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价隐婚妻-正文 第325章 你要住我们家吗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蓝妖 书名:天价隐婚妻
    这一晚厉漠西没有离开,庆嫂做好了晚餐,他与圆圆一起进餐,晚餐中圆圆一口一个西西,她突然变成了好奇宝宝,有很多稀

    奇古怪的问题,可是他都能一一回答,这让小妮子觉得好兴奋,暗想西西好聪明哦。

    庆嫂来添菜的时候见圆圆几乎赖在二少怀里,小嘴里咀嚼着饭,乌黑的眼睛咕噜噜的转,一会又冒出一个问题,二少竟没有一

    丝不耐烦,回答了她的问题,低头见她嘴角粘了米粒,他抽了一张抽纸轻拭去那米饭,这一幕让人心头软软的,怎么看都觉得

    很是有爱。

    庆嫂不禁想二少表面看起来挺冷漠的,但一定是个对孩子有爱的好爸爸。

    江暖橙一直在沉睡的状态,厉漠西便让她多睡一会,等她醒来再吃东西。

    晚饭后,暗夜依照厉漠西的吩咐送来了手提和文件,他抽空处理一些文件。

    客厅的沙发区,茶几上的手提电脑已经亮着屏幕,他查看了邮箱里比较重要的邮件,随后拿起文件翻阅。

    圆圆在旁边看动画片,电视机的声音并不小,难得他还能安心看的下文件。

    其实圆圆很好奇蜀黍在做什么,所以她把投探过来,看看电脑屏幕又看看桌上的文件:“西西,你在工作吗?”

    “嗯。”厉漠西微颔首。

    “好像很厉害的样子。”圆圆看着那些密密麻麻的数据眨着眼睛说。

    厉漠西微偏头看旁边的小妮子,手掌抚摸一下她的后脑:“你看你的动画片,我看我的文件,我们暂时互不干扰好吗?”

    “噢,好吧。”圆圆耸耸肩一副很通情达理的模样,她妈咪工作的时候也会说这种话,反正他们大人工作的时候都一个样,总说

    不要打扰他们。

    厉漠西对于听话的孩子很满意,却见她忽然拿起挂在身前的奶嘴放到嘴里含住,盘着双腿,小身板直直的坐在沙发上,眼睛一

    眨不眨的盯着电视机。

    他微挑眉,这小家伙的有些举动真是令人费解,还有她似乎很喜欢含奶嘴?他不知道的是,江暖橙在家里工作的时候就喜欢把

    奶嘴塞到圆圆嘴里,以免她话多,现在她一听厉漠西说要工作就习惯性塞住自己的嘴,真够自觉的。

    两客厅里便剩下动画片的声音,厉漠西低头看手里的文件,今天送来的这一份数据有很大的问题,两道长眉淡拧。

    电视机里的动画片暂告一段落,现在是广告时间,无聊的圆圆便开始从沙发的这头爬过那一头,中间从工作中的厉漠西身上爬

    过去,然后又从那一头爬回这一边。

    说实话,让一个孩子安安静静的一直坐着是不可能的事情,而在圆圆的意识里,只要不说话就不会打扰到西西工作。

    如此乐此不疲几个来回后,终于在她又一次翻滚到厉漠西身边时,他的视线从复杂的数字文件转移到小妮子身上。

    圆圆发现他在看她,露出天然呆的表情怔在那里和他对视,那漆黑的眼珠子真像最纯净无污垢的黑宝石。

    一大一小大眼瞪小眼一般都没动,厉漠西目光落到她含住的奶嘴,也不知怎么的就伸出了手,长指抓住奶嘴拔出来,这孩子呆

    愣了一下,忽然皱起了小脸,呜的一声竟是要哭了!

    男人深皱眉,手里的奶嘴塞回小妮子嘴里,她那要哭的脸一秒就变了,回到刚才天然呆的样子,眼眶里也没有任何要哭的迹象

    。

    男人似有所悟,这奶嘴是小妮子心爱之物啊。

    之后动画剧场又开始了,两人再次回到之前的状况,一个看文件一个看电视,不过圆圆这次赖在了厉漠西怀里,她觉得在他怀

    里很有安全感。

    含着奶嘴的小女娃窝在看文件的大男人怀里,英明神武的西少这会十足像个奶爸,还是个拼命工作赚钱养家养娃的奶爸。

    此时,厉漠西还盯着那份数据文件,他神情严肃下来,他拿起手机打电话给姬月,开口就问:“瀚星这个项目的数据是谁整理统

    计的?”

