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价隐婚妻-正文 第318章 纠缠他不放对吗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蓝妖 书名:天价隐婚妻
    江暖橙拿着手机走出餐厅往客厅去,出了餐厅才接起电话:“舅舅……”

    老夫人瞟一眼江暖橙的身影,她眼珠子转了转,低声跟小女娃说:“圆圆,太奶奶出去一会,你把这几个饺子包了,多练习练习

    。”

    圆圆一副天然呆的模样,点个头:“哦,好吧。”她拿起饺子皮,见太奶奶有些贼的跟在妈咪身后,她眨了眨纤长的眼睫毛,放

    下饺子皮,一手撑着桌面,两条小短腿晃了晃,慢慢从高椅子上下来,小身子一转,跑过去跟在太奶奶后面。

    江暖橙站在客厅里打电话:“嗯,亨通公司我买下来了,所以这几天我要了解这个公司具体情况,还有公司里的主管人以及职员

    ,我要选有能力的人来打理才放心。”

    “这方面你有什么疑问可以找小李,再不行就打电话给我。”段楚承这边的事情解决了一半,偷盗钻石的贼人都抓获,只是这些

    贼人很狡猾,他们将一部分钻石藏了起来,现在还要想办法问出钻石的藏处。

    “这个我知道了,你放心好了,倒是乔姐和乐乐去了英国习惯吗?”

    “有我在,他们不习惯也必须习惯。”他这话说得真够傲娇。

    “是吗?你敢在乔姐面前说这话吗?”江暖橙无情的嘲笑。

    想必乔巧并不在他身边,否则他不会那么肆无忌惮说这话,他扬眉一笑:“有什么不敢的?我现在是一家之主!倒是你,不是说

    处理好江家的产业就来英国?你决定好了?不住国内吗?”

    江暖橙嘴角的笑定格,她沉默一下,轻叹一声说:“舅舅,你知道我的情况,不是我不想住国内,而是情况不允许,我必须带圆

    圆去英国。”现在厉漠西还当圆圆是她和未婚夫的孩子,他才会那么平静,如果他知道圆圆真是的身份,她想她早就陷入争夺孩

    子抚养权的官司中。

    段楚承是清楚她的情况,没多说什么,只道:“随你吧,你的事情你自己做主,反正圆圆要是缺少父爱的话,我不介意分一些给

    她。”

    这话引得江暖橙失笑,只怕他想给,圆圆那小妮子还不肯要呢,也不知道那孩子怎么就那么崇拜她的爹地,父女俩都没相处过

    呢。

    江暖橙挂了电话,又兀自盘算着亨通的事该如何解决,现在公司到她手里了,她是不懂经营,但舅舅又人手,她可以让信任的

    人管理公司,明天她就去公司看看。

    老夫人见江暖橙挂断电话,做贼心虚的连忙后退要回餐厅,孰知一退后就碰到站在她身后的圆圆,吓得她差点没大声叫出来,

    一回头看见这孩子正眨巴着大眼看她,她心里咯噔一跳,这孩子发现了她的行为?

    没敢出声,弯腰对孩子做了个嘘的手势,牵住孩子的手快速走回餐厅。

    老夫人正想着怎么解释她偷偷听江暖橙打电话这事,圆圆便歪着头望着她说:“太奶奶,妈咪刚才说要带我回英国了,可是我现

    在都还没看见爹地,你不是说爹地就在这里吗?还说我很快就能和爹地见面的。”

    老夫人看见圆圆眼里的失落,她的心就揪了起来,她何曾不想圆圆和她爹地团圆,可她同样担心,单从她爹地和妈咪现在的关

    系看来,他们父女俩见面是不可能的事,更别说相认。

    她也不敢确定若是漠西知道圆圆的身世会不会强硬把孩子夺走,她是越来越不清楚孙儿的脾性了。

    老夫人慈爱的抬手抚了抚圆圆的发顶:“太奶奶是很想你见到爹地,但是要考虑你妈咪的感受对不对?”

