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价隐婚妻-正文 第328章 谁都别想给她打击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蓝妖 书名:天价隐婚妻
    方蔓荷一大早就看见报道上自己儿子送玫瑰给江暖橙的消息,她惊诧的同时忧虑,难道说儿子真的追求江暖橙?

    如果是这样那就严重了,这个江暖橙怎么那样烦人,竟是赖着她儿子不走了?

    厉漠西到达公司,怀里抱着文件的姬月立即上前,低声说:“夫人一早就来了,正在办公室里等二少你。”她今早见夫人脸色不

    大好,想必不会有什么好事。

    厉漠西闻言眸光微闪,了解的淡颔首:“你一会再进来汇报工作。”说完推开办公室的门进去。

    姬月领会的说句:“是。”站在门外没跟着进去。

    办公室里,方蔓荷坐在沙发上,边喝着咖啡边看手里的报纸,知道厉漠西进来,她也没看他一眼。

    厉漠西脱下西服外套挂在衣帽架上的同时开口:“妈,这么早过了找我有事?”

    “当然是有事,没事我才懒得找你。”她还记得上回在医院,他命令暗夜强行把她带走这事,心里那口气还没顺下呢,哪有儿子

    这样对待亲妈的?

    从她的语气厉漠西便知道她心情不太好,挂好外套,他往沙发这边走过来:“出什么大事了,让您亲自过来?”

    待他走近,方蔓荷才瞥他一眼,随后将手里的报纸扔到茶几上,上面正是他送花给江暖橙的报道,她手指那份报道问:“你跟我

    解释解释这个。”

    厉漠西瞟一眼那报道,挑了挑眉,坐到这边的单人沙发里:“不就是送个花吗?现在这些媒体都没事可报道了?这都能上报?”

    对于他此时有些漫不经心的态度,方蔓荷皱了眉,确实,送花给女人对那些普通人来说是一件不值得上报的事,但他是什么身

    份?在A市能只手遮天的人,不知有多少媒体想挖一点他的新闻,再说那个江暖橙现在也不是省油的等,好歹也算是一个明星

    了,两个人加在一起还不引人侧目?

    何况他送的是玫瑰,江暖橙是有未婚夫的人,他究竟怎么想的?

    “你知不知道媒体是怎么报道的?江暖橙已经有男人了,你追求她的话就是在人家两人间横插一脚,女人那么多,你为什么非要

    选她?还有,千雅又是怎么回事?”

    她从国外回来就听说韩家被收购,韩飞航跑国外去了,听说韩千雅遇害现在也被送出了国,更多细节她不是十分清楚,外界传

    言很多,她都不知道该听哪一个。

    厉漠西俊脸微沉,语气淡淡:“女人是很多,但为什么这些年我身边只有千雅一个,我想这一点妈你很清楚不是吗?”

    方蔓荷眼神一凝,在他的注视下倏然无法出声,神情都变得不太一样,似想起了什么,她沉默了一下,还是不甘心的道:“但你

    也不能选江暖橙她……”

    “江暖橙她很好。”他蓦地打断她的话,双眸微垂,不知看向哪里,或者什么都没看,继续说:“我现在只能接受她一个女人,其

    他人我没办法……你一再反对,是想你儿子这辈子孤独终老吗?”

    方蔓荷心中一惊,不可思议的看着他,但是他说的并非危言耸听,自从当年出了那件大事,他心里留下了阴影,若非还有个韩

    千雅,她还真怕他这一生不会再容忍任何女人靠近。

    可现在,他竟然能接受江暖橙?如果没有了韩千雅,现在她又不接纳江暖橙,到真像他说的,他有可能孤独终老。

    方蔓荷一时间心情矛盾了,始终是对江暖橙有芥蒂,无法坦然的接受。

    “那么千雅呢?她对你的真心你看不到吗?”她只能抓住这一点希望了。

    “我看得见,但我对她没有那样的心思,一会我让暗夜把她的事告诉你,就这样吧,我和江暖橙的事你不要插手了。”他径直起

    身要往办公桌那边走去,不愿意再多谈。

    “漠西……”

