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价隐婚妻-正文 第327章 在家等我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蓝妖 书名:天价隐婚妻
    厉振刚的语气幽幽的,让身后的心腹听得背脊有些泛凉,皱眉思索,西少要抢回这个女人?这作何解释?

    厉振刚的视线落回报道上,眯起的眼睛里有着冷笑:“既然厉漠西对这个女人那么在意,那就让他好好享受追求女人的快意,公

    司的事我会替他好好处理的。”话毕,捏着那张报道的手骤然用紧了力气。

    他微侧首问身后的心腹:“韩家那些烂摊子收拾得怎样了?”

    心腹收回神思,闻声立即回答:“该我们负责的部分基本解决,这次厉氏与韩家断了合作,表面上厉氏没有受到影响,其实损失

    不小,不过都被西少封锁了消息,事后的补救虽然及时,不过董事会那边还是有不满意的声音传出。”

    厉振刚将手里的报纸丢到面前的桌面,靠向椅背,右手轻轻转动左手拇指上的白玉扳指,平静的脸上瞧不出他此刻所思,心腹

    便不敢妄自开口。

    厉氏这次注定会受到的韩家的影响,不过厉漠西事先有准备,损失不算惨重,再者这点损失对庞大的厉氏而言不值一提,但是

    董事会那些老家伙不会这么认为,这些人都狡猾成精了,根本舍不得一点点损失。

    他这次主动向厉漠西提出帮忙解决损失的问题,也看不出厉漠西是不是信任他,总之厉漠西把大部分损失问题交给他处理。

    董事会那些老家伙几乎隔两三天就会询问他处理的结果,他是非常不耐烦,不过想到这些老家伙日后还有用处,他就好脾气的

    忍了,并尽心尽力放在处理损失的事上。

    他为这些事费尽心思,厉漠西到好,把事情交给他后就只管去追女人。

    这样也好,他赢得董事会那帮老家伙的好感是一件至关重要的事。

    “不管如何,一定要把损失的都想办法补回来,最好是能补救的同时又创造更多利益,这事也不能急,既要董事会的老家伙们觉

    得这事艰巨又要完美的解决。”厉振刚下了指示。

    “是,我都是按照您的吩咐交代下面的人。”心腹道。

    厉振刚微颔首:“嗯,对了,你说一会老陈和老赵要过来?”

    “是的,二老昨天就打过招呼了。”

    “哼,董事会的老骨头就是闲得慌才老往我这里蹦跶,也好,看看能不能把这两个老东西拉拢到我这边。”厉振刚冷哼,顿一下

    吩咐道:“听说这两人都喜欢收藏古字画,你去书房拿把王羲之那副真迹挂到会客厅去。”

    心腹顿时明白他的意思,微欠身一点头道:“好,属下这就去。”他刚转身,厉振刚忽然开口:“等一下。”

    心腹不解的回头,只听厉振刚问:“非彦最近如何?”

    “他现在已经是韩家公司的主人,最近都在忙这些事,并没有什么异样。”

    厉振刚闻言静默了一下才挥手让心腹下去办事,房间里只身下他一人,他还在转着那枚白玉扳指,心道将韩家收到囊中是言非

    彦的夙愿,如今得偿所愿,他自是满心扑在这件事上。

    他不由得想起当初在车子爆炸的现场将五岁的言非彦救出的那一幕,这孩子当时几乎要断气了,亏得他命大。

    只不过就算是他收养的义子,他也不能太放任,他的战争才刚刚打响,以后还有很多事指望言非彦去做,所以他必须牢牢的掌

    控住他。

    厉漠西在江暖橙家住了一晚,隔天是暗夜送来干净的衣服,他跟她们母女吃了早餐才去公司,出门前圆圆还到门口送他,后面

    跟着江暖橙,她没有要送他的意思,只是单纯的不放心女儿。

    门口,厉漠西身上是纯黑的手工西服,合身的剪裁衬得他身姿挺拔英气,他站在门外低头对门里的小妮子说:“那我先去公司了

    。”

    对于圆圆来说他实在太高了,只能努力仰头望他:“西西,你是要去工作吗?”在英国的时候,她也会送段楚承出门上班。

    “嗯。”厉漠西应声,还想说些什么,又听她问:“那你什么时候回来?我等你吃午餐,晚餐也是可以的。”她眨着黑眸,好像他

    已经住这里似的。

    江暖橙神经蓦然绷紧,连忙出声:“那个,叔叔工作很忙,晚上也许还要应酬什么的,你不能霸占叔叔的时间。”

