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价隐婚妻-正文 第329章 一家三口的同床共枕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蓝妖 书名:天价隐婚妻
    在他修长的手指就要点开搜索页面,江暖橙倏然紧张的去抓住他的手:“不要!”

    他的动作顿住,薄唇略带兴味的转头睨她:“那么紧张?我就说你不敢。”

    “我……”她确实有些慌乱,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那样抗拒去获知那个意思,心里就是抵触的,但这个时候还是强装镇定:“什么

    敢不敢?我说过了,这种无聊的事我不想知道。”

    为防止他不死心继续搜索,她直接把电脑合上,面对着他,警惕着他有所动作。

    厉漠西瞧见她这样的行为,眉峰微挑,俊脸压近她几分,鼻尖几乎碰触到她,近距离里她能清晰看见他漆黑深邃的眼眸里那清

    浅的戏谑,唇角一挑:“呵,胆小鬼。”

    江暖橙有些虚又有些急,想推开他离开距离并强调自己不是胆小鬼,他倒先松开她,看向茶几上那些文稿:“这些都是你设计的

    ?”

    桌上画稿乱乱的一堆,最上面那一张是她刚才勾画的,出神太久,只画了那么几条线,她又急着去收拾那些文稿,不是怕自己

    设计的什么被他窥了去,而是怕又遭到他的嘲讽。

    厉漠西倒没在意她的动作,伸手拿起茶几上一枚戒指:“这个是你设计的成品?”

    江暖橙闻言看去,他长指里捏着的那枚戒指是她第一个珠宝系列里的一个成品,她保留了这个作为纪念。

    “唔,是。”见他打量那戒指很是专注,心里就会有错觉,自己的东西在他那里会遭到挑剔嫌弃,伸手要去拿回来:“没什么好看

    的,你还给我。”

    他动作灵敏的避开她伸过来的手,目光依旧在那戒指上,又问:“这戒指倒是设计独特,这上面围住钻石的这半边小花是什么?

    ”他指了指那精致的七朵花问。

    江暖橙也没看戒指,熟悉的回答:“是橙花。”没想到自己的设计的东西还能入他的眼。

    厉漠西沉吟:“橙花?就是你名字里那个橙?”

    奇怪于这男人突然话那么多,她干脆一口气回答他:“对,这是我首个珠宝系列橙花里面的一个成品,这个是我特制留作纪念的

    ,没有疑问了吧?”

    闻言,他似有所悟:“你特制的,也就是说是唯一的,这尺寸只适合你?是哪个手指?”

    江暖橙这次不得不皱眉了,他了解那么多干什么?一点都不想回答,又伸手要拿回来:“好了,你还给我吧。”

    他再次避开她的手,非但没有还给她,甚至还煞有介事的往自己手指里套,那戒指的尺寸只原本就是为女性设置,当初她定的

    是无名指的尺寸,她手指纤细偏小,宽度不算大,男人要戴的话基本不可能,除非是戴小指当尾戒。

    而厉漠西就这样做了,他当然清楚这个尺寸的戒指不适合他,只是当尾戒戴的话……

    “没想到刚适合,这戒指就送我好了。”戒指戴在他右手的小指上,竟真是刚刚适合!

    江暖橙一时都看得有些傻眼了,他怎么就戴进去了?

    “不行,这是我留作纪念的。”何况是按照她无名指的尺寸来定制,被他戴了那是什么意思?

    “我送你玫瑰,你送我戒指,大家礼尚往来,刚刚好。”他拇指摩挲着戒指上那七朵橙花,甚是满意的模样。

    江暖橙价值观几乎要被颠覆,玫瑰换钻戒?他倒是想得美!