    圆圆微撅着小嘴,其实她知道了妈咪和爹地之间有误会,所以即使她很想见爹地也要顾虑妈咪的想法,她耷拉着脑袋:“哎,好

    吧,反正最后做出牺牲的肯定是我。”

    老夫人被她那小大人的口吻逗得想笑又觉得心酸,这孩子不只是聪明还非常懂事,如果好好培养,以后接管他们厉氏集团完全

    没问题。

    怎么说都是心尖上的宝贝,老夫人怎么舍得看见她失落难过?她沉思了一会忽然俯身在圆圆耳边说悄悄话。

    圆圆粉嘟嘟的脸庞上忽然亮了光芒那般,乌黑的大眼里都神采奕奕:“太奶奶,你说真的吗?”

    “当然,不过这是我们的秘密,不能说出来哦。”老夫人眼里闪过促狭。

    “嗯,我明白的!”圆圆重重的点个头,伸出小手指:“我们拉钩钩。”

    江暖橙为了尽快回英国,加紧时间处理亨通贸易的事,不过她刚接手,一个大公司的事务繁琐,并不是她想快就能快,但好歹

    事情顺利。

    没过两天,江暖橙正听从小李的意见安排公司的人事调动,忙得连饭都没时间吃一口,突然接到阿源的电话说老夫人病倒进了

    医院,事发紧急,让她得空就过来看看。

    江暖橙不可能不担心,公司的事也就没心情处理那么快了,她让小李暂且主持大局,她赶去医院一趟,有问题电话联系。

    阿源在电话里说老夫人情况很严重,他说话的时候甚至都带了哽音,江暖橙知道阿源对老夫人感情深厚,若非情况不乐观,他

    不会这样,于是她便认为老夫人这次病情很严重。

    江暖橙赶到医院,见到阿源,紧张的问:“奶奶现在如何了?”

    阿源一愁不展的样子,抬手指了指对面的病房:“医生在里面急诊。”

    江暖橙随他的手势看去,暗忖已经进了急诊,那么情况真是不太好,阿源看了看她,说:“我们坐这里等一等吧。”

    江暖橙收回担忧的目光,应声:“嗯。”老夫人年纪大了,与四年前比不得了,这一病倒着实令人忧心。

    她环视一周,没发现厉家有其他人来,不禁好奇的问:“通知西少了吗?”

    阿源转移了目光:“啊?通知了,不过你知道二少他忙,没那么快过来。”

    江暖橙皱眉:“再忙也不能不顾奶奶,他这种做法就不对了,不行,奶奶现在正是需要亲人陪伴,他怎么还有心思放在工作上?

    我打电话给他好了。”说着她就掏出手机开始拨打厉漠西的号码。

    一旁的阿源忽然很是紧张,他想阻止都来不及了,只能看着江暖橙打通二少的电话。

    此刻的厉漠西正一脸俊冷的坐在大会议室的首座,两边下去坐满了各部门的主管,显然正在开会,也不知道他们提到哪个话题

    ,总之气氛不太好。

    厉漠西就放在左手边的手机震动起来,狭长的鹰目瞥向桌上的黑色手机,亮起的屏幕上显示的是一个橙子头像,俊漠的脸竟有

    一丝缓和,修长的手拿起了手机,转椅一个转动,背对身后一群主管接起了电话。

    他这行为让众人惊讶,他们从没遇到过总裁停止会议接电话,刚才冷凝的气氛消失,大家都好奇电话那边的人是谁?

    电话接起来后,女人冷清的声音蹿过来:“西少,你现在还有心情工作吗?奶奶她在急诊室还没出来呢,你要真是关心她老人家

    ,希望你在她从急诊室出来前就出现。”

    厉漠西听完她这一串话,还没来得及开口,那边就挂了电话,他不由得凝眉,这女人就不能好好说话?还有,奶奶为什么在急

    诊室?

    他没多想,立即让暗夜去查怎么回事。

    江暖橙的电话刚掐断,急诊室的门就开了,医生和护士推着躺在床上的老夫人出来,她也顾不得厉漠西有没有来了,连忙迎上

    去。

    “奶奶?”见老夫人闭着眼睛,她头上还缠了一圈绷带,江暖橙不禁疑惑:“这……怎么回事?”

