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价隐婚妻-正文 第319章 要蜀黍抱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蓝妖 书名:天价隐婚妻
    方蔓荷的质问声在幽长的廊道里回响,盯着江暖橙的眼神比方才还要犀利。

    江暖橙淡皱眉,她不知道方蔓荷为何一直认为她要纠缠着厉漠西不放,方蔓荷是从哪一点看出她在纠缠厉漠西?

    “方夫人,我非常认真的回答你,我没有,请你不要再说这种话。”

    “那好,那你就给我离漠西远远的,不要找他也不准和他见面,最好是离开A市,反正你都消失了四年,现在又何必回来,简直

    是给人添堵。”方蔓荷无情的讥讽。

    江暖橙倒是想离开A市,若非为了老夫人,她安排好江家公司的事就会带女儿去英国,因为留在A市这事她还有些苦恼,没想

    到现在就蹦出一个人来赶她走。

    她发觉和方蔓荷说再多也不过是浪费唇舌,她在对方心里是什么形象根本不会因为一两句话而改变,所以,她又何必说那么多

    呢?

    她冷淡道:“方夫人,我见不见他那是我的意愿,要不要离开也是我自己的事,你管的太宽了。”

    方蔓荷眼里透出利光,她这是为自己儿子扫清身边的花花草草,什么叫管的太宽?她板起脸:“说来说去你就是不肯离开漠西对

    不对?”

    江暖橙很是无奈,只想尽快结束这种话题,没多大起伏的回道:“你就当是好了,所以方夫人你不要再说了,说多少我都不会离

    开。”

    江暖橙说完就转身要走,方蔓荷怔愣了一会,反应过来后对身后的保镖道:“拦住她!”

    那保镖听到命令,即刻追上去抓住江暖橙,江暖橙一惊,挣扎着低喝:“干什么?放开我!”

    方蔓荷慢步走向她,冷冷道:“话还没说清楚就想走?”

    “放开她。”

    方蔓荷的话音刚落下,走廊转角那边豁然出现男人高大挺拔的身影,他背对着光,脸隐匿在阴影里,信步走过来,那张棱角分

    明的俊彦出现在视线里。

    这边三人一时怔忪只是看着他,没有任何动作,那保镖是方蔓荷的人,没有听到任何指使,他当然还抓着江暖橙的手臂。

    方蔓荷见是厉漠西,眼里瞳孔一缩,江暖橙皱了皱眉,离开这里的念头更加强烈。

    厉漠西站在三人面前,鹰眸冷睨那个还抓住江暖橙的保镖,薄唇冷厉:“还不放开她?”

    那保镖是被他骇人的冷意给震住,手一抖,就松开了手,颤呼一声:“二、二少。”随即低下了头,不敢多言,主动退到方蔓荷

    身后。

    方蔓荷不悦的瞪那保镖一眼,真是没用的东西!不过她也知道她儿子向来强势,转眸看过去:“漠西,你怎么来了?”她今天是

    定时来做身体检查,撞见了江暖橙才顺便跟她说那些话。

    江暖橙揉了揉手臂,见他们母子俩见面,这里没她什么事了,她抬腿便要离开,可站在她旁边不远的男人忽然伸出长臂,直接

    把她圈进怀里,他这样做的时候并没有看她,平静无波澜的黑眸直视对面的方蔓荷,声音淡漠:“妈,以后有什么话直接跟我说

    ,我不喜欢你私下干预我们的事。”

    我们?是指他和江暖橙吗?方蔓荷深深拧眉打量他们,对他此刻揽住江暖橙的行为很不满。

    原本要挣脱他怀抱的江暖橙都不由得一愣,错愕的抬眸看他,他什么意思?

    方蔓荷狐疑的眯一眯眼:“漠西,她是什么样的女人你还不清楚吗?再说了她这次回来是带有未婚夫的,也就算是有夫之妇了,

    你怎么能和有夫之妇在一起?”这简直是在毁了他自己!

