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价隐婚妻-正文 第317章 我卖给你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蓝妖 书名:天价隐婚妻
    男人如琉璃琥珀般的眸子盯了她半会,嘴角微挑的时候淡然回应她的问题:“想知道?”

    江暖橙迎着他讳莫如深的眼眸:“有什么你就直说吧。”她寻思着他赶在她之前收购了亨通无非是想捏住她的软肋要挟她,总之

    他这种人不会有什么善心。

    就在她以为他会说出他的目的时,他却再次把手里那杯水递到她面前,还是那不温不火的语气:“喝了这杯水我就告诉你。”

    江暖橙凝眸,瞬间觉得自己被他耍了,她瞪视他,没有接那杯水,他也不动,就那样等着她行动,仿佛她不喝不行。

    她深吸一口气,知道和他继续僵持只会浪费时间,她问:“我喝了你就告诉我是吧?你最好不要食言。”

    男人扬了扬好看的眉宇:“难道我骗过你?”

    她微撇嘴,他是没骗过她,不过是强势霸道的逼迫她必须做些她不愿意做的事情罢了。

    江暖橙没再跟他多言,接过那杯水,微仰头,竟直接把一杯水都给喝了,她喝水的过程里,男人的视线落在她白皙漂亮的脖颈

    上,她喝下水的时候喉咙跟着滑动,凝视她的视线不自觉的加深了一些。

    没多久,她把空的杯子展示给他看,完全把嘴里的水吞下肚子后便开口了:“现在可以了吧?”说完把水杯放到旁边的桌面上,

    好整以暇的望向他,看他还怎么刁难她?

    厉漠西无奈的摇摇头:“我只让你喝一点,怎么把正杯水都喝了?也不怕呛着?”他边说着边抬手,拇指轻拭过她唇边沾上的水

    ,他这动作加上低沉的嗓音,怎么都透着一股暧昧,让江暖橙很是不适应。

    她不耐烦的蹙眉,正要催促他说正事,他忽然走回办公桌那边,他拉开下面的抽屉,从里面拿出一份文件,又拿起桌面的签字

    笔,随后往沙发区走过去。

    在她不解的目光里,厉漠西坐到沙发上,那份文件放在他面前的茶几上,他转头看她:“愣在那里干什么?过来。”

    江暖橙没动,瞥一眼茶几上的文件,那是什么?文件旁边放着签字笔,他不会是想让她签什么协议吧?就如四年前他让她签的

    那份契约,他现在要用亨通来要挟她再签那种东西吗?

    她下意识便捏紧了拳头,他真是那么可耻?

    厉漠西见她瞪着自己却不动,微勾了弧度,不冷不热的说:“不是说想要亨通贸易吗?还不过来?”

    江暖橙咬咬牙,再看一眼摆在他面前的文件,她握住拳头走过去,还没坐下便先开口:“厉漠西,我告诉你,不要以为亨通贸易

    在你手里,你就可以用它来威胁我!”

    厉漠西注视她忽然无比愤慨的小脸,黑眸里漫过一丝不解:“我威胁你了么?”这女人的脑子里究竟想的是什么?瞧她那模样,

    好像他是罪大恶极的人一般。

    “那份文件是什么?你想用亨通要挟我签什么协议?我不会那么傻再像以前那样跟你签什么契约!”四年前她是被逼无奈,四年

    后她是没有和他抗衡的能力,却也不会做任由他拿捏的软柿子。

    她义正言辞的话语落下,好半会厉漠西都没有什么表情,他只是一瞬不瞬的直视她,在她越来越不明白他这是什么意思时,他

    忽然扬唇笑了,低沉的笑声很是好听,一贯冷漠的俊彦因为这笑添了迷人的色彩,笑声震动他宽厚的胸膛,好似她说了多么可

    笑的话。

    她恼怒:“有什么可笑的?我没跟你开玩笑!”她以为他在笑她的自不量力。

    厉漠西抿了唇,嘴角噙着笑意,他倏然伸出修长的手,将茶几上那份文件推到她面前:“看清楚了再跟我说话。”

    江暖橙认为那份文件不是什么好东西,心里有着抵触,满是狐疑的审视他几眼才低头看向那份文件。

    她豁然看见这并不是一份普通的文件,而是关于亨通贸易法人代表的声明书,她更是不解了,既然他已经收购了亨通贸易,那

    么法人代表就是他,他给她看这份声明是什么意思?还想再次证明亨通贸易在他手里吗?

