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价隐婚妻-正文 第326章 抢回这个女人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蓝妖 书名:天价隐婚妻
    副卧里,圆圆躺在床上等着厉漠西,她还在思考,一会让西西读什么故事呢?从抱来的那一打故事书里挑起一本翻了翻,这个

    故事妈咪还没读过呢,只是眼睛又被了一个故事吸引,这个妈咪也没读过。

    那么多故事究竟要选哪一个呢?哎,好纠结哦。

    她忽然想到一会让西西来做选择好了,顿时就豁然开朗,那些小纠结都没有了,她耐心的等待时在床上翻滚起来,从床头滚到

    床尾随后又滚回来,嘴里给自己配音:“啊啊啊……”简直是进入另一个次元的少女。

    厉漠西围着浴巾走进卧室的时候就看见小妮子趴在床尾那里,身上一套粉粉的可爱睡衣,加上她粉雕玉琢的脸蛋,就一个小萌

    娃。

    许是听见开门声,她立即抬起了头,见厉漠西从浴室出来,乌黑的大眼睛里就有了光芒:“西西,你终于洗好了。”见他上面没

    有穿衣服,竟然有些羞涩:“噢,你没穿衣服耶。”

    厉漠西瞧她那小扭捏的模样,有些哭笑不得:“嗯,这里没有适合我的衣服,今晚暂且这样。”

    “可是妈咪说不穿衣服会羞羞哦。”

    “嗯,女孩子要穿衣服,男孩子嘛偶尔不穿不会羞羞。”

    “啊?为什么呢?”她歪着头眨巴着眼睛望他,显然不太明白为什么男孩子可以不穿,这很不公平嘛。

    厉漠西想了想说:“因为女孩子要穿衣服才美美的,就好像你现在穿的衣服。”

    圆圆闻言低头看自己美美的衣服,恍然大悟一般:“啊,是呢,这件衣服是妈咪买给我的,我很喜欢哦。”

    她的注意力很快就被转移,也不再纠结他为什么可以不穿衣服,指了指床头那些故事书:“西西,睡觉前你要读故事给我听哦。

    ”

    厉漠西用干爽的毛巾擦拭了微湿的墨发,随她的手势看去,见到那一打故事书,他挑眉:“这些都要读完?”

    “不用,你就选一本读给我听,妈咪说不能睡太晚。”她这会倒是很听妈咪的话。

    厉漠西坐到床上,看一眼那些故事书:“你妈咪每天睡前都读故事给你听?”说话间把床尾的小家伙抱过来,两人一起躺到床头

    。

    “是哦,妈咪已经给我读了好多故事。”

    “那么……你爹地呢?”厉漠西问的是段楚承。

    圆圆微怔,她不知道他所说的爹地是指段楚承,她只知道自己都没有见过爹地,眼里一瞬有了些落寞:“爹地没有给我读过。”

    他看见孩子眼里黯淡的光芒,心里冷哼,姓段的果然一点都不关心她们母女。

    圆圆趴在他宽阔的肩头低低说:“其实我也很想爹地每晚可以给我读故事呢。”

    孩子话语里有浓浓的渴望还带着失落,厉漠西禁不住抬手抚摸她的头:“没事,以后叔叔都给你读故事。”

    “真的嘛?”圆圆猛然抬头看着他,双眼亮亮的,似乎非常期待。

    “嗯。”见她这模样,他眼里漫了些柔光。

    “太好了!西西你人真好!”她整个人都趴到他胸膛上抱住他,甚至在他脸颊上亲了一下。

    厉漠西微愣,手臂圈住她的小身板,只觉得这孩子全身都软乎乎的,身上还有些奶香,小嘴亲在他脸颊上很是柔软,他忽然想

    ,如果这是他和江暖橙的女儿……那就完美了。

    厉漠西读了两三个故事,趴在他胸膛聆听的小妮子这会已经闭上眼睛睡着了,浓密卷翘的眼睫毛在眼底影出扇形,粉嘟嘟的小

    嘴微张着,呼吸浅浅,看起来睡得很安稳。

    放下手里的故事书,他小心的把趴在他身上睡着的孩子轻抱放躺到床上,拉过被子盖到她身上,见她睡着了却握着小拳头,他

    凝视这张与江暖橙几乎一样的小脸,心头满是复杂。

    也不知看了多久,忽听他一声浅浅的叹息,低头在孩子的额头印下一个晚安的亲吻。

    主卧室这边,江暖橙抱女儿去了副卧后就回来洗漱,完了拿出医生配的感冒药准备再次一副,她拿水杯去客厅接水,路过副卧

    的时候听见里面传出说话声,声音听得不是很清楚,只依稀能分辨是女儿在与厉漠西说话,看来两人相处不错。

    她吃了药就回房休息,本以为会很快睡着,没想到在床上翻来覆去久久未能入眠,脑里总是在想女儿在那边怎样了?

