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价隐婚妻-正文 第330章 今晚你跟我在一起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蓝妖 书名:天价隐婚妻
    厉漠西说了会议开始后,身后的姬月将手里一叠文件放到他面前,随后在把其他同样的文件逐一发放到各位董事手里。

    大家都拿到了文件,这是集团上半年各个项目的总汇报表,各位董事自然对这个非常在意,上半年集团的盈利亏损都汇总在这

    里面了,拿到文件都迫不及待打开来看。

    厉漠西并没有翻开他手里那份文件,双手长指交握着搁置在文件上,淡声说:“我想各位董事拿到这份文件已经清楚今天会议要

    说的是什么。”

    众人闻言都转头看向他,却被他手指上那枚淡闪光芒的尾戒给吸引了目光,他们看得不是很清楚,却不免奇怪,他怎么戴了枚

    戒指,还是在最后的手指上?

    厉漠西的再次出声拉回众为董事的心思:“姬月,你来跟各位董事讲解一下这份汇报。”

    “是。”姬月恭敬一点头,翻开属于她的文件。

    在这个过程里,董事们都把注意力放到姬月的讲解中,厉漠西重新把身躯靠向椅背,右手搁在桌面,食指有一下没一下的敲着

    ,似乎也在听姬月的讲解,不过他手指上那戒指实在耀眼,距离近的董事看清楚了一点,那好像是女性佩戴的戒指吧?依稀还

    能看见花朵的造型,老董事们暗暗摇头,不懂厉漠西怎么变成了这样?

    姬月将文件主要内容有条理并清晰的讲解完毕后,各位董事也清楚了,集团上半年各项目基本是盈利,除了韩家那件事,虽然

    说补救得还算可以,但终究还是有损失。

    众人交耳议论之时,厉漠西敲着桌面的动作一顿,清了清嗓音,于是大伙停止议论看向他。

    “我知道各位董事不满意我对韩家这事的处理,在这里我要说明一点,身为集团的掌权人我容不得任何人对集团做出不利之事,

    再者我姓厉,于公于私我都不能容忍谁私吞集团利益,就算是亲人我也会大义灭亲,想要来我厉氏走后门捞好处,抱歉,在厉

    氏这里行不通。”

    他在说这番话的时候一直摩挲着那枚尾戒,语气淡然却不掩威严,目光也没有看着谁,却让某些人心头微跳,比如陈董事。

    陈董事抬手摸了摸鼻尖,脸色是强壮镇定的平静。

    厉振刚把这一切看在眼里,但他不发表任何言论,他预料的没错的话,这事还没完,他暗瞥一眼厉漠西摩挲的那枚戒指,眼底

    浮起一丝疑惑,看来那戒指大有来头。

    会议室里一时无人发表意见,厉漠西继续说:“当然这次造成的损失我也有责任,补救工作实施得不错,在这里我不否认我的大

    伯,厉董事把这件事做得很好,这次的功劳归厉董事。”

    众人闻言都点头表示赞同,并纷纷鼓掌,厉振刚倒是没想到会得到厉漠西的肯定,一时有些怔愣,接着连忙摆摆手谦虚的说:“

    不不不,我都是听漠西你的决策来办事,这个功劳不能算在我一人身上。”

    “厉董事不用谦虚了,你的付出大家有目共睹。”厉漠西还是那不冷不热的语调,不是嘲讽也不是恭维,猜不出他真正的意思。

    这一点才是厉振刚有所顾忌的,他竟看不穿一个三十出头的年轻人是什么心思,这世上也只有厉漠西这一人了。

    其他董事对这件事很赞同,都说厉董事太过谦虚,办事能力够稳重牢靠,尤其是陈董事和赵董事,恨不得把厉振刚的好话都说

    完。

    厉振刚表面是挂着笑,私心里却把这两人骂了个透,真是只看利益不懂看情势的两头蠢猪!又忍不住暗瞥厉漠西是什么神情。

    厉漠西听着这些言论,唇角始终勾着似笑非笑的弧度,末了他说:“对了,在这里我还有一件事要说,亚太经济区这一块已经被

    我们厉氏掌握,接下来我的目标是欧洲,现在集团已经打入欧洲各大市场,接下来我会亲自过去察看,出国时间预计比较长,

    我不在国内的这段时间就由厉董事代为主持大局。”

