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价隐婚妻-正文 第324章 才刚刚开始没有结束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蓝妖 书名:天价隐婚妻
    沈译赶到医院的时候正好接到江暖橙的电话,她说医生给她开了药,让她回家休息,若是没有状况,她明天再回去补拍。

    在江暖橙询问其他人是不是已经拍了宣传片,沈译沉默了一会才说是,她越加不好意思了,心想这下是她耽误了拍摄,沈译没

    有多谈拍摄的事,只问:“是厉漠西送你回去的?”

    这会换江暖橙沉默,她看一眼身旁的男人,转头对电话那边的沈译说:“嗯,他顺路送我回去。”

    究竟是顺路还是因为什么,各自心里有数,沈译语气冷淡:“那你好好休息。”说完挂了电话。

    江暖橙觉得沈译有些古怪又说不上哪里不对,见手机屏幕暗了下去,她没再多想。

    厉漠西一直送她回到门口,她掏钥匙的时候不时瞥他一眼,心想他都送到门口了应该没事了才对,但见他那模样是不愿意那么

    快离开,暗叹一口气,怎么说都是他救了她,这时候赶他走太没人性了。

    这样想着,她就开了门,率先进屋,身后男人高大的身躯果真跟着走进来。

    进到屋里,与上次不同,圆圆非但没有跑出来也听不到她的声音,他不由得问:“你女儿不在家?”

    “今天庆嫂带她去医院看奶奶了。”江暖橙简单解释。

    厉漠西眸低幽光淡闪,扯唇:“奶奶似乎很喜欢她?”

    江暖橙倒水的动作微顿,转过身来的时候故意用调侃的语气说:“老人家当然都是喜欢孩子的,谁叫你不早些给她抱曾孙,你的

    孩子出世了奶奶也一定很喜欢。”

    她说完喝一口水,他忽然伸手过来拿走她的水杯,她怔愣,男人目似笑非笑的看着她:“没有女人怎么生孩子?不如你给我生一

    个?”

    江暖橙心口咯噔一跳,被他突然变得无比深邃的眼眸看得很是不自然,一把夺回水杯,往一旁的沙发走去:“你要女人生孩子还

    不简单,多的是女人排队给你生孩子。”

    她坐下来,举杯继续喝水,其实心在不停的打鼓,他怎么乱开玩笑?忽然有阴影笼罩下来,她惶然转头,只见男人一手撑在她

    身后的沙发上,微俯下0身靠近她,她下意识往后仰头,咽下嘴里的水:“干什么?”

    男人此刻的眸子蓄着星芒,微挑的唇角噙了一丝冷魅,近距离和她对视,低低的嗓音:“我只想知道这些女人中包括你么?”

    江暖橙一动不动,她不懂他说这些是故意而为还是真暗有所指,她不敢轻易去猜测这个男人的心,一直以来她都无法捉摸他真

    正的想法,但她深知他是危险的。

    她冷静下来,慢勾了唇:“西少真想我生你的孩子?你不介意我已经是一个孩子的母亲吗?”

    她看见他眼底的眸光渐褪,慢慢恢复一贯的清冷,睨着她没有回话。

    他的反应让她自嘲,果然,他是介意的,可以说没有一个男人不会介意。

    厉漠西站直了身,拿出医生配给她的药,淡声说:“吃了这药就去休息。”

    江暖橙没说什么,接过药就吞了,她以为她休息了他会自觉离开,孰料他说要等一会,确定她不会发病再走。

    她这会躺在床上,床头放着几本儿童读物,旁边还有好多布偶娃娃,几乎都是舅舅买给圆圆的,女儿从小就和她一起睡。

    厉漠西在房间各处都发现属于孩子的踪迹,比如角落里还躺着一只皮球,不远处的地毯上散落的积木,床头旁边的桌面上摆放

    着一张相框,相片里是江暖橙抱着女儿,在她身旁拥着她的那个男人是段楚承。

    那一瞬,他眯了眯鹰目,眼底寒光一闪而逝,倏然勾唇冷笑,她还真把姓段的当回事。

    江暖橙发现他在打量房间,自己也知道卧室有些乱,孩子总是爱闹的,庆嫂大概急着带孩子去看老夫人,所以今天没有收拾房

    间。

    “你要是有事就先回公司吧。”江暖橙并不认为被他看着自己能安心入睡。

    厉漠西拉过一张椅子在床边坐下,淡看她:“等你睡着我再走。”

    “你看着我怎么睡?”她真心不习惯。

    “你一个人在家行吗?如果突然发烧没人发现,脑子烧坏了怎么办?”他温漠的吐出这句话。

    江暖橙被噎住,不敢说自己一定不会发烧,因为她感觉自己有些晕晕的,只能暗暗腹诽他才烧坏了脑子。

    他帮她拉了拉被子:“闭上眼睛。”

    江暖橙不太服气的盯着他好一会才万般无奈的闭上眼睛,脑子里却在想,他真要守着她入睡吗?

