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价隐婚妻-正文 第334章 葬礼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蓝妖 书名:天价隐婚妻
    医院一处僻静的阳台,厉振刚瞥一眼守在不远处的两名下属,确定这四周没有其他人后把目光转回对面的言非彦。

    “这几日江暖橙的表现如何?”厉振刚语气里透着淡淡凉意。

    言非彦双手插在裤袋里,脸上没有太多表情:“她很伤心,还……”他想到江暖橙哀伤的样子莫名的顿了下,在厉振刚投来狐疑

    的视线时继续说:“她还发现了厉漠西的遗物。”

    “哦?”厉振刚眼里利光一闪:“这样说她伤心并不假了。”

    言非彦知道他这话后面另一层意思,其实自厉漠西出事的消息传出来后,厉振刚就打电话让他去江暖橙身边,他们要确定厉漠

    西是否真的在空难里没了命,厉振刚认为江暖橙对厉漠西而言十分重要,如果他没出事一定会让江暖橙知道。

    这次他在江暖橙身边只看见了她的悲痛,并没有厉漠西的消息,厉振刚问她的伤心不假,就是怕她在演戏,假装悲伤。

    言非彦身为影帝,江暖橙有没有演戏他一眼就看得出来,他相信她的伤心是真,甚至悲恸得不行,否则她也不会在认出那枚戒

    指后倏然崩溃流泪,更不会在他面前晕过去。

    “她见了遗物不得不接受厉漠西出事的事实。”言非彦淡淡的说着。

    厉振刚眯了眯眼,倏尔冷笑:“看来江暖橙那边是没问题了,我陪方蔓荷去辨认遗体,她在两具看不清面目的遗体前晕倒了,也

    不知她是认出了厉漠西还是被吓晕,这女人有时候就是麻烦,现在还要等她醒来才知道答案。”

    没得到确认之前,他都不放心,他如此小心谨慎不无原因,毕竟厉漠西可不是好对付的,他这次真死了也就罢了,若是没死…

    …厉振刚不敢掉以轻心。

    说话间,忽然有护士往这边来,被厉振刚的下属拦下之后,她说了什么,但她依然不被允许到这边,下属连忙过来,厉振刚瞧

    着下属问:“什么事?”

    “是方董她醒了。”下属汇报。

    厉振刚神情微变,随即对言非彦说:“你先回去,我去看看她,要她亲口确认那遗体是厉漠西我才能放心。”

    言非彦迟疑了一会才点头,不知为何,他忽然觉得厉漠西若真是这样死了很是可惜。

    厉振刚急着要去见方蔓荷了,才走了两步,回头看向他,冷声提醒:“江暖橙是厉漠西的女人,你不要对她太上心了。”说完还

    耐人寻味的多看他一眼才离开。

    言非彦站在原地,轻皱起眉峰,不讶异被厉振刚看穿心思,也明白他在警告,不能对江暖橙心软。

    方蔓荷刚醒来,却呆呆在坐在那里一言不发,被谁夺走了魂魄一般。

    厉振刚试图跟她说话,只是任凭他怎么说,她都是不应,他看向医生,严肃道:“还不赶紧看看她这是怎么了。”

    医生闻声过来要给方蔓荷做检查,还没靠近,只听她低喝:“滚开!”医生僵在那里。

    厉振刚趁机道:“弟媳,你哪里不舒服要说,这时候了,你就别吓唬我了。”

    也不知道她有没有听进厉振刚的话,猛然站起身,神色慌乱,转身就往门口走,嘴里念着:“漠西,漠西……”

    大伙都没预料到她突然行动,来不及阻止,就见她奔到门口就要打开门出去,那门打开后,老夫人豁然出现在那里,阻止了方

    蔓荷的脚步,身后原本要追过来的厉振刚便没了动作。

    见着老夫人,方蔓荷的倏然清醒一般,迟疑着开口:“妈……”

    老夫人被阿源搀扶着,眼里隐匿着某种深沉的情绪,她注视着方蔓荷,一字一句沉重又迟缓:“听说你去辨认遗体了?结果如何

    ?”

    方蔓荷暗吸一口气,被老夫人那锋锐的目光盯得心口被栓了千斤重石那般沉,厉漠西的事肯定瞒不了老夫人。

    只是她这话问出口后,方蔓荷奇怪的垂下眼,身侧的手也不自觉的捏紧,她似乎在控制着什么,紧紧的咬着牙关,只是那不停

    颤抖的眼睫泄露了她的情绪。

    下一刻,她终于无法抑制,伸手揽住老夫人,头靠在她肩膀上,哽咽的声音:“妈,漠西他……他没了!”一声落下,她开始痛

    哭,此时她不再是平时那个高傲冷硬方董,她只是一个失去儿子的母亲。

    老夫人在那个刹那身形一晃,好在阿源牢牢扶住了她,耳边是儿媳妇悲痛的哭声,她感觉自己也快要不能呼吸了,双眼昏花,

    她的好孙儿,在那么大好的年华居然遇难离世了!