    他的决定来得那么突然,大伙一时都没反应过来,只是下意识的看向厉振刚,就连厉振刚此时也显得很诧异。

    他反应过来后就是要开口推托,厉漠西似乎知道他要说什么,先一步道:“厉董事的办事能力大家有目共睹,我相信我不在公司

    的这段时间,厉董事能够游刃有余的处理好各项事情。”

    各位董事这会也回过神了,都纷纷赞同厉漠西的决定,就从厉振刚这次解决韩家这事上,他们都相信他有能力。

    大家都这样说了,厉振刚觉得自己再推托就是不识抬举,于是说:“既然总裁那么相信我,我就献丑了。”暗中捏了捏拳头。

    “各位董事都没意见的话那今天会议到这里结束。”厉漠西淡声说。

    大家自然是没意见的,都纷纷起身要离开,还兀自坐在主席位不动的厉漠西这时又忽然开口:“哦,对了,陈董事。”

    被点名的陈董事已经站起身了,闻言脚步一顿,有些打鼓的转头看向主席位的男人,厉氏的掌权者。

    明明大家都知道厉漠西的话是要跟陈董事说,但大家的脚想被施法了粘在地上不动,一瞬间就想到厉漠西要讨回会议前陈董事

    说的那番言论。

    厉漠西闲适优雅的坐在那里,温漠的语调慢条斯理的说:“之前集团有个房产项目我记得陈董事说手里有资源,集团下拨给了你

    ,而你却让令郎负责,不过据我所知,现在楼盘才开发到一半,令郎却赠送了好几套出去,受赠者还都是女性,也不知是不是

    令郎的追求者,不管是不是,我想厉氏都没必要为他的行为买单,所以这个项目我会收回来交给真正有能力的人去做,陈董事

    没意见吧?”

    在其他董事质疑的目光中,陈董事面庞发紧,他儿子是出了名的纨绔子弟,这次他亲自要了这个项目不过是想儿子能出息点,

    却没想到他会暗中做这种事,话说回来他对这事还不知情。

    他儿子这行为不就是牟取厉氏的利益吗?所以在场的董事都对陈董事皱起了眉。

    “这个……我还不清楚,等我回去查清楚那臭小子真做出这种事,我一定饶不了他!”陈董事被迫发狠话。

    厉漠西眸光淡淡扫他一眼:“陈董事怎么管教儿子我权利干涉,只要把项目交还回来就是了。”

    陈董事咬紧牙关,他是很舍不得这个项目,可由不得他舍不得,不甘却不得不说:“我回去就把这事交接。”说完便转身大步走

    出会议室,其他人见状也开始陆续离开。

    厉振刚看了看双方,也没多说什么跟着走出去,心里却有了计较。

    会议室里,只剩下厉漠西和姬月,姬月有些担忧的皱皱眉,总裁如此当众揭陈董事的短,一定是为了陈董事那番言论,但怎么

    说她都觉得有些不寻常,总裁不是那么爱计较的人,除非是陈董事触碰了他的底线,这个底线是……江暖橙吗?