    夜已深,这个屋子里静悄悄的,江暖橙却下了床,她想去副卧看看,刚才忘记跟厉漠西说女儿睡着了会有踢被子的坏习惯。

    站在副卧门口,没听见里面有说话声,想必是睡觉了,房门并没有反锁,轻轻扭转门把就开了门,里面开着床头灯,光线并不

    刺眼。

    果然两人都睡觉了,她轻手轻脚的走过去,厉漠西睡在外侧,圆圆睡在里侧,就在他身旁。

    江暖橙站在床边看两人,她从来不敢想象会有这么一天,他们父女俩毫无嫌隙的同榻一张床上,看着看着,眼角就有些酸了,

    那些束缚在心里的秘密好想就此挣脱,好想让他们彼此相认,可还是保持着那一分理智告诉自己不能。

    站了好一会,她压下心里那些翻涌的情绪,暗叹一声,附身为两人拉了拉被子,动作很轻,不敢有所打扰。

    拉好被子,她站起身,转身预备离开,手腕上突然多出一道力气,拉扯着她跌到床上,她还没反应过来,便被男人翻身压在身

    下。

    她大惊却谨慎的没发出惊呼,幽暗的房间里,她瞪大双眼,上方正是男人棱角分明的俊脸,那双眼眸清透带着一丝邪魅。

    “你……没睡?”江暖橙惊魂未定,下意识是转头看向旁边的女儿,这孩子睡着了并不容易吵醒,她此刻还安稳的熟睡着,江暖

    橙稍定了心。

    厉漠西凝视着怀里的女人:“这么晚不睡跑来这里偷看我?”

    江暖橙闻言挣扎了一下,压低声音说:“我没有,我只是来看圆圆。”

    “那你看到了,她在我这里睡得很好。”

    “是,我看见了,你可以放开我了吧?”在他身下,她不敢乱动,一方面是怕惊醒女儿,一方面是这男人身上什么都没穿,被他

    困在身下,入眼的都是他精壮的胸膛,还有他的呼吸就在上方,她不敢乱看,脸颊却似被他热热的呼吸给喷得发热。

    厉漠西自然不会轻易放开她,明显看见她的不自然,嘴角的弧度有了狂狷的意味,长指捏住她的下巴:“你睡不着?想我哄你睡

    ?”

    江暖橙深吸一口气,他把她当成小孩了么?不禁有些恼怒:“我没有,我现在要回去睡觉了,你快放手,别吵醒了圆圆。”

    江暖橙无法继续呆在这里,挥开他的手就要下床,倏然睡旁边的圆圆有了动静,两人都转头看过去。

    小妮子翻了个身,小嘴砸吧一下,糊糊的说了句听不清的梦话,继续熟睡。

    江暖橙提起的心落回原处,她还以为要把女儿惊醒了,真是虚惊一场,她呼出一口气,一转头蓦然对上男人突然无比深邃的眼

    眸,她一怔,他还想怎样?

    厉漠西被她一惊一乍的样子逗乐,修长的手指拨开她额头的发,还是那样暧昧不清的语调:“怎么样?还要不要我过去哄你睡?

    ”

    他眼里那些亮亮的光芒有着戏谑,但不排除她一点头他立即抱她过去,她连忙推开他下床,没好气的丢下一句:“不用,我又不

    是小孩!”说完就转身要走,忽然想到什么,又回头对他说:“圆圆睡觉不太安分,你看着她,她要是踢被子就给她盖回去。”

    交代完毕,她几乎是落荒而逃的快速跑出房间,好像多呆一秒就会被他吃了。

    厉漠西瞧她那模样忍不住抿唇淡勾嘴角,他躺会床上,转头望向旁边睡熟的小妮子,眸光深不可测。

    江暖橙回到主卧室,这下更无法安然入睡了,心里腹诽了厉漠西千万遍,翻转身,有幽蓝光芒的房间里依稀可见床头旁的桌面

    上,花瓶里那一束火红的玫瑰沁着幽幽的芬芳。

    她的心紧了一下,他说那里有二十一朵玫瑰,还问她知道不知道这代表什么意思,她自然不清楚,她想知道却不敢去查,有些

    惧怕知道那背后的意思。

    她已经感觉到他的步步紧逼。

    厉漠西亲自到达拍摄场地送江暖橙红玫瑰的新闻居然没有受到任何阻碍,隔天便登上了新闻媒体的报道。

    至于为何要说没有任何阻碍,这是因为放在以前,厉漠西是不允许关于自己的新闻登报,当然他做事也很低调,不轻易给记者

    拍到,尤其是和韩千雅在一起的时候。

    这一次他难得的高调,送的还是红玫瑰!

    这让人忍不住猜测他是要追求江暖橙吗?可她已经名花有主了不是吗?众人对此事很是好奇,都期望知道接下来事情会如何发

    展。

    难道说西少要和钻石大亨抢女人吗?这年头撕逼大战太多了,一向低调的西少也要上演这种狗血剧?

    就在众人都把这件事当成娱乐八卦来看待时,有一个人却不是这么看的。

    厉振刚捏着今早的报纸,豁然就看见厉漠西送江暖橙红玫瑰的报道,图片里是江暖橙抱着热火红玫瑰,让女人们看了会心生妒

    忌。

    他盯着图片,脸上缓缓漾起淡笑:“啧啧,有趣,真是有趣。”他嘴上说有趣,眼里却没有半分的笑意。

    站他身后的心腹怀着诧异说:“西少这次对这个女人很高调,不知他是不是有什么目的。”

    确实,众人皆知很少有女人能接近厉漠西,能被他追求的女人那是有多幸运?甚至会让人产生怀疑,不相信他会做这种事,就

    算他做了,那也是怀着某种目的。

    厉振刚摇摇头,眼睛幽幽一眯:“他当然有目的,他的目的就是抢回这个女人。”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