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价隐婚妻-正文 第314章 你送的我都要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蓝妖 书名:天价隐婚妻
    江暖橙背靠着墙壁,怀里还捧着一束鲜花,她今天来医院并非看完韩千雅,只是想看看母亲,被护士告知母亲在韩千雅的病房

    里,她才往这里来的。

    未想在病房门口听到里面的吵闹,似乎是韩千雅的尖叫,她本想进去的,但听到厉漠西的名字,她双腿像被谁施了魔法,突然

    就无法前进,站在门口就是无法推开那扇门。

    她听到了里面的说话声,知道了厉漠西安排韩千雅出国的事,只觉得他可真是周到,对于韩千雅未来的生活全都安排好了,也

    只有韩千雅才能享受他这种待遇了吧。

    只是听到最后,韩千雅痛苦的喊着若是离开他就会死,没想到他那样冷酷的丢出一句话,让韩千雅去死好了!

    江暖橙震惊,他对待韩千雅也会这样无情吗?难道说韩千雅对他而言不是特别的吗?

    她还没来得及消化这些,里面传来的脚步声吓得她感觉躲到转角,她不想正面碰上厉漠西,更不想让他知道她居然在外面听了

    他们说的话。

    病房里,韩千雅觉得自己像被抛弃了东西,她极度的消沉后便是巨大的反抗,她想去追厉漠西,可是被医生和护士控制住,她

    失控了,剧烈反抗,面目狰狞恐怖,韩夫人在一旁哭着求她别闹了,可惜她的哭求并没有进入韩千雅的耳朵里。

    最后,医生不得不按住她给她打了镇定剂,她才消停下来。

    厉漠西走出病房后,长腿径直往前走,不忘吩咐身后的暗夜安排好韩千雅出国的事,她已经没有继续留在国内的必要,这也是

    他为她做的最后一件事。

    暗夜一一记下了,他会尽快处理好这件事。

    两人一前一后的走过去,路过转角,目不斜视,并没有发现背靠着墙壁躲在那里的江暖橙。

    江暖橙听到他们的脚步声走过来,整个人的神经都绷紧了,背脊紧紧贴着墙壁,深怕他们会发现自己,好在,两人都没把视线

    投到她这边,她眼睁睁的看着他们从旁边的走廊直直往前走了。

    她大呼一口气,拍拍胸口,好在没被发现,厉漠西这种无情的人最好是有多远躲多远,虽然她对韩千雅无感,或者还有小小的

    计较,但韩千雅陪在他身边那么久,如今遭遇这种祸事,整个人的后半生几乎要毁了,这种时候他怎么说得出叫她去死这种话

    呢?

    果真是无情的恶魔。

    她正庆幸没被厉漠西发现,衣兜里的手机忽然在此时响起,铃声很是悠扬,却把她吓了一大跳,她赶紧拿出手机,是舅舅留在

    国内帮助她的人打来的电话。

    江暖橙皱了皱眉,拿着手机转身往一旁的长椅走去,接起电话:“喂?小李?”

    “江小姐么?不好了,韩氏公司出事了。”小李的声音很是着急。

    江暖橙本想在长椅上坐下来,听到他焦急的声音一时疑惑,便忘记坐下去了,背对长廊站在那里缓声说:“你别急,出什么事了

    ?慢慢说。”

    小李根本无法不着急,他继续道:“我刚刚得到的消息,韩飞航把韩家所有产业都卖了,收购方是谁,现在还没人知道!”

    江暖橙闻言震惊了,这会她也不得不着急:“你说什么?韩家所有公司都被收购了?怎么可能?不是要等他补回税款并交清罚款

    ,才知道韩家公司的出路吗?现在收购公司是想帮韩家补填这个漏洞不成?”谁那么傻愿意吃这种大亏?