    “谁要跟你礼尚往来,我说不送就不送,给回我。”这根本是吃大亏的买卖,她在傻也不能干,就那样伸手要去抢夺回来。

    厉漠西又躲避她的手,两人在沙发上开战了,一个抢一个躲,江暖橙一心只想着夺回自己的戒指,完全忘记了两人之间的相触

    。

    男人邪恶的扬高手就是不给她抢,她竟越战越勇,直起上身,一手按住他肩头一手去抢夺,也不知是她太强悍,还是他根本没

    当真,反正这会他被她压倒在沙发里,突然变得野蛮的女人抓住他的大手,好像对此刻自己所处的境况毫无知觉。

    江暖橙此时正为抓到他的手而兴奋,努力去掰他手指上的戒指,无奈他戴得太牢固,她一时半会还真难摘除下来,她就那样压

    着男人一副认真的模样,完全没发现身下男人的变化。

    晚上洗完澡就直接穿了件睡裙,小V领,里面是真空的状态,抢夺的时候两人就一直有磨擦,此时贴着彼此,磨擦更是厉害。

    她这会有些懊恼戒指怎么那么难拔下了,忽听男人极其沉哑性感的嗓音低低响起:“你这样我可以当成是对我的邀请吗?”

    江暖橙还在努力拔戒指,闻言瞟他一眼,没怎么当回事,什么邀请不邀请的?只是顺着他的视线低头看向自己,她手里的动作

    倏然顿住,整个人都惊滞,可以说是僵在那里。

    她这会终于发现两人所处的情况,她压在他上面,刚才争夺时两人身上的睡裙浴袍都有所松散,她压着她也就罢了,还好死不

    死的附身,小V领大开,半片春光那样美好,就如他所言,赤果果的邀请吗?

    她一抬头就看见男人深不可测的眼眸在看着自己,禁不住一阵羞恼,连忙抬手捂住领口:“你、你看什么看?”脑筋脱线了下意

    识便说出这话。

    “我以为是你特意给我的福利。”男人微勾的唇有些邪佞。

    江暖橙脸上晕红越加厉害:“什么福利?你少自以为是了。”纠结了一下这个时候不利于抢回戒指,还是先起身吧,一手撑着沙

    发一手捂住领口就要起身,忽然一阵天旋地转,稳定下来发现主动权被他抢了去,她此时被他压在身下。

    沙发不算宽,两人一起就有些挤了,纠缠的气息就更加明显,她瞬间就慌了:“喂,干什么?抢了我戒指还想怎样?”她已经感

    觉到男人眼底的变化,那汹涌的暗潮仿佛一触即发,所以才故意这样说。

    “你说我想怎样?”他双眸越来越沉,想是千年幽深的潭水不断在吸食她的灵魂,她心尖微微发颤,他想怎样,答案不言而喻,

    她像是受惊的小兔子,下意识是要跳脱,就在她的动作之前,他更快一步的低头封住她的唇。

    他来势汹涌,她毫无招架之力,即使有那么一点也完全融化在他的攻势下,狭小的空间更让人觉得温度升高得很快,彼此呼出

    的气息都是热热的,深切的索吻让她大脑慢慢放空,绷紧抗拒的身子也不自觉的软下。

    他的吻是自然而然的绵延而下,她处于大脑迷糊不清的状态,直到长腿被抬起,她才有所惊醒,呼吸紊乱急促:“厉漠西,你别

    这样。”

    他也好不到哪里,幽深的瞳孔里都是压抑的控制,半悬着精壮的上半身,深沉灼热的凝视她:“是你发出的邀请,我没道理拒绝

    。”何况他也不想拒绝,他说过他对她已经没有抵抗力。

    江暖橙有些百口莫辩:“我没有……唔……”

    男人现在一点都不想听她说这些,直接堵住她的唇,客厅里男人女人的战况进入白热化的阶段,眼看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从卧

    室那边忽然传来女娃软糯稚气的声音:“妈咪,你在哪里?妈咪……”

    这声音还往客厅这边靠近,看来是圆圆突然睡醒发现身边没人才害怕的起来找妈咪。

    沙发上两人都一惊,尤其是江暖橙,听到女儿的脚步声正往这边走来,心头大喊糟糕,要是被女儿发现她居然在这里和厉漠西

    ……

    她不敢细想下去,紧张的捶打男人的结实的胸膛:“你快放开我,快起来呀!”