    “对了,你也不要再去找她的麻烦,现在是我与她两人的私事,我不想再发生四年前那种事,如果她还敢消失,就算是踏遍天涯

    海角我也要抓她出来。”他一字一句沉声道,配着那冷峻的模样,让人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深刻感觉到他的狠劲,他不打算对

    江暖橙放手。

    方蔓荷再多的话都被咽了回去,她脸色非常不好,等他坐回办公桌前翻开文件准备办公的时候,她才定了定神走过来。

    “不管你怎么想,身为你母亲我先提醒你一句,江暖橙她有未婚夫,你追求她就是和另一个男人抢女人,这种事报道出来对厉家

    来说就是丑闻,不只是你个人形象受损,厉家也会因为你受损,就算你不考虑这些,那么江暖橙呢?她一个女人能受得了丑闻

    的打击?”

    厉漠西鹰眸一眯,片刻,薄唇才吐出字:“有我在,谁都别想给她打击,当然我也不会让厉家摊上丑闻。”

    方蔓荷怔愣,没想到他会那么护着江暖橙,她还能说什么?再多劝说的话对他只是徒劳。

    “最好如你所言,我要的是厉家不受损,还有你无事。”方蔓荷说完这句话便转身出办公室,她已经无力去管他的事情了。

    说到底她还是有忌惮的,忌惮会如他所说,他会孤独终老,身为母亲,她再怎么样都不可能忍心见儿子落入这种境地。

    之后,暗夜接到厉漠西吩咐,将韩千雅的事一五一十说给方蔓荷听。

    她听后整个人都惊呆了,她不敢相信表面如此优雅温柔的韩千雅会做出那些狠毒的事情,更不敢相信当初韩千雅百般陷害江暖

    橙。

    那一天,方蔓荷呆在房间里久久不说话,她整个人被彻底颠覆,她无法接受自己居然信错了韩千雅。

    厉漠西并未受到母亲的质问而影响心情,尤其是暗夜汇报说新家正在布置,今天就能住进去,他勾了唇,处理文件的速度都快

    了许多,他已经归心似箭,他很期待江暖橙得知他们当了邻居后的表情。

    天色暗下来的时候,楼上搬运家具的声音终于平息,新住户将旧家具全部运走后立马就把新的摆放进去,似乎有很多工人在做

    事,半天的时间不只把房间全部清扫干净,还布置好一切,只能说是有钱任性。

    和乔巧通话后,江暖橙开始好奇楼上住的究竟是谁,所以傍晚的时候她又上去看了一下,发现里面已经布置一新,那些家具都

    是简约风格,低调却难掩精致,不过看得出屋主是男性。

    会是她认识的?要不然乔巧怎么说那种话?

    江暖橙满怀着疑问回到自己家,进客厅便看见庆嫂放下家庭电话,她疑惑:“谁打来的电话?”

    身上围了围裙准备煮晚饭的庆嫂说:“是二少打来的电话,他说正在回来的路上,让我煮他的晚餐。”

    江暖橙心里咯噔一跳,眉头还没皱起,在一边玩着积木的圆圆突然兴奋的跑过来大声问:“西西说他回来了吗?噢耶,太好了,

    又可以可西西一起吃晚餐了!”

    原本还想让庆嫂别煮厉漠西晚餐的江暖橙看见女儿那高兴的模样,那些话一时间无法说出口了,心中无比郁闷,庆嫂还一脸笑

    容的回圆圆的话:“是呀,二少很快就到家了,我要赶紧去做饭。”没看见江暖橙脸色不妥似的,她笑呵呵的回厨房去了。

    江暖橙轻攥了拳头,什么叫快到家?这里不是他家好不好!