    厉漠西抬起左腿叠在右腿上,身躯往后靠向沙发,闲适从容的模样,声音淡淡:“拿起那支笔,翻开声明书,在里面签下你的名

    字,你就是亨通贸易的法人代表了。”

    如此轻的一句话却让江暖橙震惊,他说什么?心里满是怀疑,手有些颤,她翻开声明书,法人代表那里果然是空的,等待着谁

    把名字签上去。

    这下换她一头雾水了,她当然不敢轻易签下名字,谁知道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江暖橙抬眼直视他:“你的目的究竟是什么?请你直白告诉我,我没有你那么深的心思。”她不得不小心谨慎,那是堂堂西少,

    他会随随便便就把一家公司给她?天下可没有免费的午餐,贪图便宜终究没好下场。

    从一开始,厉漠西就看见她眼里的警惕防备以及不相信,他暗暗冷笑,他就没有一点值得她相信的?他的神情冷了下来,眼底

    恢复往常的冷然。

    “要直白的?好,我现在就跟你说清楚,你想要亨通贸易就签名,我不会威胁你签什么协议也不会要你付出什么,在我改变主意

    之前你最好尽快做决定,否则,你很有可能没有机会得到它。”他鹰目有着幽沉的光,有些迫人。

    江暖橙暗暗吸气,他这意思是说她想要亨通贸易就乖乖签字,不想要就没机会了是么?怎么好像他在逼着她接受他的安排?

    “我不懂,你收购了亨通,现在随手就转给我,而我什么都不用付出,这一点都不像西少你的做事风格。”她就是想挖出他真正

    的目的。

    “那你说说我的做事风格是怎样?”他眉目里染了一丝兴味。

    江暖橙沉默了一下,谁还不知道他的手段呢?就算他不是恶魔那也不是天使,他的无情谁都知晓。

    “反正你不是做善事的人。”

    “我当然不会无缘无故做善事,我只做值得的事,而你,值得我这样做。”他没理由的一句话,让对面的江暖橙惊愕。

    他忽然变得深沉的目光有着迫人的压力,她恍然有些慌,移开目光,淡声道:“你错了,我不值得。”

    他盯着她淡漠的侧颜,薄唇沾染了寒意,如刃冷锐,语气都沉了下来:“江暖橙,我在帮你,你到底明不明白?”非要他把话说

    得如此直白她才懂吗?不,她或许早就明白了,她不过在装傻充愣,故意和他划开界限。

    江暖橙垂在身侧的手不自觉的抓紧沙发的边沿,再次看向他的时候没有了刚才的慌乱:“你为什么要帮我?我没有要求你那样做

    ,我也没说需要你的帮忙,你明知道那是江家的产业,你却先收购了,转头就随随便便把它转给我,最后还说这是帮我,你有

    没有想过,那是你一厢情愿的做法并非我愿?”

    她顿了一顿,情绪莫名的有些激动,厉漠西则是望着她皱起了眉。

    “你应该知道江家的产业对我来说非常重要,我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来收回它,不是你的帮忙,两种意义完全不一样,我亲自收

    回来,那是我为江家做了该做的,而你把它转送给我,那就不是我的成果反而还欠了你的人情,我不能接受!”他以为一句帮忙

    就是对她好吗?