    “干什么那么紧张?她迟早会知道我们在一起的。”厉漠西恢复了平静,好笑的瞧着她慌乱得不行的样子。

    江暖橙这会哪里还有心思去想他说的什么在一起,用力推搡:“你快起来!”无奈这男人还是不动,她都快急哭了。

    圆圆怀里抱着一只玩具小熊,走出卧室后看见客厅这边有灯光,揉了揉惺忪的睡眼就走过来了:“妈咪,你在这里吗?妈咪?”

    等她走进客厅,看见沙发那里坐着的不只妈咪,还有厉漠西,脸上露出呆呆的神情,直勾勾的看着厉漠西,乌黑的大眼珠使劲

    眨了眨,怕自己刚睡醒没看清楚。

    “西西?你还没走吗?”她抱着小熊,一脸天然呆。

    女儿的注意力完全在厉漠西身上,江暖橙不由得暗松一口气,这该死的男人非要在圆圆就要到客厅的时候才放开她,害她衣服

    都没整理好。

    厉漠西微颔首:“嗯。”想了想,觉得不妥,又加了句:“准确的说是走了,现在又来了。”

    “嗯?”圆圆微歪脑袋望他,显然是不能理解他这话。

    厉漠西被小妮子呆萌的样子逗乐,瞥一眼还在整理衣服的江暖橙,冷不丁的说:“意思就是我现在住楼上,来这里很方便。”

    江暖橙整理衣服的动作猛然停下,扭头看身边的男人,他跟孩子乱说什么呢?厉漠西侧首对上她的瞪视,俊脸神情淡淡,却怎

    么看都有一股欠揍的味道!

    圆圆这下听明白了,怀抱着小浣熊一下跑到他面前,仰起脑袋一眨不眨的看着他:“西西,你说我们现在是邻居了?”

    “可以这样说。”他大方的告诉小妮子,不理会江暖橙瞪得更厉害的目光,继续说:“而且两层楼之间还有一扇门联通,你要是想

    去楼上通过那扇门就可以了。”

    “哇喔,听起来好棒哦,那我今晚想上去和你睡可以吗?”小家伙立马打起他的注意,一直缺失父爱的关照,她觉得和西西在一

    起很有安全感。

    这次没轮到厉漠西开口,江暖橙一口否决:“不行,你要和我睡。”

    被妈咪这么一吼,圆圆像被吓了一下,缩着肩膀,可怜兮兮的望向江暖橙:“妈咪,我昨晚也和西西一起睡的。”

    “今晚不行了,以后都不行。”

    “为什么?”那声音更加可怜巴巴了。

    “因为……因为你只能和妈咪睡。”努力忽视女儿小可怜的模样,她要狠心一点才行,不然太纵容这小妮子。

    就在她下定决心要心狠的时候,圆圆的小嘴一点点往下垮,不到两秒钟,那双黑溜溜的眼睛里就噙满了汪汪的水汽,软糯的童

    音哽咽又委屈:“妈咪……”她睁着一双大眼睛,里面的泪水就是不肯落下来,那倔强又可怜的模样着实让江暖橙心疼。

    江暖橙懵在那里,这孩子怎么说哭就哭了?以前她可不是这样的?她就有那么喜欢厉漠西吗?她纠结着没任何动作,一旁的厉

    漠西叹一口气,伸手把孩子抱起来:“好了,我们上楼睡,女孩子哭鼻子就不漂亮了。”

    被抱入宽厚的怀抱,小妮子很自觉就埋首到他脖颈里,委屈得紧。

    眼看厉漠西抱女儿起身就要上楼的架势,江暖橙也跟着起身:“厉漠西!”徒然就有一种女儿被他抢走了的感觉。

    气氛一时有些僵持不下,埋首在厉漠西脖颈的圆圆忽然扭头看过来,向她伸出胖乎乎的小短手:“妈咪,我们一起睡吧。”她是

    很想和西西睡啦,可是也不能忘记妈咪。

    江暖橙怔愣在那里,她是心暖女儿没忘记她,可是一起睡?这怎么可能?

    有时候人还是要相信奇迹的,就如江暖橙认为不可能的事还是发生了,实在拗不过那个小妮子之后,母女俩还真的上楼住进了

    厉漠西的卧室。

    新布置的卧室里那张双人床足够大,三人一起睡没有任何负担,江暖橙忍不住瞥一眼一本正经的男人,他一个人睡买那么大的

    双人床干什么?他是不是早预谋到有这种事情发生?