    未婚夫这三个字让厉漠西鹰目里倏然迸出冷意,声音冷了几分:“没结婚算什么有夫之妇?我们的事只有我们清楚,什么都不知

    道的外人就不要乱下定论了。”

    他说这话的时候江暖橙明显感觉到他搂在她腰间的手加重了一分力道,别说是方蔓荷不清楚,就连她本人都不太明白厉漠西为

    何说这种话?他们之间没有什么吧?

    方蔓荷不敢置信的睁大双眼直视儿子:“外人?我是外人吗?我是你亲妈!”

    “我知道你是我亲妈,所以才会一直这样坑儿子对吧?”

    “我什么时候坑过你了,我还不是为你终身幸福着想?”

    “好了,妈,你没什么事就先回去。”不顾方蔓荷的瞪视,厉漠西微侧头对身后的暗夜说:“送夫人出去。”

    暗夜一点头,走到方蔓荷身侧,恭敬客气道:“夫人,请。”

    方蔓荷简直要气炸了,这不是赤果果的赶她走嘛?

    “我不走,我话还没有说完,江暖橙,你给我听着,你别以为不想离开漠西就行了,我坚决不允许……干什么?别碰我!暗夜,

    你活腻了是吗?”

    “抱歉,夫人,我只是在执行二少的命令。”

    方蔓荷被强行带走了,远远的似乎还能听见她斥责的声音。

    江暖橙怔怔的看了这一幕,有种想笑的冲动,抬眼看身边的男人:“她是你亲妈,你敢这样对待她?”居然让自己的下属把亲妈

    给强行带走,也只有他做得出来了吧?

    厉漠西低头见她嘴角噙着一丝笑,也不由得微弯唇,凑近她:“开心了?嗯?”

    他热热的鼻息均匀的洒在脸上,突然拉近的距离,差点就要跌进他幽深的眸子里,她的心跳蓦然变了频率,这才恍然想起自己

    还在他怀里。

    脸颊一热,抬手推开他,跳出他的怀抱,转开目光说:“奶奶的病房在前面,你进去看她吧。”

    “哪一间?”他问,眼睛一直看着她,目光灼灼。

    江暖橙低着头都能感觉到他逼人的目光,抬手指前面:“就前面第二间。”

    “带路。”他还是看着她。

    江暖橙猛然抬头,他也太多要求了吧?她已经说得够清楚了还非要她带路,大少爷就是大少爷!

    她一点都不想带路,可是一对上他那似笑非笑又带着耀眼光芒的黑眸,心头就止不住慌乱,为了避开他恼人的视线,下意识就

    转身往前面走,给他带路了。

    她走出两步后,厉漠西才慢悠悠的踏出步伐,目光落在她背后,嘴角一直勾着迷人的弧度。

    江暖橙站在病房门口,微侧首跟身后的他说:“就这里。”她的手握住门把,就要开门,身后的男人的气息猛然靠近,大手伸过

    来似要抓住门把,这一下连带着抓住她的手,肌肤相触,她惊得要抽回手,他的大掌包合,竟是霸道的牢握住她的手。

    身后是他俯身过来的呼吸尽数缠绕在耳边,烫得人心发颤,他低沉磁性又带着轻笑的嗓音有着无尽的暧昧:“你说的我听见了。

    ”

    江暖橙身子僵直,不想碰触到他,却是避无可避,他故意一般靠的很近,鼻间都是他身上的龙涎香,有些恍神,一时不明白他

    说听见了什么。

    他的唇几乎碰到她的贝耳,有一丝邪魅的声音灌进她耳蜗:“你说不会离开我。”

    她大脑空白了一瞬,想要反驳的时候,他已经推开病房的门走进去,耳边似乎还萦绕着他最后的低低的笑声,她蓦然脱口:“厉

    漠西!”

    已经站着病房里的男人回首看向她:“怎么还站那里?进来,要我牵你?”他说完没等她回答就直接牵住她的手,带她往里面走

    。

    江暖橙低头看向被他牵住的手,简直要疯了,她没说要他牵她进来好吗!