    也不知过了多久,她在努力让自己入睡,越是这样越是难以入眠,耳边有细微的声音响起,她眼睫颤了颤,悄悄的掀开一丝眼

    缝,豁然发现男人高挺的身躯站在床头旁的桌子前,然后她看见他正把一大束鲜艳的红玫瑰插进一只不知从哪里找来的花瓶里

    。

    他摆弄了一下花瓶里的玫瑰,低头看了看桌面,把三人照的相框往后面推去,然后把花瓶摆在最前面,完全挡住了相框。

    江暖橙在意的不是他这个行为,她注意力在他手里那束玫瑰花上,没看错的话就是他今早送给她的。

    她皱了眉:“为什么把这花摆在这里?我不是说等你明白了送人玫瑰是什么意思在送人吗?”

    厉漠西闻言侧首看向她,不意外她还没睡着,他又摆弄一下已经插在花瓶里的玫瑰,站定欣赏了一会,确定满意后才收回手。

    他转身,居高临下的俯视躺在床上的她,那俊漠的样子有着高深莫测:“你真相信我不懂么?”

    “什么?”江暖橙一时没反应过来他说什么懂不懂。

    男人嘴角弯起了邪肆的弧度,并慢慢的附身,一手撑在她脑侧,半悬着上身注视她,他的气息已经喷拂到她脸颊,突然低沉暗

    哑的嗓音:“你以为我送花给女人是闲着没事?”

    他身上的强烈的男性气息笼罩着她,鼻端都是那些龙涎香,她脑子里的弦仿佛崩断了一条,因为恍然明白他话里的意思。

    他哪里会不懂送女人玫瑰花代表什么意思?他又不是傻子。

    江暖橙不可思议的瞪圆眼睛,那他送她玫瑰……

    心头被什么重重的撞1击了一般,好似顿时明白了什么却又什么都不明白,眼里都是惊诧和慌张。

    她紧张无措的样子全落入他眼里,他唇边的笑意越加耐人寻味,修长的手指捧住她的脸颊:“你猜猜那花瓶里一共有多少朵玫瑰

    ?”

    江暖橙眨巴着眼睛,她不想猜,准确的说是不敢去猜,她抿了唇没出声。

    他的拇指轻轻摩挲过她柔软的唇瓣,低沉的嗓音似夹着轻笑:“是二十一朵。”

    二十一朵?她当然不清楚这个数字背后所代表的意思,她也没有耐心去追究是什么意思,她偏开头躲开他的手,故作冷静说:“

    那又怎样?”

    “你不是问我送女人玫瑰花是什么意思吗?那你可知道我送你二十一朵玫瑰是什么意思?”他的手仍旧捧着她脸颊,目光有些逼

    人。

    江暖橙不去看他,抑制住胸腔里来回飘荡的奇怪情绪,皱着眉不耐烦的说:“我不知道,也不想知道,只希望你下次不要再送这

    种花给我……”

    她后半截的话被男人突然低头压下来的唇给封住,她错愕的瞬间,他已撷获她的唇,他的唇是淡凉的,贴上来后是轻柔的允吻

    ,她略微干燥的唇瓣被滋润,她反应过来是下意识要说话,嘴唇微张,他火—热的舌就钻了进来。

    脑子有一瞬的空白,整个人热乎乎的透不过气,不知是要生病的迹象还是因为被他吻住,他呼出的气息都变烫了,她双手抓紧

    了他肩头的衬衣,想要推开却使不出力气,只能融入他的气息中,有种要沉溺的虚软。

    整个人几乎被他吻透了,肺里的气息都被他夺走了一般,就在江暖橙以为自己没出息的要被吻晕时,他恰好放开了她。

    彼此的呼吸都是紊乱的,即使是松开了对方,气息还是缠绕在一起,男人的此时的眼眸里云遮雾绕,凝视着她的目光很沉。

    江暖橙好不容易平复了一些呼吸,清醒过来后就是一阵羞恼,怒瞪着他:“西少,我想有必要跟你说清楚,请你不要在对我做这

    种事情!”

    他坐在床边,手仍捧住她的脸,低头看着她,挑了唇故意问:“什么事?”

    “就是吻我这种行为!”