    大床里,两大人一人趟一边,中间是孩子,圆圆两只小手牵住他们的手,很是满足的说:“西西,妈咪,我们可以一起睡觉了耶

    。”

    江暖橙很是无语,她怎么就生了这样的女儿?果然是某人的孩子就会越向着某人。

    厉漠西这会是平时那样平静的神情,口吻亦是温温:“快睡,很晚了。”

    “嗯,好哒。”圆圆听话的闭上双眼,两只手还牵着他们的不放。

    见女儿合了眼,江暖橙没敢多看一眼那边的厉漠西,躺在这张属于他的柔软大床上已经让她觉得不可思议,更何况他们再次同

    床共枕,虽然中间隔了女儿。

    她把头偏转向了这边,闭上眼,期望自己能安然入睡,已然忘记了他搬来这里成为邻居这事,也忘了去抢回那枚橙花戒指。

    厉漠西看着身边睡着的母女,心头划过一丝丝异样,抬起右手,最后的手指上那只橙花戒指中间那颗钻石闪着淡淡的幽光。

    手放到唇边,轻轻的吻一下戒面,他知道他亲吻的是那七朵精致的橙花。

    也不知道是不是太晚真困了,江暖橙很快入眠,一夜无梦。

    隔天,老夫人的病房里,这一早上起来江暖橙都处于恍惚的状态,昨晚发生的一切好似做梦一般。

    她拿了水果刀到一边削苹果皮,圆圆趴在病床边和老夫人聊得正欢,祖孙俩有些神秘兮兮的,圆圆偷偷回头看一眼背对他们削

    水果的妈咪,然后踮起脚尖,凑到老夫人耳朵边,还刻意用小手捂住了说悄悄话:“太奶奶,我有一个秘密要告诉你哦。”

    “哦?什么秘密?”老夫人眼底一亮,非常配合的露出很是好奇的样子。

    圆圆又紧张的瞧妈咪一下,确定她暂时不会回头,压低声音赶紧说:“昨天晚上我带妈咪和西西一起睡觉了哦。”

    老夫人闻言怔了怔,随即脸上闪过兴奋,差点就控制不住要尖叫了,好在她还记得江暖橙在场,但还是无法控制颤了声低声问

    :“真的嘛?”

    “嗯嗯,我睡中间,妈咪和西西睡我旁边。”

    老夫人忍不住刮一下小妮子的鼻子,赞道:“圆圆做得真好。”

    江暖橙这会正好削好苹果皮,回头见祖孙俩笑得很奇怪,不禁问道:“你们在说什么?”

    两人慌了一下,老夫人连忙转头笑对她:“没什么,圆圆说很久没吃过我包的饺子,嘴馋了。”

    江暖橙睨一眼女儿,倒是没有怀疑那个小吃货,拿着削好的苹果走过来:“奶奶就你惯着她,现在她只愿意吃你包的饺子。”虽

    然是责怪的话,却没有一点怨怪的意思。

    老夫人爽朗一笑:“那好事啊,太奶奶一出院就给你包饺子怎么样?”她低头看向圆圆。

    “噢,我已经迫不及待那天快点到来。”圆圆一摊手很是忧愁似的。

    瞧她小大人的模样,老夫人忍不住哈哈一笑,点一点她的头:“小馋猫。”

    “喵喵。”这孩子还十分配合的学两声猫叫,逗得老夫人更是开心了,忍不住说:“哎,之前有波斯猫陪我,现在又有你这只小馋

    猫,我不开心都不行呐。”

    江暖橙在一旁看两人的互动,也不由得弯起了嘴唇。

    厉氏集团大厦,又是一天忙碌的工作开始,同时今天还是召开董事会的日子。

    气派的大会议室里,长长的会议桌两边陆陆续续坐下了到场的董事,主席位的转椅还空着,那是厉漠西的专座。

    趁着会议还没开始,有些董事瞥一眼那空着的主席位,开口道:“哎,这掌权人太年轻实在让人不放心啊,这次和韩家断开合作

    损失不少,也不知道能不能全部补回来。”