    阿源眼神闪了闪,低声说:“刚才没来得及跟你说,老夫人她摔了一跤,磕到了头。”

    “什么?!”江暖橙大惊,这老人跌倒磕头可不是小事,严重的就会这样躺下起难以起来了。

    “医生,老夫人现在怎么样了?”江暖橙连忙询问。

    医生神情严肃:“经过紧急抢救,老夫人现在暂时稳住,后面如何还有待观察,先送老夫人去病房休息吧。”

    江暖橙跟着护士一起送老夫人去单独的病房,原本以为老夫人是突然发病,没想到还摔了一跤,她的身子骨能承受得住吗?

    暗夜没花费多少时间就查到老夫人跌倒进医院的事,很快就禀报给厉漠西。

    会议并没有开完,厉漠西得知此事便立即散了会,让暗夜备车去医院,车子疾速开往医院的路上,厉漠西一直锁着双眉。

    按理说奶奶出事厉家住宅那边会第一时间有消息给他的,现在不但没有,还是江暖橙来质问他不关心奶奶,事情有点蹊跷。

    或许他让暗夜继续深查就会有结果,但他没有这样做,既然奶奶在医院,江暖橙也在,那他也该亲自去一趟医院。

    病房里,老夫人很快就醒过来了,江暖橙坐在病床边的椅子里,手握住老夫人布满褶皱的手,看见她额头缠的绷带,心口一疼

    。

    “奶奶,你怎么不小心点?可把我们吓坏了。”想到老夫人如今快要八十岁的高龄了,摔这一跤,身子哪里受得了?

    老夫人侧头看她,一阵感叹:“哎,人老了,行动没有你们年轻人灵敏了,就迟钝那么一下就摔个大跟头。”

    “奶奶,以后您想要做什么跟旁边的人说就好了,要不让阿源帮您。”江暖橙伸手帮老夫人掖好被角。

    “我总不能什么事都麻烦别人,那不是显得我这老太婆当真没用?我啊就是不服老,现在不服都不行了,不知道自己还能活多久

    ,到了这个年龄就只能听天由命了,不过我也没有太大遗憾,至少我知道自己有个可爱的曾孙,就是你和漠西……哎,你们的

    事我也不想插手了,我只想说,没什么过不去的坎,漠西他这人就是智商高情商低,你不要跟他计较太多。”

    或许是到了这个年龄的人都喜欢说这样的话,江暖橙垂下眼睫,语气淡淡:“奶奶,您就不要想那么多了,现在养身体要紧。”

    “我这把老骨头养不养就这样了,只要不乱折腾没什么大碍,我就是不能安心啊,哎……”她摇头叹气,转了目光,很是忧愁的

    样子。

    江暖橙不解:“奶奶,您有什么不安心的?”

    老夫人瞥她一眼,欲言又止的神情,江暖橙不由得说:“您有什么尽管跟我说,我能做到的一定做好。”

    老夫人闻言才正眼看着她:“你知道,人上了年纪就很是顾念亲情,就想身边有人陪,你们年轻人有自己的世界,没时间多陪我

    们这些老家伙了,我能理解,不会强求,但是至少让我能时时看见我的曾孙女对不对?”

    江暖橙眨眨眼:“奶奶您是想圆圆了么?那我回去安排一下,接她过来看您。”

    老夫人摇头:“你还是不明白我的意思。”

    “那,您的意思是?”江暖橙还真是不懂了。

    老夫人眼里升起一丝期望:“我没别的要求,我只是希望你不要带圆圆去英国那么快,至少在我老太婆闭眼之前,我都希望圆圆

    能在国内,我老了,就这么一个企盼,想见圆圆的时候就能看见,你要是带她去英国,我只能往那边飞,我这把老骨头真坐不

    了长时间的飞机了。”