    饶是平时对方蔓荷如何的不满,此刻老夫人只记得这是她的儿媳妇,她先是失去了丈夫,现在又没了儿子,老天对她够残忍了

    。

    老夫人撑着一口气,颤巍巍的抬手拍拍方蔓荷的后背,她多么想说一句安慰的话,可她自己都心痛得难以呼吸,嘴动了动,眼

    泪却先夺眶而出。

    “老夫人……”阿源看见老夫人老泪纵横的悲惨模样,心跟着揪痛,撇开头,也不由得红了眼睛。

    站在不远处的厉振刚目睹着这一切,他已经从方蔓荷这里确认了厉漠西的死,然而看见自己的老母亲如此伤心,他多少心里不

    是滋味,只是纵然再多么的不舍,厉漠西都必须死!

    此时的方蔓荷早忘记了一切,她脑里只有在辨认遗体时看见的那具尸体,那面目全非的遗体当真让她撕心裂肺的痛。

    她记得那会其他亲属都认了各自的遇难的人,只剩下那两具尸首没人认领,她站在尸首面前,忍着心悸,看清楚那是两具高大

    的男人身躯,其中一具完全就是她儿子的体型,另外一具就是暗夜了。

    她当时就晕了,她一直坚信儿子不会出事,如今看见了遗体,她勉强支撑的精力瞬间崩塌,醒来之后也没有变化,她觉得她的

    世界已经塌陷了,她的丈夫儿子都没有了,她不知道自己还有什么勇气存活。

    厉家确认厉漠西遇难身亡的消息还是让人震惊了一把,在厉氏集团还没走出违纪风波之时又摊上这等事,如何不让人唏嘘?

    大家都在猜测厉氏遭受如此重大打击,接下来会不会上演豪门争斗大战?厉家下一任掌权人会是谁?还会出像厉漠西这么厉害

    的人物吗?

    厉家年轻一辈虽然多有优秀的人才,只是像厉漠西这种能在商界里呼风唤雨的人物只怕是没有了。

    厉漠西的遇难让女人们伤心不已,她们还想着没了韩千雅,终于有机会接近厉漠西了,谁知是这样的结局?

    大批媒体开始报道厉漠西遇难的消息,每一篇报道都在惋惜他的离世,最后都是分析厉家接下来的大权交接。

    江暖橙看见这些报道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虽然已经有所准备,但潜意识里还是不相信他已经遇难。

    看见报道上说厉家已经认回厉漠西的遗体,葬礼也即将举行,她不得不接受,厉漠西他在空难里离世了。

    厉漠西,死了。

    她盯着报纸潸然泪下,她才知道自己会那么痛,才知道这个男人不知不觉已经进了她的心,可她是那么的迟钝,完全不知道这

    一点。

    她拿起桌上静静躺着的那枚橙花戒指,在最后的那一刻,是这枚戒指陪在他身边,出国前他气急败坏的说他在追求她,后来又

    知道他送她玫瑰的意思,她理应明白了他对她的心意。

    只可惜,等她明白后,他已经不在了,人最无奈的是在失去后才想要去珍惜。

    她痛恨自己的迟钝和小心翼翼,怕他靠近就会受到伤害,她确实是胆小鬼,所以她终究失去了他。

    不知不觉她竟已泪流满面,嘶哑的抽泣着,她终于体会到离别之痛,如此的刻骨入血。

    “妈咪,你为什么哭了?”不知何时女儿进了房间,看见哭成泪人的江暖橙。

    江暖橙一惊,惶然转头看见一脸不解的圆圆正看着自己,她已经无法掩饰,却也不想掩饰,将女儿抱进怀里,脸埋在女儿的脖

    颈边,这是她唯一的安慰。

    “妈咪,你怎么了?”圆圆不安。

    “妈咪突然好难过,让妈咪哭一会就好了。”江暖橙不敢跟女儿说厉漠西的事。

    “噢,好吧,那你哭了就要好起来哦。”圆圆非常暖心的说道。

    这让江暖橙内心更酸涩了,她该怎么跟女儿说,你的爹地已经不在了?

    “对不起。”她只能轻轻的对女儿说这一句。

    三日后,厉家举行厉漠西的葬礼,所有厉家的人都齐聚,平时偌大华丽的大宅子此刻被白色装点,一股阴沉憋闷。

    灵堂摆着棺木,棺盖合着,厉漠西的黑白相片摆放在前方,灵堂一侧摆着花圈,厉家的人分两边站立,全是一身肃穆的黑色衣

    服。

    老夫人精神很差,只能坐在椅子里,看着亲朋友好一个个来吊唁孙儿。

    方蔓荷站在老夫人身侧,手里一方娟帕已经被泪打湿,几日间,她似乎徒然老了十岁。

    一片肃穆萧冷的灵堂里忽然有小小的躁动,大家都往灵堂门口看去,小声议论着:“她怎么来了?”

    站在最前头的方蔓荷顺着大家的目光看去,门口那里,江暖橙正一步步走进来。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