    其他人闻言有的点头附和有点却摇摇头,对他们这些上了年纪的老董事来说,厉漠西确实还是年轻了些,虽然他已经三十出头

    ,已经够成熟了不过稳重这方面还不够,否则也不会在没有得到董事会的允许就私自断了与韩家的合作。

    但也没办法,谁让厉漠西现在是掌权人呢,所以他们认为厉漠西对他们不太尊敬。

    “不是说这次补救工作大部分交给振刚了吗?我前几天和老陈去找过他了,补救工作完成得不错,损失的基本都补回来了。”说

    话的是赵董事。

    说话间厉振刚就出现在会议室了,他一来就跟大家打招呼:“各位董事早啊。”

    “哎,说曹操曹操就到,振刚啊,我们正说你呢。”陈董事开口。

    “哦?不知道我哪里做错了让各位董事在这里忧心?”厉振刚一副洗耳恭听的模样。

    赵董事呵呵笑着,对他招招手让他坐下来:“你多虑了,我们再说你这次功劳很大,公司的损失都是你补回来的。”

    其他人虽然还不太了解实情,但听赵董事这么一说肯定八九不离十,都跟着点头对厉振刚的做法很是满意。

    厉振刚一脸惶恐,谦虚道:“赵董你这样说真是折煞我了,我这也是为自家公司出一份力,再说很多决策我都是听漠西的安排去

    做的,要真算起来漠西的功劳最大。”

    他话音刚落,陈董事就很不屑一顾的冷哼:“他?他现在只怕一心就想着送花给女人,韩家再怎么说都是和厉氏合作那么久的大

    家族了,在A市也是数一数二的豪门,韩飞航就算有错也不至于和韩家整个切断合作,不只损失大,漠西他还丢了韩家大小姐

    ,要是他稳重一点,忍一忍,两家联姻得到的绝对比失去的多,真搞不懂他现在想什么,怎么会送花给那个戏子叫江什么?”

    陈董事没记住那个被厉漠西送花的女人叫什么,看看身边的人有没有记住的,不过江暖橙这种对他们而言上不了台面的戏子,

    他们又岂会记住呢?

    厉振刚垂下眼,脸上没过多表情,眼底却极快的闪过一抹阴戾。

    会议室的门被人敲了敲,然后是姬月轻咳一声:“各位董事,总裁来了。”

    会议室里的人都纷纷回头看去,一身剪裁合体墨色西服的笔挺男人站在门口,棱角分明的脸上一双鹰目冷锐如刃,淡淡扫过在

    场的老董事时,他们都忍不住凝了凝呼吸,很奇怪的,他们分明知道眼前这小子还年轻得很,可每一次被他那鹰眸扫过来,就

    是忍不住有些惧意,好像他天生就有一股震慑人的气场。

    他们也明白,刚才陈董事说厉漠西的那些话他想必是听见了,一时间会议室里的气氛有些诡异。

    还没坐到位置上的厉振刚打破此时古怪的氛围,笑对厉漠西道:“啊,总裁来了,会议也可以开始了。”

    其他人仿佛这下缓下心思,厉漠西面无表情,薄唇轻抿着,在秘书姬月的陪同下走向主席位置,姬月麻利的替他拉开椅子让他

    方便坐下。

    厉漠西高大的身躯坐到转椅里,后背轻靠向椅子,自然交叠起长腿,放在桌面的长指敲了敲,这个专属于他的位置可以轻易掌

    控全场,淡寒烟眸环顾众人一圈。

    他没开口,其他人猜不透他此时的想法,是要追究陈董事那翻言论吗?于是大家都不敢轻易开口,陈董事的脸色不太好,不过

    他暗自咬紧了牙关,如果厉漠西真的追究,他也不怕。

    半会,坐在主位的男人终于温漠道:“人都到齐了?开始会议。”

    在场的人都一怔,但很快松一口气,开来他是不打算追究了,也是,他虽然是总裁,但对他们这些老董事还是要尊敬的。

    只有一人不是这么认为,厉振刚眼角余光扫一下主位置的男人,不易察觉的牵一下嘴角。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