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价隐婚妻-正文 第335章 让你滚听不懂吗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蓝妖 书名:天价隐婚妻
    江暖橙与在场的人同是一身黑色肃穆的衣服,手里一捧白色的花,她出现的那一刻就感受到众人投递过来打量的目光。

    而她的视线只在最前方,摆在最显眼地方的那个黑白相片,相片里的男人眉目冷峻,那双鹰目一如既往的淡冷,却仿佛在看着

    她,让人心悸。

    她捧紧了手里那束花,目不斜视的慢步往里面走,两边是厉家的亲朋好友,她听见了他们的低声议论。

    “是那个女星江暖橙?她怎么来了?”

    “她和漠西什么关系?”

    而有一部分亲戚是知道四年前江暖橙和厉漠西筹备够一场婚礼,只不过后来婚礼没办成,是厉漠西取消了婚礼,江暖橙被抛弃

    了。

    知情者就想不明白她为什么会来参加葬礼,难道她不怨怪当初被抛弃?只不过她的身世确实不太好,难怪厉漠西难以接受。

    如今厉漠西遭遇祸事,或许她就由此放下了芥蒂来送他一程。

    江暖橙并不理会那些关于她的议论,她今天只是来送送厉漠西。

    厉振刚站在人群里,他并不奇怪江暖橙会出现,甚至这还是他预料之中的事,她一定会来。

    他目光微转,瞟一眼最前面方蔓荷的脸色,又如他所料,方蔓荷的脸色极其糟糕,还能看见愠意,江暖橙的出现让她非常不悦

    。

    方蔓荷不待见江暖橙的情绪由来已久,她一直不同意厉漠西和这种女人有接触,不管她是不是别有用心。

    尤其是江暖橙回国后,她明显感觉到漠西的行为和以往大不相同,并且还发生了一连串不好的事情,先是韩家,接下来是他们

    厉家,她一直觉得江暖橙这种有着恶心身世的人很不详。

    就在江暖橙站在灵位前,预备把手里的花摆放好的时候,方蔓荷蓦然出现在她眼前,推了她一下,她的花还没摆好就趔趄的往

    后退两步。

    江暖橙一抬眼就看见方蔓荷凌厉的目光:“你来这里干什么?你现在就给我离开!”她一开口就非常不客气的下逐客令,或许方

    蔓荷根本没把她当客人对待。

    众人都没想到方蔓荷反应那么大,这种情况看来方蔓荷对来人意见很大,更让大伙疑惑江暖橙和厉漠西之间究竟什么关系?

    “我……方夫人,我只是想来送送漠西。”江暖橙情绪很低,这种时候更没什么心情去理会方蔓荷对自己什么态度。

    “漠西不需要你送,你走吧。”方蔓荷冷声道。

    “方夫人,我就送一束花,简单的说两句话就走。”江暖橙语气里有了恳求。

    “你烦不烦?你以为你是谁?你没资格送花,连走进这里的资格都没有!”方蔓荷言语犀利,但她觉得已经非常给江暖橙面子了

    ,若非今天特殊情况,还那么多人在场,她会毫不留情面。

    江暖橙再如何强撑,这会心壁都裂开了缝隙,身子忍不住颤了颤,捧花束的手紧了紧,她不怪方蔓荷对自己如此苛刻,她只想

    送一束花,只想亲口跟厉漠西道个别。

    她垂了眼眸,依旧是低低的语气:“那我就送一束花好了。”她不看方蔓荷的脸色,垂着眸想从方蔓荷旁边走过去,坚持要送那

    一束花,好好的与他告别。

    方蔓荷见她竟如此执拗,倏地窜起一股怒火,猛然抓住她的手臂拦下她的同时,另一手抬起就甩了一个耳光过去,训斥紧跟而

    来:“让你滚听不懂吗?你这个扫把星!”

    这一巴掌下去,方蔓荷直接都气喘吁吁了,可想她用了多大的力气,她骂江暖橙是扫把星,潜意思里就是有责怪是她害了厉漠

    西,虽然很是牵强,但江暖橙是不详的人,才会给人带去厄运。

    江暖橙差点没被这一巴掌掀倒在地,不是她脆弱,而是连日来的打击,她已经憔悴不已,加这一巴掌的力道不小。

    灵堂里诡谲的寂静,大伙连呼吸都是小心翼翼,一瞬不瞬间的看着中间两女人,厉振刚不动声色。

    老夫人因为精神状况太差,方蔓荷赶江暖橙走的时候她没精力阻止,以为方蔓荷看在今天是葬礼不会太过分,她那一巴掌着实

    让老夫人惊醒了。

    此刻,方蔓荷还在驱赶:“还不走是吗?要我喊人赶你是吗?”

    江暖橙从那一巴掌的眩晕中回神,张嘴却感觉到嘴角撕裂的痛,她皱了眉,并没有离开的意思,刚要开口,方蔓荷就大声喊人

    了:“来人,把这个女人……”

    “慢着!”老夫人终于提起力气大声喝止。

    众人以为江暖橙要被赶走了,这会听到老夫人开声,都把目光投过去,只见老夫人抬起了手臂,站她身边的阿源立即会意的扶

    她起来,然后慢慢的扶着她往两女人那边走去。

    大家的视线自然是跟着老夫人移动了,暗暗猜测老夫人对江暖橙是什么态度?