    姬月不会忘记陈董事说江暖橙只是个上不了台面的戏子时那种不屑的神情。

    集团大楼外,陈董事一脸黑沉,从后面赶上来的厉振刚喊住他:“老陈。”

    陈董事站定回头,厉振刚上前:“坐我的车吧,咱们聊聊。”

    陈董事思量了一会点头:“好吧。”

    两人坐进厉振刚的黑色奔驰,车子开上主道路后,陈董事终于忍不住把怨气发泄出来,都是说厉漠西的不是,他一毛头小子居

    然如此不懂尊敬长辈。

    厉振刚好脾气的听完他的抱怨,拍拍他肩膀:“算了算了,跟他置气不值得,你也说了他就一毛头小子。”

    “你这是来当他的说客来了?”陈董事狐疑的打量厉振刚。

    “怎么会,我是站在你这边的。”厉振刚立即表态。

    “真的?”陈董事还是不太相信。

    厉振刚眯了一下眼,很快道:“那还有假?我也不赞同他刚才那样对你,到底是年轻了点沉不住气,所以啊,你跟他计较这些没

    用,反正他也快出国了,可以少见他几面,不过接下来我主持公司的事还是需要老陈你的支持。”

    他这样一说,陈董事就明白了,原来是要支持,既然他都说了敞亮话,大家就没什么不可说的。

    “厉董,其实我是非常看好你的,要是集团由你来掌控那就好咯。”

    厉振刚脸色一变:“老陈,这种话千万不要再说了。”

    “有什么说不得的?厉氏本来就是有能力者上位,他厉漠西是有本事不错,就是在年龄上吃亏,不够阅历没有岁月沉淀,谈何稳

    重?厉董你就不同了,有能力又有阅历……”

    陈董事的话絮絮叨叨落入厉振刚耳朵里,他似乎听得认真,那眼珠子却是一眨不眨,思绪不知飘到了何处。

    其实当年厉氏集团本该由他接手的,若不是厉漠西的父亲……他眼底一瞬划过冷光。

    会议结束后不久,集团上下都接收到总裁办发下的通知,是关于总裁出国期间由厉振刚暂且主持集团大小事务的公告,发通知

    的还是厉漠西本人。

    某个办公室里,一职员看了通知后扭头问旁边的同事:“喂,你看了没?总裁发的通知。”

    “看了看了,不过还真是奇怪,总裁怎么会让厉董事来主持集团的事务?”

    “这不是重点好嘛,重点是总裁换了新头像!”

    “什么头像啊?”这位同事闻言后才把注意力放到总裁新换的头像上,是一束花,还不是花店里经常售卖那种常见的花,一朵一

    朵细小如精灵的花朵围成一束。

    “咦?这种是什么花?”

    办公室里其他人闻言都各自看向电脑,开始研究总裁新换的头像上那是什么花。

    “啊,我真的这是什么花!”突然有人惊喜叫道,大伙都忍不住看向她,并追问:“什么花什么花?”

    女职员很是得意的说:“这种啊是橙花,我在我姥姥家见过。”

    “橙花?”大伙重新看向总裁的新头像,有人不解了:“总裁怎么会换上橙花?这其中有什么商机?”

    “行了你,别把我们总裁想得那么古板满脑子都是生意好不好?说不定这是总裁最喜欢的花,上次不是有报道说他送花给江暖橙

    了吗?”

    这话一落,大家都觉得哪里不太对劲,江暖橙,橙花?

    江暖橙从亨通贸易公司出来,冷不丁打个喷嚏,她揉揉鼻子,难道是感冒还没完全好?看来回去要吃一片药预防着。

    亨通贸易现在已经步入正轨了,她现在总算可以松一口气,至少她帮爸爸要回了属于江家的产业,虽然当初庞大的江家产业如

    今只剩下这一家公司,她已经满足了。

    看一眼时间,不知不觉在公司里忙了一天,现在是该回去陪女儿吃晚饭了。

    才往外走没几步,身后有车开过来,她听到声音想往里躲让,那车开到她身边就停住,她狐疑的看过去,车窗降下来,厉漠西

    立体的五官出现在眼前。

    他黑眸注视她,温声道:“上车。”

    江暖橙不懂他为什么这时候出现在这里还那么巧的拦截下她,拉了拉包包的肩带,对他说:“我现在要回家。”

    “正好顺路。”男人挑了挑眉,依旧看着她。

    江暖橙倒是差点忘记了他已经搬到她楼上,何止是顺路,根本就是同路!咬了咬唇,没再计较太多,反正是顺风车,不坐白不

    坐。

    走过去,拉开车门坐进去,门关上那刻,一旁的厉漠西就吩咐司机:“开车。”

    车子在平稳的行驶,江暖橙看一眼身旁的男人:“你怎么会来这里?”