    她终究还是无法阻止厉漠西的到来,因为不忍心看见女儿不高兴,她不可能当面讲他拒之门外。

    厉漠西理所当然的在这里与她们一起用了晚餐,随后也不急着离开,陪圆圆看了动画片,又和她玩了一会跳棋,全程无视江暖

    橙暗瞪他的眼神,对她有意无意的提醒他该走了也佯装听不懂,简直要把江暖橙憋坏了。

    晚上八点,江暖橙要帮圆圆洗澡让她睡觉了,可是这小妮子有厉漠西在不太愿意洗澡那么快。

    “小孩子不可以睡那么晚。”江暖橙沉声说。

    “那你就不要当我小孩子嘛。”

    “那你是不是打算不要我这个妈咪了?”小叛徒,见到厉漠西就忘了她。

    圆圆这会知道妈咪不高兴了,扑进她怀里腻歪:“没有拉,我最爱妈咪哦。”努嘴要去亲妈咪。

    江暖橙很是嫌弃的躲开:“那就听话洗澡睡觉。”不容分说的抱她起来。

    圆圆知道无法反抗了,趴在妈咪的肩头看厉漠西:“那西西今晚还在这里过夜吗?”

    “他要回自己家。”

    “那他一会还给我读故事吗?我觉得要是他读故事,我会很快睡着耶。”

    江暖橙没回话,她抱着问题多多的女儿进浴室了,厉漠西没走,坐在客厅里看电视。

    所以,这一晚还是他读故事给圆圆听,江暖橙感冒基本没事了,圆圆又能和她一起睡了。

    主卧室里,厉漠西见床头那束玫瑰还在,不由得看一眼在帮女儿盖被子的江暖橙,似有感觉,她看向他,顺着他视线看向那玫

    瑰,一时有些慌乱,忙低头认真盖好被子。

    “你陪她吧,我去浴室收拾一下。”江暖橙把故事书拿了过来放到桌面,竟是默许他给女儿读故事。

    厉漠西已经脱了外套,身上是衬衣和西裤,两边的袖子也挽到手肘处,倒像是下班回到家里的形象,他们与万千家庭没什么不

    同,此时他在哄孩子入睡,而妻子在一旁忙碌。

    如此简单平凡的生活是他最想拥有的。

    江暖橙在浴室收拾的时候听到卧室里女儿稚气的声音,还有男人低沉的嗓音,不禁一阵恍惚,就好像他们当真是幸福的一家三

    口,有时候,她真想和自己妥协了,就这样吧,不再坚持了,和女儿一起到他身边去。

    可是残存的理智又提醒她,万一哪一天他发现圆圆的身份,他会怪她欺骗了他吧。

    再者他究竟怎么想的,他从来没有跟她明说,她还记得刚回国那会,他还追着她说要她付出背叛他的代价,她深怕自己走错一

    步就是万劫不复。

    有厉漠西读睡前故事,圆圆倒真是很快就入睡了,在孩子入睡后他没有过多停留,倒是很主动离开,这让江暖橙松下一口气。

    送走他这尊大神,江暖橙也开始洗漱,一会她要想一想设计稿,这几天落下了很多进度,舅舅那边已经追回丢失的钻石,新季

    度的首饰已经提上行程,她不得不加快速度。

    她很快就沐浴完,直接穿着睡袍就出来了,庆嫂忙完她的工作也休息了,客厅里就她一人,她很是放松。

    将之前构思的设计稿全部拿了出来,客厅里只亮着天花板上一盏灯,刚坐下就看见搭在沙发扶手上男人的西服外套。

    她皱了皱眉,那是厉漠西的外套,他怎么忘在这里了?她不禁有些怀疑,他是不是故意的?这样就有借口明天过来拿衣服。

    不管有意还是无意,反正他还会再来,这让她头疼又矛盾,头疼的是还要和他打交道,矛盾的是女儿那么喜欢他,她很希望女

    儿高兴。

    脑子里蓦地蹿进他说的那句话——你最好了解一下二十一朵玫瑰代表什么?

    她下意识看向茶几上亮着的笔记本,手指动了动,真有一种念头要去百度一下,可她最终控制住了,她为什么要知道代表什么

    ?不能跌入他的陷阱!

    她两手握拳敲敲自己的脑袋,为什么要一直想他?撞邪了!