    方蔓荷回首看向老夫人,见她竟亲自过来,瞬间想到老夫人一直都是维护江暖橙的。

    老夫人走到两人面前,她也不看方蔓荷,颤颤的抬手,小心的抚上江暖橙出现指印的脸颊,满是心疼的口吻:“很疼吧?委屈你

    了。”

    其实原本没那么委屈的,被她这么一关心,江暖橙心口就有些涩了,她还是摇了摇头,抿唇没有说话。

    大伙微怔,看得出老夫人对江暖橙很不一样。

    老夫人看了看江暖橙的伤,随后回头淡声对方蔓荷说:“她来送漠西,谁都不能阻拦,何况,漠西还在那里看着呢。”

    这话让方蔓荷心头一惊,蓦然转眸看那黑白相片,儿子清冷的双目似乎在责怪她那样对待江暖橙,她岂会不懂老夫人这话的意

    思,漠西一直很维护江暖橙,现在她赶江暖橙也就罢了,还打她一巴掌!

    方蔓荷心沉了沉,可江暖橙是不详的女人!

    “她……”方蔓荷还想说什么,老夫人倏然打断:“她是最有资格来送漠西的人。”这话说得不重却掷地有声,只不过让大伙听得

    不明白,为什么说江暖橙是最有资格的人?

    江暖橙心尖一缩,感激老夫人的维护以及她话中的肯定。

    方蔓荷一直不懂老夫人为何这般护着江暖橙,还有漠西,这女人哪里值得他们如此对待?

    老夫人又看一眼江暖橙肿起的脸,心是真的疼,而今孙儿不在了,没有什么比珍惜眼前的一切更重要,她寻思着,或许应该公

    开江暖橙的身份,她还是漠西的妻子啊!

    这一点除了漠西就只有她知道了,连江暖橙都不知道。

    四年前江暖橙确实签了离婚协议书,但是厉漠西并没有签名,她把结婚证交给了他,以为他会让人去办理离婚证,并未想过他

    没有办理。

    那时候发生了很多事,她不久便出国了,一直以为他们早就结束了夫妻关系。

    老夫人想着江暖橙还生了漠西的女儿,她不应该再承受这些委屈。

    这样一想,她不由得握住了江暖橙的手,目光微沉带着严肃威压,却是看着方蔓荷说:“蔓荷,有些事我想跟你说一说,你不要

    再为难暖橙,你可知道她……”

    “奶奶!”江暖橙似乎意识到老夫人接下来要说什么,一时着急便脱口打断她的话。

    老夫人拧眉看向她,她脸有急色,对老夫人摇头,放低声音:“别说了,您别说了。”她以为老夫人要说的是圆圆的事,她并不

    想这时候让大家知道圆圆的存在,会让人认为她趁机进入厉家。

    “暖橙!”老夫人沉声唤她,对她的恳求满是无奈。

    在场的人都听清楚了江暖橙唤老夫人奶奶,这称呼可不是谁都可以随便乱喊的,由此可见老夫人对江暖橙非常特别。

    方蔓荷看不懂她们两人打什么哑谜,看在漠西的份上,她决定不再和江暖橙计较太多,让她送了花赶紧离开好了。

    “江暖橙,你不是要送漠西吗?赶紧吧,别耽误时间。”方蔓荷冷硬的语气。

    “啊?好,好。”江暖橙未想方蔓荷会同意,反应过来后抱着花束径直走到灵位前,她动作很快,一方面也是不想老夫人继续刚

    才的话题。

    老夫人只能叹一口气,看着她把花摆好,然后站在灵位前,她看着那黑白相片,是在跟厉漠西道别。

    江暖橙手心里出现一枚戒指,七朵橙花围着一颗闪耀的钻石,她望着相片里男人英俊淡漠的脸,放低声音像跟他说悄悄话:“这

    个戒指我收回来了,不是不愿意送给你,而是我想以后都戴着它,就当作,当作是定情之物,你觉得怎样?我知道你一定不会

    有意见的,那么我现在就在你面前戴上它,表示你同意了。”

    她缓缓的把戒指戴到右手的无名指上,指环牢牢套住她手指的那刻,她看着戒指,嘴角努力弯起了弧度,眼眶却一瞬间涩疼,

    水雾朦胧了视线,她努力眨啊眨,眨干那些水,咧嘴努力一笑,吸吸鼻子:“你看,是不是很好看?”

    她看了一会又低声说:“你啊,太专制霸道了,到了那边改一改吧,还有,你知不知道,不告而别什么的最让人讨厌了,下次…

    …下次别这样了。”她越说声音越低,几乎被哽咽取代。

    再一次泪眼朦胧,已经看不清楚相片里男人俊朗的眉目了,她只是突然很伤心,因为再也没有下次了。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