    “啊?什么?”姬月没听清楚,因为对方的环境很吵,好像是电视机里的声音。

    厉漠西又问了一遍,姬月才听清楚,连忙道:“是吴管事。”

    “让他打电话给我。”厉漠西冷着声挂了电话。

    姬月有片刻惊滞,她方才分明从电话里听见二少那边传来的声音是出自动画片,隐约中听见了光头强的名字,她不可思议的想

    二少在看动画片吗?

    这与一向高冷形象的二少完全不符啊!

    她满心怀疑,甚至认为自己听力出了问题,即使如此她还是尽快打了电话给吴管事。

    吴管事一听说总裁找他,还是这下班的时间,心里不免有紧张,不敢迟疑,电话打了过来。

    厉漠西的眉还拧着,见到来电,将怀里的圆圆抱放到沙发旁边,低声说:“叔叔接个电话,你乖乖坐这里。”

    “嗯嗯。”圆圆对他点头。

    厉漠西拿了手机就往与客厅相通的阳台走去,划开绿色接听键,一改对待孩子的轻柔,嗓音很是冷冽:“吴管事……”

    他去阳台通话一方面是客厅里电视的声音太大,谈工作的事不方便,一方面是知道自己会训斥吴管事,不想吓到孩子。

    吴管事被他一番质问承认自己做数据的时候因为想别的事情出神,没想到会造成那么多计算失误,厉漠西当即命他连夜重新统

    计数据,明天早上他要最准确的数据。

    等他沉敛着脸挂了电话从阳台回到客厅,却见那小妮子拿着他的签字笔在文件上涂涂画画,他心头蓦然就一紧,脑子里瞬间想

    到的就是淘气的熊孩子在大人重要的文件书画上留下自己杰作的闹心事。

    他三步并作两步走过去:“你在做什么?”

    嘴咬奶嘴的女娃抬头,那双大眼睛还是那样的清澈无辜。

    “唔唔。”她示意他看她的杰作。

    厉漠西看向文件,那上面并没有乱七八糟的涂鸦,反倒是他刚才圈出来有失误的地方多了一些新的数字,那数字歪扭非常的幼

    稚,一看就是孩子写的。

    他盯着那些数字,眼眸一眯,眼底惊诧的光一闪而逝,这些数据是正确的,也就是说,她算出了正确的数字,这不可能是巧合

    也不可能有什么好运气的说法,因为她算出的不只是一组数据,后面还有两处是她算出的数字,都是正确的。

    厉漠西是不敢相信一个孩子有这样的能力,看她的目光不由得变得复杂,低声问:“这些都是你算出来的?”

    “嗯嗯。”圆圆又是点头,眼里有亮晶晶的光芒,仿佛在说她对这些数据很感兴趣。

    厉漠西皱起的眉没有舒展,他相信有些孩子有极高的天赋能力,但这也要看孩子的父母,没有优秀的基因又怎么会有聪明伶俐

    的孩子?

    江暖橙虽然不笨但她智商可没有那么高,那么孩子的优秀基因是来自段楚承么?厉漠西怎么都不相信段楚承会有多高的智商,

    即便对方是什么钻石大亨。

    发现了孩子这种能力,厉漠西有着怀疑同时对她更加感兴趣,他坐到沙发里,与小妮子对视:“叔叔想和你说说话,暂时把这个

    拿开好不好?”他伸手试着拿走她含住的奶嘴。

    圆圆望着他好似在思索,一会后终于点头同意。

    “来,你告诉叔叔你除了叫圆圆还有什么名字?”他至今都不知道这孩子姓什么,是的,他现在就是怀疑这孩子是不是姓段的。

    小妮子歪着头思考,就在厉漠西以为她会想起什么不一样的,孰料她一本正经的说:“圆圆。”

    厉漠西一瞬无语,耐着性子继续问:“比如说你的书名是什么?”

