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价隐婚妻-正文 第333章 面目全非的遗体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蓝妖 书名:天价隐婚妻
    各位叔伯交换眼神,这几日关于集团被查的消息他们不是不知道,只不过没太往心里去,其实他们关注点都放在厉漠西出事上

    ,所以才遗漏这点,没想到今天过来才发觉违纪问题严重。

    厉振刚送了严科长等人立马回来,这些叔伯们的意思是到会议室把事情商议清楚,厉漠西出事,这么大的集团谁来支撑?各家

    的利益又该如何保护?

    方蔓荷哪里还有心思和他们讨论这些,她急着要去警局了解厉漠西的事,丢下一句等集团过了违纪调查再来谈谁接管集团的事

    便匆匆离开了,让一干叔伯很是不满。

    厉振刚就被叔伯们拦住,个个逼问他集团这次出的问题严重程度有多大?

    厉振刚脸露为难,含糊其辞的说他也不清楚,检查科和税务局查了一下午都没查清楚,明天还会过来继续调查。

    叔伯们看他的神情又听到这种话,自动认为集团这次违纪严重了,搞不好还会吃上官司,偏偏是在厉漠西出事的时候,如果这

    时候谁坐了厉漠西的位置那不是替死鬼?

    于是乎他们都不太敢提谁来接管集团这个敏感的话题,都担心起如果集团出事,他们的利益会不会受损?

    厉振刚送走了各位叔伯,临走前,他们还千叮万嘱集团里有什么事一定要通知他们,他都一一记下了,对各位叔伯态度恭敬。

    方蔓荷坐在前往警局的车里,还没到达,有电话打了进来,是个陌生的号码,她接起来,是警局那边来的电话。

    对方满是歉意的说:“方董,抱歉现在才通知你,西少的事我们无能为力了,前方搜救队已经传回消息,这次航班事故无人生还

    ,搜救已经停止。”

    方蔓荷一阵恍惚,呼吸都紧促了,她紧捏着手机,神色异常严厉:“我儿子没出事!你们搜救肯定有遗漏,你让他们继续搜救,

    多少代价我都能出!”

    “方董,请你节哀,搜救队确认没有遗漏,除了烧毁无法辨认面目,所有乘客的遗体都找到了,随后会有遗物送回来,亲属可以

    领回遗物。”

    “什么遗体?你们乱说什么?”方蔓荷嗓音拔尖甚至颤抖。

    “遗体送回来后还请方董过来辨认,不过因为飞机坠地后发生爆炸,辨认会有困难,方董做好心理准备。”对方传达完话便挂了

    电话。

    方蔓荷气得把手机往旁边一砸:“什么乱七八糟的?”她才不去辨认什么遗体,她儿子没事,没事!

    她沉沉呼气,把那些慌乱焦躁的情绪都压下去,暗想这事不能轻易算了,她拿起丢一边的手机开始寻找联系人。

    言非彦与在警局里工作的粉丝联系上了,江暖橙在他的车里等消息。

    过了半个钟,他回来了,打开车门曲腿坐进车里。

    “怎么样?是不是他们已经掌握厉漠西的消息就是不能对外公布?”江暖橙急着问。

    言非彦发动车子:“我们先离开这里再说。”

    江暖橙是心急却不得不暂时忍耐,言非彦把车开出一段距离后才开声:“这次我们要相信警局才行了。”

    江暖橙不太理解他这话,疑惑的望着他:“什么意思?”

    言非彦看她一眼,随后把注意力转回开车上:“我问过了,警局内部的消息与对外宣布的没什么不同,结果都是……无人生还。

    ”

    江暖橙呼吸一窒,怔怔的望着他,没想到他探听回来的竟是这种消息,她张了张唇,缓了好半会才找回自己的声音:“不可能!

    他们一定有厉漠西的消息……”

    “所有乘客的遗体已经找到,他们会安排家属过去辨认。”言非彦极其冷静的丢出这个残酷的消息。

    江暖橙说到一半的话就被遏制,那些没来得及说出来的话硬生生的吞回肚子里,她已经无法发声了,脸上是惊骇是不敢相信,

    而她的心在那一刹那被生生撕裂一般,痛得刻骨。

    “你……说什么?”

    言非彦不用看也知道她此刻是多么失魂落魄,他眉头紧拧着,情绪似乎也有难过和躁闷:“明天乘客的遗物会被送回来,你要不

    要去看看?”