    “为什么不可以?”他那无辜的样子好像真的不明白。

    “你……”江暖橙咬牙,他就是故意的!她缓了还气息:“我们现在没有任何关系,你不能对我这么随便。”

    厉漠西瞳眸一缩,透出的锐光里有着危险的信号,他更加压低了头,挺直的鼻尖几乎碰到她,幽幽的口吻:“嗯?不高兴我碰你

    ?那你想给谁碰?姓段的吗?你如果认为我说的话只是随便说说而已那就错了。”

    在江暖橙不明所以的目光里,他邪恶冷魅的话语响在耳畔:“我一定会让你离开他,你只能是我的。”

    她呼吸一窒,就在他还没采取任何行动之前,她就感觉到了他的攻势,她已是困兽,他在牢笼外虎视眈眈,告诫着她逃不出他

    的手掌心。

    “厉漠西,你不要太自以为是!我们之间早就结束了!”她颤着声喊出这句话,一点底气都没有。

    他能感觉到身下的她在发颤,他身上那些骇人的强势消去,竟然无比轻柔的在她发髻边印下一吻,低声问:“你很怕我?”未等

    她回话,他像是叹息:“这种感觉真糟糕。”

    “我没有!”她又因他的举动惊滞了一瞬,这才回神推开他。

    他凝视她,嘴角勾着迷人却危险的浅弧,微凉的长指轻轻摩挲她的脸颊:“没有最好,女人,让我来告诉你,我们之间才刚刚开

    始没有结束。”

    江暖橙攥起了拳头,他讳莫如深的模样让她的心不安的跳动。

    在这之后,她闭上眼睛不愿意再理会他,他也没再对她怎样,只是安静的坐到床边的椅子里,她知道,他一直在看她。

    江暖橙心口那里被什么填塞了很涨,整个人的思绪都是混乱的,她逼迫自己不要再去乱想,房间里飘着那一束玫瑰的香气,她

    的唇上还残留他的气息,这一切都在告诉她,她就在他撒下的网里。

    她不清楚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的,迷迷糊糊之间总是感觉身边一直有人,她不知道自己睡着后没多久就开始冒汗,额头也烫得

    惊人。

    厉漠西发觉她脸颊红得吓人,手一探她的额头便知道她真是发烧了,天气转凉,她落水的时间不短,即使做了预防也难以避免

    感冒发烧,何况她这般纤瘦,一看就是抵抗力不强的人。

    他叫醒她,在她迷糊的姿态喂她吃了医生开的退烧药,随后将湿毛巾敷在她额头,继续守在床边,不时握一下她的手试探温度

    。

    等江暖橙的温度降下来,天色已经暗下来,屋里静悄悄的,厉漠西开了柔和的壁灯,见她还在沉睡,长指轻柔般的拂开她脸颊

    边的发丝。

    卧室的门这时候被人从外面扭开门锁,随后是女娃的清脆的声音:“妈咪,我回来了。”

    厉漠西蓦然转身,见圆圆站在门口,她看见他出现在卧室一时惊讶了:“西西?”

    他大步走过去,在她再次开口之前先说:“你妈咪生病了在休息,我们不要吵醒她。”

    “妈咪生病了吗?”圆圆眨眨眼,这时候忘记追究为什么西西会在这里,脸上有了担忧。

    “嗯,吃过药好了一些,她现在需要的是好好休息。”厉漠西看见小妮子粉雕玉琢的小脸上皱起细眉,竟有些不忍见她担心。

    “我可以去看看妈咪吗?”圆圆小心翼翼的问。

    “嗯。”他点了点头,随后他就看见她放轻脚步跑到床边,小小的身板还没床高,她要踮起脚才看见躺床上的妈咪。

    圆圆见妈咪睡得很沉,轻轻握住妈咪的手,压低嗓音说:“妈咪,我回来了哦,我是来向你汇报的,你要好好休息,快点好起来

    哦。”

    厉漠西站在门口这边望着那个小女娃,见她在江暖橙的手背上轻轻吻了一下,他双眸不自觉蕴了隽永柔光,忽然明白了为什么

    说女儿是妈妈的贴心小棉袄。

    庆嫂将刚买回来的新鲜食材放进厨房才走过来问:“圆圆小姐,你妈咪回来了吗?”她走过来便见厉漠西臂弯里抱着圆圆走出主

    卧室,正在关门。

    她怔了一下道:“二少?你怎么来了?”

    厉漠西还没开口,圆圆就说:“我妈咪生病了,是西西在照顾妈咪。”

    西西?庆嫂忍不住瞟一眼高大冷峻的二少,圆圆小姐果真是孩子够天真,居然这样称呼二少。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