    “那应酬完了就有时间啦。”圆圆还抱着一丝希望。

    “应酬完了叔叔要回家。”江暖橙直接掐断她的想法,不能任由厉漠西这么无所顾忌的在她家出入,昨晚留宿一夜已经是极限。

    “噢,这样啊……”圆圆有小小的失落,西西家不在这里呢。

    厉漠瞥一眼江暖橙,这女人大概是巴不得他永远都不要踏进这里一步吧,他眸子里淡光一闪,对圆圆说:“放心吧,我有时间都

    会过来,我保证不管多忙一天至少来一次。”

    圆圆闻言一扫那些失落,眼睛亮起了光芒:“西西,你说的哦,每天要来,我等你哦。”

    “嗯,我说的。”厉漠西承诺。

    江暖橙忍不住暗瞪一眼男人,要不是女儿在场,她差一点爆粗了,来什么来啊,还真当这里是他家了呀?

    她还在意难平,圆圆忽然对高大的男人招招手:“西西,你下来。”意思是要他弯下3身。

    厉漠西不解,但还是弯身靠近她:“怎么了?”话音刚落,眼前的小女娃踮起了脚,仰头在他脸颊上吻了一下,然后甜甜的说:“

    给你的早安吻,工作要加油哦。”

    厉漠西怔了怔,下一刻扬起了唇角,大手揉了揉她的发顶:“好。”

    江暖橙简直不忍直视这两人,她才不承认这是心里不平衡,她劳心劳力养大的女儿却没得到这种待遇,为什么厉漠西就可以?

    哼,小叛徒,她睨一眼小家伙。

    厉漠西起身,眸光转向她:“你送我下楼。”是不容拒绝的口吻。

    江暖橙眉一挑,为什么要她送?不过转念想想有些话要和他说清楚,于是没有拒绝。

    她让庆嫂抱圆圆回屋,随后与厉漠西一同下楼。

    电梯里只有他们两人,楼数一层层往下,江暖橙直视前面光亮的电梯壁,委婉着说:“你工作那么忙不用天天过来。”

    厉漠西凝着她的侧颜,温温道:“你这是让我不遵守承诺?这样欺骗小孩好吗?”

    “这个你不用担心,我会跟圆圆说清楚的。”

    “怎么个说清楚?到时候背上不守承诺罪名的是我,你当然无所谓。”

    江暖橙豁然看向他,他俊脸上是那云淡风轻的模样,她却皱起眉:“你这样有意思吗?为什么非要纠缠不清?我已经说得很清楚

    ,不会离开我的未婚夫。”

    厉漠西平静的眸子有了波动,慢慢凝起的是森然寒意,他长腿踏出,逼近她一步,她被他突然压人的气势迫得后退一步,狭小

    的空间里,她后背就贴到电梯壁上。

    他高大的身躯笼罩在身前,身高的优势让他俯视着她,他忽然抬起手抚上她的脸,长指轻轻摩挲着她的脸颊:“记性真差,我昨

    天才说的话就忘记了,嗯?”

    他昨天说的话不少,江暖橙着实不知道他指的是哪一句,此时只对他轻浮的举动很是不悦,抬手挥开他的手:“反正你不要再来

    就是了。”

    他没出声,只是静静的凝视她,电梯这会到达一层,他还没动,她忍不住提醒:“到了,你走吧。”

    男人眼眸里有万千斑斓变换一般,最后却凝成一团浓郁的墨色,他竟淡淡扬了唇:“你最好回去了解一下那二十一朵玫瑰代表什

    么。”

    江暖橙心头猛然一跳,定在原地一般,他转了身要出电梯了,仿佛想到了什么,回首看她,似笑非笑:“对了,你要不要也给我

    一个早安吻?”

    她秀眉蹙起,想不到他竟会说这种话,没好气的道:“你赶紧走吧,身为老板迟到总是不好的。”

    说完她就转开目光不再看他,意思再明显不过,不愿再和他多说,眼角余光察觉到有阴影靠过来,男人的气息愈加强烈了,她

    惶然转头,恰巧和男人凑过来的唇碰在一起,在她还没反应过来时,他顺势在她唇瓣上轻啄一下,很快就退开。

    “那就换我给你早安吻好了。”他一脸理所当然,又抬手捏一下她脸颊:“在家等我。”还是不等她有所反应,打开已经合上的电

    梯门扬长而去。

    江暖橙反应过来后那男人已经走了,目光只及他一个背影,她摸了摸自己脸颊,搞什么?居然捏她脸?不对,她在意的不应该

    是他居然偷袭她吗?下意识咬了唇,唇上似残留了属于男人清淡的气息,真是该死的!