    “圆圆。”

    “……”好吧,他就当江暖橙没有给她取书名。

    “你姓什么?这个你妈咪应该跟你说过。”他不想再跟孩子绕弯,直接问了。

    “圆圆。”这孩子像是回答顺溜了,问什么都是这两个字,再配上那副天然呆的模样,让人很是抓狂啊,偏偏又拿她没办法。

    厉漠西瞅着小妮子那呆萌的样子,此刻他深深的怀疑,一个连自己姓什么都不知道小屁孩真有那么高智商,懂得算那么复杂的

    数据?

    他试图换别的问题试探询问,孩子的脸上一直是天然呆的表情,回答的也不是他想要的,根本问不出什么来,他只能抑郁的放

    弃继续询问。

    他不知道的是圆圆这种能力早就被江暖橙和段楚承发现,大概是半年前,段楚承就经常给一些数字圆圆看,他一有空就带她在

    书房里,江暖橙不清楚他在教孩子什么,只模糊的知道是跟算术有关。

    江暖橙有一次问起,段楚承开玩笑的说在教孩子算钱,她当时也是笑笑没有认真询问。

    晚一点的时候江暖橙醒了,清醒过来才知道自己发烧,从女儿和庆嫂的口中得知是厉漠西一直在照顾她。

    她蓦然想起睡前厉漠西说的那些莫名其妙的话,什么他们之间没结束而是刚刚开始,在与他照顾她一事相连,她很是焦躁,他

    究竟什么意思呢?

    难道就如他说,要她重新回到他身边?只是她为什么要重新回他身边?他对她会有不一样的想法?

    会是喜欢么?她被突然冒出来的这种念头吓一跳,他喜欢她?怎么可能?绝对不可能的事。

    不喜欢为什么要送她玫瑰?

    想不通的时候一个声音在脑里响起,他这么做完全是在设陷阱等着她跳,女人最容易陷入柔情蜜意的陷阱不是吗?

    这么一想就通了,可为何有种失落的感觉?

    厉漠西隔着餐桌坐在女人对面,见她一会皱眉一会叹气一会愤愤然的模样,他不禁觉得好笑,她吃个面有那么多表情吗?对那

    一碗面是有多大的意见啊?

    “是不是不好吃?”他出声问。

    “嗯?”江暖橙蓦然抬眼,还没从纠结的情绪回神。

    “西西说面面是不是不好吃?”坐在厉漠西旁边的圆圆搭腔,她双臂叠在餐桌上,下巴枕在手臂上,眼睛望着妈咪。

    “如果吃不下就别勉强,想吃什么我让人送过来。”厉漠西接着圆圆的话音。

    江暖橙吞下嘴里的面,后知后觉的发现女儿竟然和厉漠西坐在一起,这小妞不是应该坐她身边的吗?就算不坐她身边也不应该

    和厉漠西一起呀。

    她目光转到厉漠西那里:“不用麻烦,庆嫂的厨艺不用怀疑,面很好吃,就是还不太饿,胃口不大。”

    “胃口不好也要多吃才能补充营养。”厉漠西紧跟着一句。

    江暖橙刚送到嘴边的一口面就有些咀嚼不动了,是不是因为发烧她脑子不太正常了,怎么一觉醒来世界都变了似的,尤其是眼

    前这个厉漠西,他当真是那个恶魔一般的男人吗?是不是太过温柔了?

    或者说这是个温柔的陷阱?原谅她被坑得太多,已经对这个世界产生了怀疑。

    她挣扎了一会说:“都那么晚了你还不回去吗?”

    厉漠西瞧一眼窗外的夜色,抿了抿唇道:“嗯,确实很晚了,不方便回去,今晚就在你这里借宿一夜。”

    江暖橙还没发表意见,圆圆就抢先说:“哇,西西你要住我们家吗?我想跟你睡!”

    江暖橙蓦然瞪圆双眼,有种风中凌乱的感觉,小屁孩乱说什么呢?

