“我的脸,我的脸怎么了?为什么会这样?

    妈,我的脸到底怎么了?”

    她嘶哑的嗓音听得人揪心,而她这一张嘴说话,加上脸上的表情动作,扯得没有完全愈合的伤口更加骇人,她感觉到整张脸都

    要裂开的那种痛!

    韩夫人见她这样,心痛得都要哭出来:“千雅,别害怕,你的脸只是受伤了,会好的,会好的。”

    “妈,你跟我说实话,我脸为什么这样?是不是毁了?我都看见了,好恐怖,好恐怖。”她神经受创那般不正常的摇头,突然盯

    着韩夫人说:“妈,你回答我,要不我就抓花了这张脸,太吓人了,实在太吓人。”

    “不,不,千雅你别乱来,伤口就要好了,你别这样。”韩夫人被她吓得呼吸一禀。

    “千雅小姐你千万别冲动,这脸再毁就难治了!”护士也是一时着急才出口相劝,话一出口就后悔了,其他人都瞪她一眼,这下

    都不敢多说什么了,因为韩千雅蓦然看向这名护士。

    “你说我的脸毁了是不是?”韩千雅紧盯护士。

    “这……”护士吞一口唾沫,不知该怎么回答。

    韩夫人眉头紧锁,张了张嘴却只喊出她的名字:“千雅……”眼泪跟着她的声音一起落下,她捂住低声啜泣起来。

    韩千雅怔怔的转回头,那眼珠子一动不动,像木偶那般空洞没有灵魂,经过这一番折腾,她的脸早痛得不像话,但她麻木了一

    般,也没有了之前的激动,她只是呆坐在那里,脑子里似乎回想起了什么。

    那个雨夜,破败的小屋,男人恶心的笑声,衣服被撕裂的声音,一切的一切,如电影里的镜头从她脑海里过滤。

    她全身都颤抖起来,如抖筛那般颤得厉害,终于,她精神奔溃了一般忽然双手捂住耳朵:“啊!”尖叫一声,在旁人都反应不过

    来的情况下,她疯了那样,将旁边的柜子上放置的东西全部扫落地上,这还不够,最后直接把柜子打翻!

    “千雅,你怎么了?你冷静一点,千雅……”韩夫人着急,想靠近女儿,她却随手抓到什么就丢什么,医生和护士想靠近都难。

    韩千雅这么大动作的折腾,脸上伤口被扯裂,一道道恐怖的血口出现,还有血伴着浓水流满整张脸,简直太吓人了!

    “滚开,都滚开,不要靠近我,不要!”她此时不只是脸上是血,眼睛都是猩红的,如失去理智了一般。

    病房里一片混乱,医生连忙打电话让人来支援,他们不敢靠近韩千雅,怕她做出什么伤害自己的事情来。

    病房门在这时候从外面打开,厉漠西站在门口,看见病房里的凌乱,还有韩千雅的尖叫声,他皱了皱眉,随后抬腿往里面走。

    医生和护士看见男人高大的身影,怔一下,随即都开口:“西少!”

    韩夫人正手足无措,闻声回头看见厉漠西,她愁眉一舒,见到救星一般,急着过来:“漠西,你劝劝千雅吧,叫她别闹了,她最

    听你的话了,你劝劝她。”

    韩千雅此刻把能丢的都丢了,包括枕头,这会听见‘漠西’这个名字,她失去的理智被强力拉扯回来了那样,她停下来,抬眸木木

    的看过来,男人冷峻又熟悉的面容出现在她瞳孔里,她不动了,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他。

    干裂的嘴唇好半会后扯出两个字:“漠西……”看见这个男人,忽然便有泪从她眼眶滚落,若是换做以前容貌没有被毁的韩千雅

    ,此刻的她必定是梨花带泪的楚楚可怜模样,可惜,此时的她是一张令人惊悚的面目,再流泪只会更加吓人。

    厉漠西长眉一蹙,看见满地狼藉以及如此不堪的韩千雅,他冷锐的眸子看向医生,冷声喝问:“怎么回事?”