    两人都没再说话,气氛有些凝固,敲门声恰好在此时响起,厉漠西面无表情,简单的一个字:“进。”

    姬月端着两杯咖啡进来,走到两人这边,把其中一杯咖啡端放到江暖橙面前,并解释着:“不好意思,刚才煮咖啡的机器出了点

    问题耽搁了一些时间,这杯咖啡加了奶,不会很苦,希望你喜欢。”

    江暖橙敛了情绪,回以微笑:“谢谢。”

    姬月微欠身,随后把另一杯咖啡端给神情不太好的厉漠西,她进来的时候就察觉两人的气氛不对了,小心的说:“总裁,您的咖

    啡。”

    “嗯。”虽然他脸色不太好,但还是应了声。

    姬月不敢多说什么,送了咖啡就转身退出办公室,走到门口的时候蓦然听见总裁说了一句:“我把亨通贸易送给你,你当真不要

    ?”

    他这话显然是对江暖橙说的,姬月惊了一下,开门出去,关上门后才敢细想,总裁要送江暖橙一家贸易公司?这也太大手笔了

    吧?

    办公室里,江暖橙坚定摇头:“不要,要么你就把它卖给我。”

    厉漠西盯着她,有些自嘲道:“你非要跟我算那么清楚,一点人情都不肯欠我的?”说完,端起刚送进来的咖啡抿一口,苦涩的

    滋味从嘴里流淌到心口那里。

    “准确的说,我不敢欠你的。”江暖橙说的是实话,欠了他的,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还清呢。

    “只是如果我点头把亨通卖给你,怎么说你都欠我一点人情,不是吗?”她不愿意欠,他就非要她欠那么一点,就像是拼了命都

    要揪住彼此之间那一点可怜的牵扯。

    “那我宁愿就欠那么一点。”至少她付了钱,亨通是她买下来的,不是他送的,亏欠也不会那么多,何况她打交道的是西少,就

    如她一早就明白的,他不会一点好处都不要。

    男人如黑曜石的瞳眸里有幽淡的光轻轻流转,他手执咖啡杯耳,那目光在打量她,这女人一副疏远的模样真是令人讨厌呢。

    意外的,他没有过多为难,薄唇微启:“好,那我们就来交易好了,我卖给你。”他眸子里有着令她看不懂的深意,他这话说得

    很让人遐想。

    江暖橙咳一声,避开他灼热的目光,她发现这个衣冠楚楚一本正经的男人其实也有流邙的潜质。

    厉漠西按照收购价将亨通贸易卖给了她,即便是这样,这笔数目也不小,好在她这四年一直都在准备,加上她为舅舅设计珠宝

    所赚的收入,恰好能买下亨通贸易。

    江暖橙踏出厉氏集团大厦后还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她居然从厉漠西手里买回了亨通贸易!她甚至有些神经质的拉开提包再看

    一遍交易文件,确定亨通如今是属于她的,她大大松一口气,她终于要回江家的产业了!

    离开了厉漠西那双逼人的眼眸,她觉得呼吸都畅快多了,解决了这件事就说明她很快可以带女儿回英国了。

    没办法,有厉漠西在的地方她还是不放心。

    江暖橙迈着轻快的步履离开厉氏集团,此时正好有轿车停在集团门口,司机跑到车后座开门,挽着高雅发髻的方蔓荷手臂挂着

    名贵挎包从车里下来。

    她抬步往集团大门走去,忽然瞥到一抹身影,她狐疑的转头看去,那个女人是……江暖橙?她吃惊,江暖橙为什么出现在这里

    ?

    上回她得知韩飞航对厉家做的事情后就出国去察看国外的公司,一方面是不想在韩家的事情上难做,她这是刚回到国内,对韩

    家发生的事情还没了解。

    方蔓荷忧心忡忡的进了公司,进了电梯还一直在想江暖橙来这里的目的,难道她又来勾搭漠西了?

    总裁办的楼层里,姬月拉着暗夜在一旁低声问:“我刚才进去送咖啡的时候听到二少说要送江暖橙一家公司,你清楚这其中怎么

    回事吗?”