    “是这样没错,但消息称,韩飞航已经交清一切税款,紧接着就把公司卖了,他携带款项出国了,就是今天早上。”

    江暖橙被韩飞航如此迅速的举动给打得措手不及,现在韩家公司被收购,她要回江家的产业就有困难。

    “怎么会这样?他已经跑路了?可是他的妻女还在国内呢!”韩飞航这是抛妻弃女一个人溜了?世界上竟会有这么可恶的渣男人

    !

    “这没什么好奇怪的,韩飞航能做出那么多损人不利己的事,抛妻弃女这种事又算得了什么?何况他的女儿还给他招来了骂名。

    我现在想的是收购韩家公司的人一定事先和韩飞航商量好了,只要他一交清罚款,对方就收购他所有公司,接着他便带钱出国

    ,飞机票都是早就定好的了。”小李在那边分析。

    “收购的人是谁?”江暖橙凝眉,现在要和这人打交道吗?

    “这个人挺神秘,要进一步打听才有结果。”小李道。

    江暖橙眸子沉了沉:“不管是谁,一定要找到这个人,无论用什么方法都要把江家的产业从韩家那里要回来!”

    她等了那么久,不能最后功亏一篑,江家的产业是她爸爸的心血,她一定要收回来!

    “好,我知道了,我现在就去查那个收购人。”小李说。

    “嗯,有什么消息你立马和我联系。”江暖橙交代了一句随后挂断电话,她站在原地,还没从这个消息中回过神,秀眉紧拧,看

    来这次她不能再出错,她寻思着回去收集信息,尽快搞清楚这件事。

    她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一回头,豁然撞上一堵坚实的肉墙,她“噢”一声,本能抬手捂住额头,跟着仰起脸,去而复返的厉漠

    西居然出现在眼前!

    江暖橙睁大双眼,不可思议的盯着男人淡眯着眼眸的俊容,嘴唇蠕动一下才发出声音:“你、你不是走了吗?”这一出口,就发

    觉自己说错了,连忙改口:“你怎么在这?”

    这样反而更显得她此地无银三两,看见男人唇角勾起似笑非笑的弧度,她更觉窘迫了,手还捂着被撞疼的额头,垂下眼不去看

    他,只说:“我有事,先走了。”说着便要越过他离开。

    厉漠西岂会轻易放她走,见她怀里捧着鲜花,想必是来看韩夫人,而她刚才那一句‘你不是走了吗’表明,她早就知道他在医院,

    而且还知道他在韩千雅的病房。

    男人的长臂一伸,精准的抓住她的手臂,成功阻止她离开,她被动的回头,他也正侧目看向她,薄唇轻启:“那么急,是要看韩

    夫人?我劝你省了吧,她不会想看见你。”

    他说的是事实,韩夫人心里只有韩千雅,她去不过是给人家添堵。

    江暖橙抱紧了怀里的鲜花,她也明白他说的没错,但还是有些愠怒他这般直接戳穿她隐秘深处的痛处。

    脸色有些不太好了,转开目光,淡淡说:“我要看谁那是我自己的事。”要抽回手离开,可他的大掌抓紧她的手臂就是不放,她

    不得不再次看向他:“你可以放手了吧?”

    男人鹰隽的眸子有琉璃光芒一闪,背对着光,那俊逸的脸有些邪肆,他非但没放手,更是过分的靠近她,她下意识要后退,他

    一只手直接圈住她的腰,将她搂紧怀里,她怀里捧着的那一束花便格挡在两人之间。

    他的铁臂圈固着她的腰身,她呼吸一凝,正要低斥他的轻浮,他却忽然低下头,闭上眼睛去闻那花的香气,江暖橙怔愣的瞪大

    眼睛看他的动作。

    那清新的花香让他薄唇勾起了迷人的弧度,睁开眼睛的时候,深邃的眼眸注视她:“那么香的花送给不值得的人岂不是浪费?不

    如送给我如何?”

    江暖橙眨了眨眼,顿觉可笑:“你?你一个男人要什么花?”