    “接你。”他倒是言简意赅。

    江暖橙一时不懂怎么接话了,视线垂下,看见他右手上的戒指,立时想到还有这事,蓦然抬眼看他:“我的戒指,你什么时候还

    我?”

    厉漠西闻言看了看手上的戒指,微勾起唇:“送出去的东西还有要回的说法吗?”

    “我没有说过送给你!”江暖橙皱了眉。

    “那我戴上的时候你就该立即收回去。”他反倒把责任推回给她了。

    “我当时有问你要回来的,可是你、你……”这一说就想到那晚的事了,想到两人挤在沙发里,还差点被女儿发现,这让她怎么

    继续说下去?

    瞧她那捉急的模样,男人眼底的亮光越加耀眼了,刻意凑近了她:“我怎么了?”

    “你耍流邙!”她一侧脸就丢出这句话,差点和靠过来的他撞到一起。

    厉漠西这会忍不住了,伸手搂住她的腰:“明明是你邀请我的。”

    江暖橙越发觉得他脸皮已经厚得不可理喻,而且无法和他沟通,挣扎着要脱离他的搂抱:“我现在可没邀请你,别随随便便就抱

    我。”

    “你这是承认那晚你有邀请我了?”

    “你!”江暖橙被呛了一下,脸颊燥热,捶着他的胸膛:“没有没有没有!”一连说了几个没有后深吸一口气,撇头看向窗外,完

    全不想跟他说话了。

    这一看才发觉不对,这方向不是回家的路,心头猛然一跳,怀疑自己是不是上了贼车?不禁狐疑的回头看着他:“你现在带我去

    哪里?”

    “到了你就知道了。”厉漠西只是轻描淡写的回应。

    江暖橙觉得不妥,也不管他究竟要带自己去哪里,开口就说:“停车,我要下去!”

    “你确定?这里是高速路,就算停了车你也回不去。”他淡睨她提醒着。

    江暖橙看向外面,还真是高速路,而且还是出城的方向,不禁拢起秀眉,见她这样,他轻声说:“放心,我不会卖了你。”

    她咬紧唇,就算他真要卖了她,她现在也不能怎样。

    之后是一路安静,天边挂满晚霞的时候,车开到了港口,很快就停下来。

    厉漠西先下车,走到这边打开车门,对里面的女人说:“下来。”

    江暖橙满心狐疑的瞧他一眼,又看看外面,暗忖他来港口干什么?边想边下车,双脚才站立到地面,他便不由分说的握住她的

    手腕,带她往前走去。

    她有些跟不上他的大长腿,在后面步伐有些踉跄,终于忍不住要开口询问时,他停了下来,她顺着他的目光看去,靠岸那里停

    着私人游轮。

    她眨了眨眼,他该不会要带她上游轮吧?他应该知道她晕船的,虽然这是私人游轮。

    她这念头才落下,男人果真握紧她的手腕往游轮走去,她拖着步伐往后退缩:“我不去,我会晕的!”

    厉漠西回头望她:“我保证不会,走。”他另一手伸过来搂住她的腰,硬是带着她上了私人游轮。

    她觉得他简直不可理喻:“喂,你干什么带我来这里?我说了要回家,我要回去陪圆圆吃饭。”

    “我已经跟庆嫂打过招呼了,今晚你跟我在一起,不回去,她会照顾好圆圆。”厉漠西这会说出他的安排。

    江暖橙一听就惊了,脚下又是不肯走了,瞪视他宽阔的后背:“什么?谁说我今晚不回去的?”还有那什么,她可没说要跟他在

    一起,他怎么能自作主张?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