    不行,她要认真工作!

    拿起笔,把注意力拉回眼前的设计稿上,上一次的主题是橙花系列,这次她还想延续这个系列推出不一样的设计。

    客厅安静得只听得见墙上时钟的滴答声,她的笔在纸上勾勾画画,低头思索的她忽然觉得前面有什么一晃而过。

    她抬眼看去,这一看着实把她吓得不轻,手里的笔跟着啪嗒掉落桌面,她双眸瞪圆,震惊又不可思议的瞪视前方:“你、你……

    你为什么还在这里!”

    就在她前面不远处,男人身穿浴袍,发梢还有些湿意,显然是刚洗完澡,松垮的浴袍中间开了缝隙,依稀能见他健硕的胸膛,

    他手里拿着水杯,一副在自己家里的随意姿态。

    甚至面对她的质问,他还一脸轻松:“哦,我上面没有水,来你这里要一杯水。”

    江暖橙好半会没反应过来:“什么上面?你……”她猛然想到了什么,惊疑道:“你意思是说你住楼上?今天那个新搬进来的住户

    是你?”

    他神情淡淡:“嗯。”转身去接水。

    江暖橙愣在那里,怎么都想不到搬来和她做邻居的居然是他!

    “你有那么多房子不住,为什么要来这里住?”她就不明白了,这是变相的纠缠她不成?

    “我女人在这里我当然要住这里。”他接了一杯水,然后往她这边走来,就在她身边坐下。

    “谁是你女人?”

    “你啊,这个问题很愚蠢,下次别问了。”他悠哉的喝水。

    江暖橙往旁边挪了挪,皱眉瞪视他,抑郁得不想跟他争辩这个话题。

    “好吧,就算你要住这里,那你是怎么进到我家的?”他不可能有她家的钥匙。

    厉漠西慢悠悠的喝一口水,目光往客厅右边看一眼,温温道:“那里不是有门吗?”

    江暖橙迟疑的转头看过去,她想起来了,当初乔巧带她来这里看房子的时候就说过,这里和十八楼之前是打通的,只是后来在

    打通的地方上了锁。

    “你,你把那锁开了?”她震惊。

    “嗯。”他居然大方承认了!

    江暖橙这下无法淡定了:“你疯了!谁允许你打开那道锁?你怎么能随随便便在我家进出?”

    那锁开了,两层楼就是互通的,这根本不是做邻居了好嘛!

    厉漠西闻言蹙一下眉,手里的水杯放到茶几,长臂搭到她身后的沙发上,像是把她揽在怀里那样,灼热的目光直视她:“严格意

    义上来说,这不只是你的家,也是我的。”

    江暖橙又往旁边挪了挪:“什么乱七八糟的,我警告你马上把那道门锁上,不许随便来我家!”

    他眯了眯眼,瞧着一直疏远他的女人,长臂一捞,扣住她的肩头就把她拉进怀里:“坐那么远干什么?我又不会吃了你。”

    她挣扎着:“你别转移话题,我说的你听到没有?”想挣脱他的手,只是男人的手臂结实有力,搂紧她一时难以挣开,被困在他

    怀里,手掌碰触到他胸膛,惊得她赶紧松开手,脸上方都是他呼出的气息,真是窘迫极了。

    瞧着怀里别扭的女人,他邪魅的弯唇:“那我让你了解的你做了吗?”

    “什么?”她狐疑斜睨他。

    “就是我送你的玫瑰,还摆在你房间不是吗?”

    江暖橙明白了他说什么,垂下眼,没好气的说:“那又怎样?那么无聊的事我才不会去了解。”

    “真是这样吗?我看是你不敢吧。”他低沉的嗓音就在她耳边,呼出的热气让她痒痒的。

    “有什么不敢的?”她脱口而出。

    “那好,那现在我们一起来了解一下那代表什么。”他说着,一手仍旧搂着她,另一手就去点亮电脑,似要搜索给她看二十一朵

    玫瑰代表的含义。

    江暖橙心口一紧,目光猛然转过去。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