    江暖橙还没从遗体这样的字眼转回神,现在又听遗物被送回,神经都要错乱了,她想控制自己平静下来,却发现是那么困难。

    “如果你去我明天就去接你,要不我就自己去。”言非彦没等到她的回答便先说自己的想法。

    江暖橙知道他要去看看有没有他朋友的遗物,她慌慌的把视线转移到窗外,她不敢去又想去,她怕看见所谓的遗物,又想证实

    根本没有遗物,厉漠西根本没事。

    她安静了好半会,转回目光后轻轻说:“去,我要去。”像是下定某种决心。

    “好,那明天我们一起。”言非彦并不感到意外,他知道她会去面对。

    这注定是个漫长的夜,江暖橙躺在床上,身边是熟睡的女儿,她细细打量着女儿的样貌,人人都说女儿是她的翻版,她也承认

    这一点,只是他们都没有发现,女儿的鼻子和小嘴都和厉漠西的相似,尤其是那两片薄唇。

    她抬手轻柔的拂过女儿的发丝,想到女儿天天都在问西西什么时候回来?西西今天回来了吗?她心口就隐隐作痛。

    她本想着这次厉漠西出国回来,他们把彼此之间的事情说清楚后,若是条件允许,她就告诉他圆圆的身世。

    她做足了准备,却不曾想老天竟然跟她开了那么大的玩笑,她还没让他们父女相认,他们就阴阳相隔了吗?心口又是抽紧,不

    ,她怎么能这样乱想呢?

    转头,床头旁的桌子上,那束完全干枯的玫瑰还在花瓶里,香气不在,都是腐败的气息,她舍不得处理掉这些腐烂的花,这是

    他第一次送她的花啊,还是二十一朵呢。

    她盯着那花,眼底一圈圈凝起的是深深的酸涩,厉漠西,你为什么要这个时候跟我开这样的玩笑?

    她才刚刚明白他的心意,他却已经不在,他这是故意报复她么?

    警局提前通知了各位家属今天过来认领遗物,江暖橙和言非彦到达的时候已经有很多人到场,媒体记者还在跟进这起事故,为

    避免引起骚乱,只准许亲属进入警局。

    言非彦是来认领朋友的遗物,江暖橙跟着他一起,从进来后,她都没有再开口,双手纠结在一起,心很是沉重,她不知道来这

    里会看见什么, 就是厉漠西真遗留有东西下来,她能认得出吗?只怕厉家的人早把属于他的东西都领回去了。

    她跟在言非彦身边,走过一排排摆放着遗物的长桌,她看见有手机,钥匙扣,钱包,公仔,项链,指环,这些东西虽然还算完

    整,但都有破损烧黑的痕迹。

    看似简单的东西,但对于亲属而言,这是最后的纪念。

    很多认出遗物的人开始抽泣,悲伤在弥漫,江暖橙的精神绷得紧紧的,她害怕出现任何一样她觉得熟悉的物件。

    四排的遗物,他们已经走过三排,最后一排,她的手心里全是汗液,双腿仿佛不是自己的了,每一步都有千斤重。

    越来越接近末尾,她绷紧的心就要松开了,心里就要呐喊没有遗物,没有厉漠西的遗物!只是那突然闯进眼里的耀光刺得她双

    眼都疼了。

    她倏然站定脚步,眼睛牢牢盯着桌上那染了斑驳灰迹仍旧静静闪着钻光的戒指,七朵精致的橙花蒙上尘,不复光艳。

    江暖橙脚步一个趔趄,头脑眩晕得几乎站不稳,所幸言非彦手快的扶住她:“怎么了?”

    她像是没听见,目光一味的盯着那橙花戒指,颤抖的手伸过去,似乎费了好大劲才拿稳那枚小小的戒指。

    “你认得这个戒指?”言非彦下意识脱口问道,话音落下只见她的泪也跟着落下,他惊诧。

    她的眼泪来得突然却很是凶猛,她哽咽着:“我怎么会不认得,这戒指是我的。”她特定的橙花戒指,被厉漠西不讲理的抢去了

    ,他还戴在小手指上,她还无法摘除下来。

    言非彦被泪水连连的她给吓到,蹙眉看着她手里的戒指,她说是她的戒指,那么之前是在厉漠西身上的?所以这是厉漠西的遗

    物吗?

    他暗自震惊着厉漠西真是出事了,江暖橙控制不住的哭道:“厉漠西,你混蛋!你为什么乱丢我的戒指!”

    她哭得肩膀都一抽一抽,言非彦沉默着将她的头揽到肩膀上,没有再多说什么,此刻再多的话都是多余。

    此刻的他们都不得不接受一个事实,这次事故当真无人生还。

    方蔓荷并没有来认领什么遗物,她固执的认为厉漠西没事,直到警局的人通知她去辨认遗体,她要辨认的还不只是一个人,还

    有跟在厉漠西左右的暗夜。

    她简直要疯了,好在厉振刚说跟她一起前去辨认,否则她自己一人肯定支撑不住。

    那些遗体几乎都有烧伤,面目全非的占了大部分,方蔓荷从这些无法辨认原貌的尸首前走过,心惊胆战又恐惧真会出现一具熟

    悉的尸首。

    厉振刚搀扶着她,两人脸色都泛白,方蔓荷的脚步忽然停下来,他们面前是两具面目全非的遗体。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