    “只要是你送的,我都要。”他的手臂又是搂紧她几分,她被迫贴近他,身子绷直,这男人真是……

    “为什么不是你送给我?我为什么要送给你?”一时愤懑这话就从唇舌里溜了出来,显然是没经过大脑。

    惹得男人俯首靠近她,她往后仰着头避开他,懊恼自己又说错话了,窘得脸颊发热,男人低低的笑声异常好听:“嗯?想我送花

    给你?这个好说,你喜欢什么样的?”

    “什么都不喜欢,不需要你破费!”她往旁边偏着头,他灼热的呼吸便喷在她白皙的颈子边,痒痒的,这感觉真是糟糕透了。

    “不如玫瑰怎么样?你们女人不是喜欢男人送玫瑰吗?”他自说自话似的,丝毫不介意她的拒绝。

    “关我什么事,你爱送谁送谁,别送我就OK。”她开始拉他的手,急道:“你放开我,我真的有事,没空和你闲聊。”

    他还是不放:“急着去送花?不行,这花你送给我了。”

    江暖橙无语,他怎么那么无赖?她有说送给他了么?一边用力去掰他的手一边说:“我谁都不送,送我自己可以了吧,放手放手

    !”恨不得去捶打他。

    “不送了?那你要去哪?去韩家收回江家的产业?”他云淡风轻的问话,却让江暖橙停止了挣扎。

    江暖橙抬眸,四目瞬间交接,他的一贯讳莫如深,她的却有错愕,他刚才听见她在电话里跟小李说的话了?

    她即刻拧起眉:“你偷听我打电话!”

    厉漠西微挑眉:“这里是公共场合,不算偷听吧?倒是你刚才站在千雅病房门口,那才算是偷听吧?”

    他一句话就将她的质问压回,连反驳都没有底气了,江暖橙脸上划过不自然,轻咳一声:“我那也不算偷听呀,何况你们又没有

    什么秘密给我偷听。”

    不对,她的注意力不应该放在这件事上,现在说的是从韩家要回江家的产业,她现在要赶着去打听消息。

    她知道他若是不肯放手,她是没力气跟他拗的,一脸正色的看着他:“西少,我真有急事要处理,你放开我,好吗?”她想了想

    ,又道:“好吧,那我把这花送给你,你放开我如何?”

    虽然很不满她那一句拉开彼此距离的西少,但听见她说要把花送给他,他多少还是舒坦了些,依旧不动声色:“这样说当初江家

    产业是被韩家给收了。”他只知道一点江韩两家的恩怨,对于韩家在江家倒了之后把江家的产业都收为己有这件事,他没有调查

    过自然是不清楚。

    江暖橙这次没回答,沉默便代表默认了,这些事没什么好谈的,她并不想太多人知道这事,她要做的只是收回江家的产业而已

    。

    厉漠西凝着她的侧脸,知道这女人如今还对他抗拒得很,有什么事不会那么大方跟他坦白,他也不愿意像以前那样逼她太紧,

    手臂一松,同时接过她手里的花,若无其事的说:“看在你送花给我的份上,这次暂且放过你。”

    他力道一松,江暖橙立即退出他的怀抱,也没心思去想他说的什么放不放过,瞥一眼怀抱鲜花的男人,也不知是不是因为他那

    张过分俊美的脸,这男人抱着一束鲜花更引人注目,只会让人猜想,他是不是要送花给谁?甚至会让人羡慕那个被他送花的人

    。

    江暖橙眼角一抽,不想再多看他一眼,转身便急着离开,万一他变卦怎么办?

    她走出几步,忽然听到后面的男人说:“江暖橙,有什么无法解决的事你可以来找我。”

    她急促的脚步放慢了一些,却没有因此而停止,诧异于他忽然开口说的话,心头划过一丝异样,找他?她不敢,要是找他帮忙

    ,以后指不定被他如何威逼利诱都不知道。

    他这种高高在上的人物,她攀不起。

    却还是客气的说了句:“谢谢。”她没有回头,快速离开。

    她的身影消失在视野里,厉漠西低下头看怀里的鲜花,嘴角勾了勾:“跟我客气什么呢?”