    江暖橙这下清楚了老夫人的意思,她不想她们母女去英国,这是人之常情,作为老人家,她定然想儿孙围绕身边。

    过去的四年,老夫人为了她们母女时常国内国外两边飞,最后干脆住到他们隔壁,还不是为了她们母女俩,这些事她都看在眼

    里,对老夫人自然是尊敬并关心,否则也不会让圆圆认她这个太奶奶。

    老夫人说的对,不能让她老人家一把年纪了还坐十几个小时的飞机出国看他们,只是留在国内的话……

    在她陷入矛盾的时候,老夫人忽然握住她的手,语气里带着一丝恳切:“暖橙,你就体谅体谅我这把老骨头,别带圆圆去英国那

    么快,等我双眼一闭两脚一蹬,你想带她去哪儿我都没意见了。”

    “奶奶,您别乱说。”江暖橙被她的话给吓到,哪里还能仔细去想留下来将会面临什么问题,连忙点头答应:“好吧,我暂且和圆

    圆留在国内陪您,但是漠西那边……奶奶您还是要帮我保密。”

    老夫人见她同意留下来,竟十分调皮的抬手做个OK的手势:“我心里就想着圆圆,其他的我没精力去管了,你放一百个心。”

    江暖橙见状只能哭笑不得,她不敢多打扰老夫人休息,说了一会话就出病房。

    她小心的拉上病房的门,刚关好门,身后就有人唤她:“江暖橙。”

    她诧异的回头,双目犀利盯视她的方蔓荷站在身后,她被盯得头皮发麻,嘴唇蠕动一下:“方、夫人。”

    方蔓荷双目越加冷厉了:“还真是你!”

    病房外的走廊,一人站了一边,方蔓荷从上至下将眼前的江暖橙打量一遍,恨不得将她盯出一个洞来,嘴唇弯起讥诮的弧度:“

    还真是和四年前不一样了,有一点倒是没变,还是喜欢攀龙附凤,勾引男人的本事越加厉害了嘛。”

    “方夫人,请你说话带点分寸。”江暖橙秀眉一拧。

    方蔓荷冷嗤:“对你还要什么分寸?我说的也没错,难道你敢说你没和我们家漠西见面?你没有对他心怀不轨?”她可一直记得

    儿子送了江暖橙一家公司这事,她没在漠西面前提这事就是有了四年前的前车之鉴,她怕说出来非但劝不住漠西,还会适得其

    反。

    她正想找个时间约江暖橙见面,不想今天在这里撞见。

    “我不否认和厉漠西见过面,但我对他没什么不轨,方夫人多虑了。”

    “是吗?可我怎么听说他送给你一家公司?这难道不是你魅惑他得到的吗?”在方蔓荷心里,江暖橙还是那种狐狸精一般的女人

    。

    江暖橙眸光一凝,神色都严肃起来:“方夫人,我想你是不是搞错了,厉漠西没有送我公司,我倒是从他那里买了一家公司。”

    这话让方蔓荷一惊,满是不相信的审视她:“你从他那里买了一家公司?开什么玩笑?”

    “我没必要骗你,你要是不相信我可以给交易书你过目,当然,这事你最好问他本人。”她不相信厉漠西会说送了她一家公司。

    方蔓荷见她不慌不忙还非常镇定的样子,心里不禁起疑,难道真是她弄错了?她咬咬牙,就算真是她没搞清楚事情,她也不能

    在江暖橙面前落了下风。

    她重新仰起下巴,尊贵高不可攀的样子:“不管有没有误会,我今天就要警告你,不要再试图接近漠西,否则就算你现在多有名

    气,我一样能让你在A市待不下去!”

    听到如此不客气的警告,江暖橙没有胆怯,只是有些不服,她没对厉漠西怎样,反倒是他一直在刁难她,怎么反倒是她要被赶

    走?

    她依旧冷静从容:“方夫人,我想就算厉家在A市只手遮天,却也不能欺人太甚是不是?我有我的自由,方夫人还无权干涉。”

    “这样说你是不肯离开漠西,还要纠缠他不放对吗?”方蔓荷冷斥。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