    医生被他冷冽的样子震慑到了,缩一下肩膀,赶紧回答:“千雅小姐刚醒来情绪还不稳定,所以……”

    厉漠西眼底的锐光幽幽转冷,此时支援的医生护士来了,推着药水药品进来,一副严阵以待的架势,他们听说韩千雅情绪激烈

    ,这是要给她打镇定剂的,不过一来就看见西少在场,一时间不知道还要不要继续,而且他们看见韩千雅现在没有再闹。

    “要不,先给千雅小姐处理伤口。”医生小心的说到,伤口裂开对于恢复不利。

    厉漠西看一眼韩千雅此刻的模样,微颔首,其他人见状,都纷纷开始准备要给她处理伤口。

    见那些医生要过来,韩千雅突然大喝:“不要过来,都别过来!”她想找什么东西自卫或者砸那些人让他们远离,只是东西都被

    她砸光了,她只能抬手用指甲对着自己的脸:“不要再过来了!”

    医生们见状停下脚步,不敢继续往前,怕惊吓到她伤了自己,大家互相对视,这下该怎么办?

    厉漠西一直沉敛着神情,这会,他踏前两步,站在床尾的地方,直视韩千雅的脸,好似她那张被毁了的恐怖面容在他这里没有

    任何惊悚的成分,面不改色的淡漠样子。

    暗夜寸步不离的跟在厉漠西身后,他担心此刻情绪不稳定的韩千雅会做出什么不利二少的事。

    “千雅。”厉漠西出声。

    听到他的声音,韩千雅激动的情绪又稳了一些,她低喘着,目光转到厉漠西那里,一出声仿佛就崩溃了:“漠西,让他们离我远

    一点,远一点。”她似乎非常害怕。

    “好。”厉漠西一抬手,那些医生护士便往后退开,退了很远的位置。

    这下韩千雅又安定了不少,她目光定在男人身上:“漠西,我被毁了,怎么办?我的脸被毁了,还有我的……我的清白,漠西,

    你不会不要我的是不是?”她如无助的孩子睁着双眼注视他,希望他能伸出手接住她,安慰说不会丢下她。

    厉漠西抿着唇,没有回话,视线落在她身上,这个女人,他一直在保护着,因为他记着她的救命之恩,以至于她做过一些坏事

    ,他都纵容了,到了今天,他才知道他对她的保护以及纵容是一件错误的事,这只会让她更加肆无忌惮的做更多坏事。

    所以,在她失去他的庇护后落得这样的下场,他不是没有责任。

    “千雅,去美国的手续已经办好,给你买了新的房子,过去那边后你不用担心吃穿用,医生也帮你联系有了,你以后就在那边养

    伤,好好过日子。”厉漠西没什么起伏的说完这句话。

    韩千雅眼底的光芒因为他这话一点点暗下去,就在此刻,她陷入了万劫不复的境地,她看见了,以为看见一丝希望,没想到,

    他一开口却是让她走。

    她不敢相信的摇着头,眼睛依旧注视着他:“不,漠西,你不能这样对待我,你还没帮我报仇,害我的那些人,一个都不能放过

    ,我要他们承受的痛苦是我的百倍千倍!漠西,你要帮我抓住他们,打断他们的手脚,还有,阉了他们!毁我脸的,我要扒了

    他的皮!”

    她一连串的说着恶毒的惩罚方法,眼里全是被仇恨覆盖的怨怒,双手死死的攥紧被单,仇怒已经让她忘记了脸上的伤痛。

    退在后面的医生护士亲耳听到韩千雅那些狠毒的话都不禁心惊,原来最近报道说她心肠恶毒不是假的。

    对于她的执迷不悟,厉漠西眼底漫过一丝寒意,徒然便冷漠了许多:“千雅,害你的人自有警局处理,你只要听话跟韩夫人一起

    出国就是了。”

    他说完微侧首对身后的医生说:“给她处理伤口。”接着转身,要离开的架势。

    “漠西!”韩千雅见他不理自己,惊惧大喊,厉漠西半侧身停下脚步,听见她惊慌又气急的话:“你这是要丢下我不管了是吗?”

    “你继续不知悔改,谁都救不了你。”厉漠西淡淡道,这次完全转身要走了。

    “漠西,我不能离开你,离开你我会死,会死的!”她伸出手远远的要抓住他那般,满眼都是痛苦,倒真像是他一走,她就会没

    命。

    厉漠西再次停下脚步,但他没有回头,须臾,他清冷的声音吐出冷酷的话:“那你就去死。”如此轻的一句话却让所有人惊滞,

    被他话里的无情和狠劲给吓得忘记动弹。

    众人怔愣的注视下,他抬步走向门口,韩千雅还朝他伸着手,却已是呆滞在那里。

    门外,江暖橙听到里面走出来的声音,她急急的转身跑开,躲到转角处。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