    厉漠西捧着那一束鲜花,一向淡漠的神情此刻竟有一丝柔和,也不知是他心情好还是被那花给衬托的,正如江暖橙所想的那样

    ,身姿挺拔高大的俊美男人捧着鲜花当真是非常吸引人的风景线。

    他就那样抱着鲜花一路走出医院,在众人的瞩目下,到达外面等候他的车。

    临上车前,暗夜好心的说:“二少,这花我先帮你捧着。”

    他伸手过去,厉漠西把花移到另一边抱住,蹙眉:“不用。”声音有点冷。

    暗夜讪讪的收回手,瞧二少那样,那花很重要呢。

    开往公司的车里,厉漠西的目光还在花上,一直都不理解女人收到鲜花为什么高兴成那样,现在他倒是有点能体会了,只不过

    这也要看送花的人是谁。

    “暗夜,去查一查韩家公司被收购的事。”厉漠西忽然道。

    暗夜眸光闪了闪,明白了二少这又是为了江暖橙,点头领命:“是。”

    没想到厉漠西直接抱着那束鲜花进公司,公司的职员们全都惊呆了,以为他们看花了眼,要不然就是出现了一个和他们总裁一

    模一样的男人,否则一直冷酷无比非常严苛的总裁怎么会捧着一束鲜花进公司呢?

    只是这个捧着花男人不是他们总裁的话,跟在他身后的暗夜又怎么说?不可能也来一个相貌一样的暗夜吧!

    直到厉漠西抱着那束花进了总裁办公室,集团上下的人才敢放声议论,都说是不是变天了?

    厉漠西似乎没发觉员工们的异样,他站在总裁办公室里,环顾整个办公室,该把这花放哪里呢?

    他打通内线吩咐姬月送个花瓶进来,姬月怔了怔,这还是头一次,总裁通过内线吩咐她做不是公事上的事。

    姬月没敢怠慢,找了个白色的窄口花瓶,想到总裁回来时抱的那花,不是用来送人的?要摆放在办公室吗?可总裁不是不喜欢

    这些花俏的东西吗?

    姬月送花瓶进办公室的时候只见一向不苟言笑的总裁大人这会正抱着那花研究,是在想摆放在哪里?

    “总裁,你要的花瓶。”

    厉漠西回头:“嗯,把花插进去。”他将花递过去,姬月正要接过来,他突然收回手,沉吟着说:“算了,还是我来吧。”他直接

    拿过姬月手里的花瓶,然后走到办公坐的大班椅那里坐下。

    没发现姬月惊讶的表情那般,自顾自的将那一捧清雅淡丽的花插进花瓶里,末了还非常满意的打量一番,随后他把插了花的花

    瓶摆在宽大的办公桌一脚。

    “姬月,如何?”厉漠西指着那鲜花询问。

    “啊?”姬月真有点不适应总裁的行为,呵呵干笑:“好看,很好看,总裁眼光真好,挑了那么好看的一束花。”

    厉漠西勾着唇,有些得意:“这花可不是我挑的,是别人送我的,我也觉得不错。”

    姬月惊讶,送的?是女人送的吗?这年头的花都是用来送男人的了吗?她寻思着看见暗夜的话一定要向他打听打听是谁送花给

    总裁,竟然让总裁那么当宝。

    而此刻的厉漠西看着那花,脑子里在想,下次他送江暖橙一束火红的玫瑰应该不错。

    毫不知情的江暖橙此时正焦头烂额的打听韩家被收购一事,她刚才跟舅舅通了电话,段楚承无法那么快赶回来,他认为现在只

    能联系那个收购的人,从他手里购回江家的产业,如果对方不同意,他再飞回来跟对方谈。

    江暖橙也没有别的办法了,现在只能听舅舅的,只是那个收购者一直没有露面,对方似乎不愿意暴露身份,一切都交给代理人

    处理,要找到他还有些棘手。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