    暗夜斜睨一眼姬月,他一直跟在二少身边做事,自然知道很多内幕,当二少收购回那家亨通贸易的时候他就知道二少要做什么

    了,只是没想到会那么快。

    “是亨通贸易公司?”暗夜道。

    姬月定定的看着他:“对对对,你还真知道啊?你说二少好端端的为什么要送江暖橙一家公司?我看她也不懂经营公司,还是贸

    易公司,她收下也不知道能经营多久。”

    “二少做事有他的理由,我们还是不要多做议论,二少他对那个江暖橙……”

    “你们说什么?”蓦然一道冷冽的女声响起。

    两人回头就看见方蔓荷沉着脸审视他们,两人惊滞,暗道不妙,大气不敢出,连忙问候:“夫人。”

    方蔓荷靠近他们一步,锐利的目光在两人之间来回:“你们说二少送了一家公司给江暖橙?”

    两人看对方一眼,知道出大事了,暗夜抢先一步说:“夫人,是我们的错,我们不该私下议论二少的事。”

    “夫人,我们知道错了,再也不敢了。”姬月也紧跟着出口。

    其实他们更害怕的是二少对他们的追究。

    方蔓荷冷睨两人一眼,哼道:“这样说就是有这么一回事了。”难怪她刚才看见江暖橙出现在集团门口,还真是来勾引漠西的,

    不过这江暖橙的手段也太厉害了吧?那么快就让漠西送她一家公司?这个江暖橙太可恶也很恐怖!

    方蔓荷没多加理会两人,冷着脸转身就往总裁办公室走去,留下1身后两人一副大难临头的模样,完蛋了,二少一定知道他们乱

    嚼舌根了!

    奇怪的是,他们胆战心惊了一天都没被二少召去训话,方蔓荷离开后,总裁办公室里一直很安静,好像没有任何异样的事情发

    生。

    这让两人松了一口气,同时不明白夫人没有质问二少送公司给江暖橙这事?

    江暖橙回到住处,一开门就听到一阵笑声从屋里传来,是厉老夫人来看圆圆了。

    她换好鞋子,把手提包放到沙发上,然后往餐厅走去,不一会就看见老夫人在教圆圆包饺子,之前在英国的时候老夫人就有聘

    请国内的厨师,时不时就给圆圆包饺子,她说怎么都是中国人,中国的风土人情和传统不要忘记了。

    所以圆圆从小就喜欢吃饺子,现在回国了,方便了老夫人教她如何包饺子。

    只见那小家伙有模有样的拿起饺子皮,按照老夫人教导的放入适量的馅,双手握紧包了馅的饺皮,学着老夫人那样捏出花样。

    “太奶奶,你看,我包的好不好?”圆圆举高小手,把包好的饺子举到老夫人眼前。

    “圆圆真聪明,一教就会,饺子包得比太奶奶的好多了。”老夫人毫不吝啬的赞道。

    “我也觉得我好聪明哦。”圆圆仰头看着老夫人稚声稚气的道。

    江暖橙嘴角微抽,这孩子很臭屁呀,她走进餐厅:“是吗?那我倒要看看圆圆的杰作。”

    “妈咪,你回来啦!你有口福了,我和太奶奶包了饺子。”圆圆手里还拿着那个饺子,这会冲江暖橙伸着手,江暖橙便看见了那

    饺子,确实包得不错。

    “是哦,我有口福了,终于能吃到女儿亲自包的饺子了。”江暖橙附和,拨开女儿额前的碎发,然后看向老夫人:“奶奶,你过来

    也不事先通知我?”

    “我知道你现在忙,我能来看看圆圆就够了,不想增添你的麻烦。”老夫人每天都念着她的曾孙,要不是怕被厉漠西发觉,她也

    不用总是畏畏缩缩来看圆圆。

    “奶奶你说这话就见外了。”江暖橙嗔怪,还想说什么,她手机震动了,并响起铃声,她从衣兜拿出手机看到来电,眸光闪了闪

    ,对老夫人道:“我去接个电话,一会来帮忙煮饺子。”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