    “圆圆。”她沉声唤女儿,语气里有着警告的意味。

    偏偏这孩子眼里只有厉漠西一般,转过头来天真无邪的跟她说:“妈咪,我们家里还有房间给西西住哦。”

    难道她不知道还有房间吗?她的意思是根本不想留他在这里过夜好不好!还有这一口一个西西叫的那么热络,他们很熟吗?

    江暖橙暗瞧一眼厉漠西,她私心里是希望他能接纳圆圆,只是如果他很喜欢圆圆,万一哪天真相曝光,他一定会从她身边夺走

    圆圆。

    她再次陷入两难的境地,而这边两人完全不清楚她的纠结。

    厉漠西就那么堂而皇之的留下来过夜,庆嫂连忙收拾好副卧,铺上干净的被褥,这个房间以前是江暖橙住的,这次她带女儿住

    在这里就住进了主卧室,除了副卧,还有一个客房是庆嫂的房间。

    江暖橙起先并不同意圆圆和厉漠西一起睡,只是想到她现在还生病着,怕传染给女儿不方便和女儿睡一起,而圆圆又一直嚷着

    要和厉漠西给她讲睡前故事,厉漠西应允了她,江暖橙觉得自己一再阻挠的话就显得很不通情理。

    她勉为其难的点了头允许女儿今晚和厉漠西一起睡,其实她也藏了一点小私心,女儿那么大了,一直想着她的爹地,虽然她还

    不清楚眼前这个就是她爹地,能让他们多相处也是好的。

    江暖橙精神还不是很好,今晚就让庆嫂帮圆圆洗澡,这小妞突然变得很自觉,拉住妈咪的手去衣柜找她睡觉穿的衣衣,挑了一

    套粉粉的睡衣,然后跑去副卧跟厉漠西说:“西西,我洗澡咯,你也去洗澡吧,一会我就过来。”

    厉漠西转头对在门口露出小脑袋的女娃应了声:“好。”

    得到回应,圆圆就屁颠屁颠的往主卧室跑,扑进庆嫂的怀里:“我要洗澡。”

    庆嫂抱住她小小的身子往浴室走:“好好好,我们的圆圆宝贝要洗澡了。”

    江暖橙见女儿那高兴的模样,暗忖这个小没良心的,如果知道厉漠西就是她爹地岂不是把她这个妈给丢了?果然女儿都是老爸

    上辈子的情人吗?

    厉漠西进了副卧室的浴室,里面准备有干净的新毛巾还有浴巾,这里没有男人的备用衣服,他沐浴后只能先用浴巾,明天会有

    人送新衣服过来给他的。

    没多久,庆嫂就帮圆圆洗了澡,用大浴巾将她整个包住然后抱出来,进了卧室就把她放到床上,将她身上的水分全部擦干净,

    这个过程里,圆圆指着刚才挑选的睡衣说:“我一会穿那个睡觉。”

    江暖橙拿睡衣过来等着帮她穿:“等会到了叔叔那里不许调皮,知道了吗?”

    “是!”圆圆大声回答,在穿衣服的过程中又说:“妈咪,你说我要带哪一本故事书过去呢?要不然带两本吧,或者是三本?”她

    掰着手指再算,然后又喃喃自语想听什么故事,好多故事她都想听。

    江暖橙已经被她念得头疼了,最后,当她抱女儿去副卧的时候,小妮子怀里兜了一打故事书,她懒得理了,反正是厉漠西要给

    女儿读故事书,读一本还是两本他们商量吧。

    副卧室的门半掩着,江暖橙敲了敲门没有听到回应,心想厉漠西应该在洗浴,她推开门抱女儿进去,屋里没看见人,浴室那里

    有水声,透过玻璃门依稀可见男人高大的身形轮廓。

    她忙转回视线,听见女儿说:“西西还没洗完澡。”

    她把女儿放到床上,低声叮嘱:“你在这里等叔叔出来,要听什么故事就叫叔叔读,不许睡太晚哦。”

    “嗯嗯。”圆圆点头如捣蒜。

    江暖橙帮她放好枕头,让她先躺在床上,做好这一切就出去了,顺手关上门,门锁咔哒关上后,她站在门口前长呼一口气,她

    可真是大胆,居然就这么同意他们父女俩同处一个卧室里。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