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价隐婚妻-正文 第332章 无人生还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蓝妖 书名:天价隐婚妻
    所有的新闻媒体都在报道这次的航班坠毁事件,搜救的同时,乘客名单也公布了出来。

    厉家二少厉漠西的名字出现在名单上引起一片哗然,在加上厉氏集团近日陷入商业违纪的风波,所有人都把注意力投到厉氏。

    甚至没给人从这惊人的消息里回过神,就有言论在四处流传,说什么厉氏这次违纪严重,厉漠西连夜赶回来想压下这件事,才

    遭此劫难。

    厉氏集团,商业检查科一干人员兴师动众的出现,厉振刚正召开紧急会议,看见来人也不得不暂停会议。

    “严科长,你们这是?”厉振刚迎向最前面的男人。

    “是厉董啊?我们也是接到有人举报说贵集团账目不清,在税务方面有些问题,我这才和税务局的同志们来一趟,听说现在集团

    是厉董在主持?”严科长显然与厉振刚相识,语气不是太严厉。

    厉振刚眉头一凝,严肃道:“这绝对是诬陷,我们厉氏向来清清白白,也绝不会偷漏税款!”

    “我也相信厉氏,只不过有人举报了,我们就不得不例行公事,如果真是诬陷,我们检查后不是还你们清白吗?”严科长一副公

    事公办的模样。

    厉振刚与在场的各部门高层互视一眼,思量着严科长的话,脸有为难的说:“话虽如此,不过我现在只是代理集团事务,至于账

    目一向是集团总裁才能过目和掌管,只是我们总裁现在……你们要查只能去财务科了。”

    “那我们现在就去财务科。”严科长和身后的同事们道。

    “慢着。”倏然一道严肃的女声响起。

    大伙闻言看去,方蔓荷神情肃穆的出现在那里,眉目间有着憔悴和疲惫,大伙一瞬都明白她状态为何这样糟,厉漠西如今生死

    未卜。

    严科长以及一干人都站在原地,看着方蔓荷一步步走过来,等她站定,他才开口:“是方夫人……”

    “方董。”方蔓荷打断对方的话,表明自己在公司里也是有职位的。

    严科长有些尴尬,但很快面不改色的问:“方董有何指教?还是说你清楚集团被举报税务存在问题这事?”这话问得直接不客气

    ,好像方蔓荷有嫌疑似的。

    “我不清楚,我只是来跟严科长说一句,厉氏集团在A市立足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今天你们查了厉氏最好给我一个满意的交代

    ,厉氏不是随随便便就给人调查的!”方蔓荷语气幽幽,显然是不悦这些人在这个敏感的时候来查集团,这多少都有落井下石的

    意味。

    严科长听出她话中的意思,微微扯唇:“方董严重了,我们也不过是公事公办。”

    “最好是这样。”方蔓荷冷道。

    “那么我想方董亲自和我们走一趟财务科比较好。”

    “这是自然。”方蔓荷可不放心被这些人随意乱查,儿子不在,她要看住集团,她迈步先走在众人前面,背脊笔直,别人无法窥

    见她眼里的暗光,其实此刻的她慌极了,仅凭着厉漠西会没事这样的信念支撑着。

    厉振刚瞧着方蔓荷的背影,不知在想什么,他跟在后面一起去了财务科。

    江暖橙此刻坐在机场临时安置给出事者亲属等候的地方,手里的手机传出机械的女声:……您所拨打的用户不在服务区。

    她已经不记得这是第几次拨打这个号码,是从得知厉漠西出事那刻起就开始的吧,一直到现在,她都没有打通。

    她不敢乱想,即便乘客名单已经公布出来,可是前方还在抢救,遇难尸首没有发现,那就不能说厉漠西已经出事了。

    这个时候她不知道该找谁去了解事情究竟怎样了,也不知道该找谁去得知厉漠西的消息,她知道暗夜一直跟着他,这个时候她

    才发觉自己没有暗夜的联系方式,关于任何厉漠西的联系方式,她都没有,除了他那个私人号码。

    他们之间的淡薄至此,可他们又明明有那么多的纠葛。

    她只能来这里等候前方传回的消息,旁边都是哭泣的声音,她听见有人说飞机坠落森林,整个飞机都毁了,树林被烧毁了一片

    ,根本不可能有幸存者。

    她想捂住耳朵不去听这些消息,手都在发抖,抖着要再次拨打那个号码,那么简单的动作,她却手颤得无法完成。

    有警察来了,很多家属都涌了上去讨要说法,江暖橙也不例外,人群拥挤,好几次她都被挤出外面,她仍旧不放弃。

    警察在安抚:“大家别拥挤,别挤。”