    “漠西来了。”老夫人见两人牵手进来,瞬间眉开眼笑。

    在老夫人面前,江暖橙不好说什么,走到病床这边的时候才用力抽回自己的手,对老夫人笑道:“奶奶,那你们聊,我先回去了

    。”

    “既然漠西来了,你也坐下陪我聊一会,那么急干什么?”老夫人忙开口挽留。

    “奶奶说的是,我又不会吃了你。”厉漠西眼有揶揄的望向她。

    “暖橙,来,做我身边。”老夫人紧跟着招手。

    江暖橙还能说什么?暗瞪一眼厉漠西那云淡风轻的模样,这男人越来越可恶了。

    两人从老夫人病房出来后,江暖橙便要回家了,厉漠西坚持送她回去,她自然还是没有拒绝成功。

    好在一路上他没有多说什么,也没有提什么她说不会离开他的事,她那不过是应付方蔓荷才随口说的话,他若是明白就不应该

    当真。

    车子停在小区外,江暖橙收回思绪,微向他那边转头,目光却没有看他,轻声说:“谢谢你送我回来。”

    本以为他会说些什么,等了一会见他没开口的意思,他这人就是这样令人难以猜测,她也不计较了,开门下车。

    让她意外的是,她刚关上车门,对面的车门便开了,他也下了车,并向她走过来,须臾,他就站在她面前,对上她不解的眸光

    ,他淡然从容的说:“不请我上去坐坐?”

    江暖橙张了张唇,感情他刚才一直不开口就是没打算道别的意思?她当然没有请他上楼的意思,微扯唇:“不了,我想不太方便

    。”

    “没事,我没有什么不方便的,走吧。”他说完竟然先迈步走向小区门口。

    江暖橙有些凌乱了,她说的不方便不是指他好吗?要不要那么自觉?她站在原地没动,女儿在楼上,他不能上去,即便他现在

    认为那是她和段楚承的女儿,她也不愿意他和圆圆过多接触。

    “为什么不走?”厉漠西回首望她,眼底又漫起那些戏谑的光:“还想我牵你一起回家?”

    江暖橙无法适应他总是说这些意有所指的话,耐着性子说:“抱歉,我现在真的不方便招呼你。”

    “我只是上去坐坐,不需要你招呼,要我给你带路吗?”一向淡漠的男人此刻竟有些无赖,不等她回答,转身继续走向小区门口

    ,他知道她住哪里。

    “哎,你……”江暖橙瞪着他的背影,见他还真往里面走了,急得连忙追上去。

    结果是他真的跟她一起到了住的地方,两人站在门口,江暖橙还很是不甘愿的瞪视他,男人则是优雅从容,淡看她:“还不开门

    ?”

    这分明是强行要去人家家里作客!江暖橙胸口憋着气,根本不想开门好吗,假装在包包里搜寻一番,突然惊道:“糟糕,我忘记

    带钥匙了!看来今天是进不了家门了。”

    厉漠西眸光轻轻流转,扫过她的侧脸,捕抓到她眼底一闪而过的闪烁,不动声色的挑眉:“家里不是有人吗?按门铃好了。”他

    长臂一伸就去按下了门铃。

    “你……”江暖橙想阻止都不行,只能撇开头,背对着他咬牙切齿。

    此时家里有一照顾圆圆的保姆庆嫂,是老夫人从厉家调来的佣人,和圆圆一起就两人,江暖橙以为来开门的会是庆嫂,没想到

    ——

    两人听到防盗门从里面开的声音,门开了后只是开着小缝,门板开开合合的就是没看见开门的人,好像开门的人很艰难才把门

    打开。

    两人站在门口没动,正满心不解,门板后忽然冒出一颗小脑袋,小妮子歪着头看外面:“妈咪,你回来啦!”圆圆眨了眨眼睛,

    发现门口还有一道很高的身影,她仰起小脸,一张英俊并不陌生的脸进入眼里,她睁大乌黑的双眼:“咦,蜀黍你来我们家作客

    吗?”

    虽然这个蜀黍视力不是很好,虽然妈咪曾经对他犯花痴,虽然这蜀黍貌似在追求她妈咪,但来者是客,她要有礼貌。

    而且,这个蜀黍真的很英俊,上次在电视里看见他有好多保镖,很酷的样子!