    她摁了电梯上楼,气恼的她完全忘记了他最后说的那句在家等他。

    去公司的路上,暗夜见二少心情不错,嘴角微扬,不是以往那样面无表情,他忍不住说:“二少,你现在好像住在这里一样。”

    厉漠西眸光一闪,好像住在这里?如果能把好像两个字去掉就好了,鹰眸眯起,想到了什么,忽然对暗夜说:“你今天就负责搞

    定一件事。”

    “什么?”暗夜见到他脸上的认真,认为是什么最大事情,不过对于厉漠西来说,这确实是非常要紧的事。

    当天中午,在家的江暖橙听到楼上有搬东西发出的响声,她惊疑,上一个楼层之前是沈译住,不过他已经不住那里很久了,也

    就是说上面是空置出来的,是什么人在上面搬东西?

    还有一点,上面的楼层也是属于乔巧的,如今乔巧还在英国,没有她这个房东的允许,别人怎么能进去?

    难道说上面闹贼了?想想她住的这一层和十八层有一扇门是相通的,虽然那门已经被上锁了多年,但真闹了贼都是不安全。

    如此她就坐立难安了,吩咐庆嫂看好女儿,她自己出门上楼去看看。

    电梯很快到达十八楼,一出电梯就看见十八楼那间房的门打开着,有几名工人进进出出,把里面老旧了的家具搬出来。

    看这架势就不是闹贼了,有哪个贼会那么明目张胆?

    江暖橙满心不解的走过去询问:“你们好,我是楼下的住户,请问你们这是在做什么?”

    其中一工人看她一眼,没有隐瞒的说:“这里要住进新住户,让我们来收拾一下,这位主还挺挑剔的,说屋里的家具不管新旧全

    部换掉,我们就是来打工的,要是影响到你,麻烦多担待一下,我们马上就好。”

    “有人要住进这里?”江暖橙惊讶,这人和乔姐联系过了?

    “是啊,不好意思,我先去忙了。”那个人扭头就进屋里继续搬里面的家具。

    江暖橙站门口往屋里看了看,果然是什么家具都不留,全给搬出来了,也不知道要住进这里的是什么人。

    不行,她得打电话问问乔姐,她回到自己住的楼层,没有进屋,直接在屋外走廊打起电话。

    不一会,乔巧就接起了电话:“喂?暖橙啊?什么事?”她打着哈欠,英国这边正是晚上,看来她要睡觉了。

    “乔姐,不好意思那么晚打扰你,实在是有要紧的事跟你说。”

    “嗯?”乔巧有了些精神,忽然明白了她为什么打电话过来:“你是想问你上一楼层被人租住的事吧?”

    江暖橙一愣:“乔姐,你知道了?难道真是有人和你联系过了?”

    “是,就前几个小时他和我联系的,没想到他动作那么快就搬进去了。”乔巧笑道。

    “我还以为你不知道这件事,既然是这样那没什么了。”江暖橙算是安心了,也不想打扰她休息,正想挂电话,乔巧却问:“怎么

    ?你就不好奇是谁和你做邻居?”

    “是谁啊?”不会还是沈译吧?

    “呵呵,到时候他住进去你就知道了,好好把握,我看好你们哦。”乔巧挂了电话,嘴角勾起一丝得意。

    这边江暖橙一头雾水,乔姐说什么呢?大概是时差不对,乔巧脑袋不太清醒了。

    乔巧将手机放回床头柜,段楚承正好从浴室洗漱完毕出来,腰下围了浴巾,上身是坚持锻炼的好身材,见刚才明明睡着的女人

    这会醒了,嘴角还挂着笑,挑挑眉问:“谁打给你的电话,瞧把你乐的。”

    乔巧斜睨他一眼,没正经的说:“情郎啊。”

    男人闻言,睨她的目光透出一丝危险,大长腿迈到床边,勾起她的下巴:“是么?哪个不知死活的敢勾引我的太太?”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