    “警官,现在情况怎么样了?我儿子和儿媳妇都在那飞机上呢,你们倒是给我们个说法啊!”

    “是啊,我爸妈也在飞机上,你们说说都失事多少小时了,为什么还没救到人?”

    家属们情绪不稳,一个个都急着要答案,都不相信机毁人亡的说法。

    警官也是被大家逼得急了,他开口道:“我来就是告诉大家,从昨夜到现在已经十八个小时,前方的搜救工作停止了,刚刚前方

    搜救队传回的消息,飞机完全坠毁,无人生还,大家节哀,更多细节我们会一一公布……”

    警官的话没说完,家属们就哀嚎开了,甚至有接受不了打击的开始喧闹,场面一片混乱,一直在努力往前挤的江暖橙此时怔愣

    在那里,大脑被‘无人生还’这四个字牢牢控制,被旁边拥挤的人推搡得脚步踉跄都回不过神。

    失控的家属哭嚷着要说法,警官在拥挤的人群里努力往外走,突然一道身影发了疯似的拨开人群,出现在警官面前,她死死的

    抓住他的胳膊,低声质问:“警官,西少呢?他在哪里?你们没理由不把他找出来!”

    警官被这个突然从人群里蹿出来抓住自己的女人吓了一跳,尤其是看见她猩红的眼睛死死的盯着自己时,他暗吸一口气,她的

    问题更让他惊诧。

    这个女人是江暖橙?

    “你说啊!你们是不是找到他了?他那么厉害,不可能随随便便就出事了,他在哪里?你告诉我,告诉我!”江暖橙失去理智一

    般揪住警官的衣领。

    她就是不相信厉漠西会出事,一直强势如他,身边还有那么多保护他的人,他不可能轻易就出事,一定是这些人瞒着,不敢对

    外公布,或许他是受伤了,昏迷了,被他们救了,就是没有尸骨无存!

    那些悲伤的哭泣声都被江暖橙的大喝给制止,所有人都看向她,而大家也是现在想起,遇难者里有厉家西少。

    警官被她盯得发毛,同时无奈:“抱歉,我们真没找到西少,搜救结果是无人生还……”

    “闭嘴!你胡说!他是厉家西少,你们怎么敢这样乱说?”江暖橙打断警官的话,她坚信厉漠西没事。

    警官理解家属悲切的心情,江暖橙如此失控他就有些不明白,虽有疑惑,但未免引起不必要事故,他还是赶紧离开比较好。

    江暖橙抓着他不放,硬要一个说法,其他家属也蠢蠢欲动,在警员的护卫下警官终于离开人群。

    拥堵的人潮里,江暖橙眼睁睁看警官离开却无能为力,她慌乱又心焦,这一闹,在场的很多媒体记者发现了她,都围上来要进

    行采访。

    此时的她根本无暇应付,茫然无措里忽然有人握住了她的手,她未来得及看清楚是谁,那人就牵着她越过人群往外走,身后是

    一群想要堵截他们的记者。

    也不知道走了多久,四周的吵闹声终于停止,那人也放开了她的手,她抬眼正好见言非彦回过头。

    “非彦?怎么是你?”好半会,她才惊讶问道。

    言非彦摘掉脸上的墨镜:“我和你一样,来这里等消息。”

    江暖橙疑惑:“等消息?你……”

    “我有一个朋友要从英国过来,正好是这次失事的航班。”他说着,脸上有着凝重。

    江暖橙了然的点点头,神情落寞下来:“刚才警局来传达消息了。”她说不出无人生还这话。

    “我已经知道。”言非彦接口。

    江暖橙垂下眼眸,她在努力控制胸腔里涌动的情绪,她蓦地抬头看他:“你相信警局的说法吗?你还能和你那位朋友联系吗?”