    厉漠西看向那个从门后冒出头的小女娃,那张粉雕玉琢的脸真的是和江暖橙如出一撤,她扑闪着大眼睛,天然呆的表情上就有

    了灵动,对于这个江暖橙和姓段的孩子,他应该非常排斥才对,就算不排斥也不该是这种要软化的心情。

    但他说过要江暖橙离开姓段的,他负责她们母女俩,所以不讨厌这个孩子应该不是什么坏事。

    江暖橙没料到是女儿来开门,她紧张的看看厉漠西,发现他正打量圆圆,心头一紧,就想过去抱女儿进屋,不料男人的却弯下

    高大的身躯,与躲在门后的小妮子平时:“对,你欢迎我吗?”

    圆圆看着突然凑近的蜀黍,这张脸好好看,但她同时在想蜀黍的视力果然不好,要靠那么近才能看清楚她的样子,这样看来,

    他不是她爹地的对手。

    圆圆从门板后出来,拍着小手:“欢迎!欢迎蜀黍你来我家作客哦。”

    江暖橙紧张得差点没办法呼吸,这会看见女儿光着两只小脚丫踩在地砖上,担心她着凉:“圆圆,为什么不穿鞋子?”

    “啊?光顾着给你开门就忘记了。”圆圆低头看自己的脚丫子,调皮的脚趾还在乱动。

    “着凉你就完蛋了。”江暖橙没好气的说。

    “怎么办?我还要光脚走回去。”她可不想着凉生病,不要打针。

    厉漠西听着母女俩的对话,她们平时就是这样交流的?

    江暖橙进屋准备抱起女儿,孰料厉漠西动作比她快一步,她看见他一俯身,然后把圆圆抱了起来,她怔愣在那里,他侧头对她

    说一句:“进屋吧。”他单手就抱住了孩子,让她坐在他结实的手臂上,就那样往屋里走。

    不知怎么的,江暖橙站在玄关处看着这一幕,眼眶莫名就有些涩,眼睛里涌了些水雾,听到女儿喊她:“妈咪,进来呀。”

    厉漠西在前面停了脚步,奇怪的回头看她,被一大一小看着,她恍然回神,急忙转头掩饰此时的异样,回声:“我换好鞋子就进

    去。”她低头,从鞋架上拿出家居鞋,她的手竟然有些抖。

    “噢,蜀黍,那我们先进去。”圆圆双手很自然就搭在厉漠西宽阔的肩膀上,她此刻有些小兴奋,蜀黍真的好高,被他抱起来感

    觉自己在天上似的。

    厉漠西静看江暖橙一眼,随后才抱着女娃进屋,庆嫂在厨房准备晚餐,她听见门铃要来开门的,但圆圆说是妈咪回来了,她去

    开门。

    厨房里煮着食物庆嫂一时走不开,就由圆圆去开门了,这会,她还是有些不放心的出来看看,正好看见厉漠西抱圆圆进来。

    庆嫂是从厉家来的,自然认得厉漠西,紧张了一下,连忙打招呼:“二少。”

    厉漠西习惯性的应声:“嗯。”片刻他觉得不对劲,只有厉家的人才这样称呼他,他不由得狐疑的看向庆嫂,厉家的佣人很多,

    他不可能一个个都认识,对这个庆嫂没有印象。

    他皱起眉,江暖橙进屋了,见他打量庆嫂,她走过来:“圆圆,下来,别累了叔叔。”她伸手要去抱女儿回来,孰知这小妮子居

    然不肯了,她趴在厉漠西的肩头,双手箍着他的脖子,央求的看着妈咪:“要蜀黍抱。”

    江暖橙故意板起脸,沉了声:“圆圆,叔叔会累的。”

    “就一会嘛。”她还是不肯,觉得靠在蜀黍宽宽的肩头很舒服,让人想要依赖。

    江暖橙还想说什么,厉漠西温声说:“一个孩子的重量还累不到我。”意思是他也愿意抱圆圆。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