    言非彦目光沉静,他摇摇头:“我要是能和他联系就不会来这里了。”面对这种事情他也无能为力。

    江暖橙的心又是往下沉,她倏然抓住他的手臂:“不管怎样我都不相信无人生还,你能和警局联系吗?我想知道厉漠西的消息。

    ”

    言非彦皱起眉:“既然你我都清楚厉漠西身份不简单,他的消息不可能对外公布,除非是厉家的人亲自去询问,我和他朋友都算

    不上,你和他……”他话语顿住,不清楚她和厉漠西什么关系。

    江暖橙一时回答不上来,她和厉漠西的关系她自己都搞不清楚了,现在也不是究竟这些的时候,若是要厉家的人才能知道厉漠

    西的消息,她想到了老夫人。

    不,老夫人上了年纪,这事不能让老夫人面对,还有方夫人,这更不可能了,方蔓荷那么讨厌她,厉漠西的消息绝对不会告诉

    她。

    她咬咬牙:“我亲自去警局。”不管他们会不会告诉她,她都要去试一试。

    言非彦倏然出手拦住她:“你等一下,我突然想起来,我有一个粉丝是在警局工作的,我跟她联系,或许能够通融通融。”

    江暖橙毫不怀疑,眼里亮起一丝希望:“那还等什么,赶紧和她联系。”

    搜救停止,坠毁的客机无人生还的消息不消片刻通过媒体传达到各处,厉氏集团这边,暗地里各方势力蠢蠢欲动,尤其是警局

    宣布无人生还后,这些势力都破土而出。

    检查科和税务局的人排查了一下午还没查清楚,想想也是,已经掌控了整个亚太经济区的大集团岂能用短短时间就能排查清楚

    ?

    这会,方蔓荷和一群人走出财务科,严科长正想说什么,姬月突然急急忙忙的走过来跟方蔓荷说:“方董,厉家各房长辈来了。

    ”

    话音落下,走廊在转角处果然出现人影,男女老少一起也有二十人了吧。

    方蔓荷面向那些来势汹汹的厉家亲戚,眉皱一下又舒展。

    “各位叔伯婶婶怎么过来了?”方蔓荷先开声。

    “我们听说了漠西的事,所以想过来问问你现在有什么打算。”站前面的三叔也没看旁边站着检查科的人就直接问。

    方蔓荷神色平静:“漠西能有什么事?等他回来一切自有安排,各位叔伯又何必走这一趟?”她以为他们是来询问集团被查这事

    。

    “我说蔓荷,你还不知道吧?警局已经宣布飞机坠毁无人生还,你家漠西已经做不了主了。”一妇人道。

    方蔓荷有刹那的恍惚,几乎站不住,还是旁边的姬月扶住了她,她定了定神,冷声道:“五婶,你这样咒我们家漠西不太好吧?

    ”她目光如果是剑的话,此时已经把五婶刺穿了。

    “哎呀,我可不敢,这都是警局的报道,如果没有确定我哪里敢乱说,我们也不会那么急过来找你了。”五婶一副无辜的样子。

    方蔓荷攥紧了拳头,牙关咬得死紧,不这样她就撑不住表面的镇定了,心里慌得不行,警局真那样宣布了?

    厉振刚瞥一眼双方,忽然站出一步:“严科长,那我先送你们出去吧。”

    他这话成功将厉家长辈的注意力转移到这边,三叔不解的出声:“这是什么情况?”

    严科长似乎不想理会大家族里的争斗:“方董,那我们先告辞,明天再过来。”

    方蔓荷是感激他的识趣离开,但听他说明天还过来,脸色就不太好,没有回应。

    “有劳厉董了。”严科长对厉振刚道。

    厉振刚在前面带路:“严科长,各位,请。”

    等他们走了,三叔再次问:“他们是谁?来集团干什么?”

    “是调查科和税务局的人,厉氏违纪的消息各位不知道吗?”方蔓荷扫他们一眼,她岂会不明白这些人的心思,都想在这时候瞅

    准时机上位,只是她儿子的位置岂是他们这些无能之辈能坐的?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